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零五章 降头师大人

第七百零五章 降头师大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虽然昨儿刚下过一场暴雨,丛林中潮湿无比,但火光依然冲天而起,一片丛林都被点燃起来,乌黑的浓烟甚至都飘上了山头,让山顶上的人均是愕然不已。

    意识到出了什么意外的那些军人赶下山后,却是对着烧成了一片火海的丛林束手无策,好在那些燃烧剂的数量不是很多,在其中的化学部分燃烧殆尽之后,火势也就不再往四周蔓延,逐渐熄灭了下来。

    但此时那片树林中已然是一片狼藉,烧的焦黑的树干和地面的那些尸体再也分不出两样,至于赵大宝等人的遗体早就被烧成了灰烬,正应了那句尘归尘土归土的老话。

    方逸站在山下静静的站了好一会,转身离去了,小魔王此时已经回到了他的背包里,虽然缅泰两国的自然生态不错,到处都可以见到野生动物,但是像小魔王这样的宠物,也是颇为惹眼的。

    没有受到洪水侵袭的泰国边境处,同样有着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集镇,由于昨儿缅甸那边爆发了山洪,导致很多人都涌入到了这里,反倒给了泰国边境集镇一种异常的繁茂。

    虽然缅泰两国和华人的相貌有着些微的差异,不过更多都是体现在肤色上的,长期受到日晒的两个人肤色焦黑,但也不是没有皮肤好的人,所以方逸走在集镇上,很快就融入到了人群之中。

    “这里还真是什么都有卖的啊……”

    行走在集镇上的一个个摊位之间,方逸有种又回到了朝天宫练摊的感觉,因为这里摆的几乎全部都是地摊,只是上面卖的东西却是变成了动物皮毛骨骼和一些日用品。

    在这里方逸看到了大猫的整张毛皮,听到别人的讲价,只需要两三万人民币就能买走,还有像是虎骨熊掌之类的东西,在这里都能看得到,方逸还发现,在一些隐秘的地方,还有着交易着粉末一般的物件,那应该就是毒品了。

    至于枪支,在集镇上也是极为常见的,或许是泰国允许民众持枪的缘故,方逸所见到的人里面,十个倒是有五六个人腰间都鼓囊囊的,有些人甚至还在衣服里面藏了长枪。

    不过这里的人倒是非常的和气,泰国几乎是全民都信奉佛教,所以虽然很多人都带着枪,但是和人打招呼的时候大多都会双手合十问好,并没有方逸所想象的都是一副凶神恶煞般的模样。

    根据小魔王的提示,方逸在集镇中走走停停着,最后在一处简易棚的拐角处站住了脚,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正在拐角处说话的两人。

    “阿巴达,这块翡翠最少值八千,八千美金,你出五百美金就想拿走,是不是穷疯了啊?”

    吴尊有些不快的从对方手里抢过“自己”的翡翠挂件,没错,在方逸离开之后,吴尊就已经将其认定为是自己的物件了,而且在他的认知里,这块翡翠是自己的报酬,而不是通过不应该的渠道得到的。

    来到集镇上之后,吴尊就找了一个自己认识的阿巴达,阿巴达以前在集镇上开有一个礼品店,吴尊经常会带客人到他店里消费,并且能从阿巴达那里得到一笔不菲的购物回扣,所以想要出手这块翡翠的时候,吴尊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阿巴达。

    但是让吴尊没想到的是,以前做生意还是很讲究的阿巴达,在关了他那礼品店之后,竟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拿了翡翠看过之后,张口就给了一个五百美金的低价,吴尊不相信阿巴达看不出这块翡翠的成色,这个价格,简直就和抢是差不多了。

    “吴,在这里,你只能按照我的价格进行交易……”

    阿巴达皮肤黝黑,个子很高,但人却是很瘦,略显宽松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像是挂在衣服架子上一样,上下都是空荡荡的,此时的他正一脸凶相的看着吴尊,眼中流露出抑制不住的贪婪。

    “阿巴达,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你是想抢我的东西吗?”看到阿巴达的脸色,吴尊顿时明白过来了,右手紧紧的攥住了那块翡翠,转身就向往后跑。

