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炼体功法(下)

第七百三十八章 炼体功法(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奶奶的,真是熏死我了……”过了足足半个小时,彭斌才从方逸的洗浴间里出来,只穿了一条内裤的他浑身被搓的通红,身上的那股子恶臭味却是没有了。

    “嗯?兄弟,你怎么还没开始练啊?”彭斌看到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的方逸,一脸奇怪的问道,在他看来,如此神奇的功法,自然要早早上手才对,反正他是一刻都等不了的。

    “你不在旁边给我护法,万一有人闯进来怎么办?”方逸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阿虎虽然在彭家地位很高,但要是彭浩等人过来,阿虎却是拦不住的。

    “你放心修炼吧,我守在这里,谁都不会干扰到你的。”

    彭斌闻言大笑了起来,刚才在洗澡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上以前留下来的那些伤疤,颜色似乎都淡化了几分,看来自己的身体果真是被强化了不少。

    “好!”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了窗前,他这房间的窗户外面就是绿树成荫的大山,空气十分的清新,平日里方逸练习桩功都是在这个位置上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方逸按照炼体功法上的呼吸之法开始吐纳了起来,那篇功法虽然是彭斌翻译过来的,但如何修炼却是方逸一字一字推敲出来的,所以他要比彭斌更加容易上手。

    当一口完整的气息被分为数次吸入体内之后,方逸忽然感觉到身体一震,那进入体内的气机竟然溢入到骨骼百骸之中,方逸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不受自己控制的颤动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

    方逸心中大惊,但当方逸吐出那口气之后,他的脑海忽然“嗡”的一声响,整个人居然进入到了一种空明的状态,思维像是停顿住了,不由自主的运转起了刚才冥想的功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逸耳边又是响起了“嗡”的一声,随着这声响,他也随之清醒了过来,低头一看,自己露在外面的身体上,也是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污垢,那味道简直让人闻之欲呕。

    不过相比彭斌身上排出来的污垢杂质,方逸身上的却是要少了很多,心念一转方逸就明白了过来,上次在蛇窟之中自己就排出了不少杂质,而彭斌体内的杂质要远比自己多得多。

    虽然体表恶臭难闻,但方逸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轻灵了许多,就好像是卸下了一副百十斤的重担一般,微微舒展了下腰,那骨骼炸响声顿时传入到了方逸的耳中。

    “力量要比之前大了两三成!”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方逸也是咋舌不已,这功法的效果实在是骇人听闻,仅仅修炼一次就能让肉身强化那么多。

    “大哥,我……我修炼了多长时间?”方逸转头寻找起了彭斌,只是一扭头,方逸却是看到彭斌站在距离自己四五米远的地方,正运转着那呼吸吐纳之法。

    “我让你护法,不是让你修炼的。”看到彭斌的样子,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不过他话声未落,彭斌却是突然回道:“我交代阿虎了,谁都进不来的……”

    “嗯?你修炼的时候能说话?”

    方逸见状愣了一下,他之前在修习这炼体功法的时候,原本是想观察一下自身的变化,但一个完整的呼吸下来,方逸就被带入到了一种空灵的状态之中,根本就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方逸,这……这劳什子功法,好像是个一次性的玩意儿!”彭斌此时已经停止了修炼,没好气的说道:“我刚才没事,就试着又修炼了一次,可……可这次没有上一次的那种效果啊!”

    彭斌挠了挠自己的那个大光头,脸上满是不解的神色,他第一次修炼的时候,可以说是稀里糊涂的,但效果确实惊人的好,只是刚才彭斌再次修炼,却发现自己如论如何都进入不到之前的那种状态中去了。

    也就是说,彭斌一直都是在非常清醒的状态下修炼着这个功法,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虽然好像也在起着某种变化,但体表却是没有那种杂质被排出来了,修炼了好一会,彭斌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明显的提升。

    “我先去冲一下,回头再说……”听到彭斌的话后,方逸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身上的恶臭味实在难闻,他先去到洗浴间冲洗了一番,这才又回到了房间里。

