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七百三十五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行军打仗的事情方逸是外行,他自然不会参与,这一次和克伦联盟作战,身上有伤的彭斌也没亲自去,相对于彭家的战力,克伦联盟这些年充其量都是在打游击,很多人怕是连把枪都没有了,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这一场局部冲突,仅仅只打了三天,因为在第三天的时候前线就传来了好消息,克伦联盟被彭家打的是溃不成军,如果不是彭斌让下面的人悠着点不要把克伦联盟的人都干掉,恐怕这会克伦联盟已经被一窝端了。

    即便如此,现在的克伦联盟,也已经从六千多人降到只有三千人,而且这三千人也都被赶入到山林之中,他们之前修建的基地和一些防御设施也都被彭家给占领了。

    缅甸局部地区发生的流血冲突,在很多国家都被报道了,普通的老百姓是看不出什么门道来的,他们纯粹是当成新闻来看,然后吐槽几句国外局势混乱之类的话。

    但是在很多有心人眼里,他们却是知道这是彭家在彭斌成为家主之后,对外发出的声音,彭斌的出现,也同时粉碎了前段时间他身亡泰国的对彭家的不利传闻,

    对于彭斌,不管是彭家的朋友还是敌人,了解的都不是很多,因为彭斌从出生到成年几乎一直都没怎么在彭家呆过,甚至有很多人都以为老爷子没有子嗣呢。

    在东南亚,说起黑拳之王来,很多人都认识,但彭斌那会用的不是本名,所以他从黑市拳坛退下来之后,彭家的朋友和敌人才知道老爷子有这么一个儿子。

    但他们也仅限于知道而已,彭斌平时并不过问家族的日常管理,而是忙着训练家族子弟并且带着他们参与到实战之中,彭斌回来的这几年,彭家的实力在不知不觉中比之前要膨胀了好几倍。

    所以这一次和克伦联盟发生的战争,可以说是彭斌第一次代表彭家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彭家在此次作战中的行动之迅速,火力之强大,单兵素质之高,看得很多势力都大为震惊,不由重新估算起彭家的实力来。

    卫铭城在见到方逸没事之后,在战争结束的第二天就回国了,他这次出来其实也是有政治任务的,那就是要评估一下邻国各个武装势力的实力强弱,眼下这一仗打下来,相信卫铭城也能省却不少的口舌。

    方逸需要等龙旺达将龙婆托大师手迹的影印本送过来,所以就一直住在了彭家,彭家是个依山势而建的小城,出门之后就郁郁葱葱的山林,除了气候有些闷热潮湿之外,和方逸以前生活的环境倒是颇为相似。

    “二哥,斌哥叫你过去……”

    这一日方逸正闲来无事准备上山去寻找小魔王的时候,彭俊兴冲冲的跑进了他所住的院子,自从成为彭家长老之后,方逸在彭家就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院子。

    “有事?”方逸随手拿起了自己搭在门口的衣服。

    “二哥,那么热你还穿外套啊?”看到方逸的举动,彭俊忍不住撩起了身上背心的下摆擦了下汗。

    “不穿有点别扭,咱们走吧……”

    缅甸潮湿闷热,很多男人都是只穿个背心的,不过方逸自身就像是个调节器,甭管外面是冬暖夏凉,他身体都极为适应,并且不会有太明显的变化。

    “大哥找我什么事?”方逸穿着衣服和彭俊往外走去,连院子门都不用关。

    “虎哥回来了!”彭俊开口回了一句。

    “哦?那倒是要去见见虎哥……”方逸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彭俊,话说阿虎回来虽然是好事,但也不至于让彭家兴奋的满脸通红吧?

