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二十八章 胆大包天(下)

第七百二十八章 胆大包天(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三……三炮先生,您怎么在这里啊?”秀莉一脸惊喜的看着方逸,优雅的伸出了手,开口说道:“你们国家有句话,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

    “三炮?”

    低着头的彭斌听到那个女声对方逸的称呼,差点没当场笑出声来,彭斌可是认识三炮的,只是没想到在泰国被方逸当了这么个挡箭牌,也不知道三炮如果知道了,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不得不说,现在站在方逸面前的秀莉,不管是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算得上个女人了,尤其是她的声音,没有一点男性的嗓音,而是十分的委婉动听,并且普通话说的也是很标准,一点都不了解情况的彭斌还以为这是个国内的女游客呢。

    “呵呵,真是巧了,又遇到秀莉小姐了……”

    面对着秀莉的热情,方逸只能报以“呵呵”两个字了,他在泰国除了阿旺猜和吴尊之外,唯一说过话的就只有面前的这个秀莉,但这也是方逸最不愿意碰到的一个人。

    “三炮先生,不知道您来泰国是做什么的呢?”

    虽然叫着三炮这个名字有点别扭,但秀莉对华夏文化也并不是多精通,她也不知道华夏究竟有没有这样的姓氏,当下说道:“方先生,您是来旅游的吗?我可以带您在曼谷游玩一番,我这个导游可是免费的呀……”

    “咳咳,多谢秀莉小姐了,我今天就回去了,就不麻烦你了……”方逸恨不得秀莉是走的越快越好,哪里还敢用她当导游,且不说他们是敌非友,就算没有彭斌那一档子事,方逸也是不愿意和个变性人交往的。

    方逸听吴尊说过,泰国的变性人,已经是可以算做女人的,她们除了不能生孩子之外,女人能做的所有事情她们都能做得到,甚至要比女人做的更好,所以高质量的变性人,在泰国的身份地位是很高的。

    这些高质量的变性人,都是可以左右自己人生的,她们也会去追求自己的爱情,按照吴尊的说法,以那天秀莉对方逸的态度来看,她对方逸是有好感的,只要方逸下点功夫,说不定就能把秀莉给追到手。

    当时听到吴尊的这番话,好脾气的方逸都差点动手把吴尊给打一顿,虽说道家讲的是众生平等有教无类,但让方逸去和一个变性人玩暧昧,方逸想想心底都会冒出一股寒气来的。

    “今天就回去?怎么那么着急呢?”

    听到方逸的话,秀莉的脸上露出一丝哀怨的神色,那模样就是看的方逸都是心中一颤,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个变性人,方逸这会怕是真要念诵无量天尊才能稳固道心。

    用手指缠绕了一下垂在胸前的秀发,秀莉开口说道:“三炮先生,要不这样吧,我请您吃个晚饭怎么样?还希望您能赏个光,秀莉可是从来都没请男孩子吃过饭的……”

    正如同吴尊所说的那样,秀莉的心理完全就是个女人,而且她是从记事起就被当成女人来养的,虽然知道自己和真正的女人还是有些不同,但秀莉依然渴望被爱。

    但是在泰国的社会中,所有见到秀莉的男人,无不是抱着想亵玩她的心思和其交往的,这些人要不是见到秀莉后就露出垂涎三尺的表情,要不就是想用手段把秀莉勾搭上床,如果不是秀莉身份特殊的话,这会怕是早就成了男人的玩物的。

    秀莉知道自己长得很美,见到她的男人,无一都会露出色授魂与的样子,但越是这样就会让秀莉厌烦,而方逸却是唯一在见到自己后目光清明的人,于是也就让秀莉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倒不是说秀莉如此就喜欢上了方逸,但不可否认的是,秀莉对方逸很有好感,也并不排斥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这也是秀莉对方逸异常热情的主要原因了。

    “实在是对不起,秀莉小姐,我从图书馆离开之后就要回去了……”

