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赌徒的心理

第二百八十三章 赌徒的心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满哥,你自己输了钱,就别怨别人了……”听完满军的讲诉后,方逸算是明白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满军带着钱去了赌场,原本想等姚大忠输了钱之后出手购买他盗墓所得的文物,但自己却是意志力不够坚定下场去赌了,实在是怪不得别人。

    “我知道,这事还是怪我自己……”

    满军一脸颓废的样子,要说他赚钱也不容易,起早摸黑的到处收货,还要像孙子般的去伺候客户,几年下来也不过就赚了几百万的身家,可是这一天一夜就输了出去,当真是来钱难去钱易啊。

    “行了,满哥,回去睡一觉,明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别再琢磨这事儿了……”

    方逸拍了拍满军的肩膀,这不大会功夫,满军已经是四五瓶啤酒下肚了,那眼神都变得迷离了起来,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以满军以往的酒量,就是一箱啤酒那也不带醉的。

    “不行,我……我得去翻本……”

    满军忽然伸手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说道:“妈的,我不甘心啊,几年辛辛苦苦赚的钱,就这么便宜赌场了?不行,等会吃完饭,我……我还得去!”

    说实话,越是像满军这样辛苦赚钱的人,在输了钱之后想翻本的心理就越是严重,但往往就是这种心理害得很多人妻离子散倾家荡产。

    从方逸的角度来看,满军现在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输”字,以他现如今的状态,去到赌场不管有多少钱都会输个干净的。

    “满哥,今儿就算了,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儿再说吧,这休息好了才有精神去赌啊……”方逸对人的心理把握的还是很准的,他知道自己现在要是劝满军的话,估计他是听不进去的,只能顺着对方的话来说。

    “不行,我……我连输了一百多万,应该就是今儿翻本……”

    一提到赌钱,满军的眼睛顿时亮了,一把拉着方逸,说道:“方逸,我只想翻本,不,就算是输个三四十万我也认了,能赢回来一百万也行啊……”

    “满哥,你还有钱吗?”方逸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没想到赌的危害竟然如此之大,让平日里算是省吃俭用的满军完全入魔了。

    “怎……怎么没有啊!”满军将放在旁边椅子上的一个包拿了起来,拉开拉链后,里面赫然放着十多捆还没拆开银行封条的RMB。

    “我……我从朋友那边拿了二十万,如果再输完了,那……那我从此就不再碰这个了……”

    满军现在的心理,就是绝对多数赌徒的心理,他们总觉得自己还有翻本的希望,每次总说自己是最后一次去赌,但那些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的赌徒,就是如此越陷越深,从而导致无法自拔的。

    “成,满哥,这酒还剩不少呢,喝完了再去赌吧……”方逸也没拦着满军,只不过又殷勤的给他倒起了酒,随着一杯杯的啤酒下肚,满军的眼神变得愈发迷离起来。

    “喝,喝完了去赢他娘的钱,全……全都给赢……赢回来!”一个小时之后,满军大着舌头胡言乱语着,最后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还没等方逸上前去扶他,这呼噜声就打的震天响了。

    “就你这样,怕是全都给输出去吧?”

    方逸无奈的摇了摇头,喊了服务员进来买单之后,左手拎着那一包钱,右手架着满军往家里走去,至于那辆面包车,就扔在酒店门口了。

    “看他这架势,估计明儿醒了还是要去赌啊……”

    进屋把满军放到了床上,看着刚才走路都能打着呼噜的满军,方逸不由有些头疼,作为朋友,他能出言劝满军不要赌,但他却是无法左右这么一个成年人的决定啊。

    “得,那就让你多睡一会吧!”方逸想了一下,右手食指点在了满军的睡穴上,一时间,满军的呼噜声又变得大了一些。

    不仅如此,上楼之后方逸又找来了符纸和毛笔朱砂,制作了一张安神符,贴在了满军的床头,有了这东西,满军今儿是别想爬起来了,估计一觉得睡到明天中午。

    不过方逸还是小瞧了自己制作的符箓,满军是晚上八点不到睡在床上的,这一觉整整睡了二十个小时,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六点,算是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拨通了方逸的电话。

    “满哥,我马上到家……”

    方逸接到电话的时候,差不多已经走到门口了,他今儿没去老师那里,却是想把手上剩下的几块和田玉籽料全给雕琢出来,毕竟满军这边指望不上之后,去掉满军垫付的十多万订金,方逸他们的资金缺口,一下子就从四十万变成了七十万了。

    “哎,方逸,走,咱们再去喝两杯……”

    没等方逸走到家,满军就等在了门口,和昨日那一脸颓废的样子相比,满军今儿却是红光满面,显然这二十个小时的觉,把他的气色给补回来了。

    “还喝啊?满哥,酒就算了,咱们出去喝点粥吧……”

    方逸一看满军手里拎着昨儿装钱的那个包,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开口说道:“满哥,你真的还想赌?这可是个无底洞啊……”

    “唉,我也知道这是个无底洞……”

    满军苦着脸说道:“不过我已经输了那么多了,怎么着也得找补回来一点吧,我也不要一百万,只要能赢回来五十万,我立马就不赌了……”

    酒醒后的满军,虽然把自己心里的期望值给降低了一半,但还是没死心,只是他也不想想,等到真的赢了五十万的时候,自己是否能收得住手?恐怕那会又会想着赢到一百万再收手了。

    “嗯?今儿怎么面相变了……”

    方逸盯着满军的脸看了一眼,心里顿时大呼奇怪,因为昨儿满军眼神昏沉,分明是一副破财的面相,但是这一觉睡醒之后,却是变得双眼清明,眼中再无一丝浑浊之色。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满军刚洗完脸的缘故,他的眉毛也变得井然有序起来,能清楚的看到每一条眉毛脚,正可谓是眉清眼藏神,分明是有横财进账的面相。

    “这睡一觉,气运就变了?”

    方逸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他今儿还真是没法拦着满军了,因为就凭满军现在的这个面相,不说把昨儿输的钱全赢回来,但赢上个百八十万的应该没多大问题。

    “哎,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啊?”

    满军被方逸看的有些不自在,因为方逸的那双眼睛看人的时候虽然很平和,但却是会给人一种被他看得好像自己浑身上下没穿衣服一般的感觉。

    “满哥,你今儿去赌也行,不过我得跟着你去,等你赢了钱,我要拉你回来……”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人的气运是谁也无法说清楚的,满军这会气运好,或许能赢到钱,但如果他再赌个一天一夜气运变差了,那恐怕连本带利的又会全输回去。

    “方逸,那地方乌烟瘴气的,你就别去了吧……”一听方逸这话,满军心里顿时有点不乐意,话说哪有赢钱下桌走人的啊,既然运气好能赢,那还不多赢点?

    这就是大众赌徒的心理,在赢钱的时候,十个赌徒怕是有十个都会继续赌下去,但如果一旦开始输了,他们又会给自己心理安慰,反正现在输的钱都是赢来的,还没有输到本钱。

    不过等输到本钱之后,赌徒的心理却是随之又变了,他们会心疼之前输掉的那些赢回来的钱,想着自己说不定等会还能赢那么多呢,所以还是要继续赌下去。

    说来说去,只要赌徒抱着赢钱的心理上了赌桌,那他的屁股就会像是被502胶黏在了椅子上,非得输到脱裤子的时候,他们才会起座走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