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二十三章 笔记本(下)

第七百二十三章 笔记本(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泰国皇室是厉害不假,但我们彭家也不是泥捏的……”

    彭斌在泰国呆了那么多年,知道泰国皇室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表面上看上去并不会干政涉政的皇室,实际上却是把握着泰国军方的大权,所以泰国历经数次的政变后面,其实都是有皇室在操纵的。

    不过这一百多年泰国都没发生过大规模战争,其战斗力真的是不敢恭维,别的不说,泰国老挝和缅甸三方政府军围剿金三角的行动,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三个国家的正规军,居然被一个毒枭打的数次丢盔弃甲。

    所以即使是面对一个国家,彭斌也没有丝毫的畏惧,真要是打起来,彭家的数万子弟和泰国军队的较量,还不知道是谁输谁赢呢,彭斌并不是没有和泰国皇室叫板的底气。

    而且在彭斌看来,泰国皇室应该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只是他们也不想和彭家撕破脸,这才在边境处围追堵截,不想让彭家的战士进入泰国,两边都有着各自的顾忌。

    “行了,你要是真厉害,就不会给逼到这种地方来了……”看到彭斌那一脸得意的样子,方逸忍不住给他泼了盆冷水,都被人追杀的小命都差点不保,他也不知道彭斌哪里来的自信。

    “那是你大哥我不小心……”彭斌有些郁闷的说道:“谁能想到那人会是个降头师呢,奶奶的,我要是知道的话,那怪蛇根本就咬不到我的。”

    彭斌倒不是在吹牛,他当时和国师动手的时候,还保存有三分余力,但一来心中大意了,二来那怪蛇出现的时机和角度都很刁钻,彭斌是防不胜防,这才着了道。

    “这是大哥你未闻先知的感应能力还差了点……”

    方逸摇了摇头,彭斌由武入道,虽然实战经验丰富,正面厮杀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但是在精神层面就差了一些,如果当时交手的人是方逸,还没动手的时候方逸就能察觉到对方所能带给自己的威胁程度。

    “我那会应该足够小心了,但那国师实在是太阴险……”彭斌悻悻的回了一句。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大哥,你把这笔记上后面记载的东西都给翻译过来吧……”方逸出言打断了彭斌的话,龙婆托也是历史留名的人物,更是一位佛教大能,他的心得笔记还是弥足珍贵的。

    “又不是功法,翻译出来有什么用呢?”

    彭斌明显的不想继续翻译下去了,古梵文隐晦难辨,翻译时是要费很大精力的,而受伤后的彭斌最需要的就是休息,翻译了十多页之后,他已经感觉头晕眼花两耳钟鸣了。

    “得,大哥你先休息一会吧……”

    方逸看到彭斌的状态,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当下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瘴气,开口说道:“我回一趟苗族村,要是虎哥到了的话,我就让他们先回缅甸,散布出和你失去联系的消息……”

    “消息可以散布出去,但人不要回缅甸……”

    彭斌想了一下,说道:“让阿虎他们去芭堤雅,看守那边的产业,告诉阿虎,只要有人敢向彭家的产业伸手,全部都给我打回去,就算把芭堤雅变成战场,也在所不惜……”

    作为彭家的家主,彭斌思考的问题要比方逸更加深远,他知道,只要自己出事的消息一传出去,恐怕不仅是缅甸的军阀势力格局会有变化,就连彭家在东南亚的产业,都将会经受一场严峻的考验,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从彭家啃下一块肥肉来。

    所以在这个时候,彭家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退缩,必须摆出一副受伤野兽的姿态,用更强硬的态度去告诉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想要从彭家身上得到好处,就要拿人命来填,彭斌相信这样的彭家,是没有人愿意去硬碰硬的。

    而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只要彭斌全身而退之后在缅甸露面,到时那些窥觑彭家的势力,都会把爪子给缩回去的,就算是泰国皇室也拿身在缅甸的彭斌无可奈何。

    “好,我会把大哥的话转告给虎哥的……”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彭斌这样处理才更加稳妥,否则等到彭斌出面收拾残局的时候,说不定彭家已经变得四分五裂了。

    “回来的时候打点野味,大哥我这几天什么都吃不下,嘴里快淡出鸟来了……”

