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青铜烛台(下)

第二百四十七章 青铜烛台(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哎呦,小伙子,你可真有眼光……”

    原本正坐个马扎上在那里打盹的老头,听到方逸开口问价了,整个人立马精神了起来,指着那烛台说道:“小伙子,这可是春秋战国时秦始皇他爹用过的老物件啊,秦始皇他爹你知道是谁吗?就是那个叫秦什么襄王……”

    “是秦庄襄王……”看到那老头皱眉的样子,方逸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对,对,就是什么庄襄王,小伙子,我告诉你,这个庄襄王和吕不韦可是拜把子兄弟,吕不韦你知道吧?”对于被方逸打断了话,老头丝毫都不在意,不过话题一转却是扯到了吕不韦的身上。

    “大爷,我知道吕不韦,可是这烛台,和吕不韦又有什么关系呢?”饶是方逸已经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也被这老头雷的里焦外嫩,敢情这老头不是来卖东西,纯粹是闲的无聊过来找人聊天的啊?

    “当然和吕不韦有关系啊……”

    老头一拍大腿,开口说道:“我这烛台,就是吕不韦和庄襄王八拜结交的时候,送给庄襄王的礼物,后来庄襄王睹物思人,这才把吕不韦召到了秦国,一起统一了六国……”

    老头说的是吐液横飞,却是听得蹲在地上的方逸脚下一软,差点没当头拜倒,他真的想问问老大爷当年上学的时候,体育老师是不是兼任了语文数学历史地理各科老师,才教出了这么一个奇葩学生啊。

    不止是方逸,就是站在他身后的华子易和柏初夏,也听得是目瞪口呆,只有胖子在听得津津有味之余,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疑惑,他好像是听哪位老师说过,应该是秦始皇统一的六国吧?

    “方逸,咱们走吧,里面还有好多摊呢……”华子易都快哭出来了,他真的后悔今儿陪方逸出来,你说好好的办公室不坐,跑到这里听一文盲老头扯淡,这不是自己找难受吗?

    “华哥,我和大爷再聊聊……”方逸强忍住脸上的笑意,一本正经的对老头说道:“好吧,大爷,就当它是吕不韦送给秦庄襄王的,您这东西,是个什么价啊?”

    “这东西可是那什么襄王晚上看书用的啊……”

    老头的记忆力显然也不怎么好,一转眼的功夫已经把庄襄王三个字给忘掉了,“那么多年流传下来的老东西,价格可不便宜,小伙子,你是真心想要吗?”

    “大爷,真心想要……”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三百,最少三百块钱,小伙子,要不看你也是个懂行的,这东西我最少要你五百……”老头伸出了三个手指头,却是听得方逸心肝儿一颤,他看到那三根手指头的时候,还以为老头要开出个三十万的价格呢。

    “方逸,走吧,这东西卖三十块钱还差不多……”

    听完了故事,胖子也是兴趣乏乏了,要知道,在金陵古玩市场的地摊上,也有不少类似的东西,都是从豫省一个专门制作青铜器的村子进的货,估计也就是三五十块钱的样子。

    “哎,你这个小胖子,不懂不要乱说啊……”

    听到胖子的话,老头脸上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伸出去的三根手指头又收回去了一根,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减去一百,两百块钱不能再低了,你要是还想讲价的话,就去别家吧……”

    “三百我原本就没打算讲价啊……”

    老头的话让方逸不由笑了起来,当下拿出了两百块钱,说道:“大爷,您找张报纸帮我把这东西包起来吧,我玩意儿我要了,等回家我找点煤油放里面,也学着秦庄襄王那样用它看书……”

    “得嘞,我这就给你包起来……”

    接过方逸递来的两百块钱,老头手脚麻利的找出了张报纸,将那烛台包裹的严严实实递给了方逸,说道:“小伙子,这玩意可不能烧煤油,要烧精油才行的,是精细的精啊,那玩意里面的店里就有卖,价格不贵,你去买点吧……”

    “大爷,是鲸鱼的鲸……”

    方逸一时嘴欠没忍住,又出言提醒了老头一句,却是听得身后的柏初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不知道方逸是真傻还是在逗这老大爷玩,总是买的卖的人,都有点那么不靠谱。

    “管他什么精,小伙子,东西你拿好……”

    老头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等方逸起身之后,从自己身边拿出了个纸牌子摆在了摊位的前面,上面分明写着“春秋战国,秦皇汉武宫廷私人用品大甩卖……”这几个字样。

    “靠,怎么不写西施、貂蝉、王昭君、杨贵妃四大美女内衣展示会呢……”看到这一行字,华子易等人均是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这得多弱智才能写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更让华子易感觉没脸面的是,如此傻缺的老头卖东西,方逸竟然还买,旁边那几个摊主投来的目光,让华子易感觉脸上一阵发烧,身体连忙往旁边走了几步,和方逸拉开了好几步远的距离。

    “哎,华哥,走吧,咱们再到里面转转……”只有方逸还是一脸浑然不觉的样子,右手伸在报纸里拿住了那青铜器的基座,和那老头打了个招呼之后,起身往里面走去。

    “嘿,老张头,行啊,装疯卖傻的又卖了个,今儿第二个了吧?”

    方逸他们刚刚走出四五米远,老头旁边的摊主就冲着老头翘起了大拇指,这句话顿时听得柏初夏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推着方逸挤到了人群里。

    “方逸,这玩意最多值个三五十,你还花二百给买下来,我说你傻啊?”胖子气的在方逸身后给了他一拳,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精明过人的方逸,为何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

    “是啊,方逸,这一眼假的玩意儿,你干嘛还买呢……”

    华子易也是十分的不解,不过他相信孙连达的亲传弟子,应该不会犯这种过于低级的错误,是以也看向了方逸,想从他嘴里得到个解释。

    “胖子,你真以为我傻啊?”

    方逸一脸神秘的笑了笑,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这东西要说是秦庄襄王用过的,就有点扯淡了,不过也是个有年头的玩意儿,估计能追溯到汉代,而且是汉武帝年间的东西……”

    “汉代烛台?”听到方逸的话,华子易的声音骤然拔高了几分,“这……这不可能吧?汉代的物件,怎么可能出现在地摊上呢?”

    对于京城的古玩市场,华子易可以说是十分了解的,要说一些钱币里面可能会出些精品让人捡个漏,那还能让人接受,但是青铜器一向都是国家禁止买卖的,尤其是对出土青铜器查的尤为严格,如果老头卖的是真的,怕是早就被警察给抓走了。

    “方逸,你拿来我看看……”华子易伸手就要去拿方逸手中的那个烛台,刚才方逸讲价的时候他们只顾看热闹了,对这烛台连正眼都没看上一眼。

    华子易虽然不是学习古玩杂项类别的,但如果假的很厉害,华子易相信自己还是能看出来的,他是发自内心的不相信这玩意儿能是真的。

    “华哥,这里人太多了,等回头到车上再给您看……”

    方逸看了下四周,说道:“我也就是听老师余宣说过一些汉代青铜器的特征,感觉这个有点像,未必就一定是真的,不过花两百块钱有个捡漏的机会,换成华哥您,怕是也会买下来吧?”

    “你说的倒也是,模棱两可的东西只花两百块钱,我的确也是会买的……”

    听到方逸的这番话,华子易觉得自己把握住方逸的心思了,那就是想小钱捡大漏,宁杀错不放过,反正赔也就是赔个两百块钱,但如果这物件是真东西的话,那可就赚大发了。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