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八十四章 以酒论英雄(下)

第六百八十四章 以酒论英雄(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好,这杯酒就当是我敬各位哥哥的了!”

    方逸也没废话,开了一瓶给自己和卫铭凯倒满之后,又是一口先干为敬,这第三杯酒喝下的时候,方逸的表情和之前两杯没有任何的区别,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喝的是白开水呢。

    “方老弟,好酒量!”

    看到方逸面不改色的样子,卫铭凯的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下,却是他刚才那两杯酒喝的有点太急了,这会胃里已经开始翻腾了起来,不过方逸这一杯已经干掉了,卫铭凯自然也得喝下去,当下端起了杯子。

    “三哥,热菜上来了,你得让我吃口菜吧……”方逸压住了卫铭凯的手,笑着说道:“今儿这里算是开了将军宴了,就是不知道这菜的口味怎么样,三哥,你不吃我可先吃了……”

    以方逸现在的修为,只要他想,卫铭凯这周身气血流动压根就躲不开方逸的感应,在卫铭凯端起酒杯的时候,方逸就察觉他的气息有些紊乱了,这才有了劝菜的举动。

    “方老弟,这你就不知道了……”

    卫铭凯也是就坡下驴,当下放下了酒杯拿起了筷子,说道:“看到门外挂着的辣椒没?我爷爷是湘省人,吃东西向来是无辣不欢,这里的厨师是跟了爷爷几十年的正宗湘菜师父,他要是想出去开饭店,一年赚个几百万都没问题……”

    卫铭凯倒是没吹牛,以卫老爷子的级别,早在几十年前就享受部委级的待遇了,家里的厨师从三十多岁就跟着他,现在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那一手湘菜的确是烧的色香味俱全,换个人做菜老爷子就吃不下饭。

    “不错,这味道的确比饭店的味道好!”方逸吃了几口菜,然后给卫铭凯盛了一碗汤,说道:“三哥,酒要喝,菜也要吃,汤更养胃,你多喝点……”

    “好,多谢老弟……”卫铭凯心里一热,说话间已然是把方逸的姓都去掉了,直接称呼起老弟来。

    “方逸,来,咱们喝一杯!”

    就在这时,卫铭城的二哥卫铭国端起了酒杯,也没等方逸回答,直接就先喝了下去,喝完面无表情的把酒杯倒过来给方逸看了看,然后放下杯子夹起菜来。

    “老弟,你别在意,我二哥是京城卫戍区的,和以前的御林军差不多,脸上就是那表情,你别当回事……”

    卫铭凯开口给方逸解释了一句,有些不满的又对卫铭国说道:“二哥,我和方逸的酒还没喝完呢,你怎么就喝上了,这不是要搞车轮战吗?”

    “你喝不过他!”卫铭国一边吃着菜,一边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

    “二哥,你是不是觉得爷爷从小没拿拐杖敲过我,想看我笑话啊?”卫铭凯一卷袖子,说道:“今儿就让你们哥几个看看我的酒量,看看我和方老弟到底谁更能喝,老弟,这杯酒是刚才的……”

    卫铭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气又是喝了下去,或许是吃了菜喝了汤的缘故,他这杯酒喝的很轻松,除了额头出了点汗之外,倒是没有别的反应。

    “方先生,好酒量,咱俩也喝一个吧……”蒋南对着方逸端起了酒杯,他和方逸不是很熟,是以称呼上也很客气。

    “好!”