    “有作用,但作用不是很大,要经年累月的修炼,才会起到强化肉身的作用……”

    出来之后,方逸也试着又修炼了一次,他对身体的掌控要远比彭斌细微得多,方逸能感觉到,这种呼吸吐纳之法还是能带动肌肉的共鸣,只不过效果却是要比第一次差了很多。

    如果说第一次这种功法像是往方逸体内注入了一条溪流,那么这一次就像是在方逸体内注入了一滴子水,如果不是方逸神识灵敏,甚至都无法察觉得到这细微的变化。

    “再试一次!”方逸有些不甘心的又运转了一遍功法,不过结果让他和彭斌都很失望,效果仍然是微乎其微,再没有第一次那么神奇了。

    “他奶奶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彭斌像是一头困兽般的在屋子里转悠了起来,刚刚尝到了甜头,又突然一闷棍打了下来,简直就像是冰火两重天,让人的情绪在段时间内不断的大起大落着。

    “会不会是龙旺达那老小子给的影印本不全?”彭斌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站住了教恶狠狠的说道:“要不咱们哥俩再走一趟泰国,把龙婆托留下来的原本给抢过来?”

    仅仅半个小时的功夫,就让自己身体强化了足足有三成,这玩意对彭斌而言简直要比吸毒还令人上瘾,要知道,如果能这么修炼下去的话,那人体的肉身真的可能达到刀枪不入金刚不灭的强度。

    “这一段话是掺杂在影印本中间的,应该不是龙旺达的原因……”

    听到彭斌的话后,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这功法总是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可能龙婆托留下来的原本就是残篇,后面的修习功法他并没有传下来……”

    方逸第一次修炼的时候,是进入到了那种空明的状态,但是后面这两次,方逸在呼吸吐纳的时候,总是感觉到有些不太顺畅,在他看来,这功法后续绝对还有别的变化。

    “龙婆托也不是什么好人!”彭斌的情绪有些焦虑,原本都已经吃到了嘴里的肉,却突然发现少了一大半,换成谁都会心里不爽的。

    “可能也不是他的原因吧。”方逸开口说道:“我听闻在佛教有些功法,是需要神识灌顶相传的,用别的方法强行记录,功法就会变得残缺不全,或许这个功法就是如此……”

    其实不仅是佛教,道家也有这样的传闻,在修炼到某种境界之后,就可以用神识来交流,像是传授功法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慢慢教导,只需强行灌入到对方脑海之中,让其去慢慢消化就可以了。

    之前方逸听彭斌翻译过,龙婆托是在一个神秘空间内得到的传承,而且传承是莫名其妙进入到他脑子里的,和方逸听闻过的神识传法极其相似,所以并不是龙婆托不想留下完整传承,而是无法留下来。

    “这是什么道理啊……”

    听到方逸的猜测,彭斌一脸的郁闷,开口说道:“我再去翻翻那些梵文,说不定会遗漏些什么,要是实在没有的话,咱们就去龙婆托出生的地方碰碰运气……”

    方逸离开的这几天,彭斌并不是在做无用功,除了翻译出另外两本龙婆托的手迹之外,在秀莉带来的大量有关龙婆托事迹的典籍中,彭斌已经大致推算出了龙婆托的出生地。

    让彭斌有些意外的是,作为被泰国人顶礼膜拜的国师,龙婆托竟然不是古暹罗人,按照彭斌的考证,龙婆托应该是出生在现在的柬埔寨,具体位置彭斌还没有推算出来。

    “等等,大哥,这功法,传给虎哥试试吧……”方逸拉住了正要往外走的彭斌。

    和彭斌一样,阿虎在十多年的黑市拳生涯中,体内也是隐疾严重,而且他是练泰拳出身的,训练之残酷还要超过彭斌,要不是碰到方逸,阿虎最多也只有五六年的寿命了。

    方逸之前也传授了阿虎一些道家的呼吸吐纳之法,但阿虎所练的泰拳和彭斌的外门功夫有些不同,所以效果并不是很好,在见到这炼体功法的神奇之后,方逸顿时就想到了阿虎。

    “哎,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听到方逸的话后,彭斌一拍脑门,说道:“我出去换阿虎守门,你来教他!”

