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五十二章 各怀心思

第七百五十二章 各怀心思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龙旺达昨儿是真没休息好。

    虽然方逸和彭斌说的时间不长,总共加起来也没有几句话,但就是这几句话,使得龙旺达像是被猫爪挠了一般,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只不过他也没法去指责彭斌,大家合作归合作,也不是事事都需要向自己通报的。

    不过龙旺达想出了个笨办法,那就是紧跟着彭斌和方逸,是那种形影不离的紧跟,总之彭斌和方逸去到什么地方,龙旺达就跟到什么地方,就连他们上手拿过的东西,龙旺达都要拿起来检查一番。

    只是这种跟随也没有什么结果,第二天方逸仍然是在那些村民家里度过的,或许是得到了那海螺的原因,这一天方逸看得愈发细致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会上下手,搞的跟在后面的龙旺达是苦不堪言。

    至于彭斌,则是一整天都在和村里的那位宿老晒着太阳聊着天,龙旺达让云皓紧跟在他身边,但也没有什么收获,唯一让龙旺达心情稍好的是经过这两天的沟通,云皓已然能听得懂一些这个村子的语言了。

    柬埔寨语属于南亚语系,其中又混杂了像是法语汉语还有梵语泰语以及越南语的发音特点,经过这两天的琢磨,云皓听出这种语言和千百年前的吴哥话极其相似,慢慢的倒是能听明白一些词语了。

    不过云皓听到的东西,无非就是彭斌在向老人询问村子有没有种庄稼,靠什么生活之类的家常闲话,连龙婆托的名字都没出现过一次。

    一天下来,龙旺达和云皓都感觉十分的疲惫,不是身体劳累,而是精神上的,以他们俩的身份,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啊,到了傍晚云皓干脆让自己的随从盯住了方逸和彭斌,他则是拉着龙旺达上车离开了村子。

    “这两个老小子去哪了?”

    站在村子里的一个高点,彭斌看着龙旺达和云皓乘坐的车子开出了村子,不由撇了撇嘴,说道:“这两个老家伙不会是忍不住,想对咱们出手了吧?”

    “应该不会,他们还没得到想要的东西……”

    方逸摇了摇头,云皓的随从根本就不懂得汉语,更不要说现在他们所说的地方方言了,龙旺达和云皓出去说悄悄话了,何尝不是让方逸和彭斌也有个沟通的机会。

    “被这两个家伙跟着,咱们也没机会出去找啊。”

    彭斌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要不然把龙旺达和那个什么云皓一起干掉吧,奶奶的,自己走了还要留下个盯梢的人在。”

    “大哥,你还真想和泰国皇室不死不休啊?”

    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龙旺达跟着咱们过来,泰国那边肯定知道,他要是死在咱们的手上,我估计泰王就是脾气再好也会对彭家出手的,他也不用派出军队,只要雇佣上三五个实力强劲的佣兵团,就能让彭家吃不消了……”

    和彭家接触多了方逸才知道,只要有战乱的地方,基本上都有雇佣兵的存在,像是当年伊拉克打仗的时候,双方都用了很多雇佣兵,甚至有些雇佣兵今儿帮美国打伊拉克,明天拿了伊拉克的钱之后就掉转枪口去打美国了。

    所以对于那些真正有钱的人来说,战争有时候只是他们的一种玩具,大国之间的战争他们挑动不起来,但是像在非洲颠覆个小国政权,一些人却是玩的得心应手。

    当年的美越战争,后来的缅甸闹独立的内战,导致东南亚地区也一直都是雇佣兵们的活跃地点,彭家就有曾经和政府军交火的时候,发现雇佣兵的参与,所以方逸所说的顾虑是真实存在的。

    没等彭斌回话,方逸又紧接着说道:“要是泰国国师真的死在咱们哥俩手上,恐怕泰国皇室都会以国家名义提交外交照会,要把我这个“三炮”给抓回去。”

    说到这里,方逸自己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本只是为了应付那个秀莉随口拿三炮的名字挡了下枪,但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用下来了,也不知道国内的三炮如果晓得自己的大名在泰国皇室中流传开来,是应该感到荣幸还是害怕呢?

    “有他们跟着,咱们根本就没法去四周查寻的。”彭斌有些郁闷的说道:“杀又杀不得,赶又赶不走,那要怎么办啊?难道就一直这么和他们耗下去吗?”

