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切磋较量(下)

第七百五十五章 切磋较量(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降头师之所以被人认为是邪恶的,主因就是他们的手段,降头师的降头术,大多都是通过一些剧毒的蛇虫施展出来的,而且在使用降头术的时候手法诡异,让人很容易就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

    降头师几乎一辈子都是在山林中和蛇虫打着交道,而山林中又不仅仅只有蛇虫,所以形形色色的动物他们也是见得多了,在降头师的圈子里,就流传着一种被称之为灵兽的动物。

    灵兽,并非指的是哪一种具体的物种,而是指那种开发了灵智能与人沟通,同时又有着强大能力的兽类,不过有关灵兽的传说虽多,但谁也没有能亲眼得见过,因为能同时符合这两点的动物实在是太少了。

    能与人沟通的动物并不少见,像是灵长目中的猴子猩猩甚至包括狒狒,他们虽然不能说话,但通过训练之后,却是可以接受人类的指令,并且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表达出简单的意思。

    但不管是猩猩猴子还是狒狒,它们虽然很聪明,有些甚至可以使用些原始简陋的工具,但是它们的能力,却是远远称不上强大这两个字,丛林中的很多天敌都能轻易的将它们撕碎吃掉。

    所以能抓住并且伤害到那只金蚕降头,同时又能和方逸沟通的小魔王,一下子就被龙旺达认为是只灵兽了。

    因为在龙旺达看来,只有传说中的灵兽,才能让这只强大的金蚕降头畏惧到连一丝抗拒的举动都不敢表现出来,从灵兽一出现就摆出了一副任其宰割的模样来。

    在降头师传说中的灵兽,天生就是他们所豢养降头的克星,用降头师的话说,灵兽是天生地养的,而降头却是为天地锁不容的,两者一对比很容易就能分成高下来。

    是以此刻看到小魔王发威的样子,龙旺达被吓得肝胆俱裂,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至于云皓这会则是早就疼的满地打滚了,整个人已然是失去了正常思维的能力。

    “老龙,它不是什么灵兽,我也没能力指挥它呀……”

    听到龙旺达近乎是哭着喊出来的话,方逸并不怎么买账,刚才他就感受到了云皓的杀意,此时小魔王抓住了云皓的本命降头,方逸哪里愿意就此罢手,反正都得罪了,还不如直接干掉一劳永逸,省的日后会生出麻烦来。

    “三炮大师,云皓虽然鲁莽,但罪不至死啊……”

    看到云皓的本命降头在那只灵兽爪下瑟瑟发抖的样子,龙旺达也不禁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忍不住上前扶住了在地上翻滚的云皓,抬头对方逸说道;“云皓是柬埔寨国王的好朋友,这么死去你肯定会沾染麻烦的……

    而且他的虽然性情有些孤僻,但心肠是好的,经常会免费给山里住的人疗伤看病,三炮大师,还请您手下留情啊!”

    龙旺达倒不是在欺骗方逸,云皓虽然极少和外界来往,但他的降头师身份摆在那里呢,就是柬埔寨的国王也曾经去拜访过他,并且有求于龙旺达。

    至于龙旺达所说的云皓给人看病的事,那只是云皓比较偶然的一些行为,俗话说久病成良医,整日里和毒物打交道的龙旺达,治疗一些蛇虫咬伤的病症,那绝对是手到病除。

    “嗯?老龙,你所说当真?”

    听到龙旺达的话,方逸忽然向小魔王吹了声口哨,原本正在摆弄着那只金蚕降头的小魔王闻声有些不满,但还是放掉了那只降头,不情不愿的跳到了方逸的肩头,用它的小爪子在方逸的头发上乱挠了起来。

    要知道,小魔王最喜以毒虫为食,越是毒性大的毒虫它越是喜欢,眼下这只金蚕降头算是小魔王遇到的毒性最强的一只毒虫了,如果不是方逸的命令,小魔王绝对不会就此罢手的。

    “三炮先生,我所说的千真万确……”

    见到小魔王停了手,龙旺达顿时大喜,而那只受了一些伤的金蚕降头,则是嗖的一下就钻入到了地面之下,飞快的回到了云皓的身体之中。

    在被龙旺达抱住了身体,一直都像是在打摆子颤抖着的云皓,直到本命降头回来,这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但他刚才受到的冲击太过强烈,一时半会还无法清醒过来。

    “兄弟,这也太便宜他了吧?那老小子对咱们可没什么好心……”