    阿虎是彭斌在泰国最早收服的一个手下,十多年相处下来,两人的关系早已和兄弟无异了,彭斌自然不会将这功法对阿虎敝帚自珍的。

    “方逸,大哥说你有种神奇的功法要传给我?”阿虎进屋之后,脸上露出了迫切的神色。

    阿虎五岁开始练习泰拳,他一共拜了七个师父,这七个师父无一不是泰拳高手,但却没有一个能活过四十岁的,所以对于泰拳的后遗症和危害,阿虎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阿虎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体能都在走下坡路,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都会走上师父们的老路,在享受了泰拳带给自己的荣耀和金钱之后,也要承担泰拳所带来的后果。

    但是在遇到方逸之后,阿虎又看到了希望,之前方逸传他的功法虽然没有根治体内顽疾,但也让阿虎身体好转了许多,按照方逸的说法,只要阿虎再经过一些中药调理,像正常人那样活个七八十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嗯,大哥对你说了吧。”方逸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种功法比较奇特,就是第一次的时候效果好,只要虎哥你能练成,根除你体内隐疾应该问题不大的。”

    “好,以后你虎哥这条命,就是大哥和你的了!”

    听到方逸的话,阿虎的眼睛差点都红了,他是在尸山血海中九死一生拼杀出来的,眼下正是享福的时候,阿虎自然不愿意英年早逝了,傻子才会闲命长呢。

    相比彭斌,阿虎练武的悟性和根基就要差了许多,上次方逸教他呼吸吐纳法门的时候,足足教了一整天的时间。

    这次也不例外,为了让阿虎弄明白每一个步骤,方逸整整教了他七八个小时,守在门外的彭斌早就不耐烦的冲了进来,泰语缅甸语连带着用手势比划,才让阿虎完全掌握了这种呼吸法。

    和方逸与彭斌之前重复过的修炼一样,阿虎也很快进入到了那种空明的状态之中,不过他体内的杂质要比彭斌还多得多,几个呼吸之后,就能看到阿虎体表渗出的带有浓烈恶臭味的黑色污垢。

    阿虎这次的修炼时间,也要比方逸和彭斌略长一些,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他才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还没等阿虎说话,方逸就把他赶到洗浴间去了,话说那种气味实在是太过熏人。

    “怎么样?阿虎没事吧?”彭斌从屋外走了进来,他刚才听到了屋里的动静,知道阿虎应该是清醒了。

    “没事,虎哥体内的隐疾应该全好了。”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大哥,这种呼吸法,对应的人是身体越差效果越好,回头把彭俊那些小子也叫过来试试。”

    “好,我这就叫他们过来……”彭斌闻言点了点头,都是彭家子弟,自然是越强越好了,这功法虽然很珍贵,但也没有对自家子弟保密的必要。

    “大哥,我感觉自己现在一拳能打死一头牛!”正说话间,阿虎从洗浴间里走了出来,那看上去黝黑干瘦的肌肉其实却是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你信不信你大哥我一拳能打死一头象?你小子要不要和我比划下?”听到阿虎的话,彭斌不由撇了撇嘴,他在修炼完的时候也是有这种感觉,但实际上他的力量虽然增加了,但远没有自己估计的那么强。

    “比就比,方逸你来做裁判……”阿虎跃跃欲试的伸展了下身体,屋内顿时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小子,几天不揍你就皮痒了啊?”彭斌大笑着说道:“走,到院子里去,大哥教教你怎么做人……”

    两人到院子里站定之后,也没有什么客套话,阿虎直接一个扫腿对着彭斌的小腿就踢了过去,真正的泰拳其实是腿不过膝的,这一腿如果踢实在了,就算是个铁柱子也会被阿虎一脚踢弯掉的。

