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七百零一章 水中救人

第七百零一章 水中救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卫哥,你就安心呆在彭家吧,等我把大哥带回来再去找你……”

    方逸接过电话,随手扔到了车里,对等在一旁的樊亮招了招手,说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过去,等到了泰国之后再和你们联系……”

    “二哥好!”上车之前,樊亮冲着方逸打了个招呼。

    “你去过野人山?”方逸一听二哥两个字就乐了,这是彭斌在野人山的时候硬按给自己的称呼,而回到彭家之后,旁人则大多都称呼自己方先生或者是方长老了。

    “二哥,我是后来去的,听他们说过二哥您的事迹……”

    樊亮一脸兴奋的看着方逸,在彭家,方逸绝对是个传奇人物,野人山独占巨蚺,彭家识破陈天虎的奸计并大破降头术,说起方逸的名字,比之彭斌怕是都不遑多让。

    “别听他们吹,都是言过其实的……”方逸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抓紧开车吧,也不知道这场雨什么时候能下下来……”

    方逸抬头看了看天色,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会已经是凌晨六点多钟了,按理说天色应该已经放亮了,但头顶的天空仍然一片漆黑,大片的乌云遮挡住了阳光,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的到来。

    “最多三个小时,这雨肯定会下来……”樊亮也抬头看了一下天,生活在缅泰等地方的人,几乎个个都是天气专家。

    正如樊亮所说的那样,车子在开出去两个多小时之后,天上就下起了倾盆大雨,行走在山间小路上的吉普车数次在泥水中打着滑,要不是方逸两臂有千斤之力,每次都将吉普车推出泥坑,恐怕车子早就趴窝在半路上了。

    下了一个多小时,雨势一直都不见小,整个山林像是被笼罩了一层护罩一般,变得朦胧不清,车前的雨刷即使在拼命摇动着,也是无济于事,在车内的方逸和樊亮,充其量只能看到车前面四五米的地方。

    “二哥,只能到这里了……”

    当车子又陷在一处泥坑里之后,樊亮一脸沮丧的说道:“要不是下这场雨,我能把二哥您送到缅泰边境附近,现在只能到这儿了,距离边境山还有七八公里的距离……”

    不光是车子陷入到了泥坑里,更严重的是前面爆发了山洪,原本的道路早就被泥石给冲的堵塞住了,一条本来并不存在的溪流从山顶直冲而下,沿途一些比较细的树干都被冲断掉了。

    “边境山?是什么地方?”

    方逸拿起车前的地图,七八公里的山路对旁人而言可能要跑上几个小时,但对于他而言却是不算什么,就算道路泥泞难行,也挡不住方逸的脚步,只要方向没错,方逸大半个时辰就能赶过去。

    “是缅甸和泰国交界的一座山峰……”

    樊亮解释道:“缅泰都是多山的国家,多占一座山就能多得到一些资源,所以以前在划分国界的时候,往往都想多占一些山峰,为了争抢前面这座山,缅泰曾经发生过一场冲突,最后协商之后,决定以山为界,山南为缅甸,山北就是泰国了……”

    “为什么非要从这里走呢?”方逸有些不解的问道:“咱们一路行来都是大山,随便哪个地方都能进入到泰国吧?”

    “二哥,那些地方是能进入泰国,但都是一些原始森林,里面蛇虫众多,没个两三天的时间,根本就穿越不过去的……”

    听到方逸的话,樊亮不由苦笑了起来,边界山之所以出名,是因为缅泰两国都在边界山周围投入了一些资源,像是修整道路砍伐丛林,并且在此地形成了一个两国贸易往来的集散地。

    由边界山出境,到了泰国之后就能搭乘交通工具进入到泰国的腹地,而且边界山占地面积不小,平时军警把守的也很松懈,所以就连一些走私贩毒人员也不愿意去穿越原始森林,往往都是从边界山偷渡出境的。

    “阿虎他们之前就是走的边界山?”看着车窗外的暴雨,方逸开口问道。

    “是,虎哥他们昨天在边界山被人袭击,现在已经转道旁边的森林进入泰国了……”樊亮点了点头,一脸愤恨的说道:“斌哥在泰国的事情,肯定有泰国军方的介入,否则虎哥他们怎么可能在边界山被人埋伏?”

