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门当户对(下)

第二百三十七章 门当户对(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华哥,我们俩为什么不能谈呢?”

    看到华子易一脸震惊的样子,方逸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从和柏初夏的交往中,方逸早就知道她肯定不是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已经是有了心理上的准备。

    “我不是那个意思,方逸,你别误会……”华子易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当下摇了摇头,说道:“我的意思是,柏叔叔知道你和初夏谈对象的事情吗?他同意了吗?”

    “华哥,现在都什么年头了,年轻人谈恋爱,不需要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吧?”

    方逸闻言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他这并不是在强颜欢笑,而是真的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因为如果说这世上有谁不在乎门第阶层之分,那绝对就是方逸了。

    方逸出身道门,从懂事的时候被灌输的就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思想,天地大道对万物尚且没有喜恶之分,人类自己划分出来的阶层,又岂会被方逸看在眼里。

    “华哥,我和方逸只是互相有好感,试着接触一下,还没到见父母的地步呢……”

    方逸话声刚落,柏初夏就开口说道:“就算以后我和方逸在一起,我爸妈也会祝福而不是干涉,您就不用操心了……”

    柏初夏的性子,是内外都很刚强,之前只是因为和华子易不是很熟悉,说话的时候才留了三分,但是牵扯到自己的事情,柏初夏的性格就完全显露了出来。

    “咳咳,我……我就是问问……”华子易被柏初夏的话呛的连连咳嗽了好几下,心里暗自摇头,早就知道这丫头的脾气很硬,自己又表现出质疑的样子来呢。

    而且柏初夏说出这番话后,华子易也突然想起来了,柏家一向都很民主,柏初夏那个当年有着京城一枝花之称的大姑,就是嫁给了个普通的工人,华子易可是不止一次听家里长辈们提过这件事情,而且看他老爹的神态,当年似乎也是柏初夏大姑的仰慕者。

    “对了,周虎那小子可是个狗皮膏药,要是被他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找你麻烦的……”

    刚才怕柏初夏难堪,华子易一直都没说起周虎和柏初夏的事情,不过此刻知道方逸正在和柏初夏谈恋爱之后,华子易感觉自己应该提醒方逸一下,省的他在京城吃了眼前亏。

    “华哥,我和初夏谈恋爱,关他什么事啊……”方逸皱了下眉头,他刚才也看出来了,周虎应该是在追柏初夏,但柏初夏显然对其没什么好感,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事情。

    “是不关他的事,但架不住这小子不讲理啊……”听到方逸的话,华子易不由苦笑了起来,对于周虎和柏初夏的事情,京城这个圈子里的人几乎都听闻过。

    事情的确是像刚才周虎说的那样,他从幼儿园到初中高中,一直都和柏初夏是在一个班里的。

    但要说两人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却是有点扯淡,因为柏初夏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优等生,而周虎就是个不好好学习的混子,两人那会的关系也就仅仅是同学,那么多年同班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上学那会,周虎的兴趣都在打游戏和打架上了,和柏初夏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就在两年前周虎偶然遇到柏初夏的时候,他却是动了心思,对柏初夏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认识那么多年,柏初夏自然知道周虎是个什么性子,所以对他一直都没有什么好脸,甚至还动过一次手。

    但周虎在对待生意和女人上面,那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打了右脸他还能主动的把左脸给凑过去,让柏初夏也是无可奈何,最后不堪骚扰之下,干脆躲到了金陵,这才认识的方逸。

    “华哥,没事的,我又不会招惹他,再不讲理也不能把我打一顿吧?”对于华子易的话,方逸看上去并没怎么放在心上,这让华子易在心底暗自摇起了头。

    现在的周虎,未必会打人了,但整起人的手段却是要比以前更高明,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别的不说,找个派出所的关系随便编排个理由,就能将方逸拎到所里关上个二十四小时。

    “他敢,他要是敢动你,我就把他给抓起来……”

    一旁的柏初夏,这时也露出了女警本色,只是习惯性的往腰间摸手铐的时候才察觉到,自己已经调离了公安系统,未必能有抓人的权利了。

    “哈哈,柏警官,那我可就全指望你保护了啊……”

    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不由大声笑了起来,只是在场的这几个人都能听出来,方逸的笑声中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自信,说是让柏初夏保护,倒是露出了一种要保护柏初夏的意思来。

    “方逸,回头周虎要是过来敬酒,你先不要和他起冲突,当着我的面,他不敢做什么的……”见到方逸浑不在意的样子,华子易反倒是有些着急了。

    华子易出身很好,内心也十分的傲气,但傲气不代表心胸狭隘,相反华子易最佩服比自己强的人,像是方逸比自己小了好几岁,却在金石篆刻一道上有着如此深的造诣,华子易对他很是服气,所以也不想见到方逸吃亏。

    “华哥,他未必会过来吧……”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咱们今儿是来吃饭的,不要再说这些不相干的人了,华哥,我可是第一次吃东来顺的羊肉,就不客气了啊……”

    胖子要的羊肉已经上来了,方逸说着话夹了一筷子羊肉,他这一筷子差不多将半盘羊肉给夹没了,稍微在滚开的锅里涮了一下,直接就全塞到了嘴里。

    “哎,方逸,你小子不讲究啊,一筷子夹了那么多?”

    看到方逸的举动,再闻着羊肉的香味,胖子早就把周虎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当下直接拿起了一盘羊肉,全部都倒进了锅里,用筷子搅拌了一下,直接也是大吃了起来。

    “这哥儿俩,得有多宽的心啊……”

    华子易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自己在这里动脑筋想办法的帮他们应付周虎,这哥儿俩却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和桌子上的羊肉倒是较起了劲。

    “子易哥,吃吧,周虎要是来招惹我,会有人收拾他的……”见到方逸和胖子吃的那么香,柏初夏也感觉有些饿了,招呼了华子易一声,自己也是吃了起来。

    “好吧,不过他要是过来的话,你们别刺激他啊……”华子易摇了摇头,也用筷子夹了片羊肉涮了起来,反正今儿有他在这里,周虎也闹不出什么事情来。

    “对了,方逸,印章石我拿来了,回头你可要帮我刻出来……”

    吃了一会之后,华子易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盒子,递向方逸,道:“我这个寿山石虽然比不上老师的收藏,但也算是个小极品,方逸,就全靠你了啊……”

    华子易不知道方逸什么时候离开京城,今儿专门回了一趟家就是去取印章石的,而华子易拿出来的这块寿山石也并非是自己收藏的,而是华子易爷爷的藏品,被华子易从家里给顺出来的。

    “没问题,华哥,你有什么要求给我说下,明儿就能刻好给你……”方逸接过了盒子,随手放在了口袋里,刻枚印章对他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要不是手头没工具的话,方逸现在就能给他刻出来。

    “我喜欢阳刻的章,你多麻烦一下吧……”华子易和方逸讨论起了印章的事情,一时间倒是把周虎给忘掉了。

    “嗯?这饭都快吃完了,周虎怎么还没过来?”当桌子上的羊肉尽数被胖子和方逸消灭掉之后,华子易才意识到,之前说是要过来敬酒的周虎,居然一直都没露面。

    --

    PS:求月票推荐票,有啥给啥吧,不挑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