    方逸摇了摇头,别说面前的秀莉是个变性人,就算她是个货真价实的绝色美女,想要诱惑方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方逸现在的道心,已然是能做到像是佛家那种视女色为骷髅的境界了。

    “三炮先生,就……就只是吃个晚饭,您都没有时间吗?”听到方逸的话,秀莉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被拒绝了,这让她很伤心,记忆中自己第一次邀请一个男孩子吃饭,竟然就被人给拒绝掉了。

    “对不起……”方逸虽然是一脸的歉意,但语气却是非常的坚决。

    “那……那好吧……”

    秀莉虽然一脸的失望,但她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当下从自己的坤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向了方逸,开口说道:“三炮先生,以后您要是再来泰国,一定要找秀莉啊!”

    “好的,一定,一定……”

    方逸随口敷衍了一句,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终于算是将这秀莉给打发掉了,好不容易让彭斌答应了今晚离开泰国,方逸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秀莉能看出来方逸语气中的敷衍,脸色有些黯然,她虽然是个变性人,但从来都是被人像是众星拱月一般的捧着的,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冷遇,当即往后退了一步就准备离开。

    但就在秀莉准备转身的时候,一直都强忍着笑的彭斌,终于是憋不住了,猛地抬起头来,眼睛看向了秀莉,开口说道:“兄弟,我说你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这么个大美女邀请你吃饭,你怎么如此不给面子啊?”

    彭斌之所以抬起来,一来他实在好奇方逸的这个女性朋友长的是个什么样,二来彭斌认为,他的敌人是泰国皇室中人,肯定和这说话娇滴滴的女孩没什么关系。

    在彭斌看来,方逸之所以说是敌人,恐怕是不想让自己看到这个女孩之后打趣他,但彭斌偏偏不让方逸如愿,他还真就是要看看这女孩子究竟长得是个什么样子。

    “糟了……”

    看到彭斌抬头,方逸心中顿时沉了下去,他就算动作太快,也来不及压下彭斌的脑袋了,而这时彭斌和秀莉的视线已经对在了一起,正在说话的彭斌和一脸幽怨的秀莉,脸色却是同时一变。

    彭斌在泰国呆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又是一直混迹于芭堤雅这种世界闻名的成人产业地区,他对人妖或者变性人的熟知程度,不知道是吴尊的多少倍,连吴尊都能察觉到秀莉的不对来,彭斌又何尝看不出来。

    所以彭斌看出秀莉身上的不对劲之后,先是一愣,继而忽然捧腹大笑了起来,用手指着方逸,哈哈大笑道:“我……我知道你干嘛不让我抬头了,不就是个被她喜欢嘛,这有什么?你要是看中了就带回去,不敢带回国就带到缅甸好了,大哥我帮你养着,哈哈哈哈……”

    彭斌的身份,自然远不是吴尊能与之相比的,吴尊对这样的顶级变性人只能仰望,但彭斌却是可以随意亵玩,他如果愿意的话,甚至能从三四岁的**开始培养,等到大了再让他做手术,专门订制出这么一个顶级变性人来。

    而且在泰国,亵玩变性人和人妖,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人了,彭斌虽然是痴迷武道对这些并不上心,但没吃过猪肉他也见过猪跑,彭斌本家的叔叔就有人喜好此道,曾经从泰国带了变性人回到彭家的。

    “大哥,你……你,唉……”

    看到彭斌笑的那么张狂的样子,方逸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彭斌这一辈子都活的肆意洒脱,就是面对生死都视若平常,自己虽然叮嘱他不要太张扬,但彭斌显然是没有听到耳朵里去。

    “怕什么?兄弟,你要是喜欢她就给大哥说,我把你把这事儿给办妥了……”

    彭斌虽然惊异于面前这个变性人的美丽,但心里也没太当一回事,变性人在泰国,说白了就是个玩物,只是区别于被谁玩而已,而且别说变性人了,就是对方是泰国的公主,彭斌也能达成了方逸的心愿。

    “你……你是缅甸的彭……彭斌!”

