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四十二章 道家经义

第七百四十二章 道家经义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奶奶的,我彭斌数千子弟,只能挑出三个合格的人?”

    看着面前站的笔直的三个大孩子,彭斌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应该庆幸了,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最少也能挑选出百八十人的,但结果明显出乎了彭斌的意料。

    “三个人就不少了,大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修行的。”

    方逸所用的词是修行而非修炼,因为这三个孩子的资质,的确能达到道家修行的标准了,要知道,修修行和普通的练武可不是一回事,骨骼资质还有气运都是缺一不可的。

    老道士曾经给方逸说过,现在的天地环境,并不适合世人修行,有资质修行的人也是越来越少,当初如果不是他发现方逸体质绝佳的话,恐怕一早就将方逸送到山下村子里找人抚养了,而不是亲自教导方逸。

    所以在方逸看来,彭家能找出这么三个资质不错的孩子,已经是撞了大运了,要不是老道士给方逸说过他们这一支是一脉单传的话,方逸心里说不定都有收徒的心思了。

    彭斌是那种看似性格粗犷,实则很细心的人,一下子就听出了方逸话中的意思,当下说道:“兄弟,你教我的呼吸吐纳功法,能传给他们几个吗?”

    “可以教给他们,也算是帮他们打个根基吧。”

    方逸点了点头,道家功法分门别类有很多种,方逸传给彭斌的只是他从一些典籍上看到的功法,和老道士所传的并不一样,也没有师门传承的限制。

    “好,兄弟,那咱们去找龙婆托传承的事情,要稍微往后推一推了。”

    彭斌闻言大喜,在接触了内家功法之后,他才真正明白这内外功法的区别有多大,和内家功法相比,修炼外门功夫简直就像是吸食鸦片一般,早期虽然显得很强大,实际上却是把自己的身体给掏空了。

    彭斌有理由相信,这些孩子现在就修习内家功法之后,以后的成就肯定要大过自己,而更让彭斌高兴的是,这三个人里面还有他一个堂侄子,已经能算是彭家嫡系的人了。

    所以彭斌打算连寻找龙婆托功法的事情都往后放一放,先全力教导这三个孩子,在他心里,这三个孩子已经是彭家未来的希望了,等到自己不过问彭家事务之后,彭家对外的武力震慑或许就要依仗他们几个人了。

    “行,大哥你闲下来咱们再去,我时间多得是。”

    方逸知道彭斌的心思,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他在都市生活了这大半年的时间,也感觉自己心绪稍显浮躁,正好借着在彭斌的这段时日调整一下。

    不敢帮彭斌挑选人是方逸的事,但挑完之后,就是彭斌自己的事情了,方逸再也没有过问。

    从第二天起,彭斌就亲自负责起了那三个人的训练,他按照西伯利亚训练营的那一套流程,给三个孩子制定了严格的训练方法,其苛刻程度,让修炼了那炼体功法的赵志豪都咋舌不已。

    而在这段时间里,彭斌也没耽误搜寻龙婆托事迹典籍的工作,一本本和龙婆托生平事迹相关的史料和典籍从泰国源源不断的送到了彭家,其中有一次甚至是龙旺达亲自送过来的。

    龙旺达前来彭家的目地,自然是和那几本影印本的内容有关的,彭斌颇是花费了一些功夫,将三本影印本中的内容做了一些改动,然后交给了龙旺达。

    在交给龙旺达的译本中,彭斌把龙婆托幼年的经历给抹去了,至于那篇炼体功法,彭斌则是将其改的似是而非,本来就隐晦难懂的功法读上去更像是天书一般,看的方逸都是摇头不已。

    当然,龙旺达信不信译本中的内容,彭斌就不得而知了,但彭斌绝对有这个自信,那就是除了自己之外,龙旺达想再找出一个精通这种古梵文的人来,却是千难万难的事情。

    方逸并没有见龙旺达,因为龙旺达是带着他那个“孙女”一起来的,虽然方逸听闻秀莉和彭俊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但还是没敢露面,他可不愿意平白沾染这些无谓的因果。

    彭斌教导那三个孩子的这段时间里,方逸也没闲着,他让彭斌教授起自己那种古梵文来。

    虽然这种古梵文隐晦难懂,但有彭斌的指点再加上方逸那远超常人的理解能力,一个月之后,方逸已经能看懂龙婆托的笔记了,他对于佛教的了解可不是彭斌能与之相比的,在用古梵文解读几本笔记的时候,方逸却是要比彭斌多了不少的感触。

    在方逸看来,龙婆托的佛门造诣极深,他不但在修为上已经达到了金身罗汉甚至更高的境界,对佛门经义的理解也是非常深刻,几乎真能达到舌灿莲花的菩萨境界了,方逸在读其笔记的时候,有时竟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老道士曾经说过,佛道殊途同归,是以方逸对于龙婆托的一些心得体会并不排斥,他甚至能通过龙婆托早期的一些感悟和自身结合,明白了许多以前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由于古梵文一字多义,所以方逸逐字逐句的解读龙婆托的笔记,也是需要耗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间过的飞快,不知不觉中,方逸已经在彭家呆了三个多月了,如果不是方逸每隔几日都会和国内通个电话的话,恐怕胖子三炮他们又要以为方逸陷入到什么险境之中了。

