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旦夕祸福

第五百一十四章 旦夕祸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胡立志风光了几十年,但是在他五十岁之后,却是遇到了人生最大的一个坎。

    在泰国和东南亚各国,就斗狗这个圈子而言,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与胡立志相抗衡了,这个产业为胡立志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也让他功成名就,在赌博这个圈子里拥有很高的地位。

    人在物质上满足之后,总是要追求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胡立志也是如此,坐拥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他总感觉自己还欠缺点什么,一次偶然的机会胡立志去了趟拉斯维加斯,他终于明白了自己需要去做什么。

    相比拉斯维加斯赌场的金碧辉煌,再看看自己那斗狗场的简陋,胡立志感觉到了巨大的层次差异,同样都是赌博,为何别人玩的那么高端,自己的生意却是那么让人瞧不起呢。

    在有了追求和目标之后,胡立志动用了自己的金钱和人脉,先后在缅甸印尼包括新加坡等地,开了十多家赌场,身份一变,宛然成了东南亚的赌界大亨了,在一段时间里,西方国家提起他的时候,往往都是和澳岛的那位赌王相提并论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不要说是赌博这种沾染着灰色地带的生意了,胡立志进军东南亚各国的赌业,也就顺理成章的触及了原本这些国家固有的势力,而这些势力,大多都是西方的赌业大鳄。

    西方人最想进入的地方,自然是澳岛,不过有那位赌王守着,在前面的几十年里,他们只能将自己的生意发展到澳岛之外的东南亚各国,虽然不至于像澳门赚的那么多,但总归也是赚钱的生意。

    澳岛进不去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原本的生意也要被人抢走,那些国际赌业大佬们顿时炸毛了,他们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起了胡立志,一时间,东南亚的各个赌场内,都变得烟火味十足起来。

    按照业界的规矩,赌场的纷争自然是要先在赌桌上解决的,西方的赌业大佬们,先后派出了十多个赌术高手,横扫了胡立志所有的赌场,每天都面临的大额亏损,逼得胡立志不得不暂时了停止了这些赌场的营业。

    虽然做了几十年斗狗场的生意,但不得不说,斗狗和真正的赌业还是有很大差异的,胡立志在赌业的根基和那些老派赌场大亨们比起来,终究还是太浅了,在遭受这一番打击的时候,他竟然找不到赌术高手进行反击。

    赌场每关停一天,都代表着巨额的亏损,胡立志几十年积攒下来的身家虽然很丰厚,但也是亏损不起的,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变得一穷二白。

    在东南亚混了那么多年,胡立志也不是全无人脉的,情急之下,胡立志就动了杀机,请杀手干掉了西方人派来的赌术高手,却是浑然不知自己犯了行业内的大忌。

    开赌场,自然就得笑迎八方客,就算是竞争对手派人来赌,那也只能在赌桌上解决问题,当年的澳岛赌圣叶汉就是如此,赢得西方高手几十年都不敢踏入澳岛一步。

    但胡立志的行为,却是犯了众怒,就算是同为亚洲人的澳岛赌王也是发声谴责了他,西方的那些赌业大亨们更是以牙还牙,不但派出枪手横扫了胡立志所有的赌场,更是雇佣了杀手要干掉胡立志。

    面对着众多的敌人,胡立志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他数十年辛苦建立的产业,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轰然倒塌了,而且泰国政府也以他涉赌的罪名,对他进行了抓捕,一时间胡立志是四面楚歌。

    不过烂铁也有三分钉,胡立志在东南亚混了那么久,自然也有朋友,而他的这个朋友,就是彭斌。

    准确的说,胡立志的朋友应该是彭老大,因为当年彭斌去泰国打拳的时候,是彭老大给胡立志打的招呼,让他关照一下自己的儿子,而胡立志很给彭老大面子,彭斌在初入拳台的时候,就没有受过任何的剥削。

    来往的时间长了,彭斌和胡立志的关系,反倒是要比父亲和他的关系走的更近,两人虽然差了十多岁,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在胡立志的那些赌场里,也有彭斌为数不多的一些股份。

    共同的利益加上朋友的关系,彭斌也出手了,他干掉了西方人派来的一整队雇佣兵,算是打击了一下对方的气焰。

    不过对方财雄势大,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自己露面面,只是出钱请雇佣兵,就足以让彭斌应付不暇了,在后面数次交手中,彭斌也受了不轻的伤,只能无奈的带着胡立志退回到了家族的地盘之中。

    生意没有了,泰国的家也不能回,可以说,胡立志从人生巅峰一下子跌回到了自己的人生低谷,不过这大起大落也让他看透了很多事情,胡立志还真的就安安静静的在缅甸生活了下来。

    当然,虽然算是逃亡到的缅甸,但胡立志在钱上面还是不缺的,他在欧洲一些银行的存款足够他生活的了,闲来无事的时候,胡立志又养了几只狗,不过这次养狗的目地却是为了护院保护自己,而不是再用它们去比赛了。

    “这老胡,还真是个奇人啊?!”

    听彭斌说完胡立志的传奇人生,方逸也是感慨不已,人的际遇就是如此,有风光自然就有落魄的时候,能一直站在风头浪尖上屹立不倒的人,却是极为少见的。

    “老胡搞赌场不怎么样,不过养狗的水平真是一流的,他要是一直玩斗狗,也出不了后面的事情……”

    听到方逸对胡立志的评价,彭斌撇了撇嘴,他离开黑市拳坛,就是受了老胡的连累,要不然以彭斌当年的身体状况,最起码还能统治黑市拳坛三五年的时间。

    “彭斌,你小子又在和人翻我的黑历史了?”

    随着一阵发动机被关闭掉的声音,老胡从屋外走了进来,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说道:“当年你入股的那点钱,我可都还给你了,你小子就知足吧……”

    “老胡,你耳朵还是那么好啊?”

    彭斌嘿嘿一笑,他当年初到泰国的时候受到老胡很多的照顾,为他出手也是应当应分的事情,彭斌从来都没为此后悔过,刚才只是和方逸发几句牢骚而已。

    “废话,你那嗓门都快把屋顶捅破了,我能听不到吗?”

    听到彭斌的话,老胡翻了个白眼,随手扔了一把钥匙过来,说道:“车子在外面了,赶快滚蛋,对了,要是搞不定的话,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从你这里跑路……”

    虽然事隔好几年了,但泰国官方和老胡的那些仇家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如果彭斌真的护佑不了老胡的话,他也只能再找一处地方隐姓埋名了。

    “要不要把大毛二毛三毛给带过去?”

    老胡的脸色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开口说道:“别的不敢说,它们三个绝对要比你手下十几个人都好使,尤其是晚上,能帮你做不少事情呢……”

    “不用了,老胡,有我兄弟在,家里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叫个事,行了,我先回去了啊……”

    彭斌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招呼了方逸一声就往外走去,只是刚走到房屋的门口处,彭斌的身体就僵住了,回过头看着胡立志,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老胡,我让你找辆车,你他娘的就给我找了个摩托车啊?”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也是伸头向外看去,果不其然,院子里真的停着一辆很破旧的三轮摩托车,那漏斗的座位已经没有了,透过上面的锈迹,隐然还能看到五角星的图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