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四百零一章 安排好了退路

第四百零一章 安排好了退路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第三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你老叔我舍了这张老脸,给你要一个离开缅甸的快捷通道……”

    余宣喝了口酒,他从小看着陈凯长大,对其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要不然也不会拒绝港岛郑氏的邀请,来给陈凯掌眼鉴定原石的,眼下陈凯遇到事情,余宣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离开缅甸的快捷通道?”

    听到余宣这句话,陈凯和彭斌都是抬起头来,话说有彭斌在,那就等于在缅甸有了一层护身符,难不成余宣找的人,还能强得过彭家在缅甸的势力不成?

    “余叔,这事儿还是让斌子安排吧,他和那些军阀们打过交道,也好说话……”

    陈凯的话说的比较婉转,他也不相信余宣找的渠道会强于彭家,尤其是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手中有枪的人无疑更能让人信任一些,那些大头兵们才不会管你是谁呢。

    “怎么,不相信你余叔的人脉?”余宣没有生气,而是笑着看向了陈凯和彭斌,脸上露出一副笃定的表情。

    “余叔,我可没有这意思,您老知交满天下,在缅甸的朋友也是很多的……”

    陈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不过缅甸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各个武装都是各自为政,咱们能过一个山头,却是怕过不了另外一个山头啊……”

    在陈凯看来,想要顺利的离开缅甸,也只有依靠彭家的人脉和武装了,关系好的可以谈,关系差的可以打,这次想要平平安安的离开缅甸,恐怕不是一件容易事了。

    “是啊,余叔,现在局势太混乱了,我也只能先带你们回彭家,等局势稳定在再送你们离开缅甸……”

    彭斌对余宣的话也有些不以为然,打仗又不是开玩笑,战场上的子弹又不认人,别说余宣只是个玉石鉴定家,就是把美国总统扔在战场上,那也是有分分钟变成尸体的可能性。

    “你们啊,想问题局限性太强……”

    余宣夹了口菜放在嘴里,用筷子指了指陈凯和彭斌,说道:“地上不好走,你们不能想办法从天上走吗,就我所知,缅甸的地方武装还不至于有能力拦截高空飞行的客机吧?”

    “余叔,关……关键是明天仰光所有的航班都要被关停了啊,除非是现在就走……”

    听到余宣的话,彭斌顿时摇起了头,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并且还和彭家在政府军中的一个关系沟通过,但对方回答的很明确,现在机场已经被军方全面接管,而且因为军方关系错综复杂,就算是总统下了命令也不一定好使了。

    “你们先等等,我打个电话……”余宣摆了摆手,放下筷子拿起了手机,从里面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喂,郑先生吗?我是余宣……”

    电话接通后,余宣开口的称呼,马上就让陈凯和方逸知道他是给谁打的电话了,方逸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陈凯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狂喜的神色。

    “嗯,那咱们就先这么说,明儿我请郑先生吃饭,咱们再细聊……”余宣只是大致的询问了一下郑少恭离开缅甸的时间,然后提出了要同机离开的要求,对方似乎很爽快的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了,郑少恭同意离开的时候带着咱们……”

    挂断电话之后,余宣也是松了一口气,他这辈子虽然见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但置身于像是个火药桶一般的战场之中,对余宣而言也是第一次。

    “太好了,我怎么没想到郑家啊……”

    陈凯重重的握了一下拳,兴奋过后又是一脸不好意思的看向余宣,说道:“余叔,这事儿全亏了您了,要不然我就算是想到郑家,也没那面子让人带着离开啊……”

    陈凯的翡翠生意做的虽然很不错,但就身份和身家而言,和郑家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平时也没什么交集,要不是余宣的面子,郑少恭怕是连正眼都不会看他。

    “余叔,你们说的是港岛的郑家吗?”

    彭斌插嘴问道,别看彭斌长得五大三粗的像是个粗人,但能把功夫练到他那种程度,彭斌又岂能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而且正与之相反,在彭家,很多决策都是出自彭斌之手。

    彭斌不仅对缅甸的局势了如指掌,对于东南亚的动态也是很熟悉的,自然知道郑家在东南亚的权势。

    郑家虽然是以珠宝起家的,但是时至今日,郑家的影响力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珠宝业了,他们同时还是大地产商并且在澳岛以及马来西亚等地拥有着赌场的股份,可以说,在整个东南亚,郑家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就算缅甸局势混乱,各方军阀混战不休,但还是没有人会愿意招惹郑家的,最起码郑家派出一架私人飞机停落在仰光机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通过电话之后,余宣也知道他们已经是这么做了。

    “没错,郑家的郑少恭现在就在缅甸……”余宣知道彭斌没有参加此次的公盘,当下给他介绍了一下郑少恭的身份。

    “那就没有问题了,就算是我们彭家,也不愿意得罪他们的……”

    听到余宣的话,彭斌的脸色也放松了下来,他知道像是郑家这样的家族在很多国家都做过类似于政治献金的事情,说不定缅甸一些族邦就曾经接受过郑家的资金援助呢。

    “小凯,虽然郑少恭同意带咱们走,但你那些原石还是都要切开的……”余宣转脸看向了陈凯,说道。

    “嗯?余叔,我知道,我一定不会给人添麻烦的……”

    陈凯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郑家这次在公盘上买的原石比自己肯定是只多不少,帮自己带个几百公斤的料子或许没什么问题,但要是整块的原石都想让对方帮忙带走,那自己未免就有点太不识趣了。

    所以不管用什么方式离开缅甸,陈凯所买到的那些原石都是必须给切开的,但相比跟着彭斌坐车去穿越火线,余宣舍了面子求下来的这个人情,无疑是要安全多了。

    “来,咱们好好的喝一场,今儿就算是我给几位送行了……”

    安排好了后路,几人顿时都轻松了不少,彭斌端起了酒杯,对方逸说道:“兄弟,本来想着带你到我们彭家去住几天的,看来是不行了,等下次来缅甸,大哥我带你好好玩玩……”

    有余宣这样的长辈在,彭斌第一杯酒就敬向了方逸,可见在他心目中方逸的地位是要超过其他人的,不过余宣和陈凯也没生气,谁让别人是结拜兄弟呢。

    “行,大哥,等这边稳定了我肯定还会过来的……”方逸认真的点了点头,举杯和彭斌干了杯中的酒。

    “咦?这小东西什么时候喝多了啊?”

    放下酒杯的时候方逸才发现,刚才抱着那碗酒的小魔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碗里的酒给喝干净了,此时小身体正蜷缩在碗里呼呼大睡着,看得方逸直摇头之余又是忍俊不禁。

    这一天方逸他们喝的也是不少,彭斌带来的那些梅子酒被喝的一干二净,这酒正如彭斌所言的那样,入口很绵醇,但后劲却是很足,没有刻意化解酒意的方逸,也是感觉有些天晕地转了。

    不过第二天一早,方逸还是按时起来晨练了,出到院子里,方逸才察觉了与往日的不同,此时在庄园的外面已经架起了机枪,方逸刚一走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有几道目光从自己的身上扫过。

    --

    PS:一号,求保底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