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回山拜祭

第三百二十六章 回山拜祭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事情正如方逸预料的那样,周虎在看到那些照片之后,并没有去验证一番的兴趣,而是很快就回了京城,这次金陵赌博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亏空,周虎也需要回京城催几笔款子来解决资金上的问题。

    至于周正光,在取回了那辆车子之后,再也没有在方逸等人面前露过脸,他这次真的是被方逸给吓破了胆,那训练场更是交给了别人打理,周正光一次都没有再回去过。

    胖子在养了几天的伤之后,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有了方逸给的那十万块钱,胖子心里是底气十足,拿了五万出来购置新房子里的家具家电,而剩下的五万块钱,胖子还真交给孟双双了,让她去补贴点家用。

    方逸这段时间则是将心思放在了快要到来的拜师仪式上了,在赵洪涛的帮助下,联系了一家中档酒店,包下了酒店月底的十多个房间,当然,方逸现在穷的叮当响,这费用也是赵洪涛给垫付的。

    距离拜师仪式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方逸和老师告了两天假,拉上胖子三炮还有刚刚从外地回来的满军,却是回到了方山,下山半年多了,这是方逸第一次回来拜祭师父。

    古玩市场的生意,胖子他们暂时交给了司元杰打理,还别说,跟着胖子三炮在古玩市场摆了一个月的摊,司元杰也从一个对古玩一窍不通的愣小子,熏陶成了半个老油条,都快能独当一面了。

    除了方逸他们几个人之外,同来的还多了两个女孩,三炮的对象以前来过一次,不过胖子的女朋友却是第一次上门,一进小山村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几乎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跑出来围观了。

    这也让方逸的上山之行推后了一天,中午晚上连着在村长家里喝了两顿酒之后,几人都住在了三炮的老宅子里,第二天一早才开始前往深山中的道观。

    “还别说,这地方的风景真不错,以后可以带孩子过来……”

    第一次来到方山的满军,很快就被深秋的方山景色给吸引住了,满山的红叶宁静的山村,都带给满军这个在城里长大的人心里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满哥,咱们今天在山上住,明儿晚上要是没事,我带你去炸鱼……”

    站在半山腰上,三炮看着远处的水库,不自觉的又有点手痒痒了起来,话说在以前的时候,这水库就是他们家的自留地,什么时候想吃鱼了就过去扔上几个炮仗。

    “还炸个屁的鱼,上次咱们炸完跑了,我爸被罚了一千块钱……”

    听到三炮的话,胖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方逸下山那次他们去炸了一次鱼,第二天就进城了,不过后来通电话胖子才得知,他那当村长的老爹因为这事,被罚了一千块钱,还在全镇通报了一次。

    “三炮,炸鱼就算了,晚上我下几个套,抓点野味吃吧……”

    来到熟悉的山林,方逸有些贪婪的呼吸着山间的空气,相比在金陵城里的房子,方逸回到这里才感觉像是回到了家,对这山间的一草一木,方逸都有极深的感情。

    唯一让方逸有些遗憾的是,他原本想带着柏初夏来祭奠一下师父的,只是柏初夏在京中有事实在是走不开,方逸只能带着胖子他们上山了。

    “方逸,你让我们带油盐酱醋,就是用来做野味的吗?”满军有些好奇的问道:“这山林都开发那么多年了,山上还有什么野味啊?”

