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四百章 三个办法

第四百章 三个办法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斌子,原石带不走,我也不走……”

    陈凯闻言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变,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在缅甸花了那么多的钱,我就不信缅甸政府会让我们血本无归,你们都离开吧,我就守在这庄园里面……”

    俗话说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此刻在陈凯身上体现的是淋漓尽致,与其空着手回国变得一无所有,他还不如在缅甸拼上一把,万一政府军能守得住仰光,他的这些原石岂不就能保住了嘛。

    “缅甸政府?恐怕第一个抢到这里的就是政府军……”

    对于陈凯的话,彭斌是呲之以鼻,他从五岁的时候就抱着比他人还高的枪上过阵地,见多了战场上的残酷无情,要知道,战争一旦爆发,第一个倒霉的人绝对是手无寸铁的平民。

    彭斌也在金三角呆过,他曾经亲眼见到老挝缅甸泰国三个国家围剿金三角时,那些士兵对平民犯下的暴行,上千公斤的原石他们或许搬不走,但为了得到活人嘴里的金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枪杀自己所能看得到的平民。

    “那……那怎么办?”

    陈凯虽然刚才表现出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架势,但一听彭斌的话,这心里顿时就慌了,连忙说道:“斌子,要不然这样,咱们把原石藏在你这庄园里怎么样?等到局势稳定之后,咱们再回来取……”

    “这个我不敢保证到时候东西还在不在……”

    彭斌闻言摇了摇头,他们家族这次是和政府军撕破脸了,这个庄园日后姓不姓彭还是两说呢,更不要说庄园里的东西了,保不准就有些知道原石价值的人,将这里给洗劫一空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不是要我的命啊?”

    陈凯都快哭出来了,虽然暗标还没开,理论上他的美金还没花出去,但是为了资金的安全,一来到仰光陈凯就将一千万美金存到了公盘合作方的银行金库里,现在就是想取怕是也取不出来的了。

    “余叔,您不是认识什么缅甸的将军吗?您看看能有什么办法吗?”陈凯将目光看向了余宣,他知道余宣常年来往于缅甸和内地,在这里的关系比之自己绝对是只多不少。

    “小凯,现在这局势,我就是认识总统都没用……”

    余宣瞪了陈凯一眼,说道:“你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怎么还没有方逸稳重?事情越急越是不能乱了方寸,你先给我坐好了……”

    “老师,我也急,您要是有办法,就说出来吧……”

    方逸对于自己的安危倒是不怎么在意,以他的身手,只要不置身于子弹乱飞的战场上,方逸是有把握自保的,但这次公盘上有方逸需要的东西,他无论如何也是要拿到那块翡翠才愿意离开的。

    “余叔,我奋斗了那么多年,身家性命可都在这里,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陈凯脸上全是苦笑,俗话说由俭入奢易,但由奢入俭难啊,他过惯了有钱人的日子,难不成再让他背着大包小包的去跑国际贸易去?陈凯就是有那心也没那力气了。

    “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余宣沉吟了一会,伸出了三根手指头,说道:“第一个办法是,小凯你现在就联络此次参加公盘的玉石商,联合起来向公盘组委方施压,让他们保证你们人身还有资金以及翡翠的安全,这么多人联合起来,我相信他们会拿出一个章程来的……”

    “余叔,我马上就打,您倒是把话都说完啊……”陈凯一边掏着手机,一边着急的看着余宣,这伸出三根手指头只说出一个主意来,这不是在逗自个儿的嘛。

    “第二个办法就是,等拿到中标的原石之后,马上就现场解石,不要在乎是否会损害到原石,将翡翠全都给掏出来……”

    余宣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睛看向了彭斌,接着说道:“彭斌,你这边带不走几百上千斤的原石,但是带个几百斤的料子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如果是解开的翡翠,就是千把斤的也能带走……”彭斌想了想,开口说道。

    翡翠玉料和原石不同,一块几百斤的原石很占地方,但分解开来之后,一块原石最多也就只能解出十几斤或者几十斤的翡翠来,这些分解开的翡翠体积不大,如果只有百十斤翡翠的话,单是陈凯那辆车子的后备箱都能放得下。

    “哎,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啊……”听到余宣和彭斌的对话,陈凯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说道:“对啊,只要把翡翠全切开,那不就很容易带走了吗?”

    陈凯参加了五六届缅甸翡翠公盘了,每一次买到的原石重量,加起来差不多得有好几万公斤,但分解出来的翡翠,也不过就是几百公斤的样子,有时一次公盘只能赌到几十公斤的料子。

    当然,余宣出的这个一刀切的主意,会损害到原石内翡翠的品质,比方说原本是做镯子的料子,因为切割不妥就只能做挂件了。

    但是在这种时候,陈凯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将翡翠安全的带回国,这些损失他还是愿意承受的,而且缅甸战乱也会导致翡翠饰品价格大涨,一来一去也能弥补过来。

    “余叔,就按您说的办,回头取到暗标的料子,马上就把原石全部给切开……”

    相比余宣所说的第一个办法,陈凯无疑更倾向于第二点,因为仰光要是打起来了,公盘组委方给出的承诺怕是根本就无法兑现,俗话说求人不如求己,还是把翡翠带在身边要更加放心一些。

    “嗯?第三点不听啦?”余宣有些不快的看了一眼陈凯,这么毛躁的脾气,他真不知道陈凯是怎么把生意做这么大的?

    “听,听,余叔您继续说……”陈凯连忙赔上了笑脸,拿起彭斌放在桌子上的酒,给余宣倒了一杯之后,说道:“我这借花献佛,余叔您润润嗓子再说……”

    “吱吱……”

    闻到了酒味,方逸肩头的小魔王顿时跳了下来,还没等余宣端起酒杯,那小嘴就在酒杯子里面一吸,一杯酒顿时被它给喝的干干净净。

    “哎,给我回来……”

    方逸连忙伸手抓住小魔王,他以前还真没发现这小东西居然喜欢喝酒,伸出手指就在它脑门上敲了一记,说道:“躲一边喝去,老师的酒你也敢偷?”

    一边说着话,方逸一边拿了一个碗,咕咚咕咚的往里面倒了半碗酒放在了自己面前,示意小魔王自己去喝。

    “方逸,你……你还真宠着它啊……”见到方逸的这副做派,彭斌看的是目瞪口呆,过了好半晌才说道:“我这梅子酒的后劲可不小,它喝完这半碗指定会醉掉的……”

    “醉了正好,能老实一会……”方逸无所谓的说道,对于小魔王,方逸向来都是放养着的,他知道小魔王通灵性,也不担心它会吃什么有毒的东西。

    至于小家伙喜欢喝酒方逸也没怎么在意,话说当年他还偷过猴群的猴儿酒呢,佛经中曾云老鼠偷过佛祖的灯油,这松鼠偷酒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结合猴子会酿酒的事实,只能明动物原本就有好酒的天性。

    “行了,方逸,你别打岔,让余叔说第三个办法吧……”

    被方逸和小魔王这一打岔,余宣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小松鼠喝酒,刚才的话题却是继续不下去了,旁边的陈凯却是又急了,他这会满腹的心思都放在那些还没拿到手的原石上了。

    --

    PS:最后絮叨一句,大家再看看还有月票没,还有几个小时,不投真浪费了啊,另外凌晨有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