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五百一十章 鬼六

第五百一十章 鬼六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大哥,这是有人不想让你做彭家家主啊……”听彭斌讲完彭家现在的局势之后,方逸琢磨出了点味道。

    正常来说,彭老大死后,彭家第一人的宝座,肯定是非彭斌莫属的,因为彭斌不单是彭老大的儿子,更是现在整个彭家的二号人物,接任家主的位置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父亲病危,居然封锁消息不让通知儿子,于情于理都说不去的,连并不了解彭家的方逸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出了问题。

    “我本来就无意当家主,不过父亲打下来的江山,我也不能让他们给白白的败坏掉……”

    彭斌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开口说道:“我觉得长老议事的制度可以取消掉了,养着这么一帮吃白饭不干活的家伙不说,还时不时的给你找点麻烦,要不是父亲拦着,我早就让他们全滚蛋了……”

    和祖上初到缅甸不同,现在的彭家,早已是在缅甸根深蒂固了,单单是彭家这些年收养培养起来的孤儿,就是一支强大到可以和政府军相抗衡的武装力量,而这个力量,现在正是掌握在彭斌手上的。

    所以这次虽然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但彭斌自信还能掌控得住局势,现在唯一让他担心的是父亲的身体,因为之前离开家的时候,彭老大的身体就不怎么好,这让彭斌一直都在心里牵挂着。

    “前面那条江对面,就是彭家的势力范围了……”

    车子开到一条很宽广的河流边上,彭斌招呼方逸跳下了车,坐了六七个小时车子的小魔王也被憋坏了,刚下了车就窜到了河道边上的大树上。

    “咱们坐船过去,车子怎么办?”

    方逸看到一艘快艇从河对面驶了过来,他有种直觉,这艘快艇一定是来接自己和彭斌的,果不其然,短短的一分多钟之后,快艇就驶到了方逸和彭斌所站立的河道边上。

    “车子扔这里就行了,会有人来收拾的……”

    彭斌的眼睛盯着快艇上那个穿着花格子衫的中年男人,脸色居然变得凝重了起来,冲着那人点了点头之后就坐进了快艇里,方逸紧跟着彭斌上了快艇。

    “鬼六,你怎么离开了?我父亲怎么样了?”

    看着那个亲自开快艇的男人,彭斌的脸色有些难看,在快艇驶离岸边之后,彭斌开口问道,他意识到彭家内部所出的事情,或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是彭老爷子四十多年前在缅甸收养的孤儿,也是老爷子身边最为信任的警卫队长,鬼六的来历彭家都很清楚,但是他的经历却是极少有人知道,尤其是鬼六从十岁到二十岁的时候,彭家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记载。

    但毋庸置疑的是,鬼六的身手非常的强大,他就像是一道影子隐藏在彭老爷子身边,这二十多年来彭老爷子遭遇过无数次危险,每次都能化险为夷,鬼六绝对是功不可没。

    彭斌曾经缠着鬼六非要和他较量一下,但就是他也没能摸清鬼六的底细。

    因为在两人交手的时候,彭斌发现,这人居然真的像是鬼一般,身形飘忽不定,但出招却是辛辣无比,好几次彭斌差点都着了道,最后两人是以平局收场的,不过彭斌心里清楚,鬼六或许根本就没拿出全部的实力来。

    “说话啊,我父亲到底怎么样了?”

    看着鬼六沉默不语的样子,彭斌大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因为彭斌知道,鬼六一向都和父亲形影不离,此刻见到他居然出现来迎接自己,彭斌的心不由凉了一下,

    “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我用千年人参吊着老爷一口气……”

    鬼六回过头来,彭斌看见,他的眼角分明有一层泪光,这让彭斌心里又是一沉,口中怒喝道:“那你干嘛不守在父亲身边?是谁让你来接我的,你分不清孰轻孰重吗?”

    “我能看懂老爷的眼神,他让我来跟着你……”

    鬼六的声音忽然失去刚才的那种情绪,变得冷静甚至冷酷了起来,他最早是作为彭家的死士被训练出来的,除了忠心于彭老爷子之外,鬼六已经很少会有自己的情绪出现了。

    “父亲是自己突发的病,还是外因造成的?”彭斌深深的吸了口气,他也让自己平静了下来,虽然从鬼六口中得到的情况不是很好,但父亲还活着,彭斌心里就松了口气。

    别看最近这些年彭老大已经很少管事了,而彭斌和彭浩也将彭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似乎没有彭老爷子,彭家也可以发展的很好。

    但是对于所有的彭家人而言,老爷子只要在那里,他们就会觉得心安,因为这半个多世纪以来,老人用他那并不算是很宽广的肩膀,为彭家遮挡了太多的风风雨雨。

    “不知道……”鬼六说话一向都是惜字如金,但似乎也感觉这个解释有点过于简单了,接着又说道:“我一直都在老爷门外!”

    鬼六的后面一句话,方逸未必能听懂,但彭斌却是听懂了,鬼六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只要他守在外面,那就没有任何人能进入到父亲的房间里,换而言之,鬼六话中的意思是更倾向于老爷子的病是突发的。

    “父亲刚一病重,那些鬼魅们就都跳出来了……”彭斌嘴里冷哼了一声,不满的看着鬼六,说道:“父亲不交代,你就不知道处理一下吗?否则今天哪里会用你来接我?”

    “我只负责保护老爷,现在是你……”

    鬼六摇了摇头,他活了这四十多年,就只会两件事,一件事是救人,而另外一件则是杀人,除了这两件事之外,鬼六再也没有别的能力了,如果让他去处理彭家的内部事情,结果只会有一个,那就是不分好坏杀的血流成河。

    “还有谁知道我回来了?”彭斌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而这时快艇已经到了河对岸,在对岸的那个简易小码头上,停放着一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

    “之前知道没死,现在知道回来……”让鬼六多说一个字真的很难,好在彭斌听了几十年的这种说话方式,倒是不会产生沟通障碍。

    “车子你开走,回到父亲身边,我自己去家里,记住,在我回去之前,父亲不能出任何的事情……”

    彭斌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知道在彭家的势力范围内,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是不会派出武力对付自己的,因为彭老爷子在这里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在这里与彭斌为敌,等于是在挑战数十万生活在这里的人。

    --

    PS:周一,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