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一十一章 蹊跷

第六百一十一章 蹊跷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傻子穿的什么衣服?”

    听到方逸的话后,荷花明显的愣了一下,很认真想了好一会,开口说道:“傻子没穿他那个破棉袄,身上穿了件军绿色的大衣,对,就是部队穿的那种军大衣,还挺新的呢……”

    “荷花姐,那傻子换了衣服,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呀?”

    方逸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他下山之后在金陵城里面也见过些街边乞讨或者精神不正常的人,这些人无一不是蓬头垢面一脸脏兮兮的样子,根本就看不清楚面孔的。

    “看傻子的脸啊……”

    荷花闻言笑了起来,说道:“你别看傻子精神不正常,但却是很要脸面的,他那张脸天天都洗的干干净净,头发一长就跑到理发店里坐着去,要是不给他剪头的话,傻子就赖在那里不走……”

    “原来是这样……”方逸点了点头,说道:“那咱们还是先去镇子上吧,尤氏二兄弟要是想离开这里的话,也是要从镇子上走的……”

    方逸他们昨儿去刘家庄的时候,就是先经过的那个小镇,小镇旁边通着省道公路,所以方逸知道尤氏二兄弟肯定是会走那边的,去到镇子上打听他们的下落,要比守在这村子里更加容易一些。

    “我跟你们去!”听到尤氏二兄弟的品行秉性,老支书也有些担心司元杰了,当下说道:“我再镇子上认识不少人,也能帮着你们打听打听……”

    告别了蒋家,老支书跟着方逸等人上了车,不过翠花却是留在了姐姐家,蒋庄的人都不愿意和尤家有什么牵扯,所以蒋家也没有人跟着,只是把老支书和方逸他们送出了门。

    “小方,你别急,镇子上我熟人多,只要他们在镇子上停了,那肯定就能打听到……”上了车后,老支书安慰了方逸一句,只不过他心里也没有什么底,这会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

    “大爷,您认识派出所里的人吗?”

    方逸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别找旁人打听了,咱们直接去派出所,那个叫尤龙的曾经被打击过,应该是被派出所重点关注的人,咱们去那里问问情况……”

    “行,镇上的派出所里有咱们村的人,我带你们去找!”老支书闻言点了点头,按理说司元杰失去消息也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了,就算是去报失踪案都够得上条件了。

    半个小时后,方逸他们乘坐的车子开进了镇子上派出所的院子里,这个集镇在农村不算小,所以派出所也修建的比较正规,院子里面还停放着两辆警车。

    “叔,您怎么来了?”

    老支书带着方逸他们进到了一间办公室里,里面的人见到后连忙迎了上来,老支书虽然已经退了下来,但在刘家庄那还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从刘家庄里出去的人,对老支书也一向是尊敬有加。

    “二蛋,叔找你有事……”

    老支书话刚出口,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摇了摇头说道:“你看叔这记性,怎么又喊你小名了,小方,他叫刘家喜,是咱们刘家庄出来的人,家喜,你现在是所长了吗?”

    刘家庄在十里八乡算是比较穷的一个村子,有出息的不是很多,能拿得出手来的,也就是这个在镇子上当警察的刘家喜,老支书向来也都是以此为荣的。

    “叔,副的,副所长……”

    刘家喜将几人让进了办公室里,忙活着倒上了茶水,说道:“叔,我正说过几天去看你,你今儿怎么来了?是要办什么事吗?这几位是什么人?我看着有点面生啊……”

    一边说着话,刘家喜的眼神一边从方逸等人身上瞄过,他也当了十多年警察了,不用眼睛看光是用鼻子闻,就能闻得出胖子和三炮身上那股子浓浓的泥巴味道,但是对于方逸,刘家喜却是怎么都无法看透。

    说方逸是城里人吧,他的眼神中带有一种农村人的质朴,但如果说方逸是农村人,刘家喜发现他的神情举止和气质,又显得很高贵儒雅,倒是有点像是出自书香门第的家庭一般,所以刘家喜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了方逸的身上。

    “二蛋,不,家喜啊,他们是二狗子的老板……”老支书把方逸等人给刘家喜介绍了一下,开口说道:“家喜,你这段时间碰见二狗子没有啊?”

    “你是说元杰?”

    刘家喜闻言愣了一下,说道:“碰到了啊,元杰十来天前来镇子上找我了,还是我找的车把他给送回的刘家庄,叔,元杰怎么了?他欠人钱没还,别人追到家里来了?”