    彭斌身为彭家家主,看似平日里不管事,但实际上有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他拍板拿主意的,前些天彭浩还能用卫星电话和彭斌联系,和彭斌商议一些事情。

    但自从进入到这个山村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号称全球信号无死角的卫星电话居然也打不通了,彭斌今儿一天表面上神定气闲的在和那个宿老聊着天,其实心里也是有些着急了。

    “咱们耗不起,他们同样耗不起啊。”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也有些头疼,古玩店里的作品已经卖断了货,原本满军是两三天一个电话催促,现在却是一天好几个电话了,也不知道这两天打不通方逸的手机,满军会急成什么样子。

    不过还好方逸在进山之前就给满军胖子还有柏初夏打电话通知过,告知他们自己要进山几天,手机不一定有信号,不用担心他的安全,方逸实在是害怕再出现野人山那么一档子事,把老师还有胖子他们都给折腾过来。

    “要不然咱们找咱们的,让他们跟着就是了……”

    彭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心里刚冒出了个念头,就被自己给掐灭了,“不行,咱们要是找到了那个空间的入口,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彭斌绝对是属于那种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人,他也不想想,且不说能不能找得到那个神秘空间,就算能找到,龙旺达也是居功至伟的,要是没有龙旺达的指点,彭斌就算花费个三五年的时间,也未必能找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来。

    “其实让他们跟着也没事。”

    方逸皱着眉头琢磨了好一会,开口说道:“咱们还是先找找吧,如果能找到的话,他们要跟就跟进去,咱们哥俩在一起,就算有什么发现还能落到他们手里去吗?”

    方逸不是那种迂腐性子,他不想干掉龙旺达和云皓是因为不想沾染麻烦,但如果真的遇到好东西,方逸是决计不会拱手相让的,到时候龙旺达和云皓要是不识相的话,方逸是绝对能下得去杀手的。

    “好,那就这么办吧……”彭斌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我问出了几个地点,咱们明天先去这几处地方转转,要是没有发现再扩大搜索的范围……”

    彭斌这两天也不是全然在做无用功,靠着每天消耗的几包香烟,他成功的从村中宿老的口中打听到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村子这一带周围很少得见大型猛兽,所以以前孩子们的活动范围还是很大的,七八岁的孩子就敢跑到山上的果林里去采摘果子,在村子下游处两三里的一处河道,也是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只是现在村里的孩子已经很少了,只有两个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因为没时间照顾孩子,将其送回到了村子里。

    每当提起这类的事情,宿老就有些伤感,在他小的时候,村里还是有不少小伙伴的,但随着生老病死和一些人的外出务工,村子里的人已然是越来越少了。

    “明儿带着那俩孩子玩,小孩的心思都是相通的,说不定就能发现点什么呢……”

    方逸脑子一转生出了个主意,带着孩子满山转悠虽然消除不了龙旺达的疑心,但也会让他有些摸不清头脑的,说不定一个不耐烦龙旺达就会提前离开这里呢。

    方逸想的没错,现在的确有人不耐烦了,不过却不是龙旺达,而是被龙旺达邀请过来助拳的云皓,作为在整个东南亚地区名气都很大的降头师,跑到这山窝窝里蹲着,云皓早就一肚子情绪了。

    要知道,降头师虽然整天要钻山林寻找毒虫,对于山中的生活早就很适应了,但这不代表降头师不喜欢享受。

    别看云皓已经六七十岁了,但他还是一个极其热爱生活的人,降头师的秘术可以让他夜夜御女而不伤身,除了降头术之外,女人就是云皓最大的爱好了。

    云皓在去山中搜寻毒虫的时候,就让手下从芭堤雅买了一对双胞胎的姐妹花,这抓到一对金翅蝰蛇,云皓正准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品尝一下那对双胞胎的时候,却是又被龙旺达给拉进了这山窝窝里。

    现在接连好几天都没有任何的进展,云皓已经是极度的不耐烦了,要不是龙旺达许诺的万毒唌还没到手,恐怕云皓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拉着龙旺达上车离开村子,其实云皓和龙旺达并没有走多远,避开了方逸和彭斌之后,两人也在商量着对策。

    站在了一处视野开阔的缓坡上,云皓和龙旺达说起话来也不虞被人听到,至于车子则是被司机开到前面去了,龙旺达让他过一个小时回来接自己。

    “老龙,这事儿你看怎么办?那两人根本就不像是来找东西的,我看倒真像是来考古的。”

    以前称呼龙旺达为国师的时候,云皓总觉得有些拗口,现在干脆跟着彭斌喊起了老龙,要说此行唯一让他心情舒畅的事情,就是在喊出老龙之后去看龙旺达那一脸便秘的模样。

    “云皓,名字连个皮囊都算不上,有那么好笑吗?”