    看着笑的肆意飞扬的彭斌,刚刚也陷入到震惊之中的秀莉,终于清醒了过来,她在前几天的时候,包里就装有一张彭斌打拳时的照片,虽然面前的这人脸庞有点清瘦,但他和照片上的那人绝对是一个人。

    想到彭斌做下的事情,秀莉忽然抬起手来,从她的袖口甩出了一只拇指大小的蜈蚣,只是还没等那蜈蚣飞向彭斌,一只手就拦了过去,两根手指轻轻一掐,将那蜈蚣捏在了指尖。

    “你先睡一会吧……”这是秀莉清醒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随即她就赶紧头脑一沉,却是后脑被人给拍了一记,整个人往地上瘫软了下去。

    只是还没等秀莉倒下,方逸就拉过了一张椅子,脚尖在秀莉的膝盖窝处轻轻一点,秀莉的身体就坐在了椅子上,扶着秀莉的双手,方逸让她的额头枕在手背,趴在了图书馆的桌子上。

    “娘的,她……她是个降头师?”

    这会儿彭斌也反应了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方逸刚刚扔到地上一脚踩死的那只蜈蚣,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变性人居然是个降头师,而自己也差点又着了道。

    “兄弟,我……我不是故意抬,算了,我就是故意抬头,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的!”彭斌原本是想像方逸解释几句的,可话到嘴边却是实话实说了,以他和方逸的关系,没必要弄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

    “看到了,你也满意了?”方逸双手快速搬动着桌子上的书,将原本围在彭斌身体周围的书,都摞在了秀莉的旁边,把她趴在桌子上的身体给完全遮挡在了里面。

    “这人曾经去清迈追查过你,应该也是泰国皇室中人,唉,你怎么就不信我的话呢?”方逸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倒不是怕事,而是不想横生枝节,毕竟彭斌的伤还没好,自己带着他和人动手的话,很难保证彭斌的周全。

    “皇室中人不会做变性手术的,她应该是国师那一脉的人。”彭斌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了凶光,说道:“既然遇到了,那就干掉她吧,权当是我先收点利息了……”

    用胆大包天四个字来形容彭斌,那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是自己身体有伤又处在对方的地盘上,彭斌行起事来也是肆无忌惮,伸出手就像秀莉的脖子摸去,他虽然不能和人动手,但捏死这么个人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哥,我说您还是消停掉,赶紧离开这里……”看到彭斌的举动,方逸一把将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说道:“她最少会在这里睡个一天一夜,没必要杀她,就让她呆在这儿吧。”

    “兄弟,你还真怜香惜玉呢,可惜她是个假女人……”彭斌闻言又是笑了起来,开口说道:“也罢,看在她仰慕你的份上,我就绕她一条性命,说不定兄弟你以后会喜欢上这一口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快走吧!”

    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收拾了自己影印的一些资料,拉着彭斌就出了图书馆,只是在彭斌准备前去长途车站的时候,彭斌却是打了个电话,然后直接叫了个摩托出租车,将两人送到了城外。

    能当上彭家的家主,让家族数万子弟认可,彭斌可不是有勇无谋的人,他知道这次自己肯定会暴露行踪,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泰国才会安全,所以彭斌直接动用了这次潜入到曼谷附近的家族力量。

    半个小时之后,三辆吉普车就往缅泰边境的地方驶去,三辆车相距的间隔大概有五六公里的距离,彭斌和方逸坐在最后一辆车上,由前面两辆车开路,这样也能确保在遇到堵截的时候,他们能及时做出调整。

    虽然由曼谷到缅甸边境只有三百多公里,但那是直线距离,其间大多都是山路,方逸来的时候做了六七个小时的汽车,这次再返回边界山,也足足开了四个多小时。

    但就当方逸和彭斌乘坐的那辆车距离边界山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在前面打头的车子拨打过来了电话,他们看到了泰国军方的哨卡,并与之发生了开火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