    方逸杯来不拒,又是一杯四两酒下肚,和身边的卫铭凯相比,已经是喝了两斤高度白酒的方逸仍然神定气闲,表情和刚在桌边坐下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不行,老弟,我也得陪你一杯……”看到方逸连喝了三杯,算起来已经比自己多喝两杯了,卫铭凯感觉脸面有些下不来,也是端起了杯子。

    “老三,该去敬酒了,你回来再喝……”卫铭国站起身来,右手拿着一瓶酒,左手却是换了个小酒杯,显然是要去长辈那桌敬酒的。

    “哎,老弟,等下咱们再喝……”听到二哥的话,卫铭凯连忙站了起来,跟着卫铭国来到另外一桌,恭恭敬敬的每人敬了一小杯酒,然后又挨了一通训回到了这边的座位上。

    敬酒是要按照顺序的,卫铭凯哥俩去完之后,卫铭朗和卫家老五也是过去敬了杯酒,最后才轮到了卫铭城。

    “好!”方逸和蒋南答应了一声,起身跟在了卫铭城的身后,来到了另外一桌上。

    “方逸,蒋南,你们跟小六一起过去吧……”在卫铭城起身的时候,卫铭国开了口。

    “嗯,卫哥这大伯和二伯的气色好像都不怎么好啊?”

    方逸敬酒的时候,和卫家第二代的领军人物打了个照面,心里不由突了一下,因为他分明看到,卫铭城两个伯父的印堂上方,均是带有一丝黑色。

    方逸看人,通常是不会使用望气之术的,但最基本的相面他也是懂的,对于相貌中所显露出来的一些端倪,即使不用相术也能看明白,怕刚才自己没看清楚,方逸动用了相面之术又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方逸心里顿时一惊。

    卫铭城两位伯父的嘴角处,依稀露出了乱纹陷败的迹象,这对于官场中人可不是什么好面相,通常有这种面相的人,不是会陷于牢狱之灾就是要黯然隐退,看来他们在目前的位置上,怕是都坐不了多久了。

    “看来卫家或许会有些变故……”

    方逸心中了然,卫铭城的大伯年龄到了要退下来,这是自然规律,但他的二伯年龄却是没到线,而且听卫铭城的意思,他似乎还要更进一步,但是从面相上看,卫家二伯恐怕连现在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不知道会不会涉及到初夏?”方逸在心里暗自猜测着,像卫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发生变化,恐怕军队里都要震三震的,这事情的影响肯定会很深远的。

    “方逸,方逸,你想什么呢?”就在方逸走神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卫铭城的声音,“该给我爸敬酒了,你在琢磨什么呢?”

    “哎,卫叔叔,方逸敬您一杯酒,我先干为敬……”回过神来的方逸连忙端起了酒一饮而尽。

    “你小子不错,酒量不错人也不错……”卫嘉熙也喝干了杯中的酒,然后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对坐在旁边的余宣说道:“老余,你的学生很好,酒量比你好,人品也比你好多了……”

    虽然没在一个桌子上,但两桌挨的那么近,卫嘉熙知道方逸喝了不少,故意用眼睛斜瞥着余宣挤兑他呢。

    “这酒量和人品有关系吗?”余宣有些无语,自己貌似喝的也不比卫嘉熙少吧?

    “当然有关系了,用老爷子的话说,酒品就是人品!”

    卫嘉熙的话倒是赢来一桌子人的赞同,在卫家这喝酒的传统是牢不可破的,几杯酒下肚,像是卫嘉熙大哥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也是热的脱下了军装,不顾什么形象了。

    在长辈那一桌敬了一圈酒往回走的时候,众人再看方逸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惊异的神色了,刚才就喝了两斤整,这一圈差不多又有个七八两,算下来方逸已经快喝到三斤了。

    “方逸,别硬撑,不能喝就别喝了……”在回去的时候,卫铭城压低了声音,有些担心的说道:“你要是喝多了,回头初夏还不得找我麻烦啊?”

    “初夏?”走在前面的蒋南依稀听到了这两个字,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卫铭城,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初夏那两个字绝对是没听错。

    “卫哥,没事,这点酒不算什么。”

    方逸闻言嘿嘿一笑,他今儿是真没运功作弊,就是想看看凭着现在的身体素质到底能喝多少,当然,到目前为止方逸还没用什么感觉,进入体内的酒精差不多已经被他强大的消化能力给分解的差不多了。

    “老弟,来,咱们继续喝……”

    卫铭凯拉着方逸坐了下去,很认真的说道:“你三哥我从小就能喝,这二十多年没遇到过敌手,今儿咱们哥俩不管他们,好好的喝一顿!”

