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八十九章 盛极必衰(上)

第六百八十九章 盛极必衰(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好,我这次找点特殊材质编织的绳子给你串起来,就是用剪刀都剪不断……”

    方逸点头答应了下来,他能感受得到,柏初夏喜欢这件礼物的同时,更加喜欢礼物本身的意义,方逸相信自己就算是送一件不值钱的东西,柏初夏也会很珍惜的。

    这种相知的感觉,让方逸心里十分的舒服,因为这是一种心灵上的交流,对于修道十多年的方逸而言,他的感觉无疑要更加的强烈一些。

    “行了,你们俩别在这里酸了,方逸,寿也拜完了,礼也送完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卫铭城打断了方逸和柏初夏的对话,场内这么多人里面,也就只有卫铭城和蒋南是单身了,所以他受到的刺激也是愈发的强烈,反倒是蒋南心中很坦然,见到事不可为,他也就打消了心里的那点想法。

    “你在这里还是去我那里?”方逸很自然的看向了柏初夏,他问的十分坦然,眼睛清澈的不带一丝杂质。

    “我还是留在外公这里吧,一年也见不到他老人家几次……”

    听到方逸的话,柏初夏的俏脸微微现出了一丝红晕,不过和方逸对视了一眼之后,柏初夏才知道方逸纯粹是邀请她去家里居住的,绝对没有什么私心杂念。

    “你小子,这才哪跟哪啊,就想带我表妹回家?”

    旁边的卫铭城可没看到方逸的眼神,当下不满的说道:“方逸,我可警告你小子,要是敢对初夏乱来的话,我……我们这帮兄弟可饶不了你的……”

    卫铭城原本想说自己饶不了方逸,但话到嘴边才想起来,他在方逸手上两次都没能讨到好去,是以在话中把卫家几兄弟就都给拉上了。

    不过卫铭城这么一说,也等于变相承认了方逸是柏初夏男朋友的这个事实,其实在知道方逸送给柏初夏的那枚古钱价值千万之后,卫家的这些人从心底对方逸也是有了几分好感。

    诚然金钱不能代表和衡量什么,但方逸年纪轻轻就愿意在柏初夏身上一掷千万,这就是很多功成名就的富豪都做不到的事情,更何况方逸在将古钱送给柏初夏之后,又一直在隐瞒着古钱的价值,这说明方逸并非是在用金钱攻势和柏初夏交往。

    尤其是卫铭城的那几个嫂子,心中的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她们自问如果是自己在年轻的时候遇到这么浪漫的事情,会不会也喜欢上这个年轻人,包括卫三嫂在内,答案全都是肯定的一个字……会!

    “卫铭城,你皮痒痒了是吧?”听到表哥的话,柏初夏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丝红晕,拉着方逸就往外走,口中说道:“我和方逸说点事,回头你再送他回去……”

    看到柏初夏和方逸的亲近举动,蒋南和堂姐对视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两人都知道,在这件事上,蒋南的机会已经不大了。

    门阀世家的婚姻,的确讲究门当户对,但是对卫老爷子而言,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老爷子能否看得入眼,只要老爷子点了头,相信柏家的阻力也不会太大的。

    更何况方逸本人也是非常优秀的,虽然不知道他现在的具体身家有多少,但能送得起柏初夏价值千万的古钱币,恐怕也是身价不菲,更何况方逸还是白手起家的,这一点尤其会被老辈人所看重。

    ----------------------------

    “方逸,这枚古钱真的那枚贵重吗?”来到了柏初夏的房间里,摊开了在外面冻得通红的小掌心,柏初夏仍然有点不敢置信,只是一枚金币而已,居然能价值千万?

    “古玩的价值都是被人炒作出来的。”

    方逸十分自然的握住了柏初夏的手,一股热力传了过去,口中说道:“物以稀为贵,现在这种钱币数量很少,有人追捧的时候它可以价值千万,但要是一下子出现个千儿八百枚的,它很可能也会一文不值。”

    “在我心里,它就是无价之宝!”柏初夏甜甜的说道,她从小到大也收到过不少礼物,但没有一件会让她如此看重的。

    “等一会爷爷他们商量完事情,我带你去见外公!”

    柏初夏很清楚,虽然方逸在各方面表现的都很优秀,但仅是孤儿这个出身,就会让他们的事情遇到很大的阻力,所以这事儿还得老爷子给个明确的态度才行。

    而且柏初夏还知道,外公最喜欢的就是有才华的年轻人,两人如果再深入交谈下去的话,外公一定会喜欢上方逸的,到时候老爷子发句话,柏初夏的父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方逸了。

    “好,我正好还有些事说给你听,初夏,到时候你和外公说好吗?”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从卫铭城大伯和二伯的脸上,方逸看出了一些事情,不过这事儿他没法直说出来,还是要借柏初夏去转述。

    “什么事要我和外公说?是关于我们家的事情吗?”柏初夏闻言愣了一下,她看到方逸的神色很严肃。

    “初夏,你相不相信我?”

