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九十章 盛极必衰(中)

第六百九十章 盛极必衰(中)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外公,是方逸找您……”

    柏初夏看了一眼卫铭城,不知道该不该把方逸告知她的事情给说出来,因为这事儿发生在卫家,未免显得太过荒谬,他外公干了一辈子的革命,也不知道会不会听信方逸的话。

    如果卫铭城不在的话,这事儿入老爷子之耳,也会绝于老爷子的嘴里,但卫铭城在这就打不准会被泄露出去,所以柏初夏用眼睛在剐着自己表哥,你说好端端的他钻进屋子里来干嘛的?

    “嗯?有话不方便说?”

    卫老爷子那绝对是长了个七巧玲珑心,一看柏初夏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小孙子在这里碍事了,不过老爷子也没有让卫铭城出去的意思,而是看着方逸说道;“娃娃,你身上有人命吧?”

    “什么?”

    卫老爷子此话一出,卫铭城顿时惊住了,连忙站到了爷爷身前,在这样的和平社会里,除了警察和罪犯之外,其余人是不可能沾到人命的,方逸既然不是警察,那岂不就是后者了?

    “一边去,我还用你小子保护?”老爷子半躺着身子,一脚踹在了孙子的屁股上,虽然力道不大,但卫铭城还是悻悻的站开了。

    “方逸,我……我外公说的是真的?”柏初夏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脸惊讶的看着方逸。

    “卫爷爷何出此言?”方逸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目光如常的看着卫老爷子,丝毫都不避讳老爷子的眼神,言语中既不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帮小子都不敢在我面前侃侃而言,你却是一点都不怕我,这是何故?”卫老爷子指着身前的卫铭城说道。

    “他们不敢,是敬畏您老人家……”方逸闻言笑了起来,开口说道:“我和您萍水相逢,虽敬但却不畏,做人但求问心无愧,又有何话不敢说呢?”

    “你说的不完全对。”

    卫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我这一生出生入死无数次,曾经跟着徐司令参加过敢死队,死在我手上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寻常人根本就禁不住我的眼睛,你小子手上如果没沾过血,在我面前是不会站的这么直的,而且我能感觉得到,你身上的血气很不寻常……”

    气势一说,看似虚无缥缈,但实际上却是存在的,一位铁血将军的目光,绝对能让一个普通人感觉如坐针毡,而这种从身体之中散发的血气看似无形,但却能给人极大的压力。

    卫老爷子离休之后,曾经想养上一只狗,但无论是宠物狗还是军队里最凶猛的斗犬乃至藏地的藏獒,在老爷子面前都会表现的瑟瑟发抖连站都站不直,搞得卫华安最后也没有了兴趣。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狗对气机的感应要比人类更加的敏感,卫华安身上的那冲天血气,根本就不是它们能禁受得起的,有些胆小的甚至会当场被吓的夹着尾巴逃走。

    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人,那目光也是异于常人的,在看到方逸的第一眼,卫老爷子就能感觉得到,看似平和恬淡的方逸,身上也有一种类似自己的气血,甚至比自己最强盛的时候还要强烈无数倍,这让卫华安震惊之极,只是没表现在脸上罢了。

    不过卫老爷子在方逸身上又感受到一种平静祥和,他往日里只是在一些高僧大德身上有过这种感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出现在方逸身上,就连阅人无数的卫华安对方逸也是看不透了。

    “卫爷爷真是目光如炬,您看的不错,我手上应该有三五条人命吧,另外我还杀过一些东西,可能也有留下血光……”

    方逸想了一下,很坦然的承认了下来,不过在听到方逸的话后,柏初夏倒是安静了下来,显然方逸的话让她联想到了一些事情。

    “方逸,这……这和平社会,你……你怎么会杀人的?”

    原本让到旁边的卫铭城,这一下子又是跳了出来,而且显得比刚才更加的紧张,他手上也曾经沾过血,但那是枪决的犯人,这是武警部队的任务,普通人却是根本就无法涉及的。

    “你小子怎么老是跳来跳去的?晃的我眼花……”

    对于孙子的好意,老爷子显然不怎么领情,一拐杖就敲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不就杀了三五个人吗?只要该杀,那算什么事情?娃娃,不要怕,你说出来卫爷爷给你做主……”

    “爷爷,就算是杀的是坏人,那也要由政法部门来处决的啊。”生长在法律社会下的卫铭城,显然不认可爷爷的说法,这社会上的坏人多了,要是谁都能随意将其杀死的话,那社会早就乱掉了。

    “你给爷爷闭嘴,爷爷需要你来教吗?”老爷子的眼神瞄了卫铭城一眼,原本还要争辩的卫铭城只感觉浑身一冷,口中的话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卫爷爷,战争中杀伤几个人不犯法吧?”

