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四十八章 礼品的价值

第六百四十八章 礼品的价值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当方逸他们的车子驶出连山煤矿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为了把东西和方逸他们安全送到金陵,梁大平特意派了一位经验丰富熟悉路况的老司机在前面引路,倒是省却了三炮看地图找路的麻烦了。

    “终于能回家了!”

    开车的人是三炮,虽然急着回家,但性子沉稳的三炮开的并不快,跟在前面那辆车的后面慢悠悠的跑着,此时他们的车子正在盘山公路上环绕,开快了那等于是找死。

    “回家有什么好的……”

    坐在后排的胖子撇了撇嘴,他在矿上这几天过的很是舒心,吃喝都有人送过来不说,没事还能和矿上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吹吹牛逗逗乐子,胖子感觉比在家里有意思多了。

    “有本事你和孟双双说这话去……”三炮的一句话就让胖子闭上了嘴巴,正如三炮在自己媳妇面前一样,胖子在孟双双面前,那还不如三炮呢。

    “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方逸有些无语的揉了揉眉心,这哥儿俩真是十多年如一日的争吵,只要有他们在的场合,那一准安静不了。

    “逸哥儿,说说话也能解闷不是?”胖子嘿嘿笑着拍了拍半躺在自己身前的司元杰,说道:“都和这小子像个闷葫芦似的,那还不把人给憋死啊……”

    “胖哥,这关我什么事啊……”司元杰有些郁闷的回了一句,在他看来,自己并不是什么闷葫芦,而是胖子的话太多,简直就是个话唠。

    “元杰,你没事吧?”方逸回头看了一眼司元杰,说道:“你出来的少,社会经验欠缺,吃这一次亏也不是坏事,不用想那么多的。”

    方逸知道,这件事带给司元杰的伤害,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心理的伤害才是最难解决的,从清醒过来之后,司元杰就很少露出笑容了,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其实胖子也看出这个问题来了,他调侃司元杰就是想让其开口说话,以胖子的经验来看,只要把心事给说出来,心情自然也就会好起来的。

    “逸哥,我没事,就……就是有些想不通……”

    司元杰叹了口气,说道:“我初中三年,和尤彬是最好的朋友,那会他家里穷,我天天都多带一个馒头和菜给他,但是我怎么都想不到,他竟然想把我骗到矿上给杀掉,逸哥,你说他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司元杰虽然出身武术世家,但从他祖爷爷那一辈起,就从来都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所以他们家学固然渊源流长,却是极为缺少江湖经验,司元杰自小受到的教育也是与人为善,不得持强凌弱。

    司元杰一直都是按照爷爷和父母的教诲做的,长这么大心思都很单纯,在见到学生时代的好友之后,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防备心理,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被尤彬给骗出来。

    司元杰倒不是痛恨自己上当受骗,他是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尤彬竟然会对自己下毒手,在司元杰看来,尤彬的行为真的是恩将仇报,连畜生都不如,这种行为简直就颠覆了司元杰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尤彬如此做,第一点自然是为了钱……”

    方逸没有回避司元杰的问题,开口说道:“这世上有很多整天想着不劳而获的人,他们每天都琢磨着怎么用最省力气的方式赚到大钱,尤彬他们既然不愿意劳作种地,就只能选择走歪门邪道……

    这人一旦走错了路,就很难再回头了,尤其是杀过人的人,如果不能控制心里的欲望,他们就会变得很可怕,尤彬就是如此,而且他本性也不好,只是当年和你做同学的时候没有显示出来罢了……”

    “钱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吗?”听到方逸的话后,司元杰一脸的惘然。

    “废话,你小子当年在京城流落街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钱啊?”胖子插口说道。

    “有啊,我不是想把祖传的东西给卖掉吗?”

    司元杰闻言愣了一下,他在街头露宿的那几天,的确是很想有钱,但司元杰并没有产生什么歪心杂念,而只是想卖掉那个玳瑁如意换一些钱。

    “这说明你品行好,那个叫尤彬的品行差!”