    对于缅泰两国的人而言,边界山就像是一个两国的自由贸易市场,两边的往来十分频繁,只要不是携带了枪支和大量物资的人,进出边界山几乎都不会受到盘查,阿虎等人遇袭,极有可能是泰国军方的行为。

    “我知道了,你把车子就停在这里吧,等到雨停了再回去……”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伸手从后座上拿起了一个双肩包,包是防水的,里面放着几件换洗的衣服,这些衣服都是从卫铭城那个大背包里拿出来的。

    “你是自己在外面跟着我,还是到包里去睡觉?”

    方逸看着一直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魔王,要是换做以往的时候,小魔王指定会在丛林里跟着车子飞奔,但这次却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了车里,它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暴雨。

    所以还没等方逸问第二遍,小家伙就突溜一下钻进了背包里,甚至连小脑袋都埋在了方逸的衣服里,伸出一只小爪子,呲溜一下把拉链都给拉上了,看得驾驶位上的樊亮是目瞪口呆,差点没喊出“妖怪”两个字来。

    “这小家伙通灵性,不用那么奇怪……”

    方逸哈哈一笑,先将背包背在了身上,然后又在外面套上了一层雨衣,这才推开了车门,几乎就在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狂风掺杂着暴雨就将车内席卷了一番。

    “二哥,小心点!”樊亮冲着下了车的方逸狂吼了一声,不过他的声音传出车外就被暴雨声给掩盖住了,也不知道方逸有没有听见。

    “回去吧……”

    站在车灯前面,方逸冲着樊亮做了个口型,头也不回的往前路行去,转身走出去三五步之后就消失在雨幕之中,坐在车里的樊亮再也看不到方逸的影踪。

    “无量那个天尊,出门之前该测下运势的……”

    冒着大雨,方逸一步步的往前面走去,他有些低估了老天爷的威力,在这样的暴雨之下,人力顿时显得是如此的渺茫,就算方逸修为高深,在这一脚就能踩到膝盖处的泥地里却也是展不开身形。

    来到那山洪处,方逸看到,有一只棕熊被从山上冲了下来,那庞大的身躯在洪水里不断挣扎着,但仍然被湍急的洪水给冲了下去,冒了个水花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不过七八米宽的山洪倒是挡不住方逸前行的脚步,只是轻轻一跃,方逸就跳到了洪水对面,此时原本的山路早就被冲毁,努力辨认了一下方向,方逸继续向前行去。

    “奶奶的,终于小一点了……”爬到了山顶之后,雨势变得小了很多,方逸的视野也开阔了许多,深吸了一口气,方逸往山下看去,这一看,方逸却是不由愣住了。

    前面的那一座山,应该就是樊亮所说的边界山了,和方逸身处的这座山相隔大概有五六公里的距离,方逸能看得出来,这两山中间原本是一处集镇,但此刻却是变成了一片汪洋,山下那连排的房子都被洪水冲的漂浮了起来。

    在地势稍高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想必是从山下逃上来的,很多人都是衣不遮体,有些甚至只是在身上披了一条被单,恐怕是在睡梦之中逃出来的,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这是要我游到那座山上去吗?”

    看着山下的一片汪洋,方逸也是没了办法,传说中的达摩可以一苇渡江,但就算是达摩再生,恐怕也无法踩着根芦苇横渡这数公里的距离吧。

    随着雨势的减弱,山下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方逸忽然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到山下有不少铁皮艇和木船,不断的将水中的人救起送到岸边,不过方逸看得仔细,那些划着木船和铁皮艇的人可不是活雷锋,在救人的时候往往都是先伸手要钱的。

    “想要钱就好办了……”方逸快速向山下行去,十多分钟后就站在了一处地势稍高的地方,他亲眼看到那些木船都是将人送到的这里,然后再返回去继续做买卖的。

    当一艘木船带着七八个人来到岸边,人刚下完之后,方逸就纵身跳了上去,把划着船的那个相貌黝黑的汉子给吓了一跳,伸手就从后腰摸出了把匕首,一脸警惕的看着方逸。

    “我要去那边,山那边……”

    方逸用左手指着远处的边界山,同时右手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了一叠钞票,绿油油的钞票上印着的富兰克林瞬间就让那个船夫的眼睛亮了起来。

    虽然在缅甸和泰国两地,人民币也算是硬通货,很多集市上都可以流通,但相比美元可就要差得多了,在方逸离开的时候,彭东就在那个背包里装了两万美刀,方逸现在只是拿出了七八张而已。

    但七八百美元,对于面前的船夫来说已经是一笔不菲的数字了,收回了手中的刀子,那人笑嘻嘻的走到方逸身边,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串的话。

    “我要去那边,山那边……”

    方逸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然后又用不怎么熟练的英语说了一遍,无奈那个船夫根本就听不懂,只是盯着方逸手里的钞票,不断的说着方逸也听不懂的语言。

    “这个,给你,船……给我!”

