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方逸的面子

第三百五十六章 方逸的面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没什么不好的,方先生,您先玩着,筹码不够了再给我说一声……”

    林锐笑了笑,不过站在赌桌对面的那个澳岛来的荷官,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异色,他在这个赌场工作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还没见过林锐如此对待一个客人呢。

    要知道,林锐是有赠送筹码的权利不假,但一般赠送筹码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二楼VIP厅的,事后林锐也是需要写一个报告上去的,如果上面不批的话,那这六十万可就是要林锐自己掏腰包了。

    “这……不合适吧……”方逸不想平白沾这个便宜,对于他而言,沾了便宜就是结了因果,方逸可不想因为钱和面前的这位林经理有什么瓜葛。

    “这样吧,林经理,你拿我这张卡刷六十万吧……”方逸暗中咬了咬牙,把那张卡又递还了回去,这心里多少有点郁闷,刚到手的一百多万,一下子怕是就要去掉大半了。

    “方先生,我今儿要是刷了您这卡,恐怕明儿就要卷铺盖回家了啊……”

    看到方逸递过来的银行卡,林锐不由苦笑了起来,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方先生,蓝董说了,您在度假村所有的消费,都记在她账上的,您硬要给钱,这不是让我难做吗?”

    原本林锐还想着私人卖方逸个面子,但此刻不得不搬出蓝莲来了,因为他真的不敢收方逸的钱。

    别人不知道方逸和蓝莲的关系,但林锐那天可是亲耳听到蓝莲要转让股份给方逸的,只要方逸点了头,那现在就已经是他的老板了。

    “得,那这钱我就收着了……”

    听到林锐的话,方逸点了点头,看到林锐还是毕恭毕敬的站在自己身边,不由皱了下眉头,说道:“回头我会和蓝董说一声的,林经理您不用陪我们了,去忙好了……”

    “好,方先生,您自便,有事招呼我就行……”林锐看了一下方逸手腕上的号牌,说道:“您和您朋友今儿在度假村的开支,全部都是免单,希望几位玩的愉快……”

    “可算是走了……”

    等到林锐离开后,方逸这才松了口气,他在山上做了十多年的小道士,下山之后也是混迹于三教九流的古玩市场,过的全都是接地气的生活,还真享受不起林锐的这种服务。

    “嗯?怎么了?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方逸回过头来,看到华子易和三炮的目光后,不由愣了一下,这哥儿俩像是没见过自己似的,那眼神显得有些古怪。

    “方逸,老实说,你和这赌场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

    华子易没去管面前的那二十万筹码,而是一把搂住了方逸的脖子,开口说道:“你小子少和我打马虎眼,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赌王的闺女给睡了啊?要不然别人凭什么送你筹码?”

    要说方逸有一手大师级的雕刻工艺,华子易只会觉得他天赋不错,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华子易真的震惊了,要知道,在金陵根基深厚的姜军来到赌场都享受不到赠送筹码的待遇,居然发生在了方逸的身上。

    而更让华子易震惊的是,方逸对于这六十万的筹码,接受的还有些不情不愿,在那个林经理几乎是乞求的语气下,方逸才很勉强的收下了筹码,从这一点上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华哥,赌王的闺女姓什么我都不知道,和她有什么关系啊?”方逸没好气的扒拉开华子易的手,说道:“我和这赌场的老板是朋友,你也见过的,就是前儿我拜师仪式上的那位蓝董……”

    方逸知道,自己今儿不解释清楚,怕是华子易不会放过自己了,干脆也没掩饰,直接将蓝莲给说了出来。

    “蓝董?是……是那个女的?要……要出五百万买你玉牌的那个吗?”听方逸这么一说,华子易终于对上号来,之前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个赌场老板,竟然会是金陵的那个商界女强人。

    不过方逸的话,和华子易得到的信息有些不符,因为华子易以前曾经听人说过,这家赌场的确是有澳岛赌王家人参与,否则也不可能半明半暗的存在了这么多年。

    “就是她,至于我和她什么关系,那就无可奉告了……”方逸出言堵死了华子易想要追问的话。

    “我有那么八卦吗?”华子易闻言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我是想问你,这家赌场真的是那位蓝董开的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她应该只是有些股份在里面吧?”方逸闻言摇了摇头,说道:“华哥,你出去可别乱传,到时候别给蓝董惹出什么麻烦来……”

    “原来是这样啊,只是占股倒不奇怪……”

    华子易点了点头,说道:“这家赌场能开起来,底蕴不是你能想象的,方逸,没事和那位蓝董搞好关系,有机会的话进入资本市场,比你现在干的这个要强多了……”

    “我用得着和蓝莲搞好关系吗?”方逸在心中腹诽了一句,现在可是蓝莲有求于他,只要方逸打个电话,他就能让蓝莲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他的面前。

    “行了,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华哥,你还玩不玩了?”方逸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当下扔了一枚筹码到桌子上,示意那荷官可以发牌了。

    “玩,干嘛不玩,我押五万……”

    华子易也扔了筹码出去,口中笑道:“这次就是全输完也不要紧了,反正刚才那位林经理说了,我和三炮也免单,输完之后我就不陪你们了,你们自己找乐子去吧……”

    华子易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他的家庭出身和生活环境,都注定他不是很缺钱的人,所以华子易对于赌博的兴趣实在是不怎么大,尤其是别人给拿筹码过来之后,华子易刚才的那点兴奋劲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哎,赢了啊!”

    不过华子易这边越是急着想找个女孩去探讨人生,他在赌桌上的赌运却是变好了,刚扔上去的五万直接变成了十万,反倒是方逸和三炮这一把都输了。

    “这把押十万……”

    华子易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把荷官刚推过来的十万筹码,直接又押了上去,这一把华子易的手气更好,两张牌发出来就是二十一点,庄家一看自己的牌,没等牌局结束就赔付给了华子易一点五倍。

    “哎,华哥,手气旺了啊,要不要我们跟着你押几把?”这一把方逸和三炮也是押赢了,不过两人都押的一万,远没有华子易一把赢了十五万那么扎眼。

    “华哥,这把我跟着你押……”听方逸那么一说,三炮拿出了五万的筹码,就准备押到华子易的面前。

    “行了三炮,见好就收吧……”华子易将筹码拿了回来,对三炮说道:“想要过好日子,还是得脚踏实地的去赚钱,偶尔玩几把可以,但别拿这个当发家致富的捷径……”

    华子易能在二十多岁就在体制内混出头,除了家庭的因素之外,他个人的能力和自控力也是非常强的,在连着赢钱的情况下,华子易说不玩就不玩,直接就站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