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七十章 刘家喜来了

第六百七十章 刘家喜来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在满军家里闲聊了一会之后,各人也都散去了,余宣自然是跟着方逸去到了他家里,以前来金陵的时候,余宣通常都是在酒店或者是孙连达家中住下的,但当方逸买下赵洪涛那套房子之后,余宣就哪儿都不去了。

    别的不说,仅是方逸那房间单独一间屋中两个那绕墙一周的博古架上所摆的古玩,就对余宣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尤其是那个宣德炉,每次余宣过来的时候,总是恨不得将其抱在怀里,睡觉的时候都要摆放在床头。

    “你小子,这屋子里的藏品是越来越多了……”

    坐在方逸的收藏室里喝着茶,余宣一脸羡慕的看着博古架上陈列着的东西,这间收藏室是他帮着方逸改造出来的,里面的博古架都是余宣从闽省找人用上好木材打制出来的。

    古玩因为材质不同,保管的方法也是不尽相同的。

    像是玉石类的物件,余宣都是将其放在玻璃罩子里,然后在里面放置一杯水,以保证玉石的深度,而字画则是要保持干燥,经过余宣的整理,整个博古架上的东西都是井然有序的被分类放置着。

    方逸打量了一下他的收藏,摇了摇头说道:“老师,这才摆放了一半,哪里说得上个多字啊……”

    房间里的博古架都是贴墙打制的,高度只比屋顶稍微顶那么一点点,大约在两米八左右,被分隔成大小不一的空格,如此一来,一面墙的博古架就能收纳三四十件东西,方逸的那些收藏放在里面,堪堪占了大约一半的位置。

    “一半还少?”

    余宣没好气的瞪了方逸一眼,开口说道:“你小子这里的东西件件都是精品,一件抵得上别人一屋子的东西,要不老师我和你换换,就用这宣德炉怎么样?”

    余宣面前青烟袅袅,却是那宣德炉里正点燃着一支印度老檀香,用余宣的话说,好东西不怕用,像宣德炉这种品质的古玩,即可观赏又能实用,沐香盏茶,方能领悟人生真谛。

    只不过每次燃香过后,余宣就要忙活了,用水冲洗宣德炉自然是不行的,所以余宣在把烟灰倒掉之后,用软布一点一点的再把里面的烟灰擦拭干净,如此之后才上手把玩。

    “老师,您既然喜欢,这宣德炉就送与您算了,省的你整天惦记着……”看到余宣瞅着宣德炉那一脸迷醉的样子,方逸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样的提议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

    “欣赏不一定非要拥有啊,大英博物馆里有更多咱们国家的好物件,我还能都给弄到家里去?”

    余宣摇了摇头,虽然他家中收藏的文玩杂项也不乏精品,要真是拿一屋子的东西和方逸交换,也说不上谁吃亏谁占便宜,但是在余宣心里,他收藏的物件全加起来,却是也不如宣德炉珍贵的,这玩意对于余宣而言,已然是一种情结了。

    “那些您就别指望了,不过我这个宣德炉,老师您完全可以给收藏到家里去啊……”

    方逸闻言笑了笑,他收藏古董的时间并不长,东西又来的容易,除了客厅里挂着的那把鬼头刀之外,方逸对别的物件都是不怎么在意。

    “你小子就别诱惑我了,不喝了不喝了,再喝就睡不着觉啦……”

    余宣还真担心自己禁受不住这种诱惑,把前面的茶杯一推,拿起宣德炉往方逸给自己准备的卧室走去,这点燃着的檀香是余宣自个儿带来的,放在卧室里有安神助眠的作用。

    -------------------------

    “老师,给您带早餐来了,还热着呢,趁热吃吧……”

    第二天一早,在阳台上吐纳练气后的方逸,下楼吃完早餐之后,给余宣也带了一份上来,老年人起的早,方逸回来的时候不过六点出头,余宣已然是戴着一副老花镜坐在客厅看起了报纸。

    “好,金陵的小笼包子和鸭血粉丝汤味道还是不错的……”

    余宣放下报纸走到了餐桌旁,忽然响起了什么,对方逸说道:“对了,你房间里的手机响了好几次,去看看是谁打的,这么早给你打电话,肯定是有急事的……”

    虽然是方逸的老师,但余宣在方逸家里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他的卧室客厅还有收藏室,至于别的房间,余宣是一步都不会进去的,那是属于方逸私人的空间。

    “是不是吵到您了?”

