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六百章 上了一课

第六百章 上了一课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胡大哥,以我和魏家的关系,真不用这样的……”

    方逸将胡立志的手推了回去,且不说师父和魏大虎的交情,就是以自己现在和胖子的关系,魏大虎断然也不会收这两万块钱的,因为在魏大虎看来,他那胖儿子能在城市里扎根立足还找了个本科学历的准媳妇,全都是拜方逸所赐的。

    魏大虎虽然嘴上从来不说,但方逸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方逸要是把这钱拿给魏大虎,说不定就会被魏大虎给甩到脸上去。

    “方逸,国内的规矩我懂,很多人说不要,其实心里是想要的,不要那只是客气话而已,我给你说,这事儿我碰到的多了……”

    胡立志摇了摇头,他以前开斗狗场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过不少国内的豪客,那些人下起赌注来往往都是一掷千金,输上个几十上百万跟吧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作为斗狗场的老板,这样的优质客户,胡立志自然是要全力维护的,于是他就找人打听了一下这些豪客的来头,这一打听胡立志才知道,敢情这些豪客都是国内颇有能量的一些官员。

    胡立志很会做人,别人在自家的斗狗场输了大钱,他往往就会花些小钱请这些人去做马杀鸡或者是安排女人,而那些脸上道貌岸然嘴上说着“不要不要”的人,却是在行为上很是笑纳,胡立志压根就没见有一个人拒绝。

    后来有一段时间一位豪客不来了,胡立志找人问了一下,原来这位出手豪爽的大客户,就是因为在国内嘴上说着“不要”的话,手上在往兜里大把捞钱的时候,被人给举报了,这会正在牢房里面唱“铁窗泪”呢。

    从那时候起,胡立志就明白了“不要”两个字的真正内涵,就算是有人真不要,那只能说明你给的少了,只要钱到位,不要也能变成要。

    “胡大哥,你这都是哪跟哪啊?”

    听到胡立志讲的这一番道理,方逸真的是苦笑不得,他承认有很多像是胡立志所说的人,但在这个社会里面,也是有很多用钱办不了的事情的,就像是胡立志身份这件事,如果不是魏大虎自己感觉欠着方逸的人情,无论如何他也不会答应下来的。

    “方逸,俗话说礼多人不怪,你听我的,事情你来办,钱我来出!”

    胡立志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他倒不是以为方逸办不下来这事情,主要是不想让方逸欠下太多的人情,在胡立志看来,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要去费别的周折。

    “要给你给,我反正不给!”方逸摆了摆手,看到魏大虎出了门,连忙把胡立志的手塞回到他自己的口袋里,转身进了房间。

    “方逸,外面冷,快让客人进屋里来坐啊……”

    魏大虎看到胡立志的手插在口袋里,连忙招呼了一声,对着屋里喊道;“锦华,你小子就把客人扔院子里啊?你招呼着你胡叔,我出去看看猪肉分完了没有……”

    “胡叔?还胡大爷呢……”

    胖子嘴里没好气的嘟囔着,敢情胡立志来求自家办事,居然还成了什么尊贵的客人了,只不过胖子却是不知道,他老爹这纯粹是看在方逸面子上才会这么做的。

    冬天山里天黑的早,在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而魏大虎请的乡镇派出所的吴所长也来到了家里,酒菜是已经准备好了,方逸贡献的山鸡野猪肉都在桌上,魏大虎不知道从哪里还搞到一只穿山甲,为了这顿饭魏村长显然下了不小的功夫。

    除了魏大虎父子和方逸胡立志几人之外,酒桌上也就只有魏大虎的一个本家侄子,他的这个侄子在镇政府工作,也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是被魏大虎请来做说客的。

    吴所长年龄不大,只有三十多岁,人长得很文静,看上去并不像是干公安的,不过性格却是很爽快,他往日喜欢来水库这边钓个鱼,所以和魏大虎也是很谙熟,并没有拿什么架子。

    “吴所长,我这位老弟七十年代去了关东,现如今回来连个户口都没有了,你看所里是不是能给个方便,让我这老弟把户口给落下来?”