    不过对于彭斌来说,这样的攻势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他右腿一抬,和阿虎来了个硬碰硬,两腿乍一接触,彭斌的身体凌空一个后转身,左脚却是踢向了阿虎的脑袋,那动作迅疾的差点让人只看到一道残影。

    阿虎和彭斌就是在拳台上认识的,对各自的套路都是熟悉到了极点,彭斌虽然强于阿虎,但三拳两脚想结束战斗也没那么简单,两人拳来脚往的打了起来,却是将方逸这院子铺着的青石砖震碎了一大片。

    最后还是彭斌技高一筹,抓住了个机会一个背摔将阿虎给甩了出去,不过这个背摔他是用了个巧劲,凌空翻了几个跟头,阿虎就卸掉了彭斌的力道,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行啊,阿虎,你这拳脚的力道,和我以前都差不多了……”

    停手之后,彭斌一脸惊异的看着阿虎,严格说来,他刚才虽然占了上风,但如果不是生死相搏的话,他还真奈何不了阿虎,最多是招式上占些便宜。

    “大哥,我比你差远了……”

    落地之后的阿虎不断揉搓着自己的双臂,刚才连连和彭斌硬碰了好几下,阿虎只感觉两臂都要断了一般,他知道自己仍然不是彭斌的对手。

    “差不了多少了,要是西伯利亚的那头狗熊再敢来,你肯定能干掉他的……”

    彭斌脸上满是笑意,他所说的西伯利亚的狗熊,其实是俄罗斯的一个黑市拳王,那人在欧洲名气极大,曾经被泰国的娱乐公司请到芭堤雅打过一场拳,那场拳就是和阿虎的对决。

    当时的阿虎,在泰国真的是天王巨星一般的人物,出道以来不管是正规比赛还是黑市拳赛,从未有一败,他也是所有泰国孩童的偶像,很多孩童去练习泰拳,都是受了阿虎的影响,甚至有港台的公司还以阿虎为原型拍摄过电影。

    但是在和那个俄罗斯拳王对决的比赛中,阿虎却是没有能获胜,两人打了个两败俱伤,最后被裁判裁决为平手,这一场比赛,让阿虎足足养了半年的伤,伤好之后,就再也没有踏上过拳台了。

    “大哥,我能活着退出来,已经很幸运了,又怎么会再踏上拳台呢?”

    听到彭斌的话,阿虎的笑容有些苦涩,他见过太多死在拳台上的拳手了,之前的那几个师父能活到四十岁,对于他们这个职业的人而言已经是得到善终了。

    “你体内的伤怎么样了?还疼吗?”彭斌关心的问道,同时用手指在阿虎身体的几个部位用力的点了一下。

    彭斌的这种方法,是方逸教给他的,用方逸的话说,身体隐疾从体表是看不出来的,但只要点到相应的经脉和穴道,就会让人产生难以忍受的疼痛,彭斌点这几处地方,之前是根本碰都不能碰的。

    “没事,不疼,一点都不疼了!”

    阿虎虽然下意识的躲了躲,但下一刻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因为他感觉到彭斌的手指点在那几个部位上后,体内并没有传出那种让人痛不欲生的疼感。

    “哈哈,能治好你的病,值了,这功法值了。”

    看到阿虎身体的变化,彭斌不由大声笑了起来,一拍方逸的肩膀,彭斌开口说道:“走,把彭家的小子们都给喊起来,我要让他们都脱胎换骨一番,兄弟,还得麻烦你教给他们,大哥我揍人可以,教人却不怎么在行的……”

    “咱们这又不是教广播体操,还是一个一个来吧……”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一阵无语,这种呼吸法看似简单,实际上还是很复杂的,一个不注意就会让人岔了气,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危害,但也会让人胸闷气短不舒服一段时间的。

    “那……那还是先教给我三哥他们几个人吧……”彭斌闻言点了点头,他之前也是练岔气过,知道这功法必须是一对一的教导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