    方逸闻言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平日里电话基本上都是静音模式,晚上更是会关机充电,这是昨儿柏初夏来了金陵,方逸这才破例开的机。

    “没有,电话响的时候我已经起了……”余宣在餐厅里回了一句。

    “老师,是胖子的电话……”方逸嘴里嘟囔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这小子平时不睡到个日上三竿是不会起床的,今儿怎么回事,怎么起那么早啊?”

    一边说着话,方逸一边给胖子拨打了过去,话说胖子自从找了女朋友之后,就变得愈发的懒了,身体更是又继续横向发展的趋势,方逸喊了他好几次早起锻炼,都被胖子找了百般借口给推掉了。

    “逸哥儿,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电话接通后,胖子的大嗓门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在他旁边人生吵杂,方逸一听就听了出来,胖子估计这是在哪个早点摊子正吃早点呢。

    “胖子,今儿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起那么早?”听到胖子声音洪亮,不像是出了什么事的样子,方逸顿时放下心来,相对于做事稳重的三炮,胖子的确不怎么让人省心。

    “双双说了,以后让我早起锻炼!”

    胖子的声音里有几分沮丧,话说方逸的话可以不听,但孟双双的话在胖子面前,那就和圣旨差不多,不光是要跪接,还得不打折扣的完成才行。

    “你小子活该,谁让你过年胡吃海喝的……”方逸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像胖子这种人,就得找个如同孟双双这样能管得住他的才行。

    “不说这个了,今儿早起不是锻炼,是刘哥来了……”胖子开口打断了方逸的话,过年还不让胡吃海喝,那得是一件多么令人悲伤的事情啊。

    “刘哥?哪个刘哥?”方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在他的印象里,好像自己称呼刘哥的人,只有冀省的刘家喜吧。

    “刘家喜刘哥啊,他来金陵了!”胖子的话证实了方逸的猜想,“刘哥五点多到的,我带他吃个早点,要不一会去你那坐坐?”

    以胖子和方逸的关系,这个电话原本是多余的,但胖子就算有钥匙也不敢直接上门啊,万一方逸昨儿是在孙连达那里住下的,那闯入法阵的后果却是胖子禁受不起的。

    “好啊,你带刘哥过来吧,我把司元杰也叫过来!”

    听到真是刘家喜,方逸连忙说道,在司元杰的这件案子上,刘家喜虽然起到的作用有限,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和能力,和方逸他们相处的一直也都很不错。

    给司元杰打了个电话之后,方逸就到楼下去等着了,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样子,一辆冀省牌照的警车就停在了方逸的小区楼下,车子停稳之后,胖子先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跳了下来。

    “刘哥,给您拜年了啊,欢迎来到金陵!”方逸拉开了驾驶室的车门,和下车的刘家喜来了个拥抱。

    “方逸,新年好,新年好,我这是不告而来,没打扰到你们吧?”

    和一个月前还在派出所里混日子时一脸憔悴的样子相比,现在的刘家喜可谓是红光满面,说话的声音都要宏亮几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精干的模样。

    “哪儿能啊,欢迎领导前来指导工作……”方逸笑着和刘家喜开了句玩笑,“刘哥,到楼上坐吧,司元杰等一会就过来,得让这小子好好谢谢你才行。”

    “等等,还有点东西……”刘家喜拉住了方逸,说道:“我给你们哥几个都带了些年货,虽然晚了点,但十五还没过,这年还没算过完啊……”

    “刘哥,您那么客气干什么啊?”

    看着打开后备箱后那满满当当的东西,方逸有些哭笑不得,从晋省拉来的那一车年货好不容易才分完,这刘哥又是搞来一车,方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完了。

    “逸哥儿,刘哥在我那里已经放下很多了……”胖子帮着刘家喜往外拎着东西,嘴里说道:“三炮的那一份也放你这吧,回头让三炮自己来拿……”

    “方逸,是你嫂子选的一些家乡特产,你可别瞧不上啊……”刘家喜开口说道。

    “刘哥,您这是哪里话,我就喜欢吃特产……”

    方逸一听刘家喜的话,得了,什么也不用说了,刚好这会骑着自行车的司元杰也赶过来了,哥几个一起把东西给拎回到了方逸的家里。

    进到房间把老师和刘家喜相互介绍了一下,方逸有些埋怨的说道:“刘哥,这大老远的,您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事情太多,我就两天的时间,过来看看你们就走……”

    刘家喜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他没好意思说自己一来因为走的急,二来却是还没能用上手机,联系起来不方便,不过这事儿也不远了,等他到任之后就有资格配发手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