    彭斌专门交代了方逸一声,他这几天全力在抵御体内的毒素,根本就什么都吃不下,每日里都是靠着小米粥残喘度日,不过现在毒素已解,彭斌感觉自己能吞下一头大象。

    “行,回头我给你打只大猫回来……”

    方逸哈哈一笑,扶着彭斌躺下之后,钻回到了山洞里面,等方逸攀爬到悬崖顶端的时候,外面的雾气果然都已经沉下去了,方逸心中也不由得啧啧称奇,大自然孕育出来的这一奇特现象,居然救了彭斌一条性命。

    没有阿旺猜跟在身边,方逸回返苗族村的速度快了许多,他仅用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走完了来时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而到了苗族村的时候,方逸刚好遇到了一队骑着大象进村的游客,悄无声息的混入到游客的队伍之中,方逸跟着一起进了村子。

    “阿旺猜!”推开屋门的时候,方逸就感应到了屋子里只有阿旺猜和他妻子两个人,并没有旁人。

    “方,你怎么回来了?”看到方逸进来,正躺在床上休息的阿旺猜连忙站起身来,他这一天一夜来回往返了那山谷两次,早就累的精疲力尽了。

    “你见到大哥的人了吗?”方逸没有回答阿旺猜的话,而是直接问道。

    “见到了,那人现在她叔叔那里……”阿旺猜连忙回道:“我不敢让他在村子里乱逛,所以带到巫师大人那里去了,你要是想见他,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就来了一个人?”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不过继而就明白了过来,估计阿虎也是怕人多眼杂被泰国方面给注意到,这才只派了一个人过来,只是方逸不知道来的人是谁。

    “是,是泰格过来的!”

    阿旺猜所说的泰格,英文就是老虎的意思,在泰国,阿虎就是一个活着的传奇,撇开黑市拳不说,认识阿虎的普通人恐怕要远比认识彭斌的人多得多,所以阿旺猜才不敢让他在人前露面的。

    “你先休息吧,让你太太陪我过去就行。”看到阿旺猜一脸疲惫的样子,小腿处的裤腿上还有一处血迹,方逸知道阿旺猜在回来的路上怕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好,让琳娜陪你去,巫师大人是……是她的叔叔!”阿旺猜闻言点了点头,用当地的土话和妻子说了几句之后,用手推了一下妻子。

    或许是之前用苗药对付方逸反被方逸给迷昏了的缘故,琳娜对方逸有些畏惧,在方逸进来之后一直都低垂着头,在听到阿旺猜的话后,这才站起身往外走去。

    “巫师不住在你们苗村里吗?”出了木屋之后,方逸发现琳娜带着他径直往山上走去,心中不由感觉有些奇怪,当下忍不住问了一句。

    “后……后山……”琳娜的普通话水平显然被阿旺猜差了很多,只是说出两个字之后,就紧紧闭上了嘴巴。

    苗族村所选的这座大山,是周围附近几座大山中最高的,海拔在一千米左右,一条溪流从山顶贯穿了整个村子,上行到四五百米的时候,山里的小动物也多了起来。

    琳娜看似很瘦弱,但是在山林里行走的速度却是不慢,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她带着方逸已经来到了山顶,站在山顶上往下看,围山而建的苗族村变得有些袖珍了起来。

    和因为喧闹导致动物变少了的前山不同,那些喧噪声在后山是一点都听不到了,因此后山的环境和周围的原始森林一样,各种动物蛇虫变得多了起来,琳娜行进的速度也变慢了许多。

    “琳娜的叔叔,应该是得到过巫师传承的人……”

    一路上方逸观察着沿途的景象,他发现有很多蛇虫出没的地方,被人工放置着一些捕捉蛇虫的器物,看到这些,方逸顿时明悟了过来了,这位巫师看来是有些真本事的,最起码也有着降头师的水准。

    下山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琳娜在一处山洞前停下了脚步,可能是听到了琳娜过来的动静声,一个身穿着苗族传统服饰的人,已经是站在了山洞前面。

    这个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龄,或许是山间疾苦的原因,他脸上的皱纹却是多了不少,而且方逸发现他眼袋处呈青紫色,这是身体长期接触毒素所导致的,而那人露在衣袖外面的一双手上,也尽是些被咬伤愈合后的疤痕。

