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重伤而返

第四百四十九章 重伤而返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转眼之间,余宣和陈凯来到缅甸已经有三天了,而距离和彭斌与方逸两人失去联系的时间,也已经拉长到了二十天。

    此时已经进入到了十二月,缅甸白天的气温虽然仍是在三十度左右,但是余宣的心,却是越来越凉了,脸色也是一天比一天变得难看起来。

    当年远征军那十万大军拖家带口的穿越野人山,也不过只用了二十多天,彭斌和方逸可是两个棒小伙,加上中间又有补给点,按理说有个十天左右的时间,他们就应该出来了。

    “老叔,你身体不好,还是进帐篷里休息下吧?”

    这一天傍晚时分,天空飘着小雨,彭斌打了一把伞又站在了进入野人山的那个山口处,已经连着三天了,每天余宣都会站在这里等待接应人员回来,但每天的结果都会让余宣很失望。

    缅甸潮湿多雨,而余宣本身关节就不好,一遇到这样的天气两腿就会酸痛不已,但即使如此,余宣也是坚持等在这里,因为等在帐篷里的那种煎熬,要更甚于身体上的伤痛。

    “没事,我能撑得住!”

    余宣摇了摇头,眼睛还是看着远处的那片密林,每天进去接应的人最先出现的地方,就是在那片密林处,原本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已经被阿虎他们踩出了一条小路来。

    “那好吧,老叔,我陪你在这等……”

    陈凯知道自己这位世叔的脾气,昨儿他拿了把折叠椅过来,却是被余宣一脚给踢开了,所以当下陈凯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只能是站在一边陪着余宣。

    “嗯?好像有人出来了……”陈凯的眼睛比较尖,刚等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时候,就发现密林处似乎有了动静。

    “是……是吗?”余宣揉了揉眼睛,但是他实在是看不清那边的景象,拿起胸前的望远镜,余宣想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不过余宣已经用不到望远镜了,因为就在此时,一阵密集的冲锋枪连射的声音,忽然响彻了整片山林,帐篷里正在休息的那些人全都被惊醒了,一个个拎着枪全都冲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脸上有一处刀疤的中年男人最先跑到了余宣的身边,说话的时候已经把枪口对准了山林的方向,这人是彭斌的堂哥,也是此次接应彭斌和方逸这支队伍的领队。

    “彭哥,那边有人出来,应该是他们开的枪……”陈凯指着远处,此时出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陈凯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他们都是早上进山去搜寻彭斌的人。

    “做好战斗准备!”

    中年男人一摆手,他身后跟着冲出来的几个人顿时占据了几个点趴在了地上,枪口却是对着出来的那些人,他们不是要开枪打自己人,而是要应付未知的危险,说不定在搜寻队的后面就有人敌人跟着呢。

    “担架,他们抬着担架!”

    从密林里出来的人已经达到了二十多人,用望远镜观察的余宣,忽然看到有四个人抬着一个担架走了出来,不过由于角度的关系,他无法看到担架上那人的面孔。

    在余宣喊出声音的时候,从密林里最先跑出来的那个人,已经来到山口百米左右的距离,由于野人山无法进行通讯,这人一边跑一边喊着缅甸土语。

    “安全,解除警戒!”听到那个人的喊声,刀疤男人摆了摆手,将手里的枪交给了身边的人,跑着往前迎去。

    “怎……怎么只有一个担架啊?”

    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远处密林的余宣,拿着望远镜的手有些颤抖,因为这会密林中已经出来四五十个人了,但那担架却是只有一个,余宣也没有见到方逸的身影。

    而且四五十个人的打扮还有些怪异,有的人用青草塞住了鼻孔,而有的人则是用从身上撕下来的破布蒙住了口鼻,一个个的都是只露出一双眼睛,让余宣看得很是莫名其妙。

    “余叔,您在这等一下,我过去看看……”陈凯交代了一声,就跳下了他们站着的那个土坡。

    “等等,我也去……”

    余宣放下了望远镜,慢慢爬下了土坡,只是他那老胳膊老腿可不能和陈凯相比,听到余宣的话后,已经跑出了十来米的陈凯,只能转回头过来搀扶住了余宣。

    “阿虎,阿虎,找到他们了吗?”

