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四十四章 部署方案

第六百四十四章 部署方案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大家安静一下,根据初步审讯得来的结果,这个数字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看到场内混乱不堪的样子,孙局长皱了下眉头,咳嗽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工作有三点,第一点就是根据吴二宝的供诉,立即对其他涉案人员进行抓捕,务必将所有的犯罪分子全都逮捕归案,大家的这个新年怕是没办法在家里过了喽……”

    “孙局,早就习惯了,您就下命令吧……”

    “就是啊,我都三年没在过年了,也不差这一年……”

    “这伙人的社会危害性太大,必须尽快抓住!”

    孙局长话声未落,下面的人就笑了起来,对于这些刑侦警察而言,他们遇到大案就像是饕餮遇到了美食一般,不将案子破获个水落石出,这些人怕是吃不香睡不着的。

    尤其是像这种特别重大刑事案件,很多老刑警恐怕一辈子也遇不到几次,这样有挑战性的案子,也让众人在对犯罪分子的愤怒之余变得兴奋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就将他们给抓住。

    “第一点是抓捕,具体工作我等一下和俞厅长商量了之后再布置……”

    孙局长对于军心还是很满意的,摆了摆手说道:“现在我要讲第二点,第二点要做的工作,就是根据吴二宝的口供到各地区进行核查,务必要将事实和口供的内容吻合起来,这个工作我建议由晋省的同志来完成……”

    说起来吴二宝的记性真的很不错,他所知道或者经他手的案子死亡人数,吴二宝记得是清清楚楚,并且各个煤矿的名字他也都一一说了出来,而警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去核实吴二宝供诉的内容。

    这个工作表面上看似乎没有抓捕难度大,但实际上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办到的,因为当初那些私人煤矿的老板既然选择了私了,自然不希望这件事情再被拎出来说,可以预想得到,他们肯定会百般隐瞒的。

    由于尤龙等人选择的煤矿大部分都在晋省,所以由晋省警方出面办案会相对容易一些,如果换成俞厅长的人,恐怕根本就从那些矿老板口中得不到一句真话。

    在得到了俞厅长的认同之后,孙局长继续说道:“下面我说第三点,会议结束之后,立刻在保密的情况下将现有抓获的嫌疑人带出连山煤矿,并且组织精干力量进行审讯,吴二宝那里已经打开了突破口,下面怎么审,不用我多说了吧?”

    其实相对于那种一个人犯案的案件,这种团伙作案还是比较容易审讯的。

    因为只要有一个人吐了口,其余的人很难再坚持下去,就像是现在吴二宝招了供,并且说出了很多作案时的细节,凭借着这一点,这些办老了案子的刑警们,就可以藉此来瓦解掉其他犯案人员的犀利防线。

    “这是主犯之一吴二宝的口供,每人发一份,大家先了解一下案情……”说了三点之后,孙局长示意手下的人将已经复印了很多份的资料发了下去,连编外人员方逸他们都是人手一份。

    还别说,梁大平这里的办案条件比局里都要好,他的办公室里光是复印机和传真机就有好几台,短短的十多分钟时间,就将资料给整理的七七八八了。

    想要办案,自然需要先详细了解案情了,在吴二宝的供诉资料发下去之后,整个会议室里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不过这种安静只是持续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一种沉重的呼吸声,就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虽然都是些老刑侦,但拿在手里口供所记录的东西,仍然让他们感觉十分的震惊,那一行行触目惊心的字眼看的他们均是头皮发炸,要不是亲眼看到,他们真的无法相信这世上还有如此残忍的罪犯。

    从第一个被欺骗到煤矿打工的流浪汉,到刚刚死去不久的尤小乐,吴二宝知道的二十八个人,几乎都是服用了一种可以令人精神恍惚被他们称之为*药的药物后,在煤矿底下井道深处被他们杀死的。

    他们杀人所有的工具,都是身边的东西,基本上是有什么用什么。

    吴二宝喜欢用锤子,当锤子砸在人的头盖骨上发出的那种碎裂的声音,会让吴二宝产生一种很兴奋的心理,他告诉警察,每隔一两个月如果听不到这种声音,吴二宝就会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有一次吴二宝没有控制住这种冲动,在井下杀人的时候,用锤子硬生生的把那人的整个脑袋都给打碎掉了,当时为了制造现场,吴二宝和尤龙不得不炸碎了那一片坑道,将死者给掩埋在了里面。

