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懂规矩

第五百九十九章 懂规矩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在师父坟前整整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方逸才回到了道观里,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方逸将道观里里外外全部都打扫了一遍,道观前殿有些漏雨的地方,也被方逸给修补了一下。

    道观所留给方逸的,满满的都是他的童年少年回忆,在道观里面又停留了一天,方逸才起身出山,在出山的过程里,他顺手打了好几只野鸡,在这种天气里,野鸡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灵活,几乎伸手就能抓住。

    “嗯?运气不错,能给魏叔家里添上几道菜了……”

    就在方逸快要来到山脚下的时候,他突然在一片栎树林中发现了一群野猪,说是一群,其实只有五六只,一公一母两只大野猪带着四五只幼崽正在扒拉着一个树根,冬天食物紧缺,野猪的日子怕是也很不好过。

    “嗷嗷……”

    方逸的到来,让前面的两只野猪瞬间就红了眼,要知道,野猪可是杂食动物,它们不但吃栎林落叶层下面的橡果,兔子、老鼠甚至蝎子和蛇都能成为它们的食物。

    而此时的方逸,显然就成为了这群饥肠辘辘的野猪们眼中的食物了,相隔着十多米,那两只大野猪就发出了咆哮声,脑袋微低,露出了它们嘴边的獠牙,冲着方逸就顶了过来。

    别看这两只野猪体型庞大,但动作却是非常的灵巧,林中密集的大树丝毫都不能影响到它们的速度,而一些碗口粗细的树则是直接就被它们给拦腰撞断,胆子小一点的人,怕是已经被吓呆住了。

    “我没去招惹你们,你们倒是急着找死啊!”

    看着两只野猪引起的浩大声势,方逸摇了摇头,身体忽然往后退了七八米,在后退的时候,方逸伸手从一棵大树上掰断了一根树枝,右手一扬,那根长约十多公分的树枝像支利箭般的射向了那只公野猪。

    以方逸此时的修为,已然达到小说中那摘花落叶尽可伤人的境界,他用手射出的树枝,和一把强弓射出去的利箭基本上也没太大的区别,威力甚至犹有过之。

    只听得“嗷呜”一声惨嚎,原本冲向方逸的公野猪,身体就像是撞到了林间大树上一般,突然间停住了脚步,庞大的身躯重重的侧翻在了地上,身体不断的在地面抽搐着。

    公野猪的惨嗥声,吓到了另外一只野猪,脚下一乱撞到了一棵大树上,野猪并不傻,当它从晕头转向中清醒过来看到已经死去的公野猪之后,母野猪顿时胆怯了,带着几只幼崽往树林深处退去。

    方逸也没有赶尽杀绝,在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打猎时需要涸泽而渔的,通常方逸和老道士都只会猎取成年的野兽放过幼崽,而此时方逸没有猎杀母野猪的原因,也正是让那几只幼崽能活下去。

    “肥肉少了点……”

    方逸来到已经死去的那只野猪前面,用手抓住野猪的前肢往上提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冬天的动物大多脂肪都不多,不过肉质却是更有韧性,味道也会更加鲜美。

    左手拎着几只野鸡,方逸用右手抓住野猪的后腿,将其拖着就下山了,来到村口遇到几个正在玩耍的孩子,飞快的跑回村子去通风报信了,很快一些大人就迎了出来。

    野猪在山里很常见,但方逸杀死的这头野猪重达将近四百多斤,却是不多见的,足足用了四个人才将野猪抬到了平板车上,一行人拥簇着方逸来到了魏大虎的家里。

    “魏叔,杀了只野猪,给乡亲们分分吧……”看到从门里出来的魏大虎,方逸将手里的几只野鸡递了过去,嘴上说道:“野鸡就别分了,回头晚上加道菜,我和魏叔您喝几杯……”

    “你小子,哪次都不空手啊……”接过方逸递来的野鸡,魏大虎笑着说道;“正好晚上我请了人过来,咱们好好喝一顿,有这几只野鸡,你那事就成了一大半了……”

    “是户口的事儿,这么快?”方逸闻言眼睛一亮,满军那边店铺都已经找好开始装修了,只等年后开业,说起来现在最急的事情就要数胡立志身份的问题了。

    “你的事情,魏叔能给办差了嘛……”

    魏大虎闻言笑了起来,他虽然只是个最基层的官儿,但和镇子上派出所的关系却是不错,那所里的几个小子可没到村里来打牙祭,每次魏大虎都给安排的不错。

    “哎,你哥今儿回来送年货了把?叫他过来,把这野猪给剥了……”