    不过吴尊明白的有些晚了,在他身后的地方,两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吴尊清楚的看到,其中的一个人手上拿着一把枪,而枪口正是对准的自己。

    “吴,看在咱们以前认识的份上,把翡翠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一命……”

    阿巴达得意的笑了起来,相比吴尊对翡翠的一知半解,阿巴达却是知道,这是一块极品翡翠料子雕琢出来的挂件,如果能遇到来自中国的客人,最少能卖到七八万美金,远不是吴尊所说的八千美金能比的。

    不过既然可以不花钱得到,阿巴达干嘛要花那八千美金呢,反正他的礼品店也都已经关掉了,以后并不需要吴尊给介绍生意,所以在见到这块翡翠的第一眼起,阿巴达就打定了要将其抢过来的主意。

    “阿巴达,你以后不想在这里混了吗?”吴尊尖叫了起来,“你破坏了规矩,就不怕有人找你麻烦吗?”

    再混乱的地方,也是有规矩存在的,就像是在金三角,不得随意开枪杀人,不得绑架来金三角做生意的人,当年坤沙在金三角制定的规矩,到现在都没有人敢触犯。

    而缅泰边境的集镇里,有赌场这样的销金窟,也有供男人们去享乐的*****如果没有规矩的话,恐怕早就乱的不可开交了。

    吴尊所说的规矩,是在军方默许下制订的,那就是集镇的交易是受到保护的,任何人不得以武力去强迫交易,违反者将会受到军警双方的打击,所以就算是那些嚣张的毒贩在这个集镇里,都会遵守这里的规矩。

    “我怕什么?老子是快死的人了,我谁都不怕……”

    让吴尊有些意外的是,他的话并没有吓到阿巴达,伸手卷起了那枯瘦手臂上的衣袖,阿巴达一脸狰狞的说道:“看到没有,我已经活不长了,我被毒品给害死了……”

    阿巴达的脸庞有些扭曲,而手臂上的一个个细密的针孔则是吓住了吴尊,这里距离金三角其实并不远,常人难以接触到的毒品,在这个地方生活的人几乎早就是习以为常了。

    不管是吴尊还是阿巴达都知道,只要是吸了毒,就算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而已经发展到了注射毒品阶段的阿巴达,更是距离死亡不远了,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后天,在那路边倒毙的吸毒者里,或许就有阿巴达的身影。

    “你……你竟然吸毒了?”

    吴尊震惊之余,也明白了阿巴达为何关掉了镇子上的那个礼品店,吸毒的人整天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根本就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阿巴达这样的人,吴尊实在是见得太多了。

    “把那东西交出来吧,要不然我也给你扎上一针……”

    阿巴达狞笑着掏出来一支针管来,不过他可舍不得将昂贵的毒品用在吴尊身上,当着吴尊的面,阿巴达将细细的针头扎入到了自己胳膊的静脉之中。

    “给,我给……”

    吴尊真的被吓住了,生活在缅泰边境的人,是太知道毒品的危害性了,自己要是挨上这么一针,恐怕也是离死不远了,嘴上说着话,吴尊把手中的翡翠递向了阿巴达。

    “东西是我的,你怎么能随便给人呢?”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你……你怎么过来了?”看到站在拐角处的方逸,吴尊不由着急了起来,说道:“走,快走,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说实话,吴尊还是比较有职业操守的一个人,之前黑了方逸的翡翠他心里有愧,眼下见到方逸来到这里,顿时就将身体挡在了方逸和阿巴达的中间,他知道这些吸毒的人,真的是狠辣无情的。

    “翡翠给我,我就走了……”方逸轻轻的摇了摇头,径直走了过去,把吴尊手里的翡翠拿过挂在了脖子上。

    “他是什么人?想要死吗?”

    听不懂方逸和吴尊对话的阿巴达看到这一幕,顿时暴怒了起来,刚注射完毒品的他此时正有一种天下无敌的感觉,别说是方逸了,就是坤沙来到面前他都不怕。

    “干掉他!”