    方逸有些不耐烦起来,反手从背包里又掏出来一小叠美元,加起来差不多有两千多的样子,用手指了指船,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示意船夫离开这艘小木船。

    “OK,OK!”

    这次船夫终于听明白了,一手抢过方逸手中的钞票,直接就跳到了岸上,他这一艘没有动力的破木船花个千儿八百的就能买到,方逸出了那么多钱,这船夫哪里有不应承的道理。

    “这……这船怎么划啊?”把船夫赶上岸之后方逸才发现,自己居然不会划船,他手上的劲是不小,但船桨划在水里,船却是只在水面上打转,怎么都不往前跑。

    “哈哈哈哈……”看着方逸的举动,刚才的那船夫顿时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往远处跑着,生怕方逸后悔这买卖再把钱给要回去。

    “不就是个破船嘛……”

    方逸无语的看着那个船夫,手上减轻了几分力道,俗话说一通百通,方逸修道不仅是修身,更是在开发自身的潜力,别的不说,他学起东西来绝对是要比常人快得多的。

    也就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木船在方逸的操纵下,已经变得听话了起来,跑出几十米外的船夫回头看时,惊得差点没跌个跟头,因为那艘木船在方逸的船桨拨动之下,像箭一般的在水面上飞驰着,速度居然比用马达的铁皮艇还要快上几分。

    “这地方没个一年半载的,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方逸划着木船,眼睛往四周看着,此次山洪暴发的很是突然,使得集镇旁的河水暴涨,将整个集镇都给淹没了,方逸不时能看到漂浮在水面上的牲畜和一些人的尸体。

    “嗯?还没死?”

    在经过一棵大半被淹在水中的树杈时,方逸忽然神色一动,他发现在那树杈上半边身体被泡在水里的那个人,还有着微弱的呼吸,想了一下之后,方逸将木船给划了过去。

    伸出船桨在那人身下一挑,方逸将人给挑到了木船上,他用的力量很巧妙,一百多斤的身体落在船上,木船连晃都没晃动一下。

    “嗯?怎么身上有枪伤?你是什么人?”

    方逸给那人把了下脉,虽然对方脸上满是水草和泥浆看不清相貌,但从他的脉象上,方逸察觉到这应该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且方逸发现这个年轻人已经醒转了过来。

    这个年轻人之所以昏迷,并非是因为淹水,而是因为他身上所受的伤,方逸此时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年轻人胳膊上用绷带包扎着的地方,正在往外渗着鲜血。

    “二……二哥?”

    一个有些虚弱和沙哑的声音,传到了方逸的耳朵里,饶是方逸定力过人,也是被吓了一跳,他差点把躺在船上的这人当成樊亮了,因为就在前不久樊亮还一口一个二哥称呼着他。

    “你是谁?”

    方逸也没废话,直接从船边用手抄了些水,将这人的脸部给清洗了一下,洗干净之后方逸顿时愣住了,敢情自己还真是救了个熟人,当初方逸在野人山出关寻找彭斌的时候,这小子见面就是给了自己一梭子子弹。

    “彭俊?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方逸有些惊讶的把彭俊给扶了起来,从背包里掏出了一瓶葡萄糖,直接灌进了彭俊的口中。

    “二哥,虎哥说你会来,你果然来了……”

    喝了一瓶一斤装的葡萄糖后,彭俊惨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血色,一手紧紧的抓着方逸,说道:“二哥,斌哥这次恐怕遇到大麻烦了,你赶紧去泰国救他啊……”

    “你小子先别急,有话慢慢说,你身上的伤不轻……”看着一脸焦急的彭俊,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你先躺好,咱们到那边之后我先给你处理下伤口,你再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二哥,去救斌哥啊……”彭俊的身体原本就虚脱到了极点,虽然补充了一点营养,但还是昏昏欲睡了过去,只是嘴里还在不断的喃喃自语着。

    “发烧了,有点麻烦……”方逸摸了下彭俊的额头,不由皱起了眉头,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木船的速度骤然提升了起来,往边界山的方向驶去。

