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老师的告诫

第五百七十四章 老师的告诫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两位都是我的好老师……”

    看到两个老人斗嘴,方逸不由笑了起来,给两位老师各倒了一杯水,开口说道:“晚上喝茶不容易入眠,老师请喝水……”

    “嗯,还是有徒弟好啊……”余宣喝了口水,看向孙连达,说道:“怎么样,老哥,这有徒弟伺候的感觉,比你孤家寡人一个人呆着的时候要好多了吧?”

    “你还好意思说呢,我就这么一个徒弟,还差点让你给带丢了……”孙连达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余宣,说道:“下次说什么也不让你带方逸出门了,你这老师太不合格了……”

    “哎,我说老哥,这凡事都有两面性的呀……”余宣也不生气,呵呵笑着说道:“你问问方逸,他这次缅甸赚了多少钱?在家里窝着,他就是这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的!”

    “你就是一俗人,有些事能拿钱来衡量吗?”孙连达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还是看向了方逸,问道:“你余老师说你赌石赚了不少钱,到底是赚了多少呀?有个几千万吧?”

    孙连达知道余宣本身就是个富翁,身家至少也是在几千万以上的,能被他看上眼,说明方逸此行的确是赚到不少钱,因为余宣那话中都带有那么一丝酸溜溜的味道。

    “老师,一共赚了应该有一亿六七千万吧,到账的有一亿四千多万……”对于孙连达,方逸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隐瞒,当下将自己几笔钱的来处都交代了出来。

    “一亿六七千万?有……有这么多?”饶是孙连达见多识广,也被方逸说出来的这个数字给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孙连达以前干金陵博物馆馆长的时候,整个博物馆一年的经费也就是一千多万,这其中还包括了修缮费用,那时候为了能买到一些馆藏精品,孙连达是省吃俭用,不断的压缩各种经费,才勉强够博物馆的开支。

    所以孙连达怎么都没想到,方逸只是跑了一趟缅甸,竟然就能赚到一家博物馆十几年的经费,完成了很多成功人士需要几十年的积累,这简直就巅峰了孙连达对于金钱的认知,他有些不明白,什么时候钱那么好赚了?

    “老师,是我运气好,也是余老师指点的好!”方逸嘿嘿一笑,将功劳都推给了余宣。

    “别,没我什么事,是你小子自己有本事……”余宣摆了摆手,看着方逸说道:“有句话老师原本是不该问的,但不问出来心里却是有个梗……”

    “老师,有什么您尽管问?”方逸闻言愣了一下,看到余宣的神色,却是对他接下来要问的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方逸,你究竟是如何鉴定翡翠原石的?”

    余宣问的很直接,他从六七十年代就开始接触翡翠原石了,这三四十年下来,经手的原石不计其数,但余宣也无法做到像方逸那样,几乎次次出手不落空,竟然在每一块原石中都解出了翡翠。

    也就是当时因为战乱的原因,导致场内的情况比较混乱,没有人去关注方逸,如果放到以往的公盘里,方逸这出手不空的神奇表现,怕是早就传遍整个玉石行了,这名头怕是要比他那方大师的名头更加的响亮。

    不过虽然自己和方逸是师徒的关系,余宣也没指望方逸老老实实的将他鉴定原石的办法给说出来,而且自己问的就有些冒昧,就算方逸不说,余宣也不会怪罪他的。

    “老师,我哪懂鉴定原石啊……”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才猜到余宣要问的问题时,方逸就已经想好了答案。

    “老师,这次能赌中这么多原石,都是小魔王的功劳,我所买的那些原石,都是小魔王选的……”

    方逸身上的事情,实在是不好向两位老师解说,尤其是他的轮回神通,到现在方逸都还没有摸清其规律,所以只能将事情推到小魔王身上了,反正方逸也没说谎,小魔王在此次的缅甸公盘里,的确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小魔王?你……你说的是那只小松鼠?”余宣闻言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说道:“那……那只是个小动物啊,它……他怎么可能选的中原石?”

    虽然余宣知道小魔王很通人性,但他真的无法相信方逸的话,因为小魔王毕竟只是一只松鼠,就算再有灵性,恐怕也无法看透那连最精密的仪器,都无法测出来内里的翡翠原石吧?

    “老师,我也不知道,但小魔王的确能做到……”方逸很认真的说道:“小魔王现在又沉睡了,等它醒过来的时候,当着您的面一试便知!”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余宣知道方逸说话从来都不夸大的,再看到方逸说话时的神色,余宣心里已然是信了七八分,不过没有亲眼见到,余宣还是抱有一定怀疑态度的。

    “余老弟,这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着方逸和余宣的对话,孙连达插口说道:“就拿狗这种动物来说,这世上有搜救犬还有缉毒犬,它们都有着人物所不具备的能力,或许方逸养的那只松鼠就是对翡翠有特殊的感应也说不准的……”

    “这……这也有些道理……”

