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升官发财死老婆

第六百三十九章 升官发财死老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阿嚏!”

    胖子一个喷嚏打出来,连忙从桌子上抽了张纸捂住了鼻子,在他身前的纸篓里已经扔了半篓子了,虽然昨儿泡了个热水澡,但胖子还是感冒了,用胖子的话说,自己这是光荣的感冒了。

    此时方逸和三炮胖子还有司元杰几个人,正住在连山煤矿招待贵客的一栋小楼里,这个小楼上下两层有六个房间,房间的内饰全都是按照别墅级别来装修的,像这样的小楼,在连山煤矿一共只有三洞。

    方逸哥几个占了一栋,孙局长和专案组的人住了一栋,而梁大平把原先他自己住的那一栋也给让了出来,作为突审吴二宝等人的临时审讯室,从昨儿到现在,那几间屋子的灯一直都是亮着的。

    梁大平也没慢待了方逸等人,甭看外面大雪纷飞,但是在屋里却是温暖如春,梁大平更是让自己的厨子给方逸他们摆上了一桌火锅,想要什么配菜一个电话就会送过来,只要想吃,他们能从早吃到晚。

    “逸哥儿,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

    面对着眼前桌子上热气腾腾的火锅,三炮却是感觉有些食不下咽,眼瞅着还有三四天就到年三十了,自己媳妇那是一天好几个电话在催促着。

    “我哪儿知道呢,估计要等审讯结果出来之后才行吧?”

    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案子是破了,人也抓住了,但是按照孙局长的命令,此刻整个连山煤矿都处在许进不许出的状态之下,连他们哥几个也都被限制住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方逸他们作为最初的报案人,司元杰作为受害者当事人,也有义务配合警方办案,从这一点上而言,这哥几个怕是短时间内都无法离开晋省了。

    “逸哥儿,难道咱们就在这边过年了?”

    三炮苦瓜着脸说道,他今儿可是结婚后的第一年,这节前没去老丈人家送节礼就不说了,如果这案子一时半会无法突破的话,那三炮恐怕连过年后的大年初二回娘家都赶不上了。

    “在这边过年怎么了?”

    胖子扭过脸打了个喷嚏,转过头笑嘻嘻的说道:“梁老板没差咱们什么事啊,这吃着火锅喝着茅台,回家你能有这待遇?就你那老丈人,平时也就喝个二锅头吧?”

    胖子的女朋友回老家过年了,他又懒得回村子听老爹念叨自己,正巴不得在外面过年呢,看到三炮那心急火燎的模样,胖子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胖哥,三炮哥给他老丈人送的也是茅台啊……”

    司元杰也在一旁打趣道,他虽然身上还有些药物残留,但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再有个三四天就能下地行走,不过要完全驱除体内的毒素,还需要方逸开出药方服用几天中药才行。

    司元杰和方逸差不多,他们两个现在都是无牵无挂只身一人,在哪里过年都无所谓,原本司元杰想给老村长打个电话报声平安的,但也被专案组给制止住了,理由是怕走漏了风声,让尤龙等人的同案犯得到消息。

    “我知道,就拎了两瓶,你以为他老丈人舍得喝啊?”胖子继续拉着仇恨,他这会头疼脑热浑身无力,不拉着三炮一起难受,那还是好哥们嘛?

    “一年去,有本事你结婚后不陪着媳妇在外面过年试试?”

    三炮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看向方逸说道:“逸哥儿,要不你去找找梁大平,先把我给放回去成不成?你说咱们又不是罪犯,审问他们干嘛要把咱哥几个也给关起来啊?”

    “三炮,这怎么叫关起来呢?有这么好吃好喝伺候着的吗?”胖子在旁边继续说着风凉话。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三炮这次是真的急眼了,冲着胖子嚷嚷道:“你小子再废话,我回头就把你钻发廊的事情告诉孟双双去,还治不了你了是吧?”

    “哎,别啊,炮爷,我不说话了还不成……”三炮的这句话算是卡住了胖子的脖子,他现在只是恨自己嘴太快,把自个儿的黑历史亲自送到了三炮的手上。

    “三炮,我去还不如让胖子去呢,他在孙局那里的面子可要比我大啊……”听到三炮的话后,方逸向胖子努了努嘴。

    还别说,在解救人质并且制服尤龙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胖子,在那一帮公安干警里面的威望还真是很高,连梁大平都不能进入到审讯犯人的那个小楼里去,而胖子过去却是没人阻拦。

    “哎,三炮,求我啊……”胖子又嘚瑟了起来,那一脸颤抖的肥肉就连方逸都觉得他有点欠揍。

    “你去不去?”三炮伸手就摸起了电话,“孟双双的电话号码我知道,你小子要是不去,我现在就打给孟双双,说你在晋省**被抓了!”