    方逸闻言笑了笑,这老爷子诱供的水平很高啊,如果不是方逸察觉到了他身上那股陡然升起的杀气,恐怕还真的会被老爷子给糊弄到说了实话。

    “嗯?战争?哪里的战争?”

    听到战争这两个字,卫华安陡然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那模样根本就不像是年逾九旬的老人,倒像是个听到了冲锋号随时准备冲上战场的战士一般。

    “爷爷,您没事吧?”看到老爷子的举动,旁边的卫铭城给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去就要扶爷爷。

    “卫哥,老爷子没事,他老人家最少还有十年寿诞呢……”

    方逸深深的看了一眼卫老爷子,方逸心里也有些疑惑,因为他从老爷子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机,面前的这位开国将军,居然修习过道家的炼气之术。

    方逸能察觉得到,虽然老爷子身上的这股气机并不是很明显,而且修为也不深,但却非常的纯正,也正是身体的气机在修复着老人的身体,否则身经百战的他,绝对不会到现在还有这般健康的身体。

    “娃娃,你让我越来越惊奇了,先说说你在哪里参加的战争,再说说为什么老头子我能长命百岁吧?”

    老爷子推开了卫铭城,这会他已经恢复了平静,听到战争两个字的时候,只是一个打了半辈子仗的老兵的反应,但是卫华安在下一刻就意识到,方逸口中所说的战争肯定不是发生在国内的。

    “缅甸!”

    方逸口中吐出了两个字,而卫华安爷俩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他们都是关注时事的人,自然知道前不久缅甸局势混乱,政府军和反政府军很是打了几场恶仗。

    “你怎么会跑到缅甸去打仗呢?”卫铭城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前不久去了一趟缅甸,不是去参加翡翠公盘的吗?怎么又变成打仗了?”

    虽然方逸是表妹邀请来的客人,但是在知道方逸会来见爷爷之后,卫铭城就把方逸的身世给查了个底朝天,连他从方村何时落户在金陵的时间都查了出来,并且还专门找到胖子的老爹核实了方逸的身份。

    所以对于方逸这半年多的行踪,卫铭城算得上是了如指掌,自然知道方逸前不久去了一趟缅甸,但方逸在缅甸发生了什么事情,卫铭城却是鞭长莫及了解不到了。

    “爷爷,方逸应该不是坏人,他前不久还帮着公安系统破获了一个大案呢……”卫铭城忽然想到了之前刘家喜提起的那个案子,在他想来,方逸如果真是罪犯的话,又岂能和警察走的那么近?

    “先不说这个,娃娃,你说说缅甸战争的事情。”

    老爷子摆了摆手,虽然将近半个世纪没打过仗了,但是一听到战争这两个字,他耳边就彷佛响起了号角声,响起了徐司令喊着冲锋的命令声。

    “我是去参加翡翠公盘的,但去的不是时候,被卷入到战争里去了……”

    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说起来这事儿还真不怨他,而是受了彭斌的牵连,如果不是那次去缅甸的时候找了彭家的人护卫,或许他也安安稳稳的回来了。

    省略自己所养的小魔王和野人山遇险的事情,方逸从庄园被政府军的人包围开始说起,一直说到了自己和彭斌横穿野人山回到了国内,至于自己赌到的那些翡翠,方逸也大概的提了一嘴,他相信卫铭城肯定能查到这些事情的。

    至于杀人的事情,方逸则是随口提了一下,在庄园被政府军包围的时候,他的确开了几枪,不过有没有打死人方逸也不知道,严格说起来方逸身上的血气,十有八九都是斩杀巨蚺的时候留下来的。

    “你……你去了一趟缅甸,竟然就成了亿万富翁?”卫铭城感觉今儿恐怕是自己长这么大最一惊一乍的一天了,从方逸口中听到的每一件事,都在考验着他的心脏承受力。

    “我又买了点物件,把那些钱都花出去了。”方逸下一刻的话,差点让卫铭城骂他是败家子。

    “给卫爷爷的那幅画,就是我从境外拍回来的,是以前国内的流失文物,卫哥,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卫铭城憋的通红的脸,方逸有些奇怪,他哪里知道卫铭城差点就因为他买这些文物而骂出声来了。

    “咳咳,我……我没事。”卫铭城一口气没顺上来,连着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了劲。

    “娃娃,你是说,你和彭家的那个小子两个人,穿过了整个野人山?”卫老爷子的关注点,显然和孙子不一样,权势财富在他眼里,真的是犹如过眼云烟,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是!”

    方逸点了点头,至于在山里遇到的那些事,自然没必要多说了,方逸虽然并不忌讳自己修道的身份,但也不会到处去宣扬,毕竟在主流社会中,还是有很多人不了解和不理解的。

    “你们两个娃娃,竟然能穿越野人山?”