    事后那个煤矿的老板为了不上报事故,在赔完钱后就将那一段坑道给封闭了起来,所以一直到今天,冤死在坑道里的死者都没有能重见天日。

    当然,如果手边没有锤子的话,像是铁钎什么的也都可以成为杀人的工具,有一次吴二宝亲眼看到尤龙在把一个被他们迷骗来的流浪汉拉进坑道里之后,随手就捡了块石头,活生生的把那个人给砸死的。

    诸如这样的事情,整个卷宗上比比皆是,他们每次杀完人之后,相互之间都会交流一下经验,有个人曾经让迷昏了神智的死者站在一块大石下面,而那人则是用撬棍将石头撬下,当场把人就给砸死掉了。

    此次落网的那个看上去文质彬彬名字里也带了个彬字的尤彬,实际上也是一个杀人恶魔,他喜欢让死者站在地下爆破的爆破点旁边,当炸药爆炸之后,现场往往满地的残肢断臂,事后连个囫囵人都无法拼凑起来。

    用吴二宝的话说,上面那两种死法算是比较有技术含量的,而通常感觉不耐烦的他们,基本上都是用暴力手段将死者杀死在地下几百米深的坑道里。

    从吴二宝口供的描述中可以看出来,杀人对于他们整个团伙而言,已经像是喝水吃饭一样寻常的事情了,包括吴二宝的媳妇在内,手上都有两条人命。

    当然,女人是不可以下矿的,吴二宝媳妇手上的人命,却是来自吴二宝和尤龙共同制定的一个规矩。

    作为这个团伙最早的发起人之一,吴二宝和尤龙约定,如果外人想加入这个团伙,就必须像梁山好汉入伙那样,交上来一个投名状,也就是手上必须要有人命。

    吴二宝和尤龙认为,只有身上背了人命案的同伙,才不会出卖他们,另外他们俩还认为,手上见过血的人,心理素质才会更加强大,遇到警察的时候才不会坏事。

    所以就算是吴二宝的媳妇和尤龙的亲弟弟尤虎,都需要交了这投名状,才能真正的被他们所接纳。

    尤虎的投名状好办,第一次在井下杀人就有他一份,当时吴二宝用锤子砸到那个流浪汉之后,尤虎又用石块在那人头上连着砸了十多下,然后才撬下一块大石头砸在那个流浪汉身上的。

    尤虎的问题好解决,但吴二宝的媳妇却是没有办法下到井底,因为按照规矩女人是不允许下井的,最后尤龙和吴二宝一合计,想出了一下办法。

    用尤龙的话说,井下杀一个人,在井上面就要杀两个,也不知道是尤龙在床上说服的吴二宝媳妇,还是吴二宝给自己媳妇灌了*药,他老婆史小翠居然答应了下来。

    人选是尤龙定的,一个孩子一个大人,都是在街上碰到的流浪汉,尤龙只用了一顿饭就将他们的神智给迷昏了,然后带着吴二宝夫妇还有那两个人,来到了距离他们老家不远的一个山窝窝里。

    尤龙交给了吴二宝媳妇一把匕首,让她必须用匕首杀了这两个人,否则她知道了自己和吴二宝那么多事,就算吴二宝护着她,尤龙也是一定要杀死她的。

    吴二宝的媳妇史小翠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妈妈带着她又嫁了个男人生了个弟弟,从小根本就不管她,所以史小翠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十足的一个小太妹出身。

    虽然拿刀子杀人比她以前混社会的时候升级了,但史小翠很快就完成了这种转变,用匕首将那个孩子和成年人全都给捅死之后,也成了尤龙团伙的核心成员之一。

    在尤龙这个团伙里,加上史小翠一共有五个女人,其中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经常扮演死者母亲的女人,经过尤龙的威胁和洗脑,她们五个人手上均是沾有人命案子,凶残程度令人发指不已。

    场内的这些两省的警方精英,基本上都是办过凶杀案件的,但是和手上这份口供里记录的东西比起来,他们以前办的案子顿时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可以说,这个案子里涉案的二十三个人,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杀人魔王。

    看到最后,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每个人的脸色有异常的严肃,作为警察的责任感让他们意识到,如果不能把涉案的所有人都抓住的话,那他们就不配再穿这身衣服了。