    方逸的话又是让柏初夏愣住了,抽开被方逸握住的手,柏初夏嗔怒的白了方逸一眼,说道:“这个房间是外公留给我和妈妈住的,除了打扫卫生的人之外,就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能进来,现在你坐在这里,你说我相不相信你?”

    “哎呦,原来他们刚才的眼神是在羡慕我啊?”

    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不由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把气氛搞得过于严肃了一些,当下说道:“你们都是唯物主义者,我怕等会自己要说的话被你当成封建迷信了。”

    “我又不是那种老顽固,你说吧。”柏初夏的好奇心被方逸给勾了起来。

    “你知道我从小是给师父长大的,而我师父又是个道士……”

    方逸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师父天文地理无所不精,他也懂得一些占卜相面之术,我学到了师父本事的一点皮毛,所以也懂得给人相面,我今儿看了你大舅和二舅的面相,似乎不是太好!”

    “嗯?我大舅二舅怎么了?”

    甭管相不相信占卜问卦趋吉避凶的这些门道,但乍然听到方逸这样的话,柏初夏还是有些着急,而且她也知道方逸有些不为人所知的本事,能说出这番话来,方逸未必是空穴来风的。

    “官运不振,仕途恐怕会走到头了,而且可能还会出现一些波折……”

    方逸把自己从二人气运中观察到的东西很说了出来,柏初夏的大舅还好,估计只是离休,但柏初夏二舅所显示出来的气运却是有些麻烦,印堂紫中发黑,稍有不善恐怕就不仅仅是罢官免职的事情了。

    “这……这不可能吧?”

    柏初夏连连摇头,“我大舅是年龄快到了,退下来很正常,但我二舅现在正处于上升阶段,他应该是填补我大舅退下来的空白,怎么可能会仕途走到头呢?方逸,你是不是看错了呢?”

    柏初夏虽然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并不热衷,但毕竟出身于这种家庭里,平时耳濡目染听得也多,对于卫家的政治形态也很了解,她知道二舅开年就会进入到军队的核心层,这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像是卫家这种在军队里根深蒂固的庞然大物,其影响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又有卫老爷子作为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柏初夏实在是想不到谁会来针对卫家,谁又有能力来对付卫家。

    “涛生云灭,大势如此,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

    方逸摇了摇头,他隐然看出来了,卫家虽然显赫之极,但俗话说物极必反盛极而衰,现在的卫家气数已然达到了顶点,按照必然的趋势,是会走一段时间的下坡路的。

    如果卫家应付得当,那么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可能数年之后,又会卷土重来,但要是卫家一意孤行不肯放弃手中的权力,那么在大势之下必将会被碾压,或许以后会一蹶不振也说不定。

    方逸自幼读史,他知道在古代时那些繁衍了千年不衰的世家,并非是凭借着什么武力,而且那些世家懂得趋吉避凶,在事不可为的时候知进退明得失,如此才能在王朝更迭的过程中保得家族兴旺。

    “方逸,那……那怎么办?舅舅们对我都很好的?”

    俗话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这事儿明显和柏初夏有关系,就算是一向都不怎么过问家里事的柏初夏,显然也是着急了,别管怎么说,她也是卫家的外孙女儿。

    “你就不怕我是个神棍吗?”

    方逸看着柏初夏,笑的很狡黠,事关一个家族的前途气数,这样的事情方逸一般是不会多言的,但事情和柏初夏有了关系,也就等于和他有了关系,方逸自然无法袖手旁观。

    “你就算是个神棍,那也是有真本事的神棍!”

    看到方逸轻松的样子,柏初夏没来由的心里一松,她认识方逸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方逸却是给她一种像是能遮风挡雨的大树一般,只要和方逸在一起,柏初夏总是会感觉到很放松。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帮卫家度过这次风波倒是可以,不过你外公必须得相信我的话,否则我是无能为力……”

    俗话说佛渡有缘人,这有缘人必须得先信佛才行,要不然一切都是无从谈起的。

    “行,等会我带你去见外公!”柏初夏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对了,你去缅甸的事情都还没和我说呢,现在给我讲讲吧,那野人山里真的很恐怖吗?”

