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药剂的威力

第四百四十五章 药剂的威力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嗯,它这样子,像是恢复过来了?”一直盯着那处丛林的方逸,发现原本像是个试爆场的那处地方,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没错,看样子臭鼬药剂,只能让它暂时陷入到混乱之中……”将放大镜放在眼前的彭斌,点了点头,说道:“它已经离开了,不过不用担心,它并不是向这个方向过来的……”

    巨蚺所闻到的气味,是那些森蚺和河道中逃往的生物带过去的,所以它的嗅觉虽然异常灵敏,但受到的伤害终究是有限的,翻天覆地的一番折腾之后,那处丛林中的臭鼬气味也变得很淡了。

    “它在那里!”

    方逸的眼睛向距离他们三四公里的方向看去,一个硕大的三角舌头从一棵大树的树冠上冒了出来,冲着方逸他们的方向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咆哮。

    “奶奶的,它难道能看见咱们?”

    同样从望远镜里看到那条巨蚺的彭斌,只感觉浑身上下一阵发冷,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近距离被毒蛇给盯住了一般,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不好说,也说不定是它冲着巢穴在嘶吼呢……”方逸情不自禁的往后缩了下脖子,好像这样就能让巨蚺无法发现他似的。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方逸自己也笑了起来,蛇的视力远不及它的嗅觉和感应能力,距离这么远,除了这条巨蚺眼睛上也架着个望远镜,否则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现他们的。

    “嘿嘿,那蛇窟里的蛇,恐怕全都已经死掉了……”

    彭斌哈哈一笑,因为他看到在那几条森蚺离开之后,蛇窟里陆续又爬出来几条体型较小的森蚺,但当它们来到臭鼬气味最浓厚的洞口时,一个个都趴在地上不动了,看样子像是死去了。

    这让彭斌很是出了一口被森蚺偷袭的恶气,如果不是下面的臭鼬气味太重的话,他甚至都想进那蛇窟里去看看,这会彭斌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他此行没能带上一个相机或者是DV,否则彭斌就能将眼前这壮观的一幕给拍下来了。

    “这种臭鼬药剂对人是非杀伤性武器,对动物却是未必啊……”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点了点头,因为他也看到在河边有很多动物的尸体,离了水就无法存活的鱼就不说了,像是一些小水獭和小鳄鱼,都是死在了距离河道不远的地方。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彭斌说了一句丛林法则,拍打了下身上的尘土,却是猛地转过头,因为他这一拍,衣服上的那股子臭味直冲鼻腔,熏的彭斌差一点没吐出来。

    看到彭斌的样子,方逸顿时忍俊不禁,不过方逸也不得不佩服彭斌的忍耐力,因为方逸此刻除了说话之外,一直是用体内真气进行内呼吸的,他所闻到的气味,远不如彭斌那么浓烈。

    “再厉害的生物,总还是有弱点的,要是大哥你说的臭鼬弹效果有那么强,干掉这家伙也不是不可能……”

    笑过之后,方逸看着悬崖下面的河道,心中不由满是感慨,他相信如果真是在巨蚺身边发射一枚效果超过臭鼬药剂百倍的臭鼬弹,那巨蚺就算是再强大,怕是也会被活活熏死了。

    “以后我一定要搞几枚臭鼬弹,再来和那家伙会会面……”

    看着已经在望远镜里失去了踪影的巨蚺,彭斌放了几句狠话,他心里确实对那巨蚺恨到了极点,因为上次探路队中死亡的人里面,就有彭斌的一个亲侄子。

    “大哥,你现在已经让这巨蚺断子绝孙了,气也应该消了吧?”方逸伸手想去拍彭斌的肩膀,可是刚要接触到他衣服的时候,才想到两人衣服上都滴了那药剂,连忙又缩回了手。

    “蛇的繁殖能力太强,用不了几年,它又能生一堆蛇子蛇孙……”