    酒过三巡之后,魏大虎自觉很委婉的提出了胡立志的事情,不过以他那山里人的性子,委婉的话说出嘴也是直白的很,听得魏大虎的本家侄子都转过了脑袋。

    “这个?魏叔,说句实在话,这事儿,现在是真不好办啊……”

    听到魏大虎的话,吴所长微微皱起了眉头,其实他已经从魏大虎侄子的嘴里知道此行的目地,但吴所长来到村子里之后,却发现事情并不像魏大虎说的那样。

    这乡镇里的警察,那也是警察啊,吴所长在进到村口的时候,就找了村里人打听了一下最近有没有从东北回来的人,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又从胡立志的口音里听出他根本就不是东北那边的口音,反倒是很接近南方人。

    如果说胡立志真是方村人,吴所长也就把这事儿给办了,但为了一顿饭去给一个不知道来历的人去承担干系,却是不符合吴所长处世原则的,因为这件事要承担的风险,远远不是一顿饭所能相比的。

    “哎,小吴,在你那一亩三分地,这事儿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听得吴所长的话,魏大虎不禁有些着急了,他可是在方逸面前拍了胸脯的,事情办不成,魏大虎可丢不起那人。

    “魏叔,不是这么回事的,现在户籍系统已经全国联网了,哪儿能说上户口就上户口啊?”

    吴所长这话说的一半真一半假,户籍系统全国联网了是不假,但是在一些老少边穷的地方,有很多山里人根本就不办户口的,往往需要户籍警多次做工作,他们才勉强同意办张身份证。

    所以吴所长只要想办,完全是有能力办到的,这一类的事情,基层打了报告申请上去,上面通常都会批复下来,也没有谁会闲的蛋疼来调查情况,最多就是时间拖的稍微长一点罢了。

    “这……”

    魏大虎虽然当了几十年的村干部,但说实话,他对于官场上的那些事情,基本上就是一窍不通,听到吴所长这么说,还真以为这事儿非常难办,脸色不由变的有些难看起来。

    “老叔,不是说还有个红烧鱼吗?怎么还没做好?我去看看……”见到族叔那脸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魏大虎的那个本家侄子连忙站起身来,冲着魏大虎使了个眼色。

    别人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魏大虎侄子却是门儿清的,现在乡镇超生一个罚款一万,由派出所负责执行,而罚没的钱派出所则是会抽走三千,也就是说,只要想办事的那一方拿出个万儿八千的,吴所长就能把这事儿给办了。

    魏大虎那本家侄子知道他的性子,这要说再说下去,十有八九就会僵掉,所以给了魏大虎一个眼色,让他跟着自己到外面,把这件事情给说清楚。

    “吴所长,我这几十年没回家,见到家乡人真是亲啊,来,咱们再干一杯……”

    在魏大虎出去后,胡立志端起了酒杯,俗话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胡立志的演技确实不错,要不是他那口音和金陵与东北都不搭边,说不定吴所长也就信了他的话了。

    当然,事情办不办是一回事,喝不喝酒又是另外一回事,不给办事也不能破坏警民关系啊,吴所长和胡立志碰了下杯子,将杯中的酒给喝了下去。

    “吴所长,你们这身警服可真气派,我从小就羡慕当警察的人……”

    喝下了这杯酒之后,胡立志用手拍了拍吴所长的衣服,坐在酒桌对面的三炮和胖子没有看到什么,但是紧挨着胡立志的方逸,却是看到了胡立志将原先要给自己的那个信封,神不知鬼不觉的塞到了吴所长的口袋里。

    “警察有什么好的,风里来雨里去,可是辛苦的很……”

    吴所长不动声色的将手放在口袋里捏了一下,再拿出手的时候,脸上分明已经是带了笑容,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开口说道:“你们这些出外几十年还能想着回家乡的人,正应了那句故土难离的话,现在遇到了困难,我们也是有责任帮助你们的……”

    “我靠,这……这样也行啊?”

    听到吴所长的话,低头喝着酒的方逸,差点没一口将嘴里的酒给喷出来,他没想到金钱的威力居然有这么大,能让吴所长直接来了个神转折,中间连句承前启后的话都没有。

    “无量天尊,我今儿可算是被上了一课……”

    方逸发现,自己之前和胡立志有关于要不要给钱的争论,自己可谓是一败涂地,方逸光想着魏大虎不会收钱了,却是没有料到事情的根子就不在魏大虎身上,而是这位吴所长才有着最终的决定权。

    在这一点上,方逸真的是不如胡立志人情通达,而等到脸色不是很好看的魏大虎和他本家侄子进屋之后,胡立志就像没事人一样的在酒桌上活跃起了气氛。

    吴所长的态度,自然是和之前有着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在胡立志当着魏大虎的面又提及身份的事情之后,吴所长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只要魏大虎这边出个证明盖个章,明儿就能到派出所去办理相关手续了。

    原本已经打算自己拿个五千块钱的魏大虎,也不知道发生了事情,不过吴所长松了口这总归是件好事,心头放下了一块大石的魏大虎顿时高兴了起来,这顿酒也算是喝的宾主皆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