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门当户对(上)

第二百三十六章 门当户对(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你是柏叔叔家的柏初夏吧?”

    在包厢里坐下之后,华子易看着柏初夏,开口说道:“要不是今儿周虎在,我还真不敢认你,上一次见你的时候,好像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

    “华哥,您认识初夏?”听到华子易的话,方逸这边却是愣了一下,在下面的时候华子易没有和柏初夏打招呼,他还以为两人不认识呢。

    “认识,不过有好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我?”

    华子易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当初我爸爸和柏叔叔都是建设部的,后来柏叔叔调到别的部门了,我们两家的来往就少了很多,这一转眼就是七八年的时间了……”

    “子易哥,我当然记得你了,很久不见了……”

    在面对华子易的时候,柏初夏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像个淑女似的很有修养的坐在那里,不过在方逸看来,柏初夏的表现却是有点公式化,显然没有和自己在一起时的那种随意。

    “听说你去金陵实习去了,这是实习结束了吗?”

    华子易开口问道,虽然柏初夏的年龄要小一点,但是作为这个圈子里的一大美女,时不时还是能从别人口中知道有些有关于她的消息的。

    尤其是周虎对柏初夏的死缠烂打,更是被圈子里的人所熟知,华子易就听到一个传闻,柏初夏之所以选择离开京城去实习,就是为了躲开周虎的。

    “算是结束了吧,回来再读一年就毕业了……”

    柏初夏有礼貌的回道,从礼节上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只是言语间有那么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疏远。

    “哎,我说华哥,刚才那个姓周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听着柏初夏和华子易的对话,胖子最先沉不住气了,开什么玩笑,柏初夏那可是自己的嫂子,要不是怕给方逸惹祸,胖子刚才就差点出手修理周虎了。

    “你是说周虎啊?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提到周虎,华子易不由皱了下眉头,说道:“他父亲是教育部的,和我们都是从小就认识,只是这小子越大越不像话了……”

    说起来也挺讽刺的,周虎的父亲是一位学者型的官员,在教育部级别不低,但生下来的这个儿子,却是个不爱读书的主,混了三年高中参加高考的时候,愣是交了好几门的白卷,气得他老子差点心脏病发作。

    出了这样的事情,原本想把儿子送到京城大学的周父,也只能作罢,于是高中毕业之后,周虎就开始在社会上厮混了,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最初的时候,周虎这些人也只是在夜场和人争风吃醋打个架什么的,三天两头的都要给家里招惹点事,好在周家有些底蕴,总是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有一次周虎等人在夜场打了一位外国驻华使领馆的官员,却是将事情给闹大了,俗话说外交无小事,周家只能把周虎赶出了京城,在外省呆了两年年,等这件事情平息下来之后,才又回到了京城。

    不知道是因为年龄大了一点变得成熟了,还是脑袋瓜开窍了,再次回到京城的周虎,虽然性子仍然很暴躁,但惹是生非的举动却是比之前少的多了,他的注意力不知道何时转移到了赚钱上。

    周家的家教很严,在老爸那里,周虎是得不到任何资源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周虎帮了华子易一个小忙,于是就赖上了华子易,推却不过面子,华子易帮他介绍了一个建筑工程的项目。

    但是让华子易没想到的是,他前头把活给了周虎,这小子后面立马就转手给分包出去了,合同在包里都没放上五分钟,压根就是个倒空卖空吃批文的主。

    如果是在八十年代,倒卖批文还是比较常见的,多少有些关系就能干,但进入九十年代之后,还有能耐从事这个的人就少得多了,虽然现在还有些人在干这一行,但显然不是周虎这个层次能接触得到的。

    周虎干的那些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华家,因为这件事,华子易还被家里给训斥了一番。

    从这次的事情之后,华子易见了周虎向来都没什么好脸色,不过周虎的脸皮也够厚,竟然还琢磨着想从华子易手上拿项目,所以平时对华子易还算恭敬,要不然以他那嚣张跋扈的性格,今儿也未必能买华子易的账。

    “这整个就是一青皮无赖啊……”听华子易大致讲诉的周虎的事情,胖子脱口而出道:“不都是说京城这地界藏龙卧虎吗?怎么就没人收拾这小子呀?”

    胖子打工的时候,曾经听到过这么一句话,那就是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不到深圳不知道自己钱少,不到东北不知道自己胆小,更有人戏称京城盖楼掉下一块砖头,都能砸到三个一个厅长三个处长。

    “周虎这小子虽然性子暴躁,但并不是傻……”

    听到胖子的话,华子易摇了摇头,说道:“他从小也是在京城长大的,自然知道能招惹谁不能招惹谁,而且一般来说,长辈们不会和他计较,年龄差不多的又不想和他犯浑,所以这两年他也一直没出过什么事。”

    周虎算是出身书香门第,他父亲的级别虽然不是很高,但从他爷爷那一辈再到他的父亲,善缘结了不少,是以只要周虎做的不是很过分,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人和他较真。

    而且周虎看似行事鲁莽,但实际上智商却是很高,对于得罪不起的人向来都是避而远之的,要真是碰上了,那也能放得下架子拉的下脸来,从他对待华子易的态度,就可见一斑了。

    “没出过事,那是他没遇到我们哥几个!”

    在弄明白周虎的底细之后,胖子恶狠狠的说道:“反正我和方逸也不是京城人,他要是再过来犯浑,我就好好修理一下他,大不了连夜坐火车离开好了……”

    胖子从小也算是在大山里长大,骨子里就有种野性,既然拼关系拼不过那姓周的,那就拼拳头好了,胖子自问长这么大他除了干不过方逸之外,对上其他人那可是还没遇到过对手。

    “胖子,别扯那些不靠谱的……”

    方逸瞥了一眼胖子,孙子兵法中说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其次才是伐兵呢,如果什么事都要动用武力,那这个社会还不早就乱套了。

    “那个小……小魏……”华子易一直都听方逸称呼其胖子,想了半天才想起他姓魏,当下开口说道:“周虎那小子就是个疯狗,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不就完了吗?”

    说实话,如果胖子方逸要是和周虎对上,华子易还真不看好这哥儿俩,因为方逸再有才华,他的关系也只不过是在古玩行里有些影响,远远比不上周虎在京城的社会背景。

    “不是我要和他一般见识,柏警官那可是我嫂子,他满口胡言乱语,不是找打吗?”胖子的嘴向来都是没什么遮掩的,这会又在气头上,直接就把方逸和柏初夏的关系给说了出来。

    “你……你嫂子?”华子易闻言愣住了,顺着胖子的眼神一看,心里顿时明白过来了,敢情方逸和柏初夏是一对小恋人啊?

    “你……你们俩怎么谈上了?”

    华子易震惊之余,心里也是十分的好奇,他虽然不知道方逸的来历,但经过今儿一天的接触,他发现方逸身上透着一股子质朴,绝对不是自己这个圈子里的人。

    要知道,虽然谁都看不到阶层之分,但阶层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

    像华子易和柏初夏这样的家庭,虽然在京城算不上什么顶级豪门,但家里的长辈也都出过省部级别的官员,在婚姻上也都会讲个门当户对,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和普通老百姓家庭联姻的。

    所以要是柏初夏和周虎谈恋爱,华子易虽然会有种鲜花插在牛粪上上的感觉,但绝对不会吃惊,不过这事儿放到方逸身上,却是让他着实感到了意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