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618章 西王赏功

第618章 西王赏功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这小伙子,真是个败家子啊……”

    “就是啊,一百块钱买三枚锈蚀的铜钱?这东西除掉了锈怕是都看不到字的……”

    方逸前脚刚离开那个摊位,后面就有人议论了起来,这个地摊上的铜钱很多人都看过,虽然也感觉那几枚铜钱不错,但实在是品相太差,已经失去了修复的意义。

    凤凰城也是一个古城,尤其是在明清二代出了不少的大户人家,所以民间收藏古玩的风气很盛,小小的古玩市场内,也是处藏龙卧虎的所在,方逸的行为,让不少懂行的人都在暗自摇头。

    “败家子?这东西换到别人来买,或许是败家子的行径吧?”

    听着身后的议论声,方逸在心中暗笑了起来,这几枚铜钱的确损毁的太厉害了,就是拿到老师手上怕是都修复不出来,但旁人没有办法,不代表方逸也不行。

    攥着铜钱的右手插在口袋里,方逸将神识探了过去,那种熟悉的沧桑感顿时从铜钱内散溢了出来,方逸心念一动,真元在铜钱中游走了一圈,钱内的气息已然是丝丝缕缕的被方逸向体内吸收而去。

    在野人山中融合了那团灵气之后,方逸发现自己的真元也有了一些变化,并且在动用轮回神通的时候,也不需要默诵经文了,心念所及之处,就能给物品加持法力或者将其里面那丝神秘的气机给吸收掉。

    现在的方逸,只要他想,就是一个刻画着葫芦娃的茶杯,方逸都能使其具备明清时期的历史,造型他自然是无法改变,但经过方逸的加持之后,拿着葫芦娃的杯子去做碳十四的检测,那一准就会是几百年前的东西。

    新东西到了方逸手上可以变成老物件,同样的道理,方逸也能让一件原本是老物件的东西,变成新玩意儿,当然,方逸这个神通仅限于一些小物件,体积过大的东西他还是力有未逮。

    谁都无法看到,正在市场内闲逛着的方逸,口袋手心里的那三枚铜钱,却是在不断的变化着,随着铜钱内那古朴沧桑气息的减弱,铜钱锈蚀的表面,逐渐变得光滑了起来。

    “嗯,差不多了……”

    掌间的肌肤清晰的感应着铜钱的变化,大概过了一分多钟的时候,方逸断掉了体内真元和铜钱之间的联系,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食指和中指之间,却是夹着一个通体隐现金色光泽的铜钱。

    “金币?”

    看着指间的这枚铜钱,方逸却是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这是几枚铜铸的钱币,但看到钱币上的光泽之后,方逸知道自己错了,这居然是用黄金铸造出来的铜钱。

    铜钱属于杂项类的古玩,方逸跟着余宣也学到了一些相关的知识。

    方逸知道铸造铜钱的质材虽然是以铜,铁,铅为主体,但在历史上也有用金银制造的铜钱,不过这一类的铜钱大多都是都皇家赏赐给家眷或有功之臣的特殊货币,也就是现在少量发行的限量版纪念币。

    这一类的金银铜钱,虽然不在市场上流通,但价格却是要远远高出同等重量的金银的,放到后世之中,大多都能成为古泉名珍,不过在现代很多人经常可以见到所谓古泉五十名珍的字样,但并不了解其意思。

    其实在收藏界里面,收藏钱币的人往往都会被称为泉界中人,溯其根源,却是因为在王莽时期的钱币中大多都带有一个“泉”字,所以古代称钱就为“泉”了,俗称的古泉五十名珍,其意义实际上是等同于古钱五十名珍的。

    在方逸老师余宣的藏品里,就有一枚金质的“淳化元宝”,这是北宋太宗赵光义铸造出来专门赐予寺庙的贡品,数量极其稀少,余宣也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中得到的这枚钱币。

    用余宣的话说,在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就曾经有个香港人想要拿一辆奔驰车和他交换这枚铜钱了,可见古代限量版钱币的价值之高。

    想到老师所说的那些泉界古珍,方逸这心头也是忍不住有些激动,连忙将那枚黄金铸造的钱币放在了掌心里,原本被众人判定是不可修复的这枚钱币,此时却是清楚的显示出了四个汉字。

    “西王赏功?!”