    “大家都看完了没有?”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孙局长出言打断了会议室的静寂,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孙局长看到,那一双双抬起头的眼睛里,分明都放射出了愤怒的光芒。

    “好了,现在咱们先把抓捕的问题定一下……”

    孙局长拿着整理过后的资料和俞厅长小声的说起话来,根据吴二宝的供诉,他们整个团伙的人员一共有二十三个人,现在归案的却是只有六个,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抓捕任务是十分艰巨的。

    更重要的是,在剩下的那十七个人里面,吴二宝知道其具体下落的,只有十个人,还有七人吴二宝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只有拿下了尤龙,才能掌握这七个人的情况。

    不过由于案情重大,孙局长建议抓捕和审讯同时进行,最起码也要派出精干人员先将已经知道下落的这十个人给监视起来,等拿到尤龙的口供之后,再将所有的犯罪分子都一网打尽。

    “现在知道下落的,一共是十个人,这十个人里面有八个都回家过年了……”

    孙局长开口说道:“这八个人的详细资料,会马上和当地警方核实的,现在要派出去八个抓捕小组,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对犯罪嫌疑人实施监视……”

    “孙局,我带一个小组……”

    “孙局,我也要参与抓捕……”

    “还有我,冀省我熟悉,让我去吧……”

    孙局长话声刚落,请战的声音就在场内此起彼伏了,这个犯罪团伙的凶残,让每一个在场的干警都恨不得亲手把他们给抓住,连马上就要到了的年关和亲人相聚的时刻,却是也都顾不上了。

    “不要急,等会一起分配任务,我的话还没说完……”

    孙局长摆了摆手,制止了场内的骚动,接着说道:“还有两个犯罪嫌疑人现在就在晋省,他们隐藏在一个煤矿里面,在为来年犯罪做着准备工作,按照吴二宝的交代,这是兄弟两个,家里没什么亲人了,我建议,马上将这两人给拿下……”

    孙局长刚才和俞厅长商量了一下,这两个人是新入伙的成员,是尤龙安插在那个煤矿的两个棋子,他们对尤龙和吴大宝之外的团伙成员都很陌生,抓捕这两个人是不会打草惊蛇的。

    “我去,一定拿下!”

    “老王,还是我去吧,保证完成任务!”

    “抢什么抢,那个煤矿就在我们辖区,当然是我们去了……”

    “我们脸面陌生,由我们去比较合适……”

    “你们是冀省来的兄弟单位,对这边不熟悉,还是我们晋省警方来干吧……”

    听到有立即抓捕的任务,场内的这些人顿时又嚷嚷了起来,原本还是相亲相爱的两省警方,这会居然也是争吵了起来,一时间会议室乱糟糟的像是个菜市场一般。

    “行了,不要争了,闹哄哄的像什么话?”

    孙局长拍了桌子,说道:“古正明,你带几个人过去,明天天亮之前要让那两个人归案,要是被他们跑掉了,你就脱了这身警服,也不用来见我了……”

    “局长,保证完成任务,要是出了差错,您把我脑袋拧下来晚上当夜壶用……”

    听到抓捕任务落在了自己头上,古正明是又惊又喜,之前在审讯吴二宝的时候差点出了问题,让他心里一直都有些忐忑不安,但是现在看来,老领导还是信任自己的。

    干刑侦工作的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混迹在市井三教九流之中的,古正明这话虽然说的很粗鲁,但却是迎来了一阵善意和羡慕的笑声,众人都知道,古正明这一份功劳基本上是跑不掉的了。

    吴二宝的口供表明,尤龙团伙虽然杀人手段残忍恶劣,但团伙成员却全部都是农村人,而且是由吴家庄为中心向周围十里八村呈网状辐射。

    这些由农民构成的犯罪成员,除了在作案的时间泯灭人性之外,回到家之后一个个又变成了慈父良母和孝子贤孙,由于所杀的人都是被迷昏了神智的,所以这个犯罪团伙手上没有杀伤性武器,只要做好部署,抓捕的难度并不是很大。

    “老俞,冀省的情况你比较熟悉,那边的监视和抓捕工作,就由你来布置吧……”

    在古正明领了军令状之后,孙局长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俞厅长,由于尤龙团伙成员基本上全都是冀省人,外人过去很容易打草惊蛇,所以还是由俞厅长来安排比较妥当。

    --

    ps:大章,求几张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