    山洪暴发的突然,但下的也很快,也就是十几分钟过后,原本深达数米的地方,现在只剩下浅浅一层水了,方逸划的木船也已经搁浅在了地面上,抱着彭俊,方逸跳下了木船。

    左右看了一眼,方逸向距离自己还有一公里多远的大山跑去,虽然抱着一个百十斤重的人,但方逸的身形却是异常的轻灵,脚尖在地面上一点,整个人就能窜出去七八米远,泥泞的地面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不过如果是有心人注意观察就能发现,方逸脚尖所点的地方,无一不是有着硬物的所在,否则他要是踩在稀松的泥地上,恐怕也是借不到力的,根本就不可能施展得开身形。

    在边界山这里的高地上,同样也有不少躲避洪水的人群,方逸故意避开了这些人,来到一处无人的僻静处停下了脚步,将彭俊放在了一棵大树下面,让他的身体靠在了树干上。

    深吸了几口气,方逸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他刚才那番动作看似很轻松,但这一千多米的距离其实也是消耗了方逸的不少体力,这会方逸嗓子眼也有种冒火的感觉。

    “好了,先给这小子处理下伤口吧……”

    方逸知道,彭俊之所以会发烧,估计是他伤口泡在了水里发炎所导致的,如果处理的不及时感染了的话,恐怕彭俊受伤的这一条胳膊就要保不住了。

    可能是牵动了彭俊的伤口,在方逸撕开他胳膊上绷带的时候,彭俊口中发出一声痛哼,悠悠醒转了过来。

    “二哥……”

    “别说话,你伤口发炎了……”

    方逸打断了彭俊的话,皱着眉头看着彭俊的伤口,虽然之前动手术取子弹的时候创伤不是很大,但是在水里泡了那么长的时间,伤口周围却是被泡的发白,一股腥臭味传入到方逸的鼻端之中。

    “要先给你把烂肉清理一下,你小子忍着点……”

    方逸看了看疼的呲牙咧嘴的彭俊,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塞进了彭俊的嘴里,口中说道:“你是不是跟阿虎在一起的时候遭遇袭击的?阿虎他们现在怎么样?”

    “呜……呜呜……”

    彭俊正想回方逸的话,无奈嘴里横着根树枝,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正当他着急的时候,却是感觉手臂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彭斌的那口牙顿时就死死的咬住了树枝。

    方逸的动作很快,他一边说着话让彭俊分心,另外一边右手却是用短刃飞快的在阿虎的伤口处剐下了所有发炎了的肉,等到彭俊感觉到疼痛之后,方逸已然是收起了刀子。

    “国内的云南白药,包你半个月就能恢复过来,幸亏东哥准备的充分,要不然我也救不了你小子……”

    方逸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喷雾剂,对着彭俊的伤口一阵猛喷,消炎所带来的疼痛差点让彭俊没昏厥过去,直到方逸用新的绷带将他的伤口又给包扎起来之后,彭俊这才吐出了树枝子,拼命的大口喘着粗气。

    “吱吱……”对方逸数次把手伸进背包表示不满的小魔王,这会也伸出了小脑袋,它的记忆很好,知道自己曾经在野人山见过彭俊,当下对着他尖叫了几声。

    “二哥,小魔王也来了啊……”看到小魔王,彭俊很吃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这小东西的凶残他是亲眼见过的,什么豹子山猫在小魔王的利爪之下,均是不堪一击。

    “你休息下,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吧?”

    方逸伸出右手在彭俊胸腹之间揉捏了几下,一股热力传入到了彭俊的体内,原本感觉浑身发冷的彭俊,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整个人顿时感觉清爽了许多。

    彭俊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昨儿夜里我们遇到了袭击……”

    “这事儿我知道了,说说之后的事情吧……”方逸出言打断了彭俊的话,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没工夫听彭俊在这儿给他讲什么长篇大论。

    “我们死了三个兄弟,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回来的……”

    彭俊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胳膊上也挨了一枪,虎哥把我留在集镇上取出了子弹,谁知道这刚睡了几个小时,就被水给冲出了房子,要不是遇到二哥你,我这次怕是小命不保了。”

    边界山在缅甸这边的集镇,彭家还是有势力在其中的,彭俊当时就是在彭家所开的诊所里取的子弹,不过这一场洪水的到来,却是将整个集镇冲了个稀巴烂,彭俊能被方逸救起,的确算他运气不错。

    --

    PS:六千多字的大章,求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