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四百零五章 冰种飘花

第四百零五章 冰种飘花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透光挺深的,掏出两副镯子应该没问题……”

    方逸拿着强光手电贴着切开的镜面打了下光,发现光束可以透到里面两指深的地方,脸上不由露出了喜色,这一块花了六千零一美金拍下来的料子,自己可谓是大赚了。

    “方逸,你在干嘛呢?出翡翠了?”正埋头看着余宣在给自己的原石画线的陈凯,偶尔抬了下脑袋,正好看到了拿着手电筒的方逸,当下随口问了一句。

    “嗯?出翡翠了,我先把它给解出来……”方逸点了点头,也没顾得上多说,将原石又放在了切石机上,齿轮所对的位置,正好是显露出翡翠的镜面边缘。

    什么翡翠内部的纹路,什么走向,方逸是丝毫都不懂,他的方式很是简单粗暴,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有翡翠的地方切下去就行,至于会不会伤到玉肉,方逸压根就没考虑过。

    这种切石的方法虽然不可取,却是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快。

    旁人切一块料子的时候,往往都是要反复观察的,尤其是像这样的冰种飘花的翡翠,就是切上个半天也属于常事,但是到了方逸的手上,短短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两块成人拳头大小的翡翠,已经出现在了方逸的手中。

    这两块翡翠一块厚一点,而一块则是稍微薄一点,这是方逸切石时造成的,他当时那一刀并没有从翡翠正中间切过去,而是偏向了一边,但是合在一起看,却是一个比拳头稍大的球形翡翠。

    虽然此刻翡翠的外面还包裹着一层结晶体,但是透过阳光,已经可以看到里面有如冰糯一般透明的翡翠,那朵朵绿花飘散在其中,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光泽。

    “看样子掏出三副镯子都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圈口要稍微小一点,还有就是这料子太少了点啊……”

    打量着解出来的两块翡翠,方逸心里十分的满足,他虽然不知道翡翠饰品在市场上的行情,但方逸曾经在金陵新百看到过一个品相玉质远不如自己这块料子的翡翠手镯,标着六十八万八的高价。

    就算这块料子做出来的镯子也只能卖到这个价格,那也是超过二百万人民币了,相比四万多人民币的成本,方逸在这块料子上所赚取的利润,整整翻了五十多倍,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方逸,你拿的是什么啊?”

    方逸这边刚刚解完料子,身后就传来了卢国平的声音,卢国平这次只中了三块原石的标,大致画了一下切石的线路之后,一抬头刚好看到了方逸手中的物件。

    “翡翠啊……”方逸理所当然的说道;“刚切了一块料子,出了块翡翠,奶奶的,三百多斤的原石,就出了这么三四斤的东西,这也忒不成比例了……”

    方逸倒不是得了便宜卖乖,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的,按照方逸在切石前的想法,这一块原石怎么也得出个三四十斤的料子,是以将翡翠完全解出来之后,方逸心里还有一丝淡淡的惆怅呢。

    “出翡翠了?”卢国平的声调陡然高了起来,“拿给我看看,出了是块什么料子?”

    “是块飘花的料子……”方逸随手将翡翠递了过去,说道:“种水我看不太好,应该是比糯种好一些,有没有到冰种我不敢肯定……”

    “飘花料子,还……还是冰……冰种?”原本也是很随意接过翡翠的卢国平,伸出去的右手猛地抖了一下,左手闪电般的也伸了出去,将方逸递过来的翡翠给捧在了手心上。

    “我靠,真的是冰种飘花啊……”

    切出来之后的翡翠,失去了原石表皮那层面纱的笼罩,还是很容易辨认的,尤其是这会日当正午,炙热的阳光照射在原石上,效果比强光手电和放大镜还要好得多,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冰种飘花?料子有多大啊?”

    “谁开出来的?是镯子料吗?”

    “多大的料子?飘花均匀不均匀?”

    卢国平这一嗓子喊出去,场内顿时沸腾了,离得近的人已经围了上来,有离得远的看不到东西,也是七嘴八舌的在追问着,他们都是懂行的人,一句话全都问在了点子上。

    飘花的冰种翡翠,并不是非常罕见的物件,有很多挂件都能达到这种品质,但能做冰种飘花镯子的翡翠,却是不那么多见,一旦能出镯子,那翡翠的价格立马会呈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往上翻的。

    “真是冰种飘花的镯子料,方逸,你……你这什么手气啊?”要说距离方逸最近的人,自然还是陈凯和余宣,当卢国平喊出声的时候,陈凯已然是将方逸手中另外半块料子抢在了手里面。

    “兄弟,你这块料子多少钱买的啊?”有凑过来的人开口询问了起来。

    “六千,不,六千零一美金……”方逸笑嘻嘻的答道。

    “哎,我出十万美金,你这块料子转给我吧……”一听方逸的中标价,马上就有人开出了价格,十万美金相比方逸的六千美金,已然是高出十五倍了。

    “老钱,十万美金就想拿下冰种飘花的料子?我出二十万!”

    “三十万美金,方老弟,咱们前天可是一起喝过酒,你得给老哥我这面子啊……”

    “四十万美金,方兄弟,你这料子打制成镯子也不过就卖个两百来万,我这可是溢价了啊……”

    从第一个人报出了价格,场面就开始变得混乱了起来,在场除了卢国平少数几个人专业赌石人之外,其余的基本上都是玉石商,他们前来缅甸最重要的任务并不是赌石,而是能购得自己生意所需要的翡翠原材料。

    像是冰种飘花这一类的翡翠,打制成镯子之后,都可以放在一些小的珠宝店当镇店之宝了,所以那价格是一路飙升,很快就有人喊到了四十万美金,几乎已经超出了这块料子的实际价格。

    当然,喊价的人也不傻,今年缅甸战火不断,翡翠原材料价格的上涨直接决定了翡翠市场的整体上扬,拿下这块料子只要在手上捂个一年半载的,相信那会再出手,就不是现在的价格了。

    “都瞎嚷嚷什么啊,我兄弟还没说卖不卖呢……”被人一群人给围在中间,陈凯顿时怒了,要说缺乏翡翠原材料,谁能比他还缺啊,从方逸手上买翡翠,对他而言就是在虎口拔牙。

    “是啊,方逸,你这料子卖不卖的?”

    卢国平看了一眼方逸,压低了几分声音,在方逸耳边说道:“这料子放个几年肯定升值,不过你要想卖的话,四十万的价格还能再高一点……”

    卢国平就是吃的这碗饭,对于翡翠的市场行情自然是门清,他的这个建议也很中肯,毕竟这只是冰种飘花的料子,如果是玻璃种飘花,卢国平肯定是不会让方逸出手的。

    “卖,打磨镯子的料子,我留着没什么用……”

    方逸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将这块翡翠给卖掉,因为打磨镯子不需要什么技术,而且这块翡翠的形状和大小也不太适合做雕件,所以方逸并没有想将它留下来的心思。

    “四十五万,我出四十五万美金……”

    “奶奶的,不过了,我出四十八万……”

    “别争了,这块料子我卖给凯哥了,你们不用开价了……”

    见到众人争先恐后的报起价来,方逸摆手打断了众人的话,直接将另外半块料子递给了陈凯,说道:“凯哥,你要是想要的话就留下来,不想要我再对外卖!”

    方逸这次来缅甸,虽然是跟着老师来的,但一路上承了陈凯不少的人情,眼下既然有机会还了这个人情,方逸就是白送出去这块料子也不会感觉可惜的。

    --

    PS:三号了,继续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