    方逸在缅甸的时候和柏初夏时不时也会通个电话,只不过那边的信号不太好,后来更是连手机都没了,出山之后方逸又一直没有提起那些事,所以柏初夏一直都很好奇。

    “要说恐怖也说不上,但那里的环境的确不太适合人类生存,而且丛林中还有很多危险的生物,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带你去缅甸看看,那里还有我的一个猎物呢……”

    想到那只巨蚺,方逸现在心里还有些发寒,前几天彭斌打了电话过来,说是他派人将巨蚺的头颅给带出了野人山,准备制作成一个标本放起来,这物件入境有些麻烦,所以就只能放在彭家了。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方逸也就没再隐瞒什么,将发生在缅甸的事情一一都给柏初夏说了起来,虽然没有用什么修饰性的语言和夸大其词,但说到惊险处,柏初夏依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太刺激了,方逸,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和别的女孩不同,那些令人害怕乃至到毛骨悚然的事情,在柏初夏看来却是非常的刺激,说话间柏初夏已经挽住了方逸的胳膊,不断的在摇晃了起来。

    “哎,带……带你去,你……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屋子里的暖气很热,柏初夏只是穿了一件单衣,抱住方逸胳膊的同时,那丰满的胸部也是靠在了方逸的身上,方逸的触感何等敏锐,感受到那种柔软腻滑,定力如方逸,这一刻也是心中旖旎,鼻血都差一点流出来了。

    “怎么了?”

    柏初夏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暧昧,但是顺着方逸的目光看去,俏脸不由绯红了起来,连忙甩下了方逸的胳膊,站起身披上衣服,“你坏死了,我去看看外公他们谈完了没有!”

    “这也怪我?”从来都没谈过恋爱的方逸有些摸不清头脑,看着跑出去的柏初夏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快点来,舅舅他们都走了,跟我去见外公!”

    下一刻,柏初夏从门外伸进了脑袋,对着方逸招了招手,她刚才出门的时候,刚好看到舅舅们从外公的房间里出来,不过他们没有柏初夏的待遇,无法在这里留宿。

    “初夏,方逸走不走啊?我送他出去……”看到方逸和柏初夏走到了老爷子所住房间的门外,卫铭城迎了过来,老爷子这地方进来要检查,出去同样是要检查的。

    “我带方逸去见外公……”柏初夏的话引来了众人的目光。

    “丫头,你外公有些累了,今儿就算了吧……”卫嘉熙走了过来,宠溺的揉了揉外甥女的脑袋,看着方逸笑道:“你们俩的事不用担心,不过也不用着急,等有机会我去和你妈妈说。”

    “小舅,不是这件事,是别的事……”柏初夏摇了摇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却是也不好说什么。

    “嗯?什么事?”卫嘉熙闻言愣了一下。

    “不告诉你……”

    柏初夏调皮的翻了个白眼,作为卫家的小公主,她和这个最小的舅舅一向都是很亲密的,而大舅二舅则是因为见面少的缘故,柏初夏反倒是有些生份。

    “丫头,别闹了,让外公好好休息……”

    柏初夏的二舅也走了过来,他今年刚刚六十岁,但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出头的样子,身体十分好,再加上晋升在即,虽然是严冬时分,但仍然一脸的春风满面。

    “我有事找外公!”柏初夏的声音大了几分,这让卫嘉熙等人都有些奇怪,这丫头一向都是比较听话的,今儿是怎么了?

    “让丫头进来吧,我这会睡不着,让她陪我说说话。”老爷子的声音从门里面传出,柏初夏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拉着方逸说道:“走,陪外公聊天去……”

    “爷爷真是偏心眼……”

    扶着刚刚醒了酒的老公,卫三嫂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却是忘了他老公以前才是老爷子最偏爱的那个孙子呢,否则卫家子弟不是从政就是从军,怎么单单让他去从商了呢。

    看到方逸跟着柏初夏进了房间,卫嘉熙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想从老朋友嘴里多了解一些这个年轻人的事情,当下说道:“老余,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铭城,你在这里等小方,和他一起下山……”

    “好的,爸,您回去吧!”

    卫铭城只要和自家老子在一起,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当下忙不迭的将老爸给送上了车,回过身却是偷偷的溜进了爷爷的房间,他一年到头都在部队里,也很少有时间能和爷爷在一起,现在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臭小子,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到了外间,“进来吧,走路也不知道轻点声,你当那是在敲门吗?”

    “嘿嘿,爷爷,您老真是老骥伏枥,老当益壮、宝刀未老啊……”卫铭城也不管用词合适不合适,进门就是一通马屁拍了过去,听得半躺在沙发上的老爷子是苦笑不得。

    “我卫华安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孙子啊?”

    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卫铭城一眼,他虽然戎马一生,但却是能文能武,生下来的儿子孙子也都有种儒将之风,唯独这个小孙子不爱学习,当年因为练毛笔字都不知道被他老子揍过多少次,最后初中刚上完就被扔到部队里去了。

    “丫头,你来见外公有什么事吗?”卫铭城进来的时候,柏初夏和方逸也就是刚坐下,卫老爷子的话虽然是对着外孙女儿说的,但目光却是看向了方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