    “行,三哥,我陪你!”

    方逸笑着点了点头,其实这酒也是粮食酿制出来的,本身而言也是一种能量,对常人来说喝多了可能会伤身体,但是对方逸而言却是有益无害的。

    一碰杯,两人又各是一杯酒下肚,吃着菜聊着天,不知不觉之中,卫铭凯抱来的那一箱里面的六瓶酒又都已经见了底,最可怕的是,两人喝酒的速度都非常快,这六瓶酒喝完,卫铭国他们的一瓶也才刚刚下肚。

    “老六,一点眼力介都没有啊?酒呢?”

    卫铭凯往杯子里滴了几滴酒之后就拍起了桌子,这会的他早就除去了西装领带,只是穿着一件白衬衫,而且还把袖子都快卷到胳膊肘上面了,要不是顾忌着有女眷在,恐怕卫铭凯都要赤膊上阵了。

    “三哥,还喝啊?”卫铭城苦着脸说道:“你这已经喝了小四斤了,方逸也喝了五斤多了,咱们今儿就到这吧,回头还要给爷爷祝寿呢……”

    “三斤多算个屁,你三哥我最多一次喝了六斤!”卫铭凯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浑然忘了旁边那桌还有长辈在场的。

    “铭凯喝多倒是不多见啊……”

    卫铭城的大伯笑着说了一句,在卫家喝多酒根本就不是什么稀罕事,当年他们几个小的时候,在老爷子的怂恿下还经常喝多了打架呢,所以对于卫铭凯的失态,几位长辈都没当回事。

    “这小子算是遇到对手了。”卫铭凯的父亲也是哈哈一笑,举起酒杯说道:“大哥,咱们喝完这一瓶,就先去父亲那里吧,看看他有没有偷酒喝?”

    “三哥,您可悠着点啊……”

    卫铭城抱了一箱酒过去之后,担心的看了一眼卫铭凯,原本他是怕自己三哥把方逸给灌多了,但是看眼前这情形,分明是三哥自己有点高了,说起话来舌头都快大了。

    “人生难得一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你小子懂不懂啊!”卫铭凯哈哈笑着,拿起一瓶酒就要撕开封口,只不过往日里灵活的手这会却是有点不当家,连着好几下都没能撕开。

    “三哥,我给你倒上了……”方逸把酒杯推到了卫铭凯的面前,自己则是根本没有废话,一杯酒直接就下了肚,然后慢条斯理的夹了几口菜。

    “这小子是饕餮吗?不光喝酒,菜也吃那么多?”

    看到方逸的举动,桌子上的另外几人简直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因为方逸除了最初的几杯酒是干喝下去的之外,后面再喝的时候,却是边吃边喝,而且吃的居然不比喝的少。

    知道今儿吃饭的大多都是军队的人,那位湘菜厨师做出的菜份量也是足够大,正常一盘子要比饭店里面的菜都要多出一倍,但不管是哪个盘子,盘子里是什么菜,只要转到了方逸的面前,再轮下去一准就是空的了。

    十人座的桌子能有多大啊?充其量也就是一圈摆上十来道菜,这转一圈下来最多不过十来分钟,也就是说,十来分钟桌上就都满是空盘了,在门边站着的服务员,只能不停的催厨房那边上菜。

    一个小时吃下来,卫铭国等人简直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方逸的肚子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居然还在不紧不慢的吃着,脸上连汗珠子都没有冒出来一滴,整个人和刚上桌时的模样还是一般无二。

    “老……老弟,我……我给你说,这……这古代煮酒论英雄,咱们今儿是以……以酒论英雄……”

    又是两瓶酒下肚之后,卫铭凯说话时的舌头已经大了,搂着方逸的肩膀,结结巴巴的说道:“今……今儿在这里,只……只有咱们哥俩是英……英雄,他们都不是,你……你别看我……我爸是个将军,但……但要是喝酒,我一个能喝他们三……”

    “三哥,没错,咱们今儿以酒论英雄!”

