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二十二章 笔记本(中)

第七百二十二章 笔记本(中)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泰国的国师?”

    听到方逸的话后,彭斌如梦方醒,连连点头道:“没错,我好像听人说过,泰国以前有个国师就叫龙婆托,不过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难道这本笔记就是他留下来的?”

    彭斌虽然生活在缅甸和泰国这两个信奉佛教的国家里,但他本人是没有什么信仰的,是以对这些并不是很关注,直到方逸提起他才想了起来。

    “没错,就是那个龙婆托,大哥,这人不简单……”方逸指了指彭斌手上的笔记本,说道:“大哥,你帮我翻译一下,最好翻译的仔细一点,我想知道这里面都写了些什么?”

    “你确定?”彭斌抬头看了方逸一眼,口中说道:“这里面记得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连每日里吃了什么都有,你了解这些做什么?”

    “能被泰国皇室当宝贝一样收藏起来的东西,肯定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你就帮我解说吧,说的越详细越好。”

    “嘿,也就是遇到了我,换一个人都没能力帮你翻译这玩意儿……”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有些自得的说道:“这上面的古梵语文字,就是在印度都没几个人认识了,我估计泰国那边也不知道里面记得是什么,这才当成宝贝一样给收起来的。”

    彭斌这话倒不是在吹嘘,文明发展到了现在,遗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语言和文字也不知道有多少,像是这本笔记本上的文字,全世界能将其解读出来的人,恐怕也不超过三个了,其中还要包括彭斌在内。

    “大哥,你先翻译吧……”方逸开口打断了彭斌的话。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什么好说的呢。”

    彭斌翻开了笔记本,说道:“这第一页是说龙婆托从家乡出来,去到了印度,感受到了佛法的弘大,还有,他中午吃了一个用黑面做的面团……”

    龙婆托的这本笔记,记载的事情的确正如彭斌所说的那样,非常的繁琐,里面不乏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时候在行路间遇到了什么人,龙婆托也都不厌其烦的给记载了下来。

    这本笔记的时间跨度也很长,是由龙婆托十来岁一直记载到了他的中年,在笔记的后半段,则是出现了一些龙婆托修炼时的心得记录,不过这些记录看在彭斌眼里,却有点神乎其神了。

    “嗯?这神棍说他能神游物外,看得到一公里之外发生的事情,这不是在吹牛吗?”

    彭斌指着一段文字嚷嚷了起来,他虽然相信人身是可以进化的,但却是个无神论者,看到龙婆托的这段话后,不由撇了撇嘴,说道:“佛门的这些人,就是喜欢吹嘘卖弄,这都是蒙骗那些信徒的吧?”

    彭斌见过不少笃信佛教的人,那些人整天吃斋念佛日行一善,但彭斌却是没见佛祖保佑过他们,该贫穷的一辈子都很贫穷,该倒霉的一样倒霉,与其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彭斌更相信自己一双手打下来的天下。

    “神游物外?大哥,你把这一段解说的详细一些……”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却是面色一变,谓形体不动而心神向往,如亲游其境,以精神相交,这可是道家炼神反虚时才能达到的境界,他没想到龙婆托在中年的时候,就已经有如此修为了。

    “这骗人的话你也信?”彭斌有些奇怪的看了方逸一眼,不过还是把那些梵文都给翻译了过来。

    按照龙婆托所言,那一日他正在打坐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一轻,神识就超脱了出来,可以在离地面几米的地方俯视自己的肉身,那一种感觉其妙之极。

    而且不仅如此,龙婆托感觉到自己的神识,还能穿墙而过,能在距离自己身体大约一千米左右的地方自由往来,而周围的人根本就看不到自己,只是想要再远行一些的时候,龙婆托才感觉到精神上的疲惫,只能回返肉身。

    “一千米的距离,这龙婆托很厉害啊!”

    听到彭斌的解说,方逸咋舌不已,他现在勉强摸到了炼神反虚的门槛,神识也能感应到身体周围的一些气机,但充其量也就是一二十米的距离,却是还没能练出阳神,无法做到阳神出窍,比之龙婆托的境界还相差甚远。

    “这上面写的东西,不是骗人的?”看到方逸面色严肃,彭斌也不禁狐疑了起来。

    “当然不是骗人的!”

