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蟥蛊

第五百二十五章 蟥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方逸以前只是听说过蟥蛊的喂养方法,但是对于用这种方式能喂养出什么样的蟥蛊,方逸却是一无所知,和彭斌与鬼六一样,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蟥蛊。

    “嚓嚓……”

    这只被关在玻璃瓶中的蟥蛊显得异常的凶猛,不断的用两根颚牙在啃咬着玻璃,并且还用蚂蟥一般柔软的身体紧贴在玻璃瓶上,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逃出去。

    “奶奶的,这简直就是喂养出了一只怪物啊……”

    听方逸解说完蟥蛊的炼制方法之后,彭斌吃惊的半天才合上了嘴巴,眼睛不善的看向了鬼六,说道:“阿爸怎么会被人下的这蟥蛊?你跟在阿爸身边,难道一点都没察觉吗?”

    “没有,这是我的过失……”鬼六垂下了脑袋,想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应该是老爷去钓鱼的时候被人下的这只蟥蛊,也只有那个时候才有机会……”

    “老爷子喜欢钓鱼吗?”听到鬼六的话,方逸插口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老爷子中蛊的事情就比较好解释了,因为在野外,蛊虫是非常难以防范的……”

    “他娘的,早知道我就不给阿爸挖鱼塘了……”听到事情的源头还在自己身上,彭斌不由苦笑了起来。

    彭老大晚年特别喜欢钓鱼,为了他的这个爱好,彭斌还专门让人在距离家里挖了几个鱼塘,每年都会扔些鱼苗进去,而彭老大在早上和晚上的时候,都会去鱼塘垂钓一两个钟头。

    缅甸天热,彭老大早晚虽然会穿上长裤,但却是常年都趿拉着一双拖鞋,这或许就给了蟥蛊可乘之机,因为蟥蛊本身就带有蚂蟥的特性,只要接触到皮肤,它就能咬开一道口子钻进去,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

    而且蟥蛊贴附在人身上的时候,还会释放出一种麻醉剂,通常被它们叮上的人,只会感觉有一点点的麻痒,这种麻痒比被蚊子叮咬还轻微,绝大部分人根本就不会在意。

    事实也正是如此,几天前的一个早上,彭老大像往常一样,拿着鱼竿来到了他经常去的一个鱼塘,由于水草肥沃的地方鱼儿也多,所以彭老大带着一个小马扎,直接坐在了鱼塘边上的草丛里。

    不知道从哪里爬出来的这只蟥蛊,顺着彭老大的拖鞋爬到了他的裤腿里,对于这一切,彭老大压根就没有丝毫的察觉,但当他钓完鱼回到家中之后,却是一下子像得了脑梗一般,整个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鬼六也曾经怀疑过老爷子是在鱼塘那里出的事,但整个过程他一直都在彭老大的身边,并没有感觉到异常的情况,直到亲眼目睹了这只蛊虫,鬼六才明白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犯了错。

    “大哥,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这只蟥蛊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啊?”

    方逸看着玻璃瓶里那形状怪异的蛊虫,心中也是生出一股寒意,在国内云贵川等地的巫师,是最令人忌惮的,原因就是他们炼制蛊虫的这一手功夫,而下蛊的本事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怎么处理?自然是干掉它了!”彭斌一脸嫌弃的看了眼那只蟥蛊,说道:“这么丑的玩意,留着也是祸害,不过我听说蛊虫好像是刀枪不入,方逸你能弄死它吗?”

    “大哥,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刀枪不入的蛊虫,只有金蚕蛊,一般的蛊虫可没那么厉害……”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笑着摇了摇头,不过随之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开口说道:“弄死这只蛊虫容易,但那下蛊的降头师,也有可能跟着死亡,大哥你不怕打草惊蛇吗?”

    方逸虽然从彭老大体内逼出了这只蟥蛊,但却是丝毫都没有伤害到它,也就是说,下降头的降头师就算有所察觉,也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他只能感应到现在这只蟥蛊急躁不安的情绪。

    但如果方逸弄死了这只蟥蛊,和蟥蛊心神相连的降头师,就会受到巨大的伤害,重则甚至会命丧当场,因为用自身精血喂养的本命蛊,和降头师是两体一命,不管那个死去,另外一个都很难独活。

    “打草惊蛇?我就是要让这条蛇跳出来……”

    彭斌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老子在野人山杀了上百万条蛇,还怕蛇能翻天不成?方逸,马上弄死这只蛊虫,我倒是想看看藏在身边的毒蛇到底是谁?”

    彭家的驻地看上去就像是个乡间集镇,管理的也很松散,但彭斌心里却是清楚,如果有外人进入到了彭家,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严密监视的,而根据鬼六所说,在父亲病倒之前,并没有外人进入彭家。

    这也就是说,眼前玻璃瓶中的这只蟥蛊,十有八九就是彭家或者是另外几个有资格进入彭家的人带进来的,不管是谁,他们注定都是彭家的叛徒,是他彭斌的死敌。

    彭斌虽然长的很粗犷,但他行事却是出了名的慎密,如果他真是一介武夫,那也不会被缅甸各路军阀和政府如此重视了,彭斌要是不在家族内,或许会发生一些变故,但既然彭斌回到家族,那不管是谁都翻不了天的。

    “我看着这蟥蛊也挺恶心的,那就弄死吧……”

    对于搞死这只蟥蛊是否会间接害死一位降头师,方逸是毫无心理压力的,因为在国内,除非是对方犯下了杀父灭门的仇恨,否则巫师是极少出手去对付普通人的,所以说这个降头师已经是先坏了规矩。

    “怎么弄死?烧死它?”说实话,彭斌对玻璃瓶里的这只蛊虫,还真是有三分惧意,降头师的强大,在东南亚地区可是连三岁的孩子都耳熟能详的。

    “那样死的太慢,降头师肯定会有所察觉的……”方逸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而且要是在这里弄死它,这间屋子以后或许就不能住人了,咱们要不要换个地方?”

    “没事,就在这里,你只管干,大不了回头给阿爸换个房间住……”

    彭斌无所谓的说道,俗话说狡兔三穴,彭家在这里经营了几十年,自然不会像是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在这围屋的地下,就有着四通八达的地道,而地道的出口,则是分布在十多个房间里面。

    --

    PS:月末倒计时,清仓月票投出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