    虽然方逸不在国内,但他和胖子满军等人合伙的古玩店,生意却很是不错,临走之前雕琢出来的那些物件,在满军的刻意控制下,并没有全部投入市场,到现在还有些剩余。

    方逸作品的热销,也带动着古玩店销售掉了不少其它的物件,满军这些年家中的藏品几乎都快要卖光掉了,为了收集古玩,满军这一个月几乎就没在店里呆着,带着司元杰一直在晋省和冀省两地掏老宅子,倒是被他收到了一些不错的老物件。

    对于古玩店里的事情,方逸没有多问,都是胖子念叨给他的,相对和胖子他们的联系而言,方逸和柏初夏的联系就要紧密得多了,几乎是每天一个电话。

    对于方逸在国外呆了这么久,柏初夏也是有那么一点怨言的,因为她母亲已经知道了自己女儿有这么一个男朋友,并且被老父亲认可了的事情,一直催促着柏初夏带方逸到家里来坐坐。

    不过这件事在柏家没能做到意见上的统一,柏初夏的父亲对一向都很英明神武的老岳父的这个认可,有些不那么感冒,这才能让柏初夏拖着母亲的要求,没有督促方逸尽快回国。

    当然,方逸也是听出了柏初夏的话语中的那一丝怨念的,当下告诉柏初夏他一个月内肯定会返回国内,放下电话之后,方逸就起身去找彭斌了。

    “什么?大哥进野人山了?”当方逸找到彭浩的时候,才知道彭斌居然带着那三个孩子在一个月之前去了野人山,说是要让他们适应一下丛林生活的节奏。

    无奈之下,方逸只能让彭家派了一辆车,把自己也送到了野人山,沿着当初的那条路,方逸寻到了彭家在水潭边扎下的那个营地。

    和当初方逸离开的时候,水潭处已经发生了天反覆地的变化,在彭家的人力财力的支持下,这原本很普通的一个水潭,已经被修建成了一个以水潭为中心的小型军营。

    水潭三个方向的丛林,均被向外开辟出了数千平方米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外面不但修建了栅栏,还拉上了几道铁丝网,一般的猛兽都无法进入其中,在营地中间,被二十多个木屋环绕在中间的,则是一个差不多有三四个篮球场大小的训练场。

    方逸来到营地,并没有隐匿身形,所以当他出现在水潭上方的时候,就被营地内瞭望哨上的人给发现了,在一阵警告声中,方逸来到了营地的大门处,而哨兵也认出了方逸。

    “兄弟,你怎么跑这来了?”

    得到消息的彭斌赶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方逸,“走,看看我训练的那几个小子去,我告诉你,这几个都是好苗子,除了要送到训练营的那三个,其余的几个人也都不错……”

    彭斌这次带到训练营的少年,一共有十多个,都是上次被方逸挑选到最后的那些孩子,在彭斌看来,一只羊是养,一群羊也是放,干脆就把他们都给带过来了。

    经过这一个月的特训,这十多个孩子的表现都很出色,虽然决定只往训练营送三个人,但彭斌相信,其他的孩子在未来的几年之后,也都能成为彭家在军队中的中流砥柱。

    “大哥,你这根本就没拿他们当孩子训啊……”

    来到场地中间之后,方逸发现这十多个孩子,竟然都在一个高度仅有二十公分左右的铁丝网下面训练着,他们不但要通过这片铁丝网,在通过的同时要需要攻击身边的对手。

    二十多公分的高度,仅仅是比孩子们的脑袋高出一点点,只要身体稍微一抬高,那些铁丝就会扎入到少年们的后背上,方逸看到有好几个人后背已经是鲜血淋漓了,而几乎所有人的背上都有着还没有养好的伤疤。

    “训练营里比在还要残酷!”彭斌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流点血,总比以后丢掉性命好!”

    吹了一声口哨,原本正在互斗着的少年们,飞快的从铁丝网下爬了出来,列成一队站在了彭斌的面前,尽管背后的献血还在往下滴淌,但少年们站的笔直,没有一个人去顾及背后的伤势。

    “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了?”彭斌大声说道:“在我看来,你们不行,和垃圾差不多,怎么,不服气吗?”

    彭斌的训话,让这些大孩子们的眼中都快要冒出火来了,少年人原本就是血气方刚,哪里受得了这种激将,一个个均是面色不善的看着彭斌,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他们对彭斌的畏惧早已转化成对魔鬼教官的怨恨了。

    “别说我了,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垃圾连我兄弟都打不过!”

    彭斌话题一转,忽然把方逸给牵扯了起来,“只要你们谁能打到我兄弟一拳一脚,我就承认你们不是垃圾,这次的特训就可以结束了。”

    “大哥,这关我什么事啊?”

