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五百八十八章 以藏养藏

第五百八十八章 以藏养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方逸,别笑话老师,玩了一辈子的杂项,今日才得见宣德炉,老师失态了……”余宣这会已经平静下来了,但眼睛还是时不时的瞄着桌子上的宣德炉,似乎害怕一个看不到宣德炉就会消失一般。

    “老师,这东西您这么喜欢,就收下吧!”

    方逸的话十分的诚恳,他接触古玩的时间并不长,也无法理解那些收藏家对某个物件茶饭不思的感觉,但方逸从老师的眼神中能看得出来,余宣是真的喜欢这东西。

    “你小子,别诱惑我了……”

    余宣苦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能见到一件真正的宣德炉,老师已经很高兴了,不过这东西能落在你的手上,那就是你的缘份,你日后一定要好好收藏,这东西在世上,怕是没有几件了……”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好吧,老师既然不要,那我就不勉强了……”

    “方逸,东西我是决计不要的,但老师有个请求,还希望你能答应……”余宣忽然开口说道。

    “老师,您说……”方逸愣了一下,看余宣的神情,他的这个请求估计还是和这尊宣德炉有关系的。

    “我想借用一下你的这尊宣德炉……”

    余宣想了一下,说道:“我的老师王世襄,一生收集了数十尊宣德炉,但却无一真迹,我想把这宣德炉带到京城给老师鉴赏一下,一个星期,只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就能还回来……”

    余宣之所以极为喜爱宣德炉,其实就是受了王世襄老人的影响,他的这位堪称近代文玩杂项鼻祖的老师,用了毕生之力收集宣德炉,但始终未见真迹,老人一直都引以为憾,所以在方逸这里见到了这尊宣德炉之后,余宣马上就生出了这个念头。

    “没问题啊,老师,您今儿就拿走!”

    听到余宣的话,方逸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钱财为身外之物这句话,对于很多人而言,都只是嘴上说说的,那些整天把这句话挂在嘴上的人,对钱财怕是比任何人看得都要重。

    但方逸在半年之前,对钱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概念,就算是现在,金钱在方逸眼中也只是一种能让他生活下去的工具而已,至于财物,方逸则是更没放在心上了。

    “好,我……我明天就去京城,把这东西带给你师公看看去!”

    得到了方逸的同意,余宣顿时大喜,甚至都顾不上春节临近了,他的老师王世襄年岁已大,最近两年更是卧病在床,余宣也想让老师尽早看到这物件,省的老师在心里留下遗憾。

    “余老师,明天我出个车送您过去吧……”

    看到余宣兴奋的样子,赵洪涛开口说道:“这段时间正好是春运高峰,您想买车票怕是买不到了,而且火车太乱,您带着东西怕是也不安全,那车跟您几天,回头再把您带回来吧……”

    “行,洪涛,那就麻烦你了……”

    余宣闻言点了点头,如果放在寻常的时候,他肯定不会麻烦赵洪涛,但是带着宣德炉就不一样了,余宣也害怕这东西在自己手上出什么意外,那样的话他是无法向方逸交代的。

    “满哥,这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挑个物件吧……”

    解决了余宣的问题,方逸转脸看向了满军,他之前说了除了胖子和三炮之外人人有份,两位老师不要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但满军这一件方逸还是要送出去的。

    “方逸,心意满哥领了……”让众人有些意外的是,满军居然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东西满哥不能要,不过我也有个要求,希望方逸你能答应!”

    “得,今儿的诸位都是高风亮节啊!”

    方逸也没想到,除了赵洪涛想要捐献的那尊金佛之外,自己竟然一件东西都没能送出去,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国宝级的物件,其中的一些东西就算是在各大博物馆里,都能称得上是镇馆之宝了。

    不过与此同时,方逸心里也感觉暖烘烘的,当下看向了满军,说道:“满哥,你有什么要求?说来听听……”

    “嘿嘿,方逸,你这里的物件,也不全都是国宝吧?”

    满军嘿嘿一笑,指着那尊清仿的青铜器和另外几个东西,开口说道:“这几个物件虽然也是出自宫廷,但价值不是很高,我希望方逸你能把它们放在咱们店里,这样咱们也能有几件镇店的物件了……”

    满军是个古董商,骨子里其实是和胖子一样的,只要见到古董,首先就要以金钱去衡量其价值,他在方逸开箱的时候就有这个心思了,能憋到现在才说出来,已经算是很能沉得住气了。

    “拿出去卖?”方逸闻言愣了一下,并没有马上答应满军。

    方逸现在没有什么要花钱的地方,而且他还想把那些不太值钱的物件挑出来,用来测试一下自己的轮回神通,是以脸上露出了不怎么情愿的表情。

    “哎,方逸,咱们开的可是古玩店呀……”看出了方逸不情愿的样子,满军连忙说道:“现在这店里,可就我那几件拿不出手的物件在撑着,有些说不过去啊……”

    满军说的倒都是实话,他们这家店要不是孙连达余宣提携,再加上方逸的那些作品撑着局面,别说一周内卖了几百万的货,恐怕连能不能开张还在两说之间呢。

    “方逸,小满说的有点道理……”

    余宣开口说道:“做古玩生意,是不能只进不出的,那样的话就是个无底洞,有再多钱都不够往里面砸的,你的这些物件,挑选一些好的收藏起来,剩下的都可以买卖处理掉!”

    余宣知道方逸为了买这批古董,几乎将这次去缅甸赚到的钱全都给花光了,但古玩收藏讲究的是以藏养藏,更何况方逸还开着一家古玩店,要是学着貔貅的性子,那这家店早晚是会做黄掉的。

    “那好吧,老师,您帮我挑一些价值不高的,回头让满哥摆到店里去吧……”

    听到余宣的话,方逸点了点头,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方逸不为自己打算,也要想想这几个开店的兄弟,他那古玩店里要是能摆上几件明清宫廷里的古玩,那格调立马就要上升好几个档次。

    “行,我给你选选……”

    余宣走到了堆放了一地的物件面前,从里面选出了几个物件,又拿起一幅摆在桌子上的画,说道:“王时敏是清初很有影响力的画家,不过他的画现在市场估值有些偏低,这幅画小满你开到百万以上的价格,没人买就留着镇店用吧!”

    和孙连达只醉心于文物鉴定和修复不同,余宣做古玩生意那也是一把好手,他所挑选的这几个物件都是价值从五万到五十万的东西,不高也不算低,但件件都是在古玩市场不多见的精品。

    至于王时敏的这幅画,余宣则是本来就没打算卖掉的,要知道,王时敏一生以临元画为主,并得董其昌亲自指点,其“一意摹古,反对创新”的思想对清代中国画的发展影响深远。

    王时敏淡于仕途,更喜笔墨,崇祯五年就称病辞官,隐居西田别墅,潜心绘画研究与创作,只不过恰逢乱世,所以他虽然艺术造诣极高,但名气却不是很大。

    再加上王时敏的画大多都被国外的博物馆收藏,别说民间了,就连拍卖会上都极其少见,只是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拍出去一幅,是以他的画作价格还停留在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估价极低了。

    按照余宣的分析,王时敏的作品,价格肯定会涨上去,用现在的市场价卖掉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余宣这才让满军挂个高价,一来能提升古玩店的名气,二来也可以坐等升值,虽然摆出去,但实际上等于是非卖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