    方逸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司元杰了,当下说道:“有时候人穷了,思想会变得扭曲的,尤彬应该就是如此,只不过你以前没有发现而已。”

    “可能是吧,以前尤彬的思想也有些偏激……”

    司元杰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上学那会,尤彬特别仇恨那些家里有钱的同学,有时候还会故意找茬和他们打架,同学家里有钱又不是他们的错,看来问题是出现在尤彬自己身上了……”

    “你小子,真是废话连篇,问题当然出在他身上了,又没有人往他手里塞刀子,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胖子看着像迷途羔羊一般的司元杰,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说司元杰,你就别琢磨这事儿了,以你的智商再想下去会变傻掉的,有这闲工夫还不如看看咱们这次的收获呢……”

    “收获?什么收获?”司元杰的注意力被胖子成功的给带歪了。

    “这一车的东西啊!”

    胖子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旁边的座位,由于东西实在是太多,即使两车并一车,方逸他们这辆车上还是被塞了很多,除了最后一排留给司元杰躺卧之外,其它的位置都塞满了东西。

    “胖子,你没见过钱是吧?”

    开着车的三炮又开启了嘲讽模式,“你没听孙局和梁老板说嘛,这车上的东西都是些土特产,根本就不值几个钱的,也就你小子把它们当成个宝!”

    “奶奶的,山西老抠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孙局长和那个梁老板送的还真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

    胖子这次难得的没去反驳三炮的话,因为在装车的时候他曾经仔细看过,孙局长的那辆车上都是些大枣小米大蒜之类的物件,更夸张的是还有两坛子老醋,都堆在前面那辆车上了。

    除了这些东西之外,孙局长还给方逸他们准备了十多箱产自晋省的白酒,不过胖子看过梁大平给他们准备的白酒之后,就没让工人把孙局长带的白酒给搬下车,虽然都是汾酒竹叶青,但梁大平准备的那些酒的档次明显要比孙局长的高得多。

    而且梁大平所送的那些土特产,包装上也要比孙局长的特产精美的多,不过包装再精美,在胖子眼里那也都是些不值钱的物件,胖爷的价值观向来都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胖子,你小子自己不识货别乱说,梁老板送的东西,还真是挺值钱的……”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方逸,回头看了胖子一眼,说道:“你脚下面那个盒子里的澄泥砚,虽然不是古砚台,但也是咱们国家四大名砚之一,就那两个砚台,没有三五万甭想买得到。”

    在上车之前,梁大平专门把方逸拉到了一边,给了方逸一张清单,那清单上罗列的物件,是让方逸转送给蓝莲的,上面就有两方澄泥砚,方逸上车之后还专门打开看了一眼。

    梁大平送的这两方砚台,是正宗的陶砚,是以泥沙再造而成的,上手一模质材非常的细腻,而且柔中有坚,虽然在零下十多度的酷寒天气中,砚台仍然有种温润的感觉,方逸知道这两方砚台都是极为难得的物件。

    这几天相处下来,梁大平也知道方逸是从事什么生意的,所以他还专门送了方逸几件产自晋省的工艺品,像是摆在司元杰座位后面的漆器,就是晋省的特产,全部都是以手工涂漆推磨而成的,价值也是不菲。

    另外在那单子上,还有一式两份的黑釉瓷器,仿古铁器马踏飞燕,甚至还有两个清代的平阳木板年画,方逸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些东西的价值,恐怕最少也要在十万以上了,初次见面就送出如此大的手笔,胖子居然还说别人小气?

    “嗯?这么说梁老板还挺大方的?”

    听方逸说一下那些东西的价值,胖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其实这事儿也不怪他,如果方逸不是跟着余宣学习古玩杂项,也是不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的。

    “是大方,不过没有你和三炮的份……”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梁大平送东西是很有讲究的,那些土特产包括几箱名酒,都是按人头送的,但价值很好的澄泥砚之类的物件,就基本上只有方逸和蓝莲的了。

    “奶奶的,这是瞧不起我和三炮啊?”胖子闻言瞪起了眼睛,胖爷可是帮他抓了个杀人骗赔的主犯,姓梁的送东西居然不算自己一份,简直就是孰可忍胖爷不可忍啊!

    “胖子,你就省省吧,别人看在蓝董的面子上,每天好烟好酒的招待着咱们就不错了……”

    听到胖子的话,开车的三炮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咱们住的那房间里放着的四条中华烟,临走的时候都被你小子给塞包里去了,回去你得分我一半啊……”

    “做梦,那是胖爷我拿的,你小子别想不劳而获……”

    胖子那么厚的脸皮也被三炮说得红了起来,其实他不光是拿了四条烟,就连一楼酒柜里放着的那两瓶洋酒,也被胖子顺手牵羊的收进了背包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