    看着云皓一脸笑意的样子,龙旺达也是无可奈何,想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龙婆托是我泰国的首任国师,如果真有遗物存在的话,那么我是一定要得到的,云兄,还希望你能理解……”

    “不就是些佛家典籍或者是修炼的功法吗?”

    云皓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开口说道:“老龙,别说的那么理所当然,要说龙婆托的身份,他是我们柬埔寨人才对,那他的遗物岂不是要留在柬埔寨吗?”

    “嗯?云兄你竟然存着这个心思?”

    龙旺达眼中射出一道精芒,他很不希望在一无所获的时候就起了内讧,如果云皓真的心怀不轨,那么龙旺达宁愿放弃这次的行动。

    “我又不修炼你那些佛门功夫,那些功法就算给我也没什么用的。”

    看到龙旺达变了脸色,云皓摆了摆手说道:“放心吧,我云皓向来都是说一不二,如果真的找到什么东西,我绝对不会争抢,但老龙咱们也丑话说在前面,要是什么都没找到,那万毒唌你也要给我……”

    “咱们交易了那么多次,我何时违约过?”

    听到云皓的这番话,龙旺达顿时放下心来,因为他知道云皓所得的传承,是最为纯粹的降头术传承,虽然也有用降头术锤炼身体的法门,但那和修炼却是全无关系,是以龙旺达知道对方所说不是虚言,当下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好,那咱们就说下怎么对付那俩小子吧……”

    云皓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狠厉之色,开口说道:“我看老龙你是过于小心了,只要让我的降头咬伤他们两个,到时候有什么话咱们逼问不出来?何必如此小心翼翼的跟在他们身后呢?”

    云皓在柬埔寨的身份虽然说不上有多么被人尊重,但绝对是属于那种没人敢招惹的角色,这两天跟着龙旺达不断的在被彭斌嘲讽,云皓已经快要压制不住心里的火气了。

    “不行,先不说他们对咱们一直都有防范之心,降头能不能伤到他们不说,就算是咬伤了他们,恐怕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此为下下策,最好不要用到……”

    听到云皓的话,龙旺达不由连连摇起了脑袋,当时他和十多位弟子联手面对彭斌一个人,而且还是在对方大意之下被降头咬伤的情况下,都被彭斌杀出了重围,现在想要伤到对方,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更何况在彭斌身边,还多了一个高深莫测的“三炮”,之前不动声色之间就破了自己独门的降头术,更是让龙旺达忌惮不已,所以在没有摸清方逸底细的情况之下,龙旺达根本就不敢生出杀意来。

    “我看你是身居高位太长时间了,这胆子是越来越小了……”

    听到龙旺达的话,云皓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色,降头师在东南亚地区素来都是以心狠手辣手段诡异出名,向来都是旁人忌惮他们才对,眼下龙旺达的态度却像是反掉过来了,让云皓很是难以接受。

    “我没有把握拿下他们……”

    龙旺达很坦然的说道,他年轻的时候虽然也是杀人如麻,但却是很少和人正面对敌,上次和彭斌在皇家寺庙中的一战,彭斌身上的杀意却是在龙旺达心里留下了很难磨灭的印象。

    “不用你出手,我来对付他们怎么样?”

    云皓越听心里越不是味道,当下说道:“这样吧,我明儿约他们切磋一下,如果将两人拿下了,咱们就逼问有关于龙婆托遗物的事情,如果拿不下来,那也不伤了和气,你看怎么样?”

    云皓虽然不怎么满意龙旺达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但活了六七十岁的他也不会冲动的像个少年,非得和方逸他们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他的这个提议还是比较折中的,输了也没有什么损失,顶多就是失了一些颜面罢了。

    “如此……倒是可以试上一试……”

    听到云皓的话后,龙旺达沉吟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云兄,到时千万不可下杀手,否则我不好转圜,别弄出个无法善了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