    距离还有好几十米的时候,余宣就大声喊了起来,担架的出现让他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余宣不知道是搜寻队伍里有人受伤,还是找到了受伤的彭斌和方逸。

    “余老,找到了!”阿虎的声音传来了过来,却是让余宣脚下猛地打了个踉跄,连忙抓住了陈凯的手,站稳之后脚步却是又加快了几分。

    搜寻队都是些壮年小伙子,行进的速度可是比余宣快得多了,七八分钟之后,他们已经从密林处来到了山口,和迎过来的众人汇合在了一起。

    “方逸,方逸呢?”余宣的眼睛在搜寻队众人的脸上扫过,脸色却是变得愈发焦急了,因为他没有从这些人里面看到方逸,也没有见到方逸自己走出来。

    “余老,事情有点复杂,咱们先回去说……”阿虎上来扶住了余宣,回头说道:“先把大哥抬回营地,马上让医生进行治疗……”

    “那……那担架上的是……是彭斌吗?”听到阿虎的话,余宣颤抖着声音问道:“彭斌受了什么伤?怎么身上有股子臭味,方逸呢,方逸没事吧?”

    距离这支队伍很远的时候,余宣就隐隐闻到了一股子臭味,当担架来到身边,那股臭味愈发的浓烈了,余宣这才知道阿虎等人为何都遮掩住了鼻子,感情是被这味道给熏的。

    余宣下意识的就认为这是彭斌身上伤势恶化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这也让余宣愈发的担心了,彭斌伤的都如此之重,那么没有出现的方逸现在究竟又会是个什么状态呢?

    “余老,你别着急,大哥晕过去了,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虎一脸无奈的拉住了准备去掀盖在担架上衣服的余宣,开口说道:“咱们先回营地,等大哥醒了之后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行,方逸没找到,我不会回去!”余宣来了倔劲,他和彭斌又没有师徒的情分,等在这里余宣还不是为了方逸,眼下没找到方逸,他怎么都不愿意回去。

    “余叔,我们留下了一半的人,他们还在继续寻找,你就别担心了……”阿虎对着旁边的陈凯使了个眼色,两人半架着将余宣给劝了回去,而这会那个躺着彭斌的担架,早已被人拥簇着抬回到了营地里。

    为了预防彭斌和方逸在野人山里出事,搜寻队本身就带了好几个为彭家服务的医生过来,当彭斌被抬到最大的那个帐篷里之后,几个医生也就忙碌了起来。

    “阿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在哪里找到彭斌的?方逸他人呢?他为什么不在?”

    回到营地的余宣拉住了阿虎,连珠炮一般的问了起来,而彭斌的堂哥此时也面色严肃的走了过来,说道;“阿虎,把事情说一下吧,斌子怎么伤的那么重?他是被什么东西伤到的?”

    “三爷,我……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阿虎知道这个叫彭浩的中年人,在彭斌这一辈里面排行第三,算是彭家手握实权的大人物了,而且和彭斌关系非常好,阿虎虽然是彭斌的嫡系,但在此人面前也是不敢怠慢。

    “当时是小军那一队人先发现老大的,然后再发信号把我们叫过去,等我过去的时候,老大已经昏迷不醒了……”

    阿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不过说了也等于是白说,因为就在彭斌遇到搜寻队之后的几分钟,他就昏迷了过去,不管是发现彭斌的搜寻队还是后来赶过去的阿虎,均是不知道在彭斌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彭斌身上的伤势很重,他们又没有携带对症的药,所以虽然在发现彭斌的地方没有找到方逸,阿虎也只能带着一部分人先返回营地了,而另外还有四五十个人,则是在那处丛林周边继续寻找方逸。

    --

    PS:好热的天,求几张月票降降温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