    “虎豹是肯定没有的,但小东西也不少……”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再往深处走一点,野兔,野猪还有野鸡和猴子都能见到,靠近茅山山麓那边还有狼和狐狸,不过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方逸从小在山里长大,对山林中有什么动物自然是了如指掌,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动物保护者,从五六岁的时候,方逸就跟在老道士屁股后面去陷阱里捡猎物了,他那一手下套的功夫,也都是跟老道士学的。

    “要是能见到野猪就好了……”胖子一脸馋相的说道:“野猪的肉要比家猪劲道许多,要是没成年的野猪连皮烤的话,那味道更是绝了……”

    生活在山间的人,自然是靠山吃山了,以前没禁枪的时候,胖子三炮他们可是没少吃山里的猎物,就是现在他们家家户户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厨房里也会挂上一些山里风干的野味。

    山路虽然挺难走的,但方逸他们也不着急赶路,一行人走走停停,一共走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才来到了方逸从小生活的那个道观,一排蜿蜒的青石路,从半山腰处直铺到道观。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啊……”

    看到那半隐在山间树木中的道观,满军忽然想起了自己初中时学过的《陋室铭》,远远看去,那红砖黄瓦的道观像是真带着一股子仙气,给人一种十分神秘的感觉。

    当然,满军要是知道那所谓的红砖,只是老道士自己挖了山间红泥烧筑,黄瓦则是上面铺了一层稻草后再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黄泥,然后在上面划出了砖瓦的形状,不知道满军还会不会有那种神秘的感觉。

    “满哥,下面怎么不说了?不会背了?”看到满军诗兴大发的样子,胖子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一边去,少在这道家圣地胡言乱语……”满军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走在那青石板的路上,他已经远远的看到道观牌匾上所书的《上清宫》三个大字。

    “什么圣地啊……”胖子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胖爷我三岁半就在这里拉过屎撒过尿,你问问方逸,那老道士的床上都有过胖爷的童子尿……”

    以前山下村子里的人,经过会进山和老道士交易一些东西,胖子两三岁的时候就跟着他爹来过,也正是那个时候,他和三炮还有方逸,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绝对是从开裆裤就在一起玩的发小了。

    “你们慢慢走,我先去开观门……”

    看着不远处的道观,方逸一向都很难兴得起波澜的心绪,竟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和胖子他们交代了一声之后,沿着青石条铺就的山路,飞快的往山上爬去。

    “师父,弟子回来了……”

    半年多过去了,无人居住的道观变得愈发的破败,看着道观前熟悉的景色,方逸的眼睛变得有些模糊了,从小到大那一幕幕的场景,在方逸脑海中快速回放着。

    “师恩难报啊……”

    道观前的大树依然挺拔枝繁叶茂,但是当年扶着小方逸爬树嬉闹的师父,却已经是天人永隔,这让方逸心头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楚,虽然老道士不是生身父母,但方逸仍然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感觉。

    “方逸,别想那么多了,咱们进去吧……”

    方逸也不知道在道观门前站立了多久,直到被三炮拍了拍肩膀,这才醒转了过来,上前推开了道观的大门,入眼看去,室内正中的三清老祖的木像上,已然是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胖子,你们先休息一会,我去拜祭下师父……”

    方逸顾不上先打扫道观,而是拿起他在城里买的几瓶酒还有烧鸡猪头肉等食物,出了道观继续往山上走去,距离道观几十米的山上,有一处茅草搭成的棚子,在山上的最后三年,方逸倒是有大半的时间是在棚子里陪着师父的。

    “师父,弟子来看您了……”

    来到老道士的坟头前,方逸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之后,这才站起身来,将师父坟头的杂草清理了一翻,打开了随身带来的酒菜。

    “师父,猴儿酒没了,这是山下最好的酒,还有您最爱的烧鸡猪头肉……”

    方逸将四瓶茅台酒全部都打开了,将两瓶洒于师父坟前之后,另外的两瓶酒和烧鸡猪头肉等贡品,则是摆在了坟头前面,留着师父慢慢享用。

    “师父,弟子下山半年了,没有行恶事,也没给您老人家丢脸,对了师父,我的修为已经突破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了,比您生前怕是也差不多了吧……”

    方逸坐在师父的坟前,事无巨细的将自己山下后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就连他心中最大的秘密轮回神通也没有隐瞒,要说这世上最让方逸信任的人,莫过于就是长眠于此的师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