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奇怪的雾霭

第四百七十二章 奇怪的雾霭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舒服啊……”将那蛇胆中的精纯能量尽数转化成真元之后,方逸一脸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其实修道并不是像传说中的那般辛苦,这实际上是对于自身进化的一种修炼,每次修炼结束之后,身心总是会特别的舒服,这也是古代很多的炼气士能在山中隐居多年的主要原因。

    现在的方逸就是如此,他已经能体会到修炼之后身体和心理的变化,这种身心同时得到升华的感觉,会让人十分的沉迷,古代很多人抛妻弃子出家修道,与此显然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像是那种断绝了七情六欲的修道之人,却是又背离了修道的初衷,他们自以为斩断心魔,实际上心魔早已深埋于心,这一类人很容易就会走火入魔。

    方逸的师父让他下山历练,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只有经历过红尘炼心,才能在修炼的时候坚守本心,不至于在修道路上步入歧途。

    “无量天尊,这修炼也不能当饭吃啊……”

    方逸此时很伤脑筋,虽然修为精进了不少,又转化了一部分的体内真气成为真元,但这肚子饿却是修炼所无法替代的,毕竟方逸还没有修炼到辟谷的境界,可以将餐风饮露变成身体所必须的能量。

    拳头大小的蛇胆,其中的精华已经全被方逸炼化,不过腹中的饥饿感,也是越来越强烈了,借着蛇椎骨散发出的微弱磷光,方逸看了一眼地上的无头森蚺,一口口水忍不住咽进了肚子里。

    “又不是没吃过生肉,话说这条森蚺没被臭鼬药剂影响到,蛇肉应该也不臭吧?”方逸一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一边已经蹲了下去,握着短刃的右手在蛇身上划拉了一下,已然将一条十多公分长的蛇肉撕扯了下来。

    去掉鳞甲的蛇肉,通体雪白,虽然生肉比较有韧性,但是在方逸的那一口钢牙之下,这足有半斤多的蛇肉,三下五除二的就被他给吞进了肚子里。

    一块蛇肉下肚,方逸浑身的细胞似乎都在歌唱,强大的身体分解功能,几乎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将这半斤多的蛇肉给消化掉了,而肠胃间的饥饿感,提醒着方逸还要继续吃。

    “奶奶的,还是饿……”

    方逸没有停手,剥去那条森蚺的鳞甲之后,又是撕了一块蛇肉塞进嘴里,如此接连吃了差不多有十几斤,肚子里的饥饿感才消失掉了,看着自己一手的蛇血,方逸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是在大山里面长大的,但方逸并不是茹毛饮血的野人啊,山中又不缺火,他从小吃的都是烤熟或者是煮熟的食物,像眼下这般情形,对方逸来说也是第一次。

    “这条森蚺,为何会没有死去啊?”直到填饱了肚子,方逸才有空暇思考起了问题,刚才他一脑门的心思就是吃,身体的本能驱使着方逸根本就没工夫去想别的事。

    “这雾霭是怎么回事?”

    方逸的目光看向了那雾霭的方向,溶洞内的这条地下河里面也有水汽的存在,但这平台上却是没有,所以对于这突兀的白色雾霭,方逸很是小心,生怕吸入进去什么有毒的气体。

    “嗯?这个地方的味道,似乎没有那么臭啊?”

    方逸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刚才在生吃蛇肉的时候,自然无法再封闭六识了,可是方逸对那臭鼬的味道感觉的并不是特别的强烈,否则恐怕东西吃下去之后,他估计立马还得吐出来一些。

    “难道和这雾霭有关?”方逸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走了过去,用手轻轻的拨弄了一下那白色的气体。

    “这……这是什么东西?”

    方逸忽然发现,那丝丝雾霭在接触到自己的右手之后,竟然直接渗入到了皮肤之中,与此同时,一种舒畅淋漓的感觉,从方逸的脑海中传遍了全身。

    方逸不知道西游记中孙猴子吃了人参果之后是什么感觉,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毛孔,似乎全都张开了,而那团雾霭竟然就顺着毛孔进入到了方逸的体内,几乎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但方逸的脑海中,却是响起轰的一声巨响,那溢入到他体内的白色雾霭,就像是有生命一般的在方逸体内的经脉里运行着,方逸能明显的感觉身体传来一阵刺痛,他知道这是经脉被扩张后的表现。

    “不好,这……这很容易出事的……”

    方逸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丹田处的真气和已经转化了的真元,在遇到那些雾霭之后,方逸竟然再也无法调动它们,真元和真气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般,任凭那陌生的气息在体内游走,却是不敢出来做出任何的干涉。

    “痒,痒死我了……”

    接触到一丝那雾霭的时候,给方逸的是一种很舒爽的感觉,但是当这一团雾霭都进入到方逸体内之后,带给方逸的却是痛苦了,遍布他全身的雾霭,不断扩充着方逸的经脉的同时,又逐渐慢慢的在和方逸的身体融合着。

    准确的说,那不知名的气息,应该是在和方逸体内数不清看不到的细胞在做着融合,随着这种融合的发生,方逸只感觉浑身上下像是被一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一种说不出的麻痒感觉,让他忍不住出声呻吟了起来。

    相信很多人身上都有过瘙痒的感觉,尤其是皮肤不好的人,在瘙痒发生的时候,恨不得将皮肤抓破抓出血来,才会感觉舒服一些,而对于那些皮肤病患者而言,他们不怕疼痛,却是怎么都无法忍受那种可以作用到大脑之中的痒痒。

    方逸此刻就是如此,那种麻痒的感觉,让方逸恨不得将自己的五脏六腑全给掏出来挠一遍,如果不是现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方逸恐怕已经忍不住在自己身上抓起来了。

    “幻觉,这一定都是幻觉……”

    方逸努力的转移着自己的思维,但一切都是徒劳的,那团雾霭在和方逸身体融合时产生的瘙痒感觉,还是让方逸痛不欲生,此时他竟然无比怀念被暗河吸入进去之后昏迷过去的那一刻,人在无知的时候,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呢。

    “奶奶的,这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

    方逸让自己胡思乱想着,这样多少也能分担一些体内的痒痒感觉,“难道那巨蚺就是因为这气体而发生的变异?不过这气体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我不会也变成一条长着鳞甲的蛇儿吧?”

    方逸念及至此,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就连那瘙痒的感觉都轻了不少,如果自个儿身上真的长了鳞片,那方逸一准会一头撞死在旁边的钟乳石柱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