    方逸一脸无语的看向了彭斌,让他和这些毛孩子动手,那真是有些欺负人了,不过方逸话声刚落,原本站得笔直的少年们,就向他冲了过来,那一个个的眼神,简直就像是把方逸当成了杀父仇人一般。

    方逸不知道,在这一个月的特训里,这群孩子就像是生活在地狱中一般,他们除了训练之外,所有的食物都要靠自己从山林中猎取,过的是茹毛饮血的生活,眼下听到打中方逸就能结束特训,一个个顿时就像打了鸡血般的拼起命来。

    “臭小子,以为我好欺负啊?”

    方逸口中笑骂了一句,身体忽然往右侧一闪,对着右边的两个人就迎了上去,他的身形奇快无比,还没等那两个少年反应过来,方逸的肩膀左右晃动了一下,就将两人给撞飞了出去。

    原本打算合围住方逸,拼了命也要打上一拳一脚的少年们,包围圈一下子就被方逸给打破掉了,而且被方逸绕到了他们的身后,三拳两脚的就把剩下的那些孩子也都打翻在地。

    不过方逸出手很有分寸,被他打倒的少年虽然身体酸痛一时间爬不起来,但并没有受伤,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被打倒的他们,一个个都是用着仇恨的眼神在瞪着方逸。

    “大哥,你这训练的法子虽然不错,但训练出来的人,这戾气却是有点大了。”

    看着那些少年的眼睛,方逸不由摇了摇头,面对着这些孩子,方逸总算明白了彭斌身上的戾气为何如此之重了,如果再这么训练下去,他们简直就是翻版的彭斌了。

    如果这些孩子忠于家族还好,但要是他们日后叛出彭家,那么对彭家的危害可就大了,这也是方逸之前不同意彭斌将他们送入训练营的原因。

    “这也没有办法,如此训练出来的人,杀气是有点重。”听到方逸的话,彭斌也是一脸的无奈,作为从西伯利亚训练营里出啦的人,彭斌要比任何人都明白这种训练所会带来的后遗症。

    当初彭斌从训练营出来之后,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只要有人对他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一点,彭斌都会认为那人带有恶意,回到彭家只是几天功夫,彭斌就打伤了好几个家族子弟。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彭斌,知道再在家里呆下去的话,早晚会酿出大祸,所以他才做出了前往泰国打黑拳的决定。

    也正是在泰国那种生死搏杀之中,彭斌逐渐的释放出了体内的杀气,让自己慢慢的变得正常了一些,整整过了五年的时间,彭斌才真正控制住了自己。

    但是彭斌身上的那股子杀气,却是一直都没能消除掉,他要是瞪起眼睛来,孩子被吓哭都是小事,就算成年人看见了都会心惊胆寒,彭斌在家族里的威望,和他那一身杀气也是有一定关系的。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回头摘抄一些道经,你让他们时时背诵,或许能有些效果。”

    “道经?和佛教的那些经义一样?”

    彭斌闻言连连摇起了脑袋,开口说道:“我训练他们的目地,是要让他们成为彭家的尖刀,可不是培养他们慈悲为怀的,我看还是算了吧。”

    缅甸和泰国都很推崇佛教,在彭家也有很多人是信佛的,但彭斌对这个却是很不感冒,在他来看,佛教的经义都是磨灭人血性的,彭家如果都信了佛,恐怕就距离衰败不远了。

    “道家和佛教的经义是不一样的,我让他们时时背诵的东西,也不会让他们对敌人慈悲为怀的……”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笑着摆了摆手,佛教和道教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对待生和死的态度,两者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

    佛教追求的目标是“涅磐”,脱离生死轮回,佛教认为,人生是苦,生是苦,死是苦,只有实现涅磐,才能脱离生死轮回,为了能达到超脱,佛教才有了那么多清规戒律来约束自身。

    但道教则是不同,道家对人生总的来说持积极的、正面的态度,道教解决生死的问题就是通过修炼达到不死,长生不老。

    道教修行秘诀中有一句话,“顺成人,逆成仙”,想要成仙就要顺应本心逆天行事,所以道家虽然也有“恶心邪欲,乖言戾行”的条规,但杀戮并不在道家的戒律之中。

    方逸所要传给他们的道经,在消除这些少年们戾气的同时,却是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本心,这样即使他们受到再严酷的训练,都不会像彭斌当年那样成为一个杀人机器的。

    “道家的经义还有这种效果?”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的眼睛都差点要瞪出来了,当年他要是接触了道教,又怎么会在泰国打那么多年的黑拳以杀止杀,这才压制住了心中的暴虐。

    “大哥,你身在安宁之处,却是心中不得宁静……”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以后有空暇的话,你跟我到方山道观生活一段时间,我传你一些道家经义,这对你的修为也有好处。”

    “好,等咱们去寻了龙婆托出生之地,我就跟你到国内去。”彭斌连连点头,他虽然不信佛道,但如果对修行有好处,就是每天都让彭斌跪拜三清道祖他也是愿意的。

    “你还记着龙婆托这茬啊?”

    方逸闻言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他此行的目地就是要拉着彭斌去寻找龙婆托出生地的那个神秘空间的,要不是为了这事儿,方逸早就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