    “靠,这么恶毒的话你都能说出来?”胖子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三炮,举起双手道:“炮爷,服,我服了,我现在就去还不成吗?”

    说着话胖子站起身来,只是还没等他穿好衣服出去,客厅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随着那吹入房间里的冷风,两道身影从外面钻了进来,却是古正明和刘家喜两人。

    “还是你们哥几个舒服啊……”

    看着桌子上的火锅,两人顿时双眼放光,他们从昨儿下午就在突审那几个人,中间也就是吃点面包喝了几口浓茶,这会早就饿的前心贴肚皮了,当下二话不说,坐到桌子边上就吃了起来。

    “刘哥,古局,别光吃啊,喝点酒……”

    三炮一边殷勤的给两人倒着酒,一边开口说道:“古局长,你看你们审案子,我们哥几个也帮不上忙啊,要不你给孙局长说一声,先让我们回家过年去吧?”

    “酒就不喝了,回头还要接着审……”

    古正明摆了摆手,一边吞咽着涮好的羊肉,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三炮,孙局说了,犯人不摞案子交代案情,谁都别想离开连山煤矿,别说是你了,就是那些想要回家过年的矿工都走不了……”

    过年对于国人来说,那绝对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梁大平的连山煤矿其实从十天之前就开始了阶段性的放假,很多离家远的矿工都已经启程返乡了,还有一些离家比较近的人,自愿留下来还在干着活。

    也正是因为人员紧缺,像是吴二宝这样有着开采经验的人,才能在来到几天之后就成为小组长,单独带着几个人在井下作业,如果放在平时,他们不干上三五个月成为老工人,是没有这种机会的。

    虽然这些人是自愿留下来干活,想多赚几天的钱,但是眼下马上就到年三十了,他们也都想返乡了,昨儿听说矿上出了大案导致他们不能回家,这些人一下子就炸了。

    最后还是孙局长和梁大平一起出面,才将矿工们的情绪给安抚了下来。

    当然,这其中主要是梁大平的承诺发挥了作用,他宣布从即日起矿上就开始放假,这些人不用干活每天都能拿两百块钱的补助,并且日后回家的路费全部由矿上报销,由此才将这百十号人的情绪给稳定住了。

    “三炮,你学学人家梁老板,这每天都要往外掏个一两万块钱,你看看梁老板说什么了吗?”古正明有些眼馋的看了看桌子上的酒杯,不过还是没敢喝,他知道自己这会要是犯了纪律,在孙局那里一准讨不了好。

    “他拿钱做人情呢,我们又没啥好处……”三炮闷闷不乐的坐回到了椅子上,梁大平的那点心思,刚才他们哥几个喝酒的时候就已经分析出来了。

    煤矿生意,那必须得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才能干的,****好办,只要有钱,多少亡命之徒都能招的到,但官面上的事情,有时候却不是钱能办得到的。

    甭看眼下梁大平每天往外掏着钱,但只要搭上了孙局长的关系,日后在一些事情上稍微放宽松一点儿,那梁大平这钱就花的值了,在生意场上厮混了那么多年,梁大平可不会做吃亏的买卖。

    “三炮,别急,我估计最多再有两天就能把尤虎给拿下来了……”刘家喜开口安慰了一下三炮,相比被限制在这里的方逸等人,他现在却是工作热情高涨。

    在将初步的案情层层汇报回去之后,刘家喜没想到这个案子竟然惊动了冀省公安厅,而且还成立了专案组,由一位副厅长带队已经向晋省赶来了,估计晚上就能来到连山煤矿。

    在电话里,刘家喜也得到了从县局到市局领导的高度表扬,为了证明这件案子是在县市局领导督办下查办的,刘家喜的组织关系直接从办出所被调到了市局刑侦支队,级别也由副科转成了正科。

    而且从领导很隐晦的话语中,刘家喜也听出来了,在案子结束之后,市局也不会干过河拆桥的事情,而是会在支队给他一个大队长的职务。

    在体制内有句话形容的是三大喜,那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刘家喜和老婆感情很好,对于发财也不是那么渴求,唯独一心想着升官,眼下有了机会,所以别说回家过年了,就是老婆生孩子,刘家喜这会估计都顾不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