    彭斌撇了撇嘴,不过马上就幸灾乐祸的说道:“咱们今儿算是废了它的老巢了,像这样的老巢可不好找,估计这大家伙会头痛一阵子了……”

    野人山中的森蚺,之所以能繁殖的那么多,体型长到那么巨大,和这只巨蚺选取的蛇窟,是有直接关联的,蛇窟里阴冷潮湿的环境,是最为蛇类所喜的,在里面生卵,成活率非常的高。

    再有就是,只要巨蚺把守在蛇窟的洞口处,任何生物也别想潜入到里面吞吃幼蚺,再加上外面河道那丰富的食物链,这也保证幼蚺可以衣食无忧的一直长大,由此才形成了以巨蚺为首的这个蛇窟。

    只是存在了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蛇窟,被彭斌小小的两个药瓶就给毁坏了,从自然环境保护上而言,彭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环境破坏者。

    而且彭斌也不知道,他的这两瓶药剂在空气中传播的区域有限,但是在水中,却是可以传播到每一个水分子之中,这也是当初实验室也没能发现的,换句话说就是,彭斌扔出去的这两瓶臭鼬药剂,或许会改变整个野人山的生态平衡。

    “大哥,咱们走吧,这地方实在是太臭了……”臭鼬药剂的效用超过了预期,方逸相信那条巨蚺绝对不会再想闻到这种气味,所以他和彭斌应该算是安全的了。

    “走,不过我给它们再加点料……”

    彭斌一脸坏笑的拿出了胸前的小盒子,他可不想在外面的社会中使用这玩意儿,所以用在这里也不心疼,当下又取出了一个瓶子,打开瓶塞之后,直接扔到了悬崖的下面。

    “太臭了,奶奶的,快走……”

    山风将那药瓶的里的气味吹上了山崖,熏的彭斌一把抓起地上的枪转身就跑,而方逸早在他打开瓶塞的时候就窜出了十几米远,速度要比彭斌快得多了。

    在山崖上行走,要远比沿着河道走艰难,因为很多地方会出现断壁,距离近一点的话,方逸可以用飞虎爪抓住对面的大树,做成一个空中绳索走廊,但两边悬崖离的远,他们就只能先下去,然后再攀登到另外一个岩壁上。

    如此走了一下午,两人也不过走出了十来公里路,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方逸最先发现了不对,他们似乎不需要如此辛苦的翻越一个个悬崖峭壁了。

    因为方逸看到,沿途他们行进的河道两旁,满是死去的鱼儿和各种水中的生物,这也就是说,在距离这条河足有十多公里的地方,药剂依然在发挥着作用,将河中那些危险的生物都给驱赶了出来。

    河水是什么味道方逸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在河道两旁,河水蒸发出来的臭鼬味道,还比不上他和彭斌身上臭呢,完全在他们嗅觉的忍受范围之内,所以他们现在下去沿着河道行进是很安全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方逸和彭斌的行进速度顿时变快了很多,身上的臭味就像是个无形的保护层,不管是毒蛇还是爬上岸的鳄鱼,对这两个移动生物均是毫无兴趣。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两人已经前行了一百多公里,不过这一百多公里沿途上的见闻,也让杀人如麻的彭斌心惊不已,因为他亲眼看到,这一条野人河就像是一条死河,没有丝毫生命的迹象了。

    另外两人还有一些发现,那就是沿途的一些原始部落,均是曾经受到过巨蚺的攻击,他们的尸体挂在一棵棵大树上飘荡,身体虽然早已风干,但全都被腐蚀的不成人样,整个就像是人间地狱一般。

    “这个部落离开的时间,最少在一年以上了……”

    行进了一天之后,彭斌和方逸在一个部落里进行了休整,和之前的部落不同,这个部落没有干尸,但却是空无一人,也不知道是提前得到消息迁徙了,还是那些尸体被食肉动物们给吃掉了。

    --

    PS:月底啦,求月票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