    “对,对,咱们快点过去吧,虎哥等了好久了……”彭俊连连催促道,并且走到前面给方逸领起了路。

    方逸住的地方距离彭斌的居所并不远,为了方便彭斌办公,彭斌的住所外面有一个不是很大的会客室,但通常只有最重要的客人才能进入到这里。

    来到门外的时候,方逸看到不少的熟悉面孔,这些人都曾经参与过上次在野人山对他的搜救,和那些人打了个招呼,方逸这才推门走进了彭斌的会客室。

    “大哥,我听说虎哥回来了?”方逸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彭斌左侧的阿虎,脸上顿时笑了起来,和彭斌一样,阿虎也是个爽直的汉子,之前方逸还真有些担心他在泰国出事。

    “嗯?你……你怎么也来了?”

    但是当方逸看到坐在彭斌右侧的那个人之后,这脸上的笑容却是一下子就僵直住了,因为方逸发现坐在那里的一个妙龄女郎,竟然是前不久才被自己打晕过去的秀莉。

    “无量那个天尊,你这是玩我啊?”

    虽然方逸六识灵敏,能感应到很多常人感觉不到的东西,但这种能力他并非是经常用的,否则那鸟虫鸣叫之声听在方逸耳朵里,都会如同打雷一般。

    所以在彭家这样不会发生危险的地方,方逸通常是不愿意动用灵觉去感应身周情况的,所以他也并不知道在这个房间里有一个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要是方逸早就知道的话,那打死他也不会推开这扇门的。

    “三炮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秀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材婀娜的走到方逸身边,向方逸伸出了手,开口说道:“多谢三炮先生上次救我,否则秀莉可能就被彭先生给杀掉了……”

    说着话秀莉还一脸幽怨的白了坐在居中位置的彭斌一眼,这一眼看的彭斌差点忘了秀莉以前是个男儿身了,心中甚至生出一种就算他以前是男人又如何的想法。

    “咕咚!”

    方逸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很古怪的声音,回头看去,却是带着自己过来的彭俊,这会儿正不争气的在咽着口水,敢情他刚才催着自己过来,就是为了见到这个秀莉啊。

    “其实秀莉也知道,上次的事情也不怪彭先生的……”

    见到方逸之后,秀莉的神色变得愈发妩媚了,开口说道:“上次秀莉和彭先生是敌人,敌人对待敌人,下手自然是不会留情的,我真的不怪彭先生的。”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方逸这会真的是有点傻眼了,上次在图书馆明明是自个儿把秀莉给捏晕过去的,怎么就变成了彭斌要杀她,反而是自己救了她呢?

    而方逸看到彭斌的脸色,也未必比自己好多少,面前这么一个绝色“美女”不断的在强调自己差点杀了他,搞的彭斌像是真的犯下什么不可挽回的大错一样,彭斌差点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了。

    说着话方逸坐在了椅子上,不断的用眼神向彭斌询问着,他现在真是有些摸不清头脑,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回头再和你说……”

    彭斌向方逸使了个眼色,说道:“秀莉小姐这次是代表龙旺达大师前来送影印本的,等过几日她还要带走我翻译过来的一些内容,三……三炮兄弟,我看秀莉小姐在缅甸期间,就由你来陪同吧……”

    彭斌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是在忍着笑的,方逸在见龙旺达的时候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是以一直到现在,秀莉都以为三炮是方逸的真名呢。

    “那就多谢三炮先生了……“彭斌话声刚落,秀莉就欣喜的叫了起来,她来到缅甸,就是为了能再见到方逸。

    “什么?”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差点没从刚坐下去的椅子上跳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方逸脸色一正,摇着头说道:“虽然我很想陪同秀莉小姐在缅甸转转,但最近我在蕴养一只强大的降头,需要深入山林寻找毒虫,怕是陪不了秀莉小姐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胖子三炮还有彭斌这些演技派在一起,方逸的这番话说的也是声情并茂,脸上满是惋惜的神情,如果不是知道方逸的心思,恐怕就连彭斌都会被方逸给骗过去的。

    “爷爷说了,三炮先生是一位伟大的降头师,果然是真的……”

    让方逸没想到的是,在他说出这番话之后,秀莉居然一脸仰慕的看向了他,说道:“秀莉也可以跟三炮先生去丛林的,以前爷爷去抓毒虫,秀莉都是跟着的,而且还能当三炮先生的助手呢……”

    对于秀莉的心思,龙旺达其实是并不知道的,但是在秀莉前来的时候,他曾告诫过秀莉,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个年轻人,他在降头术上的造诣比自己都要精深得多,所以在听到方逸的话后,秀莉才会有如此表现。

    “这个,我要去野人山!”