    阿巴达冲着自己的两个同伙喊道,不过拿枪的那人却是有点犹豫,毕竟在集镇开枪是件很大的事情,如果把军警吸引过来,他们一准会被拉到野外去打靶的。

    “混蛋,我自己来……”

    此时头脑有些混乱的阿巴达才不管那么多,一把抢过同伴手里的枪,对着方逸就要扣动扳机,只不过就在他手指往下弯曲的时候,忽然感觉手上一空,原本握在手里的枪不知道何时到了方逸的手中。

    “好好休息下吧……”

    方逸微微摇了摇头,右手一抖,那把手枪顿时散落成了几个零件,紧跟着方逸手指连弹,原本站立着的阿巴达几人,忽然软倒在了地上。

    方逸的这一连串动作十分的迅速,就算吴尊站在身前也没能看清楚,他不知道方逸是用手枪的散落零件将阿巴达等人给击倒的,这却是因为方逸根本就不愿意用手去接触像是阿巴达这样吸毒的人。

    “你……你会魔法吗?”

    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吴尊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不好使了,先是方逸变魔术一般的将阿巴达手里的枪夺了过去,紧接着一摆手,他手里的枪消失不见的同时,阿巴达等人就倒了下去,吴尊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魔术?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方逸笑了笑,说道:“好了,我帮你解决了这么个麻烦,咱们也算是两清了,我要走了……”

    “别啊,您……您一定是伟大的降头师吧?”

    就在方逸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吴尊忽然扑了过来,一下子跪倒在了方逸面前,大声说道:“伟大的降头师,您……您千万要饶恕我的罪过,我……我真的不是故意不等你的……”

    西方的魔术,在东南亚地区,或许只有用降头术可以来解释,所以吴尊在第一反应之后,马上就产生了第二个意识,那就是方逸使用的是降头术,因为唯有降头术才能无声无息的解决掉阿巴达那些人。

    在认定了方逸是降头师之后,吴尊心里的恐惧却是不减反增,听多了有关于邪恶降头术的吴尊知道,降头师杀人都是于无形之中的,自己拿了方逸的翡翠跑路,肯定会被他下了降头术的。

    “我?降头师?”方逸闻言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阿巴达等人,心里顿时笑了起来,敢情自己出手太快,吴尊还以为自己是用了降头术呢。

    “降头师大人,求求你了,千万不要给我下降头术啊,我家里还有九十岁的老母和一百岁的外婆呢……”吴尊对方逸连连磕着头,他记得自己所看过的电影里反派求饶,用的好像就是这句话。

    “九十岁的老母和一百岁的外婆?”

    听到吴尊的话,方逸不由笑出了声来,吴尊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岁的年龄,就算吴尊的外婆十岁能生下来他妈妈,但他妈妈在七十岁的时候还能生下吴尊,这不得不说是个人类生命史上的奇迹。

    “对,对,我要是死了,她们就没人养活了……”

    听到方逸的笑声,吴尊连忙说道:“降头师大人,我可以为您做很多事情的,我可以免费给您做导游,不管是泰国还是缅甸,我都能带您到您想去的地方……”

    “嗯?泰国所有的地方你都很熟吗?”方逸闻言有些心动,在来到泰国之后,他才发现语言不通是个很大的问题,身边要是有吴尊这么一个人,的确是可以减少很多麻烦。

    “熟,当然熟了,我外婆就是泰国人,我在泰国长到十岁才去的缅甸……”

    吴尊连忙诅咒发誓起来,他说的倒不是假话,在缅泰两地的边境处,相互通婚的事情很多,而吴尊在三四岁的时候,的确在泰国的寺庙里当过几年小和尚,后来才回到的缅甸。

    “起来吧,带我到清迈去,我就解开您身上的降头术……”

    方逸轻轻踢了一脚吴尊的屁股,他也懒得和吴尊解释,干脆就让吴尊认为自己是中了降头术吧,这样在路上吴尊也不会再动什么小心眼了。

    “是,降头师大人,我……我一定把您带到清迈去……”

    听到自己果然中了降头术,吴尊的身体差点没软倒在地上,强撑着站起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降头师大人,您可千万一定要解开我的降头术啊……”

    “吱吱……”

    原本正在方逸背包里睡大觉的小魔王,也是被吴尊的话给蠢醒了,忍不住探出了自己的小脑袋,冲着吴尊“吱吱”乐了起来,连它都能听出方逸在胡说八道,面前的这个人竟然还深信不疑。

    “啊?神兽?”