    看到那个人,琳娜连忙跑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受了方逸的委屈,琳娜用手比划着和那人在说着些什么,在下一刻,方逸就发现那人向自己投来了不善的目光。

    “你欺负了琳娜?”让方逸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会说汉语,虽然语气有些生硬,但说的却是要比阿旺猜和琳娜流畅了许多。

    “你误会了,我没欺负她……”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忽然右手往背后抓去,等到他的手收回来的时候,在方逸的中指和食指之间,已然是多了一只两寸多长的蝎子,在被方逸捏住了尾钩两侧之后,这只蝎子虽然在竭力挣扎着,但却是伤不到方逸丝毫。

    “这东西是不是您走失掉的?还请收好……”

    看着手中的蝎子,方逸微笑着将其递给了面前的中年人,他此来是见阿虎的,不是来和这位苗族村的巫师结仇的,所以一开始方逸就表达出了足够的善意。

    当然,让方逸如此做的原因,主要还是对方放出的这只蝎子,虽然看上去个头不小,但其实并非是那种致命的毒蝎,在被这个蝎子蛰上一下,最多只是疼痛难忍,却是不会要了性命。

    “多谢!”看到方逸的举动,那个中年巫师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方逸所表达出的善意显然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愧色。

    “我叫卡孟,不知道客人叫什么名字?”接过蝎子,中年巫师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从刚才方逸的动作来看,卡孟知道他也是深谙毒虫习性的人,说不定也是一位巫师呢。

    “我姓方,叫我方逸就好了……”方逸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看向对方说道:“卡孟?你们这一脉是从国内云贵地区过来的?我记得卡孟对应的是张姓?”

    在国内,云贵地区的苗人都有着苗人的姓氏,不过他们的姓氏都有着相对应的汉人名字,卡孟翻译成汉语就是张的意思,只不过除了苗人之外,外界知道这些的人已经极少了。

    “祖上有过这样的说法,不过我们已经离开太久了……”听到方逸的话,卡孟摇了摇头,侧过身子说道:“你要见的人在里面,还请客人跟我进来吧,琳娜,你等在外面……”

    “多谢!”

    方逸对卡孟行了个礼,他知道不管是巫师还是降头师,其住所都是最为隐私的地方,通常就是至亲都不会让进去的,眼下他让方逸进去,说明已经把方逸当成是了朋友。

    “早上有人来拜访我,我只能让他进到里面去……”

    卡孟对方逸解释了一句,这话要是听在外人耳朵里,会有些莫名其妙,但方逸却是明白过来了,早上来拜访卡孟的人一定也是位降头师,而一个降头师是绝对不会冒然进入到另外一人的居所里的,所以阿虎藏在山洞里才是最安全的。

    “多谢大师了……”方逸单手对卡孟行了个礼,在进入到山洞之后,方逸已然是感应到了阿虎的气机。

    不过除了阿虎的呼吸声之外,方逸还察觉到了山洞各处传来的各种不同感觉,他知道那些地方肯定是卡孟豢养蛊虫的地方,有几处地方就是方逸也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这处山洞虽然经过人工开凿之后空间很大,但环境确实阴冷潮湿,正适合蛊虫生长,在往里面走了二十多米拐过一个弯道之后,方逸看到了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的阿虎。

    “虎哥……”方逸开口打了声招呼。

    “方逸,你终于来了?”

    看到方逸,阿虎就想站起来迎接,只是身体刚起到了一半又坐了回去,一脸无奈的看着方逸,说道:“方逸,你……你能不能让卡孟把这两条蛇儿收回去啊?”

    以阿虎的性子,哪里会这么老实的坐在那里,方逸分明看到在他的左右胳膊上,分别盘踞着两条青色的小蛇,虽然这两条蛇儿只有小指粗细,但从嘴中吐出的蛇信,却是给人一种危险之极的感觉。

    “大师,您把这条青竹给收回去吧……”方逸看着卡孟笑了笑,直接点出了这两条蛇儿的名字。

    “你懂得降头术?”

