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司元杰的师承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司元杰的师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对了,那……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练的是八卦掌?”

    司元杰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因为就是在被吴天宝追打的时候,他也没显露出功夫,方逸为何能看出自己的来历呢?

    “你那身法步法,都是八卦掌中的功夫,我自然能看得出来……”方逸开口说道:“还记得我拉你的那一下吗,你当时发力的劲道,也是八卦掌的功夫……”

    “你……你就凭这个认出来的?”

    司元杰不敢置信的看着方逸,他虽然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但功夫练的却是很不错,十八岁能达到炼精化气,也就是武术家俗称的暗劲修为,已经可是称得上是练武奇才了。

    但司元杰从来都没敢想,只是通过观察身法和搭手感受了一下发力的劲道,就能判断出一个人练的是什么功夫,别说他做不到了,就是太爷爷复生,恐怕也是没这种眼力和判断力的。

    “光看身法步法,我是认不出来的……”方逸笑了笑,说道:“我之所以能认出来你是八卦掌的传人,是因为我也会八卦掌的功夫!”

    方逸这句话一说出来,司元杰和旁边的胖子都傻眼了,司元杰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京城遇到了个同门,而胖子认识方逸那么久,还真的不知道他会什么八卦掌呢。

    “方哥,你……你是八卦掌哪位门下的传人?”

    “方逸,你小子啥时候学的八卦掌啊?我怎么不知道?”

    司元杰和胖子同时开口问了出了,两人脸上的表情差不多,都是一副很惊诧的模样。

    “一个一个的说……”

    方逸摆了摆手,示意胖子先不要说话,眼睛看向了司元杰,说道:“我并不是八卦掌的传人,我是出身道门的,不过我师父和八卦掌中的人有些渊源,所以会一点你们八卦掌的功夫……”

    方逸学的虽然是最正宗的道门功法,但功法和功夫,其实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他修炼的道家功法,练得是气,但功夫指的却是拳脚器械,除了炼气之外,方逸也会不少门派的功夫。

    不光是八卦掌,就是太极八极还有少林拳法,方逸都会一些,在这些拳法中,八卦掌方逸只是学的一般,他打的最好的是太极拳,老道士曾经说过,当代太极名家,无一人能是方逸的对手。

    “方哥,你师父认识的是八卦掌的哪位门人啊?”

    司元杰继续追问道,因为八卦掌传自董海川一脉,虽然下面分支散叶衍生出了不少的流派,但最主要的几支在司家都有记载,司元杰的爷爷也和他们有着书信往来。

    当年司元杰父母出外打工,就是投靠的粤省一位八卦掌的传人,所以除了国外的八卦掌传人之外,国内的都是多有来往的,那本记载着各个分支情况的本子,现在还放在司元杰农村的家里呢。

    “我也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方逸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他的这个动作,显示出他也只不过是个比司元杰大几岁的大孩子。

    其实方逸是说了谎话的,他的这个动作只是用来做掩饰的,老道士在教他八卦掌的时候,是给他说过八卦掌的来历的,方逸记得那是在他七八岁时候发生的事情。

    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在江湖上游历时,发现有个叫董海川的年轻人修为不错,居然自创了一套内家拳法,和他们道家的八卦理论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

    于是老道士见猎心喜,和那个叫董海川的年轻人切磋了一番,并且指出了他掌法中的一些不足之处,当时老道士说给方逸听的时候,把胸脯拍的当当响,说是没有自己就没有八卦掌的这一武术的存在。

    最初听老道士说这件事的时候,方逸根本就不知道董海川是谁,于是就相信了老道士的话,但是后来胖子拿上山一些连环画武侠小说,方逸才发现,敢情董海川竟然是生于1797年,死于1882年的,生活年代距离现在足足有一百多年。

    那会年龄还小的方逸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要是按老道士的说法,他岂不是已经活了好几百岁了?方逸即使再单纯,也知道老道士是在忽悠自己。

    于是方逸拿着胖子送来的连环画,把老道士给臭了一番,为了这事老道士还赌咒发誓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不过老道士疯疯癫癫的说话经常颠三倒四,方逸倒是也习惯了,这件事以后两人谁都没有再提起过。

    但是现在听司元杰问起自己所学八卦掌的来历,方逸却是很尴尬,因为他总不能将老道士当年胡言乱语的话说给司元杰听吧?

    要知道,董海川是八卦掌的创始人,和太极拳名师杨露禅同为一代宗师,在武林中的地位极高,虽然已经去世一百多年了,但徒子徒孙却是遍天下的,方逸要是真说出老道士的那些胡言乱语,保不准司元杰就要会自己拼命的。

    “不知道就算了……”

    司元杰刚刚从农村出来,人还是挺单纯的,当下看着方逸,说道:“方哥,要不咱们切磋一下,近代八卦掌的分支对八卦掌都有些改动,咱们过下手,我或许就能看出你是谁的传人……”

    一说到练武,司元杰的话顿时就多了起来,这却是因为司元杰从小就是个武痴,他爷爷收的一些弟子在练武时都会偷奸耍滑,唯有司元杰每天都是认认真真的将爷爷布置下的功课做完,从来都不以为苦。

    “你要和我搭个手?”方逸闻言愣了一下,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这里地方太小,咱们就别走步法了,纯粹切磋下掌法好了……”

    说着话,方逸站起身来,将桌椅往房间角落里摆了摆,然后站到了司元杰的身前,双脚分开与肩齐平,脚尖微微向内勾着,左掌前伸,右掌立于胸前。

    “方哥,那我就不客气了……”看到方逸摆出来的姿势,司元杰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双掌一错,一个沉肩坠肘的动作,身形往下一矮,右掌已然是攻向了方逸的下盘。

    “嗯?阴阳手上下翻?”

    见到司元杰的动作,方逸不由轻笑了起来,立于胸前的右掌往下一按,紧接着一提一甩,还没等司元杰反应过来,身体就被方逸摔在了旁边的床上。

    “你……你这是黏劲?”摔在软软的床垫上,司元杰自然不会受伤,一个翻身跳下来之后,眼睛惊疑不定的看向了方逸。

    司元杰知道自己不是方逸的对手,但原本他还以为自个儿能和方逸过上几招的,没想到双掌刚一接触,一股黏劲就把他的身体给带了起来,司元杰连变招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对,是黏劲……”方逸笑着说道:“穿闪截拦,沾连黏随,这几个字你不会没听过吧?对了,你看出来我是出身哪一派的了吗?”

    “没看出来,你的功夫比我爷爷都要高……”

    司元杰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平白被方逸摔了个跟头还什么都没看出来,他知道这是自己和方逸的功夫差的太远的缘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