    看着钱币上的四个字,方逸差一点就喊出了声,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随便淘弄到了玩意儿,居然真的是被老师推崇备至的古泉五十名珍中的钱币,而且就方逸所知,西王赏功的金铜币,目前在国内均是孤品。

    西王赏功,自然是和历史上称过西王的人有关联的,稍微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明朝末年起义军首领张献忠就被称之为西王,而西王赏功钱币,也正是他当年在川省所铸。

    西王赏功钱币一共有金银铜三种材质,直径在46毫米左右,厚度为2毫米,当年张献忠铸造出西王赏功钱币之后,曾经用它奖赏有军功的部下,也起着和现代奖章一般的作用。

    张献忠是个杀人如麻的反王,他不仅是反明,而且还反清,在清军入关南下的时候,张献忠引兵拒战,和清兵着实打了几个硬仗,死后也被清廷列为反贼,名声很是不好。

    所以在清朝统治期间,凡涉及藏有西王张献忠的任何物品的人,定会被灭门九族,更别说是西王赏功之物了,这玩意在张献忠称王的几年已是珍品,只有极少将领珍藏拥有。

    一直到清光绪末年,西王赏功钱币才出现在了泉界,被几位泉家藏有,西王赏功的银币稍多一点,但金铜币均为孤品,皆世所罕见,被称之为泉界大珍。

    往日里连拍行都看不到踪影的西王赏功,此刻竟然出现在自己手里,就连心性淡泊的方逸,也未免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掀开了历史的一角,让方逸感受十分的奇特。

    “考古收藏,考究的是历史,收藏的也是那份沉甸甸的历史啊……”

    方逸忽然想起了老师曾经说过的这句话,以前他并不是很理解,但是当发现这枚西王赏功铜钱,并且从中感受到那种岁月沧桑之后,方逸彷佛真的感觉历史上的那一幕幕就从眼前闪过。

    “另外两枚不知道是不是啊?”

    想到口袋里还有两枚铜钱,方逸连忙伸出手给拿了出来,这一看,眼睛顿时直了,又是两枚金质的西王赏功,这让方逸大吃一惊,敢情这玩意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居然出来了一窝?

    方逸曾经听老师评点古泉五十名珍的时候说过,西王赏功只被两三个人收藏在手里,从来都没有问世过,市面和拍行的西王赏功钱币均是仿制品,方逸相信,如果自己淘到西王赏功的事情传出去,肯定会在钱币泉界引起一场大地震。

    “哎,小伙子,怎么着,还要再买几枚吗?”

    方逸没有发现,自己沉浸在西王赏功钱币的当口,又转悠回了那个摊位边上,带着狗皮帽子双手抄在一起的摊位老板看到魂不守舍一般的方逸,不由笑着打了声招呼。

    “买,老板,你这些铜钱,我都打包了,一共多少钱?”

    看着那地摊老板一脸挪揄的样子,方逸是真的很不好意思,虽然说捡漏淘宝各凭本事,但花了一百块钱就得到了三枚西王赏功,方逸还真觉得有点儿亏心。

    别的不说,这地摊老板要是愿意自个儿处理掉这三枚铜钱表面的锈迹,虽然得不到方逸掌心里三枚西王赏功的品相,但只要能显露出一点字痕,这三枚钱币也能卖出个百十万的价格来,

    “嗯?你……你什么意思啊?”

    听到方逸的话,那个地摊老板顿时愣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说小伙子,你应该也懂得行里的规矩,货物出手概不退还,你别想着要回那一百块钱啊,又不是我逼着你买的……”

    在地摊老板看来,方逸刚才说的绝对是反话,他肯定是花了一百钱感觉冤枉了,这回头是来退货的,只是地摊老板并不知道,现在就是他跪在地上哭求着方逸还给他那几枚钱币,也已然是不可能的了。

    “没什么意思,我觉得你这些铜钱品相还行,我都买回去做把铜钱剑不行吗?”

    看着那老板一脸紧张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他所说的铜钱剑是道家的法器,可不是这些没有任何灵性的铜钱能制作出来的,方逸这么说只是随便找个借口罢了。

    “小伙子,你说的是真的?”

    地摊老板的眼睛亮了起来,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脑筋原本就有些不正常,之前他能花一百块钱买三枚废币,现在自然也有可能再送上门让自个儿宰上一刀的。

    “当然是真的,你给个价,然后把东西给包起来,我好拎走……”方逸开口说道。

    “我……我这有好几百枚铜钱呢,而且品相都很不错……”地摊老板咬了咬牙,说道:“看在你要打包的份上,我给你算便宜一些,一共四……不,一共五千块钱,你全拿走!”

    “成,五千就五千吧……”

    方逸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钞票,这原本是新取出来的一万块钱,在路上加油过收费站花去了两千多,方逸又输出两千多之后,把剩下的都给了那地摊老板。

    “这……这他娘的是真的啊?”

    直到方逸拎着拿包铜钱离开了市场,地摊老板都还没回过神来,伸出小手指在嘴里狠狠咬了一下之后,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才让他终于清醒了过来。

    于是从今儿起,凤凰城的花鸟古玩市场里,又多了一个关于傻子的传说,相传有个傻子花了五千多块钱,买了一包几块钱一斤的铜钱,而从这一天起,市场内卖古钱的老板们,也都在翘首以盼着傻子能再次出现。

    --

    ps:一号,求票,啥票都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