    看到小魔王,吴尊又是双膝一软跪倒了下去,传说中邪恶的降头师都会养上很多毒虫野兽的,眼前这金黄色的小兽,岂不更加坐实了对方降头师的身份了嘛。

    “行了,别动不动就跪下,快点走吧,我要尽快赶到清迈……”

    方逸皱了皱眉头,率先往集镇外走去,之前他费了半天的劲才打听清楚,在集镇的外面有个长途车站,从那里有去往泰国各地的班车,不过清迈距离这里很远,需要去曼谷转车。

    见到方逸生气了,吴尊连忙爬起身追了上去,自以为中了降头术的他,此时就算是拿着枪赶他走,他也不会离开方逸半步的,在缅泰等地的传说中,中了降头术的人可是生不如死,远比被一枪崩了可怕得多。

    在东南亚地区,你和人说美国总统什么的肯定不好使,但如果说是降头师,恐怕下到三岁孩子上到八十岁老人,就没有人不惧怕的,原本还有点小心思的吴尊,这会在方逸面前简直老实的就像是孙子一般。

    还别说,有吴尊跟着,方逸的确省了很多的麻烦,从买票到上车,他连一句话都没说,而且吴尊还买的是最前排的车票,行驶在到处是泥坑的道路上,要比后排座舒服许多。

    一路上吴尊还发挥着自己导游的特长,不断的给方逸介绍着沿途的风景,四五个小时之后,车子驶入到了曼谷,下了大巴车之后,吴尊带着方逸坐上了一个三轮带蓬的电车,在曼谷的街道上跑的都是这种车子。

    “这里就是泰国的首都?”看着街边拥挤的人群和破旧的建筑,方逸不由摇了摇头,别说和国内的京城相比了,就是一个二三线城市也要比这里发达得多了。

    最让方逸感到无语的是,这个城市的规划十分的混乱,原本好不容易看到一栋极具现代化的高楼,但过了高楼之后,却是一块被铁丝网拉上的荒地,荒地的旁边还盖了个铁皮屋,至于那种像是国内六七十年代的建筑,在这个城市里更是随处可见。

    “曼谷以前就是个小渔村,要说商业,还是得到芭提雅去,大人,您要不要去芭提雅呢?”

    吴尊小心翼翼的给方逸讲解着,在泰国是允许私人拥有土地的,所以那些有土地却是没钱开发的人,往往就会将土地扔在那里。

    更为奇葩的是,这些人有很多都离开了曼谷去别的地方生活了,于是就导致想要买下土地的人根本就找不到土地的主人,而受到泰国政府和法律严格保护的土地,就只能荒废在闹市之中了。

    而泰国商业最发达的地区,也不是在曼谷,而是在芭提雅,别看泰国没什么钱,但芭提雅却是亚洲最为繁华的一个地方,也是世界闻名的性都之一。

    “大人,芭提雅有很多不错的女孩,你可以买走当奴隶的……”

    相比比较清静的清迈,吴尊更想让方逸去芭提雅,因为那里就是有钱人的天堂,或许方逸玩的高兴,就把自己身上的降头术给解掉了也说不定的。

    至于方逸身上没钱的事,那在吴尊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件事,要知道,虽然东南亚的人都认为降头师很邪恶,但同样他们也很畏惧降头师,只要方逸摆明了身份,多得是人给他送钱的。

    “芭提雅?不,我要去的是清迈……”

    方逸闻言摇了摇头,在路上他已经知道了前去清迈的路线,现在最让方逸后悔的是他没有通过正常渠道进入泰国,因为从曼谷到芭提雅,需要坐整整十多个小时的汽车或者是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