    看见方逸唤回了小魔王,一旁的彭斌却是感觉有些不太高兴,在他看来,既然小魔王能克制降头师,就先干掉这个什么云皓,然后再把龙旺达给吓退,这样他们就能放开手脚去寻找当年龙婆托所进入过的空间了。

    而且不管是云皓还是龙旺达,他们都是被小魔王给灭掉的,这样和他与方逸就都没什么干系了,泰国皇室有本事的话派出部队去追剿小魔王好了。

    “彭斌,咱们之前的误会可是已经都解除了的啊……”

    龙旺达听出了彭斌话中的杀意,当即被吓了一大跳,且不说这突然出现的灵兽,就是方逸和彭斌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应付得了的,龙旺达心里很清楚,如果方逸和彭斌真动了杀心,他就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老龙,我在不也没针对你嘛……”彭斌咧嘴对着龙旺达笑了一下,不过看在龙旺达眼里,彭斌的笑容却是含着满满的恶意。

    “大哥,算了,既然是切磋,就不用下杀手了……”方逸看着彭斌摇了摇头,用手把小魔王从头上拉了下来,没好气的说道:“一箱好酒,别再折腾了……”

    “吱吱……”

    小魔王口中发出一声抗议般的尖叫,有些不舍的看了地上的云皓一眼,降头藏在人体内,小魔王原本是感应不到的,但之前那只金蚕降头曾经被小魔王咬了一口,现在的小魔王却是能感觉出它的所在。

    似乎感受到了小魔王的目光,躺在地上昏迷着的云皓,身体忍不出的抽搐了一下,刚才被小魔王的一通折腾,这只金蚕降头已经是被吓破了胆子,说什么都不会再出来了。

    “多谢,多谢三炮先生……”听到方逸的话后,龙旺达感动的差点没哭出来,身居高位数十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用谢我,凡事有因必有果,这也是云皓大师自己积攒的善缘……”

    方逸对龙旺达摆了摆手,其实对于云皓认识柬埔寨国王之类的事情,方逸是并不怎么在意的,大丈夫快意恩仇,就算是以龙旺达的身份,如果到了必须要杀的时候,方逸也是丝毫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让方逸决定罢手的还是龙旺达的最后一句话,那就是云皓经常会免费给山里的人疗伤看病,因为这句话让方逸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师父,当年老道士在山中居住的时候,也是经常会这么做的。

    恐怕现如今正昏迷着的云皓怎么都不会知道,他之所以能捡回来这条命,居然和他当年的一些无心之举有这么大的关系。

    “吱吱……”

    方逸正说话间,小魔王忽然挣脱开了他的手,一下子窜到了龙旺达的面前,鼻子耸动着,站在地面上不断的跳上跳下,显得异常的兴奋。

    “怎么了?三……三炮大师,它要做什么?”

    看着小魔王的举动,龙旺达差点被吓出心脏病来了,他能感觉得到,藏在自己体内深处的本命降头,正在向自己传递着一种叫做畏惧的情绪,显然它是被小魔王给吓到了。

    “小魔王,回来,别闹……”方逸原本正想和龙旺达谈些别的事情呢,却是被小魔王给打了岔,他也不知道小魔王为何露出一副如此兴奋的样子。

    “吱吱……”

    小魔王回过头,不断冲方逸尖叫着,同时还用小爪子指着龙旺达的身体,要不是它知道方逸不喜自己对人出手,小魔王恐怕这会就要跳到龙旺达的身上去了。

    看到小魔王的举动,方逸明白了几分,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老龙,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它喜欢的东西?”

    “它喜欢的东西,应……应该没有吧?”

    听到方逸这话,龙旺达真的快要哭出来了,刚才小魔王对云皓那只本命降头所表现出来的喜爱,那绝对是真爱啊,而在龙旺达的体内,也刚好有这么一只降头。

    虽然自问自己的这只本命降头,估计要比云皓的那只强大一点点,但龙旺达相信它也肯定不是这只灵兽的对手,恐怕一出现就会被小魔王撕成碎片的。

    所以站在地上的小魔王虽然仅比龙旺达的脚脖子高出那么一点点,看似抬脚就能将其踩死掉,但龙旺达却是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惹得灵兽暴起,伤害自己体内的本命降头。

    “这就奇怪了,它分明说你身上有它喜欢的东西啊!”