    方逸耐着性子说道:“大哥你现在是炼气化神的修为,所谓化神,就是要将自己的精神力转化成为神识,一旦修炼出阳神,就能做到神游物外,也正是龙婆托笔记上所写的那样了……”

    “那……那岂不是变成神仙了?”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的眼睛顿时瞪圆了,虽然方逸之前给他讲解过一些道家修炼的常识,但彭斌毕竟是以武入道,对于精神层面的修炼还是知道的太少了。

    “说是神仙也不为过,不过阳神出窍的风险也很大,一旦阳神受损无法回返肉身,那麻烦可就大了……”方逸看到彭斌一脸懵懂的样子,就给他举了个例子。

    传说故事里的八仙,其实就是道家中的人物,而其中的铁拐李,原本是一个风流倜傥的书生,就是因为阳神出窍未能及时回返肉身,最后只能让神识进入到一个倒毙路旁的乞丐身上,才变得又瘸又拐,落得了个铁拐李的绰号。

    “这……这不是神话传说吗?”

    当年港剧拍了一部八仙过海的影片,曾经风靡了整个东南亚,彭斌倒是也看过这部片子,只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片子中所演的那些事情,竟然又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神话传说从何而来?”

    方逸摇了摇头反问了彭斌一句,接着说道:“所谓的传说,其实都是有出处的,后人虽然在其中点缀了不少的笔墨,但很多事情也都是曾经发生过的,这个龙婆托所做的笔记,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类似龙婆托这样的笔记,方逸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老道士手上就有张道陵、葛洪,陈抟等道家名人留下来的手迹,上面也有一些他们的修炼心得。

    不过在老道士去世前,这些典籍全都不见了,方逸也不知道师父是从哪里弄来的,又把这些珍贵之极的典籍搞到什么地方去了,老道士已死,方逸想问都没地问去。

    “那……那藏经阁里的另外两本典籍,岂不就是龙婆托修炼的功法了?”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顿时就急眼了,在他想来,能让泰国皇室当成宝贝藏在一起的经书,自然都是龙婆托留下来的了,可自己偏偏拿了一本最没有用的,而将另外两个宝贝给遗漏了。

    “这不好说,龙婆托修炼的功法,很有可能已经遗失掉了。”

    方逸闻言摇了摇头,从现在他已经知道的这些线索中可以分析出来,龙婆托的传承,应该得自于印度佛教,但那个伤了彭斌的国师,则是精通降头术,他的传承和国内的巫术很相似,并不是和龙婆托承袭一脉的。

    “也有可能是他们不认识这种文字……”

    彭斌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梵文也分很多种的,这种是最古老的一种梵文,教我认识这种文字的那个僧人曾经说过,在外面这些文字早就失传了,只有他们那一脉单传了下来……”

    和古暹逻的技击术一样,印度的古瑜伽之术,也是一种近乎失传的技艺,彭斌当年为了学到古瑜伽,几乎走遍了整个印度,最后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深山寺庙里,才学到了一些古瑜伽的皮毛。

    那个寺庙内,只有一个僧人,按照那个僧人所说,他们每代只传一个弟子,只有在他们大限还有十来年的时间,才会出山寻找一个孩童带上庙里教导,所以和外界几乎是没有接触的。

    由于彭斌不愿意剃度出家,所以他也没能得传真正的古瑜伽之术,但学到了这种外界失传已久的文字,对彭斌而言也算是一种收获,否则他即使得到了这个笔记本,也不知道里面都是写着些什么东西。

    “兄弟,我不找那什么国师报仇了,不过等我伤好了之后,你陪我再去一趟那皇宫禁地可好?”

    想到另外极有可能是功法的两本经文,彭斌心头不由一阵火热,恨不得自己身上的伤马上就能好起来,然后将那两本经书也给抢夺到手上。

    “那要等这件事平息下去才行……”

    对于彭斌所说的另外两本经文,方逸当然有兴趣了,要知道,印度是佛家的发源地,不管是泰国还是缅甸或者是华夏大地,有很多功法都是那边传过来的,如果真有龙婆托留下来的功法,自然是弥足珍贵。

    “我在这里养上一个月,我就不信他们会一直找我?”

    能做大事的人,耐心都是足够的,彭斌虽然心急,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当下说道:“回头我让阿虎他们回缅甸,就算泰国这边的人怀疑是我干的,只要抓不到我,他们也没有办法!”

    “如果你们彭家能扛得住缅甸国内的压力,最好让虎哥泄露出一些你已经遇难的消息出去……”

    方逸嘿嘿一笑,说道:“泰国这边要是听到这个消息,一来会撤回追杀你的人,二来他们也会放松警惕,到时候咱们哥俩去取经书的时候,也会更加容易行事……”

    “好主意!”彭斌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这事儿我来安排,奶奶的,这次要不把那两本书给偷出来,我彭斌以后就不来泰国了……”

    “偷出来之后恐怕你更没法来泰国了吧?”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忍不住腹诽了一句,泰国皇室的人又不是瞎子,甭管彭斌死没死,他恐怕都会成为泰国官方黑名单上的人,这件事还没有涉及到彭家在泰国的产业,彭斌已经可以烧高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