    卡孟有些意外的看向了方逸,之前听琳娜说方逸破了他的苗药,卡孟这才用那蝎子试探了下方逸,此时再听到方逸说出了他蛇儿的名字,卡孟已经可以断言,方逸即使不是降头师,也应该与其有些渊源的。

    “降头术最早应该是叫巫术的……”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大师你既然称之为巫师,难道所学的不是巫术吗?怎么还将其叫做降头术?”

    “巫术?巫术早就失传了,你会巫术吗?”

    听到方逸的话,卡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他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叫做巫师,但是早在数百年前,他们的巫术就遗失掉了,现在会的这些,却是东南亚很盛行的降头术了。

    “可惜,连你这里也没能留下传承……”方逸摇了摇头,说道:“巫术的传承在我们国内也断掉了,我也不会,只是知道一点点皮毛罢了,了解的并不一定比你深……”

    “原来是这样……”

    卡孟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口中吹了个呼哨,那两条缠绕住阿虎的青蛇嗖的一下窜到了卡孟的身上,摆了摆手,卡孟说道:“你们走吧,苗人不欠人情,以前你们救下琳娜的恩情,现在就一笔勾销了。”

    “告辞了!”方逸冲着卡孟抱了抱拳,冲阿虎使了个眼色往外走去,他能看得出来卡孟不太喜欢和人接触,也不想把这次的事情引导卡孟的身上来。

    “早上来找我的降头师,实力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在方逸和阿虎走到洞口的时候,卡孟的声音从山洞里传了出来。

    “多谢大师相告……”方逸脚步顿了一下,带着阿虎走出了山洞。

    “虎哥,让琳娜回去吧……”看到等待在外面的琳娜,方逸让阿虎转告给了琳娜一句话,彭斌暂时要在那山谷中养伤,阿虎他们都可以撤回芭堤雅了。

    “找处僻静的地方说话。”

    看到阿虎数次欲言又止的样子,方逸带着阿虎进入到了丛林之中,绕到距离前山苗族村的山脚不远的地方之后,方逸才停下了脚步,将彭斌的现状和他的话转告给了阿虎。

    “大哥没事就好,要不然我就把泰皇宫给炸掉!”

    听完方逸的话后,阿虎松了口气,他们这次虽然来的人不是很多,但到了泰国之后,却是通过黑市买到了一些重火力装备,如果拼个鱼死网破的话,说不定真的能炸掉泰皇宫。

    “别冲动,大哥的意思是你们尽量别和皇室的人起冲突,至于外面的势力,则是往死里打……”方逸将彭斌的意思又给转达了一遍,现在的彭斌可不想和泰国翻脸,因为那将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我明白了,方逸,大哥就拜托你了!”

    阿虎看着方逸,忽然膝盖一软就要跪下去,方逸的反应何等之快,没等阿虎跪下,就一把托住了他,没好气的说道:“虎哥,你要是再这么做,我就撒手不管了!”

    “好兄弟……”阿虎站直了身子,使劲的拍了拍方逸的肩膀,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往苗族村山脚下停放大象的景点区走去。

    方逸等到阿虎安然离开之后,又去到了阿旺猜的家里,取走了一些油盐等物,告诉阿旺猜这几日不用再去山谷处了,由他来负责彭斌在那里的食用。

    另外方逸又找到了吴尊,让他跟着旅游团返回清迈,吴尊很是机灵,没用方逸多说,就向方逸保证绝对不会把他寻人的事情给说出去,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方逸才往彭斌藏身的山谷行去。

    返回山谷的路上,方逸召回了小魔王,沿途又摘采了不少消炎生肌的草药,在距离山谷不远的地方,方逸遇到了一只不长眼的云豹,还没等他出手,小魔王就咬断了那只云豹的喉咙,尽显魔王本色。

    不过此时的那处悬崖,又已经被毒瘴给包围住了,就连小魔王对那瘴气都忌惮不已,足足等了四五个小时瘴气消退下去后,方逸才带着洗剥干净的云豹肉回到了山谷之中。。

    “大哥,有肉吃了……”

    来到山谷中后,方逸大声喊了一句,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自己临走时一直嚷嚷着嘴里淡出鸟来的彭斌,却是背靠在木屋旁,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本笔记。

    --

    ps:大章,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