    魏大虎拉住了门口一个看热闹的村民,说道:“叫完你哥去趟办公室,在广播里面喊一声,让都到我家里来分肉,谁要是不来,没分到肉可别怪我啊……”

    方村不是很大,总共就百十户人家,有什么事只要打开广播喊一嗓子,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能听得到。

    “好嘞,村长,你就放心吧,这要是干活可能没人来,分肉肯定全都到的……”被魏大虎拉住的那人答应了一声,高高兴兴的往家里跑去,他哥是在镇子上杀猪的,今天正好回家送年货,就被魏大虎给抓了壮丁。

    “魏叔,胖子和三炮他们呢?”方逸在院子里洗了洗手,回头向魏大虎问道。

    “他们上午回金陵了,估摸着这会也该回来了……”

    魏大虎走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几年户口管理的比较严,必须得本人过来照相才行,你一会交代你那朋友一声,千万别说是外国人,要不然他们肯定不敢办的……”

    “魏叔,放心吧,我一会交代他……”方逸点了点头,这正说着话,门外就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出了院子门一看,胖子三炮和胡立志已经是下了车。

    “胡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魏村长,也是我魏叔……”等胡立志进了院子之后,方逸相互介绍一下。

    “进屋说话,外面太冷了……”

    看着胡立志裹得严严实实还在打着寒颤,魏大虎连忙把他让进了屋里,笑着说道:“都不是外人,叫我声老魏就行了,来到我们这乡下,老弟不怎么习惯吧?”

    “习惯,我从小也是在乡下长大的,那环境还不如这里呢,魏大哥,这次可真是麻烦您了……”

    胡立志长这么大,什么人没见过,一声魏大哥叫出来,顿时和魏大虎将关系给拉近了不少,将手里的一个袋子递过去,说道:“魏大哥,初次登门,买了点礼物,您一定得收着……”

    “来就来了,还客气干什么?”

    魏大虎脸上露出了佯怒的样子,不过还是接过了袋子顺手放在了桌子上,方逸带来的客人有礼貌,魏大虎心里是挺高兴的,更重要的是,这个叫胡立志的人说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从头到外完全看不出一丝外国人的样子。

    魏大虎不知道的是,胡立志原本就是泰国华侨,他的爷爷奶奶都是华人,家里说话也都是用普通话,而且胡立志去到芭提雅之后,也经常接触到华人,所以单从口音上是分辨不出他的国籍的。

    “一点心意而已……”

    胡立志用嘴在手上哈了口气,苦笑着说道:“魏大哥,咱们这什么都好,就是这天儿实在是太冷了,以后有机会我请大家去泰国玩,那里的冬天还是很舒服的……”

    “那敢情好,我还没出过国呢……”魏大虎闻言笑了起来,对着刚进门的胖子说道:“去把炉子点起来,这么大的人了一点眼力都没有,没见你胡叔都冻成什么样子了?”

    “胡叔?”听到老爹的话,胖子顿时不乐意了,“老胡,咱们这才几分钟没见,你就长辈分啦?不行,你得叫我爹叔,要不然我可太吃亏了呀!”

    “滚犊子,你胡叔这也有五十多了吧?你小子不叫叔叫什么?”魏大虎眼睛一瞪,就在手边寻摸起东西来了,话说自己这儿子皮糙肉厚的,还是摸着东西打更顺手。

    “哎,各论各的,各论各的……”

    看到这爷俩要吵起来,胡立志连忙劝解了起来,对着方逸使了个眼色,开口说道:“魏大哥,我到院子里看看,刚才看到的那个水井,和我小时候用的很像啊……”

    “胡哥,什么事儿啊?”心中会意的方逸起身跟着胡立志来到了外面。

    “方逸,这个给你,我知道国内办事都是要花这个的,你回头给魏大哥……”胡立志从手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塞到了方逸的口袋里。

    “钱?”

    方逸苦笑不得的说道:“胡哥,你来国内才几天啊?怎么连这毛病都沾染上了?而且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你这事儿我来办就行,钱还是算了,你留着做生意吧……”

    “我以前没少和国内的人打交道,这规矩我懂……”胡立志笑着摆了摆手,低声说道:“不多,就两万,该花多少你让魏大哥看着办,不够再给我说,多了就让魏大哥自己留着……”

    胡立志跟着方逸回国的时候,看着没带多少东西,实际上他那包里却是装了十多万美金,在金陵的这些天胡立志早把兑换外币的地方给摸清楚了,那十来万美金都已经换成了人民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