    对卫铭凯的酒量,方逸也是很佩服的,五六斤白酒下肚,这哥哥居然还能稳稳当当的坐着,那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当然,卫铭凯今儿喝多那是肯定的了,等一会这酒的后劲上来,他估计就要坐不稳当了。

    “方老弟,咱们再走一个,四哥我也想当当英雄!”

    不知道为何,卫铭朗对方逸一直就不怎么感冒,此时听了三哥的话后,这心里就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他们卫家人聚餐吃饭,怎么却是让个外人抢了风头了呢。

    卫铭朗的酒量虽然不如他三哥卫铭凯,但也是白酒两斤的量,之前他只不过喝了六七两,这会忍不住就端起了杯子冲着方逸举了起来。

    “四哥当然也是英雄……”

    方逸对气机的感应极为灵敏,他能察觉到卫铭朗对自己的不满,当下将杯子里倒满了酒,一口喝进肚之后,又紧接着倒了一杯,说道:“这杯是我敬四哥的,先干为敬……”

    两杯八两酒下肚,方逸只是额头微微出了点汗,但卫铭朗整个人却是不怎么好了,尤其是在喝第二杯的时候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接连喝了两杯水才把气给顺了过来。

    不过如此一来,卫铭朗也不敢再和方逸喝酒了,他是有二斤的酒量不假,但那是在慢慢喝的情况下,像方逸这般一口一杯,卫铭朗敢保证自个儿再喝一杯之后就要躺倒桌子底下去。

    “行了,行了,今儿就喝到这吧……”卫铭国起身拍了拍自己三弟的肩膀,说道:“一会还要去见爷爷,你小心挨揍啊……”

    “挨揍怎么了?你们谁没挨过揍啊……”

    听到爷爷两个字,卫铭凯的嘴皮子倒是变利索了,“告诉你二哥,咱们家就我没挨过拐杖敲,今儿我也要试试,咱们都是兄弟不是,不能你们挨过揍我没挨过啊……”

    “得,你要喝就继续吧,我见过找酒喝的,没见过找揍的。”卫铭国被三弟说的苦笑不得,干脆也不劝他了,反正卫家每年聚餐几乎都有喝多的,只不过今年这喝多的人换成了卫铭凯,让人有些惊奇罢了。

    “二哥,怎么把我们家铭凯喝成这样子了?”

    这会旁边桌的女人和孩子也都吃完了,卫铭城的三嫂走了过来,看着在那抱着酒瓶子不肯撒手的老公,脸上不由乐了起来,他们两口子结婚十多年,卫铭凯几乎天天喝酒,但还真从来没有喝成这幅模样。

    “弟妹,这可不关我的事,是方逸和他喝的……”卫铭国知道自己这个弟妹是个难缠的角色,马上出言脱开了自己的关系。

    “你和铭凯喝的?”卫铭凯的媳妇看着方逸,笑道道:“行啊,能把我们家铭凯喝成这样子,你是第一个!”

    “嫂子,回头你给三哥拍上几张照片,让他醒过来看看,以后想要什么三哥不给买的话,你就给他看照片……”

    别说卫铭朗的媳妇了,就是卫铭城兄弟几个也都没见过卫老三醉酒,这会也都是看得乐不可支,卫铭城更是出起了馊主意,其实刚才他就偷偷的跑出去拿了相机,给自己三哥拍了不少照片了。

    “方逸,你没事吧?”柏初夏像是看热闹般的走过来,轻轻碰了一下方逸的后背,她并不知道方逸的酒量,看着那地上摆着的酒瓶子,柏初夏也是被吓了一跳。

    --

    PS:这个月尽量都发大章,兄弟们有啥票票多支持支持胖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