    方逸闻言皱起了眉头,他也在怀疑小魔王兴奋莫名的原因,是不是龙旺达体内的本命蛊吸引了它,旁人不知道,方逸可是知道小魔王喜欢以毒虫为食的。

    “刚才还说自己指挥不动这灵兽,现在都能听懂它的话了。”

    虽然身边有着小魔王这个巨大的威胁,但龙旺达还是忍不住腹诽了一句,早知道方逸竟然豢养着这么一只降头师的天敌,他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哪里会上赶着大老远的从泰国来找不自在啊。

    “刚才那种东西,不能吃……”方逸走过去将正跳着脚的小魔王拎了起来,说道:“别闹了,回头我再给你一箱子好酒……”

    “吱吱……”让方逸意外的是,这次小魔王却是不买账了,一边摇晃着小爪子一边冲着龙旺达尖叫着。

    “老龙,他并不是想伤害你体内的降头……”方逸看出了一些端倪,对龙旺达说道:“你想想,你身上还带有什么东西没?”

    “我没带什么呀……”

    龙旺达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口袋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不过就在他手上出现了一个小瓶子的时候,小魔王忽然动了,像道闪电一般的从龙旺达手上掠过,而那个小瓷瓶也落入到了小魔王的爪子之上。

    “这是什么?”

    看到小魔王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方逸有些愕然的问道,这瓷瓶分明就是现代的工艺,没有什么稀奇的,那就只能说明里面装了好东西了。

    “原来他要的是这个?”

    看到了小魔王爪子上的瓷瓶之后,龙旺达却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有些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早就应该想到灵兽喜爱毒物的,却是忘了他身上带着的那瓶万毒唌。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方逸看到小魔王想打开那个瓶塞又有些犹豫的样子,心中的好奇心也更甚了,这小家伙做事一向都是无法无天,方逸还没见它有过如此神态呢。

    听到方逸的询问,龙旺达不敢隐瞒,开口说道:“是几滴万毒唌……”

    “万毒唌?是混合在一起的毒物的口水?”方逸闻言愣了一下,继而有些恶心的问道,唌就是口水的意思,万只毒物的口水,那岂不就是混合在一起的毒物口水了?

    “我说你不能要点好东西,要这么恶心的玩意儿干什么?”方逸不满的瞪了一眼小魔王,他发现这小家伙居然还有想将其喝掉的想法,这就让方逸更加难以忍受了。

    “三炮大师,那不是混合毒物的口水,是蛇窟里万蛇的口水还有分泌物……”

    看到方逸似乎并不知道万毒唌在降头师中的名声,龙旺达对方逸解释了几句,其实在龙旺达看来,有用的东西就是好东西,他们降头师整日里和毒虫打交道,再恶心的场面也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玩意儿……”

    龙旺达一说出蛇窟两个字来,方逸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他去年在野人山巨蚺的老巢里的那个平台上,也见过一滩滩的蚺蛇口水,那平台上的腥臭味,倒是有大半都是这些口水传出来的。

    不过和万毒唌不同的是,巨蚺本身是不含毒的,所以它们的口水和分泌物只是腥臭难闻,倒没有什么毒性,是以方逸一开始并没有往这方面想。

    “老龙,这东西送给我可好?”

    虽然是小魔王抢来的,但总归要主人同意,说着话,方逸伸手将小魔王爪子里的瓷瓶给拿了过去,急的小魔王冲着方逸也跳脚尖叫了起来,显然对方逸很是不满。

    “它既然喜欢,那……那就送给它好了……”

    龙旺达苦笑着指了指小魔王,他自然知道方逸这是帮灵兽在讨要东西,龙旺达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不给,不过这东西虽然罕见,但龙旺达手上还是留有一些的。

    “我就看看,又不要你的……”

    方逸伸出手指在小魔王脑袋上叩了一下,这个举动看的龙旺达是眼皮子直跳,错非亲眼瞧到,否则龙旺达怎么都不会相信有人竟然敢如此对待一只灵兽。

    “三炮,不要打开瓶口……”看的方逸伸手就要捏开瓶塞,龙旺达也顾不得称呼什么先生大师了,直接就喊出了三炮两个字,阻止方逸打开瓶塞。

    “怎么了?”