    方逸心中苦笑不已,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口中说道:“那里环境险恶,毒虫遍地,就是我都会自顾不暇,我看秀莉小姐还是别去了,否则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和大哥都无法向龙旺达大师交代的……”

    “野人山,那里是很危险呀……”

    听到野人山的名字,秀莉脸色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她知道爷爷以前也曾经带人进过野人山搜集毒虫,但三十多人的队伍进去,只有七八个人出来,可见那里环境之险恶了。

    “彭俊,秀莉小姐在缅甸的这段时间,就由你来陪同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唯你是问……”

    注意到秀莉脸色的变化,方逸连忙冲着站在一旁带着自己进来之后硬是赖着不肯出去的彭俊招了招手,第一次行使了他成为彭家长老后的权利。

    “啊?由我陪秀莉小姐?”

    听到方逸的话,彭俊一时间只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要飞起来了,忙不迭的点头说道:“二哥,我……我保证完成任务,要……要是秀莉小姐出了事,您把我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作为彭家的年轻子弟,彭俊一直都是呆在缅甸的,并没有机会去到泰国那种繁华之地,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人妖和变性人,在乍一见到秀莉的时候,就惊为天人,早就已经是晕的五迷三道了。

    “好,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没等彭斌和秀莉开口,方逸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以他的性格,还很少做出像这种不顾及别人想法的决定,但为了能摆脱每天面对着秀莉的可怕情景,方逸还是一锤定音给敲定了下来。

    “三炮先生就那么不待见秀莉吗?”

    听到方逸的话后,秀莉脸上的神色显得有那么一丝哀怨,她是变性人不假,但不代表秀莉的情商和智商不高,方逸如此明显的举动,秀莉哪里会看不出来。

    “哪里,我是真的有事!”方逸义正言辞的说道:“马上要进野人山了,我还要去准备一下,就不多陪秀莉小姐了……”

    虽然明知道秀莉是个变性人,但方逸也有些扛不住了,话刚说完就站起了身体,冲着彭斌使了个眼色,说道:“大哥,让人给我准备几把趁手的武器,晚上我就走……”

    “好,我带你去选武器吧……”

    和秀莉在一起,彭斌也是浑身的不自在,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在彭斌前面的这几十年里,也不知道有过多少女人,可面对着坐在身前的秀莉,彭斌明知道她是个变性人,居然还有种要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在泰国那么多年,彭斌也不是没尝过变性人的滋味,如果秀莉只是个普通变性人,彭斌玩了也就玩了,但她背后可是还有强大的降头师爷爷,彭斌也就只能强压住这种冲动,这就让彭斌有些坐立不安了。

    “大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离开房间之后,方逸再也忍不住了,劈头盖脸的就冲着彭斌问了出来。

    “你问我,还不如直接去问龙旺达呢……”彭斌摇着头苦笑了起来,这事儿其实是龙旺达一手导演出来的。

    原来,龙旺达在回去之后,就让人抹掉了国家图书馆里的视频录像,等到秀莉醒来,龙旺达告诉秀莉,是彭斌准备行凶的时候,是旁边的那个年轻人救下了她。

    龙旺达这么说的原因,却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孙儿生性好强,如此说是怕秀莉去找方逸的麻烦,故而又叮嘱了秀莉一番,告诉她那个年轻人是个深不可测的高人。

    但龙旺达并不知道的是,秀莉早就对这个“三炮”心生好感,得知是对方救了自己之后,更是主动要求前来彭家,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秀莉在方逸这里终究只能落得个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