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什么是朋友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什么是朋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一天在不停的验看原石过程中很快就结束了,而三天的看货时间,也将落下帷幕,来往于公盘的玉石商和赌石人的脸上,有的凝重有的兴奋,都在期待着过几天的开标。

    晚上的时候,方逸被卢国平等人邀约着去吃了顿饭,听着他们聊天侃地,也听到了不少有关于翡翠赌石的趣事,当然,那些赌垮导致倾家荡产的事情,在酒桌上却是无人提及。

    临走时,卢国平提出,等到此次公盘结束,赌涨的人回到国内要请大家吃一顿好的,得到了众人的积极响应,于是方逸的电话本上又多了十几个号码,均是这些职业赌石人留下来的。

    “方逸,回来了?”当方逸回到庄园,陈凯和余宣正坐在客厅里喝茶聊着天,见到方逸带着阿虎走了进来,抬手和方逸打了个招呼。

    “行啊你小子,来缅甸这才几天?交的朋友就比我还要多了……”陈凯给方逸倒了杯茶,笑着调侃道:“方逸,这交朋友也是要看人的,不要什么朋友都交,对你没什么好处的……“

    “都是些性情中人,能认识一下倒是不错……”方逸看着陈凯,笑道:“凯哥你是格调太高冷,认识的朋友档次太高,我可比不了你……”

    方逸知道,陈凯在国内做翡翠生意的商人里面,也算是做的比较大的了。

    除了云省有一家百年老店能稳稳压着他之外,陈凯的珠宝店赫然已经成为国内珠宝界的新贵,交际圈子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当年生意起步时的那些老伙伴,几乎全都见不到了。

    这几天和陈凯相处的时候,方逸经常听到他在抱怨自己有钱之后,别人对他的态度就都改变了,不过在方逸看来,这问题却是出在陈凯自己身上的。

    “小凯,这一点你做的不如方逸好……”

    听到方逸的话后,余宣看向陈凯,说道:“你小子也算是起始于微末,这刚有钱没几年,眼睛就快要长到脑门上去了,这一点很不好……”

    一个人身上所起的变化,在他身边的人往往是看的最清楚的,虽然陈凯在对待余宣的态度上依然如旧,但余宣能看得出来,自己这个侄子在做生意愈发圆滑之余,言谈举止间却是显得有些浮躁和不耐烦。

    “余叔,我没这样吧?”

    陈凯闻言愣了一下,他又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自问应该做不出那种看不起人的事情。

    “你自己没感觉而已……”余宣摇了摇头,说道:“今儿那卢国平不是也邀请咱们去吃饭了,你为何不愿意去呢?”

    方逸在每天公盘结束的时候,都是要和老师与陈凯会合的,不过今儿因为他要出去吃饭,于是就带着卢国平在门口一起在等余宣和陈凯。

    虽然和余宣和陈凯都不熟,但是出于礼貌,卢国平也对两人发出了邀请,余宣刚想说话的时候,却是没想到被陈凯一口就给回绝掉了,当着外人的面,余宣当时并没有说话,但已经是看出来了一些问题。

    “余叔,咱们不是要回来核对标单金额吗?”陈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就差一顿饭的时间?”

    余宣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凯,开口说道:“你是觉得和他们一起吃饭比较没面子吧?不过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父亲现在每过一段时间,还都会和当年下乡时结识的朋友们一起吃饭,他们现在的职业大多都还是农民……”

    “这事儿我知道的……”

    陈凯点了点头,但是他一直都挺纳闷的,学识渊博的父亲和余叔,为什么能和那些大字不识一箩筐的老农民们成为好朋友,每次吃饭时都会吆五喝六,展示出他们不为人所见的另外一面。

    “不明白吧?告诉你,一个人的心胸和品行,才是决定他能走多远的最重要因素,而交朋友也是不分贵贱的……”

    余宣叹了口气,说道:“就是你看不起的那些老农民,却是曾经救过我们几个人的命,要不是他们,当年我们三个早就死在乡下了,哪里还有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啊……”

    说起以前的往事,余宣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感慨的神色,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但每每想起来,还是如同发生在眼前一般。

    余宣和陈凯的父亲等人被下放到农村的年代,正是国家最为困难的那个时期,虽然报纸上每天都登着诸如粮食亩产万斤的消息,但实际上那时候全国人民都吃不饱饭。

    余宣他们自然也不例外,每天都被饿的眼睛发绿,要不是村里人很尊重知识分子让他们不怎么干活改造,恐怕余宣这些人更是撑不下去。

    投桃报李之下,余宣和陈凯的父亲等人,每天晚上都会在村子里叫村民们认字读书,倒是和这些质朴的村民们结下了很深厚的友谊。

    不过那会的余宣等人正值壮年,就算受到很多照顾,但是每天那么一点口粮也不够他们吃的,于是几个书呆子就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余宣他们所在的下放劳动人员的点,正好处于闽省的大山之中,俗话说靠山吃山,所以上山打猎就成为了他们的第一首选,在一个清晨,哥三个喊着语录进了山。

    老话所说的一无是处是书生这句话,真的是不假,空有理论知识的余宣等人,像无头苍蝇一般的在山里乱窜,非但没有打到什么猎物,反而是迷了路。

    雪上加霜的是,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遇到了一群狼,余宣和陈凯的父亲都被狼爪给抓伤了,要不是见机的快在山谷处点上了篝火,恐怕几个人早就葬身狼腹了。

    篝火虽然能阻得狼群一时,但这个时间却无法持久,在对持了几个小时后,蠢蠢欲动的狼群有发动了攻击,余宣的胳膊被咬掉了一块肉。

    就在这岌岌可危的时刻,余宣他们所在村子里的村民们赶到了,只不过由于山里太大,分开寻找他们的村民比较分散,赶来的只有四个人,最锋利的武器只是一把开山刀。

    为了相救余宣他们,这四个村民没有一个后退的,和十多只狼展开了殊死搏斗,最终在付出了三人重伤的代价之下,坚持到了村里人赶来,将群狼给赶走了。

    那三个重伤的村民,最后有两个人一辈子都留下了残疾,但是这两个人没有抱怨余宣他们一句话,甚至在余宣他们回城后断了联系的十年里,他们也没有去麻烦过余宣等人。

    十年后的余宣等人,虽然说不上是功成名就,但也是在各自的领域里做出了一些成绩,在三兄弟一次聚会中,他们忽然想到了十年前的那一幕,也想到了这十年他们做了些什么事情。

    三个人都认识到了自己身上的问题,心中也是追悔不已,于是一致决定放下所有的事情,去大山里探访他们当年的兄弟和恩人。

    这次的进山之行,却是又让他们羞愧异常。

    因为当年一位落下残疾的村民,在见到余宣之后,居然拿出了一株保存了十年的草药,告诉余宣这种草药可以治疗他的关节炎,只是他不知道余宣的联系方式,所以不能给余宣邮寄出去。

    质朴的村民质朴的话,让余宣当场就嚎啕大哭了起来,陈凯的父亲等人也是泪流满面,怎么劝都止不住眼泪。

    余宣他们几个人,在此时才知道自己这十年失去的东西是何等的珍贵,那是人性中最为善良和珍贵的东西,此次的山村之行,将他们的心灵给彻底的净化了一遍。

    也正是这一次的山村之行,余宣等人才真正变得成熟了起来,在处理事业和家庭中的诸多问题时,显示出了过人的气量和睿智,如此才能拥有现在在各自领域中的身份和地位。

    --

    PS:月底了,求清仓月票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