    方逸一脸疑惑的看向了龙旺达,他虽然能感觉这瓶中的毒素对自己威胁很大,但只要不是血液接触,方逸自问还是不会受到什么伤害的。

    “万毒唌的气味,也能毒到人的。”

    龙旺达苦笑着解释了一句,倒不是他担心方逸受到伤害,龙旺达怕的是万一方逸和彭斌被万毒唌散发出来的毒气伤到,小魔王发狂之下自己根本就抵挡不住的。

    “无妨,我就闻闻,不会受伤的……”方逸闻言不由笑了起来,随手就把瓶盖给捏了下来,就在他捏开瓶盖的那一瞬间,一股甜丝丝的味道飘散在了方逸和彭斌的弊端。

    “好厉害,好霸道的毒……”站在方逸身边的彭斌面色不由变了一下,连忙屏住了呼吸,并且用真气在体内游走了一圈,将闻到的那股味道给逼了出来。

    至于站在彭斌身边的方逸,身体却是连动都没动一下,这瓶中的毒液的确异常的霸道,不过对于现在的方逸而言,除非是这毒液接触了自己的血液能伤到自身,否则仅凭这散溢出来的毒气,却是奈何不得方逸的。

    “百毒不侵?”

    看到方逸的站的笔挺如松般的身体,龙旺达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个念头,也更加坚定了他对方逸身份的猜测,这位三炮先生肯定是学习过降头师传承的,本身绝对是位伟大的降头师。

    “这东西你也想吃?”

    看到彭斌受到影响,方逸将瓶塞给塞了回去,有些担心的看向了小魔王。

    方逸闻了一下就知道,这东西自己喝下去是没事的,因为他能在体内将其给炼化掉,但如果沾染了血液,那就算是自己恐怕也会有性命之虞的,万蛇的毒唌,这毒性不是一般的猛烈霸道。

    “吱吱……”小魔王闻言犹豫了一下,不过想了想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怪胎!”对于小魔王,龙旺达只能用这两个字来评价。

    要知道,万毒唌可是毒中之王,就连龙旺达的本命降头也不敢直接吞吃,而是需要掺加好几种物件来中和毒性之后,慢慢的去吸收,得到万毒唌好几个月的时间,龙旺达的本命降头也就只吸收了两三滴。

    “毒性那么强,这东西倒是不能拿在外面去……”方逸用手指把玩着只有拇指肚大小的瓷瓶,说道:“我先帮你收着,回头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让你吸收这东西……”

    “吱吱……”

    小魔王虽然有些不满,但也知道自个儿身上又没有个口袋,的确不怎么适合带着瓷瓶,交给方逸确实是最为稳妥的,不过如果拿着瓷瓶的人是彭斌,小魔王一准不会同意的。

    “那……那是我的东西……”

    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地上响了起来,几人循声望去,却是发现昏迷着的云皓不知道何时醒转了过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方逸手中的瓷瓶。

    万毒唌对于降头师的作用是无需多言的,云皓这次之所以答应帮助龙旺达,也是看在这瓶万毒唌的面子上的,可是眼下装着万毒唌的瓷瓶却是落在了方逸的手上,这让刚刚醒转过来的云皓激动之余,已然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昏迷过去的了。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是强大的降头师也没能例外,一瓶万毒唌就让云皓不但忘记自己是怎么昏迷过去的了,同时居然让他还忘了来自小魔王的威胁。

    “云皓,闭嘴……”听到云皓突如其来的声音,龙旺达被吓了一大跳,这家伙是不是脑子还没清醒过来,非要逼着方逸干掉他然后再抢他的东西吗?

    “老……老龙,我……我这是怎么了?”听到龙旺达的声音,云皓恢复了几分神智,不过刚才他本命降头受伤的时候云皓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还是没能完全清醒过来。

    “三……三炮大师,有一只灵兽……”

    龙旺达走过去扶起了云皓,用手指了一下站在方逸肩头的小魔王,轻声说道:“你刚才和三炮大师切磋的时候,你的本命降头被……被那灵兽给伤到了,要不是三炮大师手下留情,你这会的本命降头都会被灵兽给吃掉……”

    “灵……灵兽?!”

    虽然一时半会想不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当云皓看到小魔王的时候,身体深处却是传来的本命降头传来的致命危机感,那种感觉像是发自灵魂一般,让云皓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战栗了起来。

    “他……他有灵兽,还……还答应和我切磋较量?”脑海中回忆起有关于灵兽的一些传闻之后,云皓只感觉两行清泪不受控制的从眼中滑落了下来。

    这也太欺负人了,用灵兽和降头师切磋,那简直就像是个人成年人去欺负刚学会跑的婴儿,两者根本就不在同一层面上,如果不是体内降头不断的提醒自己危险,恐怕云皓就要指着方逸的鼻子去质问他了。

    --

    PS:大章,求张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