    老爷子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虽然当年在缅甸震惊世界的那一战不是他们打的,但后来对战史进行研究的时候,卫华安却是对那场大撤退了解的很详细,那一战可以说是国党那位将军一生的污点。

    知道那场大溃败的人,自然知道野人山的险恶,可以说三万多人的大军进山,出来后只剩下两千多人,这绝非是非战之过,因为死去的那数万人,几乎全都是被野人山恶劣至极的环境给吞噬掉的。

    “运气好吧……”方逸嘿嘿笑了笑,却是被身边的柏初夏给瞪了一眼,当着自己的面来糊弄外公,这合适吗?

    “好吧,彭家在缅甸可是不简单,跟着那个小娃娃,从野人山里走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卫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他的话倒是让方逸愣了一下。

    “卫爷爷,您知道我大哥?”方逸有事是不会憋在心里的,当下就问了出来。

    “彭家在缅甸也算是比较强大的武装力量了,我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就知道他们……”

    老爷子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以他当年在军中的地位,所要了解的已经不仅是国内的事情了,周边甚至欧美国家的很多军事方面的情报,都会汇总在卫华安这里的。

    “这事儿算是揭过去了。”

    手上有几条人命的事情,对于老爷子而言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就算方逸是在国内杀的人,只要他本身不是奸恶之人,卫华安都不会去追究的,抹过这件事后,卫华安开口说道:“娃娃,你说我还会有十年的寿诞,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呢?”

    “爷爷,方逸祝您长命百岁不好吗?”

    老爷子这句话问出来,就连卫铭城都觉得爷爷有些鸡蛋里面挑骨头了,在卫铭城看来,方逸就是顺口的一句恭维话,至于还如此表情严肃的去询问吗?

    “你闭嘴!”

    卫铭城话声刚落,就感觉到爷爷的拐杖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这一下子竟然用上了几分力道,饶是卫铭城皮粗肉燥都感觉脑袋上传来一阵痛楚。

    “看出来的!”

    面对着老爷子犀利的眼神,方逸毫不掩饰的对视了过去,开口说道:“卫爷爷您牙齿坚固、面方额阔,枕骨丰满、山根高挺并且保寿眉长垂,这原本就是百岁之相,所以我说老爷子您最少还有十年寿诞的。”

    方逸虽然极少给人看相,但老爷子这福寿之相实在是过于明显,别的不说,就是他那一口坚固整齐的牙齿,就能说明问题了,牙齿和人身气血有着直接的关系,很多人六七十岁牙都掉完了,而老爷子年逾九十仍然有一口好牙,这也说明了他身体的健康。

    “你这娃娃,到底是做什么的?这怎么什么都懂啊?”

    卫华安怎么都没有想到,从方逸口中居然吐出了一连串江湖术士给人占卜相面所用的专业词汇,要不是身居家中,他还以为自己又到了当年打游击的茅山,和那些道观里的道士在说话呢。

    现在卫华安也有些迷糊了,听余宣和自己外孙女的介绍,方逸应该是个还在学习中的古玩商人,但是方逸在缅甸的经历和刚才从口中说出来的话,让老爷子感觉他又像是个摆地摊的小神棍。

    “卫爷爷,我以前是个孤儿,在山中道观长大的,所以您也可以当我是个道士,这相面的本事,是跟着师父学的……”

    方逸闻言笑了笑,毫无避讳的把自己的出身来历给说了出来,反正这种事情时瞒不住的,从别人口中传到老爷子耳朵里,还不如自己说出来呢。

    “你竟然做过道士?!”卫华安和卫铭城同时喊出了声,只不过被老爷子瞪了一眼之后,卫铭城又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上下打量了方逸一番,老爷子连连点头道:“嗯,身上是有股子脱尘的味道,你是在哪家道观出的家?说起来我和道教也是有点渊源的。”

    “卫爷爷,我是在方山深处的一个小道观里长大的,那里没有什么名气。”

    方逸早就察觉到了老爷子身上的那股气机,是以听到他的话后,当下开口说道:“老爷子,我要是没看错的话,您应该修习过道家的功法吧?而且这几十年肯定是经常练习不辍的。”

    “你这娃娃不简单呀。”

    听方逸说自己有道家的功夫,卫华安的眼睛又是一亮,点了点头说道:“我当年在茅山地区打游击的时候,认识一位老真人,他传给了我一套呼吸吐纳的引导功法,我已经练了六十多年了,确实一天都没有放下过……”

    “铭城,今儿在这里听到的话,一个字都不要往外说……”

    卫华安看了一眼孙子,迟疑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那位老真人曾言,我这人福泽深厚,只要我在坚持过六十到七十岁的那道坎,就能有百岁寿龄,和你这娃娃刚才说的话倒是有点相像啊……”

    以卫华安的身份,能对着晚辈们说出这番话来,的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像他这种著书立传并且形象都上过电影的人,这些话如果传出去,肯定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