    说着话,刘家喜看向方逸等人的眼神,却是有点不善了,他是刘家庄人,小时候曾经跟着司元杰的爷爷练过几年武,虽然没有拜师,但有着这层关系在,刘家喜对司元杰一向都是很照顾的。

    “家喜,你别误会,他们不是来要账的……”

    听出了刘家喜话中对方逸等人的冷淡,老支书连忙说道:“二狗子本来十天前就应该回到金陵去上班的,可是他一直都没回去,小方他们是担心二狗子出事,这才找过来的,家喜啊,二狗子很可能是失踪了!”

    “失踪?”

    刘家喜闻言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叔,元杰都是二十多岁了,这次也出去打了半年的工,算是有见识的人了,难道你还怕他迷路不成?要我说,这小子不知道跑哪去玩了……”

    刘家喜和司元杰还是很熟悉的,这一次见面,他发现司元杰的改变很大,原本和人说话就会脸红的小家伙,现在和自己也能侃侃而谈,所以刘家喜是不相信司元杰会失踪的。

    “不是的,家喜,二狗子是跟着尤家那两个坏小子一起离开的……”看到刘家喜不相信自己的话,老支书一脸着急的将在蒋庄荷花家听到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嗯?叔,你说的尤家的坏小子,说的是尤龙尤虎吗?”

    听到老支书的这番话,刘家喜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尤龙尤虎是个什么人,他要比老支书更清楚,因为尤龙前几年犯事,就是被刘家喜亲手给抓进来的。

    “刘警官,就是尤龙尤虎,和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镇子上那个会唱歌的傻子……”方逸在旁边插了一句,老支书刚才讲的不怎么全面,把傻子的事情给遗漏掉了。

    “他们把傻子给带走了?”刘家喜不由愣了一下,怪不得自己这几天在镇子上没有听到傻子的歌声,原来他已经不在集镇上了。

    “有问题,尤龙尤虎肯定有问题……”

    职业的敏感让刘家喜一下子就意识到了,尤龙尤虎带走司元杰和傻子,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事情,而以他对这俩兄弟的了解,这哥儿俩绝对不是行善积德带着傻子去享福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家喜啊,可不能让二狗子出事啊……”听到刘家喜的话,老支书一下子慌了神,司家可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如果出了事情的话,老支书死后也没脸去见自己那老哥哥了。

    “叔,你别急,我找人去问问,你们先坐,我马上就回来!”刘家喜宽慰了老支书一句,转身就出了屋子。

    想要调查尤龙尤虎的行踪,对于刘家喜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由于有案底的缘故,尤龙每年都要在派出所报道一次的,并且要讲明自己最近在干什么事情,刘家喜记得半个月之前尤龙就曾经来过所里。

    而且尤龙当年犯事的时候,在镇子周围的村子里还有好几个走的很近的同案犯,通过他们多少应该也能了解到尤龙现在的一些动态,刘家喜出了屋子之后就调集了尤龙的卷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当着方逸等人的面就打起了电话。

    “刘警官,这几个人都不在家吗?”

    看到刘家喜连着拨出去了三个电话之后沉着脸放下了话筒,方逸从他刚才的对话就知道了答案,这三个和尤龙交往密切的人,此时都不在家。

    “不在,说是出去打工了……”

    刘家喜皱着眉头点上了一根香烟,这三个人是分布在三个不同的村子的,而刘家喜的电话是直接打给村长的,按照村长的说法,他们三人都是十天前的时候出外去打工的,这个时间和司元杰离开的时间是一样的。

    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刘家喜感觉不对的,因为过年对于国人来说,是一个大节日,外地打工的人费劲千辛万苦都想着要回家过年,哪里有人愿意在这当口外出打工呢,所以这件事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蹊跷。

    “走,跟我去趟吴村,到他们家里问问去……”

    刘家喜一边说着话,一边拿起了桌子上的帽子站起身来,和尤龙尤虎还有司元杰傻子不同,这几个跟着他们外出打工的人,虽然只有一个人结婚了,但上面却是有父母的,刘家喜这是想从他们父母的嘴里,得到他们的消息。

    “刘警官,要不要开我们的车子去?”出到院子里,方逸看着那很可能是以前的黄面的改成的警车,开口向刘家喜问道。

    “你们开车跟着我就行了……”

    刘家喜摆了摆手,招呼了两个联防队员上了车,话说冀省民风彪悍,开着警车去老百姓有时候都不一定买账,要是坐着方逸他们的车子去,那村子上的人就更不把他们当做一回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