    孙连达的话让余宣很难反驳,动物在某些事情的感应上,的确要比人类更加的灵敏,像是地震和一些灾难发生的前夕,许多家畜都会有不安的情绪出现,他们能提前感应到灾难的来临。

    “好吧,如果是这样,那方逸你要答应老师一件事……”

    余宣脸色一正,看着方逸说道:“你那只松鼠如果真是只寻宝鼠的话,以后你切切不可再用它去赌石了,钱财只是身外物,你千万不可沉迷进去,这对你有害无益……”

    “嗯,方逸,你余老师说的对,爱财不可贪财,你这次赚的也够多了,以后就不要再去缅甸了……”

    对于余宣的话,孙连达也是十分赞同的,因为那只松鼠如果真有方逸所说的那么神奇,那么赌石在方逸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了,方逸完全可以从中得到无尽的财富。

    但这种像是赌博作弊一样的办法,并非是正道,方逸要是真沉迷于这种赚钱之道的话,那最后终究会害了自己的。

    “老师,您说的我都明白,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会再去赌石了,即使去赌石,我也不会带着那个小家伙的……”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论心境修为和内心对金钱欲望的淡薄,方逸并不在面前的这两个老师之下,甚至还犹有过之,金钱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工具,即使随手丢弃,方逸也不会感觉到可惜的。

    “嗯,有个一两亿,你的钱比老师都多了,已经够用了……”

    听到方逸的表态,余宣高兴的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水杯喝口水,接着说道:“你那钱也别都放在银行里面,俗话说钱能生钱,你不妨做点理财之类的投资,收益不是很高但却是很稳定,回头老师教教你……”

    “老师,我……我这钱已经没有了……”听到余宣的话,方逸硬着头皮回了一句,他的钱全都拿来买古董了,到时候能剩个百十万怕是就不错了,哪里还有钱去投资什么理财啊。

    “没……没有了?”

    余宣端着水杯的手一抖,那杯子里的水顿时洒落在了裤子上,顾不得擦拭裤子上的水,余宣开口急问道:“方逸,你说的没有,是……是花完了,还是怎么了?”

    “老师,我把那钱给花完了……”

    看着老师裤裆处的水渍,方逸硬是憋住了笑,开口说道:“老师,我从大哥那里买了一些东西,差不多正好是我赚的那些钱的数字,等明儿把钱转过去,我手上估计就剩不了几个了……”

    “你……你小子买了军火啊?花了一亿多?”

    余宣和孙连达对视了一眼,老哥俩都看见了对方眼中震惊的神色,这可是一个多亿啊,就算是视钱财如粪土的孙连达,要支出如此大一笔钱,恐怕也会三思三思再三思的。

    “老师,军火可没有那么贵,我又不想打仗,买军火干什么?”

    听到余宣的话,方逸不由笑了出来,他在缅甸呆了那么久,也听彭斌说过一些军火的价格,像是一把AK47冲锋枪,在缅甸只不过买几百人民币,一亿多买这玩意那怕是都够装备一个师的了。

    “方逸,老师不是干涉你花钱,但这钱也不能乱花……”孙连达面色严肃的说道:“你说说看,这钱究竟是干什么了?歪门邪道的事情咱们可不能做!”

    “老师,违法的事情我可不做,那些钱,被我买了古董了……”

    看到两位老师着急的样子,方逸心中有些感动,当下也没再卖关子了,原原本本的将他把彭家祖上传下的古董,全部都买下来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具体到有哪些古董,方逸却是只字未提,他这是想等东西到了给两位老师一个惊喜。

    “买了古董?你小子倒是大手笔啊……”

    听方逸讲诉完这件事,余宣脸上露出惊叹的表情,眼睛瞄了一下孙连达,开口说道:“方逸,这国外存在外流文物的确是有很多,但猫腻也不少啊,你确定自己买的都是真品吗?”

    余宣是方逸文玩方面的老师,而古玩老师则是孙连达,要不是余宣和孙连达的交情很好,问出这句话那就等于是在质疑孙连达了,所以在说话之前,他先向孙连达投去了个歉意的目光。

    “余老弟,我相信方逸的眼光……”还没等方逸开口,孙连达就说话了,“除了扬州的那块玉,你可曾见过这小子吃亏啊?”

    孙连达教授方逸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是知道方逸心思慎密而且历史功底深厚,他如果没能看个八九不离十,肯定是不会如此这般将全部身家都砸进去的。

    “老哥说的也是……”听到孙连达的话,余宣顿时反应了过来,方逸虽然是行里的新人,但那灵透的心思,怕是很多在古玩行厮混了一辈子的人都比不上。

    “方逸,你不说,老师也不问,不过东西到了之后如果是赝品,你就给我学个十年八年的再琢磨出师的事情吧!”

    孙连达开口给这件事下了个定论,刚才方逸没有提究竟买了些什么古玩,这其中的意思,孙连达是一清二楚,到了他和余宣这般年龄,那养气的功夫非比寻常,自然不会像那些年轻人一样,追着方逸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

    PS:大章,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