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二百三十章 自愧不如

第二百三十章 自愧不如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方逸并没有将整根铁木切开,当锋刃切入大概两三公分的样子就停住了手,把卡在铁木中的刻刀给拔了出来,不过铁木上的口子,却是清晰的留了下来。

    “你……你竟然真能切开这铁木?”方逸的举动把秦海川给吓了一大跳,他原本以为方逸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办到了。

    要知道,秦海川的这块铁木,可是崩坏过一个合金齿轮的,一位老师傅曾经告诉过秦海川,想要把这块铁木分割开来,最好是用最先进的激光切割机,一般的手段根本就无法做到。

    可是今天方逸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在秦海川看来坚硬无比的铁木,轻而易举的就被方逸切开了一个口子,看着方逸那轻松的样子,秦海川知道,方逸应该是还没有使上全部的力气。

    “秦老,我手劲是比常人要大一些……”方逸嘿嘿笑了笑,灌输了真元的刻刀,可谓是无坚不摧,别说只是带了个铁字的铁木了,就算是真的钢铁,方逸也能给切成两半的。

    “这……这哪里是手劲大就能办得到的呀……”听到方逸的话,秦海川一时有些无语了,他知道方逸应该隐藏了些东西,不过方逸既然不愿意说,秦海川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秦老,不知道方逸的这块印章,刻的怎么样啊?”

    之前一直被秦海川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震慑的没有说话的胖子,突然开口将话题又引回到了印章上,和方逸认识那么多年,胖子自然能看得出来方逸不愿意多谈自己身上功夫的事情。

    听到胖子岔开了话题,秦海川也乐得不在提和方逸掰手腕的事情,当下开口说道:“方逸的这方印刻的非常好,是我所不及也,当今之世,恐怕唯有王老年轻时的手艺能与之相比了……”

    秦海川能身居高位,胸襟不是一般的宽广,他并没有因为方逸年轻而贬低于他,相反评价十分的高,甚至坦言自己也比不上方逸。

    秦海川此话一出,不知道他身份地位的胖子只是咧开嘴直笑,但却是让秦海川的弟子华子易震惊莫名,印章一直都被老师攥在手心里,华子易还没能细看,但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方逸在篆刻上的手艺,竟然能超过老师?

    “老师,能不能把方逸刻出来的这方印,给我看一下?”在没有看到印章的情况下,华子易也没有信口开河的去贬低方逸,而是开口向老师索取起了印章。

    “你看看吧,小方刻出来的这方印,笔画工整而不失灵性,你去拿些印泥和纸张来,印在纸上之后,能看得更加直观……”

    秦海川将手中的印章递给了华子易,回头对方逸说道:“小方,这方印刻的是很好,不过我忘了告诉你留点印记了,倒是有些美中不足啊……”

    “秦老,印记在印章上,可是看不出来的……”听到秦海川的话后,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等会您把印在纸上看一下,看看我是否留下了印记?”

    “嗯?你一刀成印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还能留下印记?”秦海川闻言又是愣住了,话说这二三十年以来,他吃惊的次数加起来还没今儿一天多呢。

    “方逸,什么是印记啊?”向来都是以不学无术为荣的胖子,在经历了被骗的事件之后,脑袋瓜终于是开窍了,遇到不懂的事情,也会出言询问了。

    “印记说起来,其实算是一种瑕疵……”

    在篆刻的手艺上不如方逸,秦海川下意识的就想在别的地方弥补一下,所以没等方逸开口,就主动帮胖子解答了起来。

    “用现在的话说,印记其实就是一种防伪手段,只有你或者是被你指定的人,才会知道印章上一些细微的地方,这样别人就无法仿冒你的印章了……”

    秦海川玩了一辈子的金石印章,对于印记见过的实在是太多了,有些人故意留下个针眼大的小孔,也有的会做出一些非常短小细微的划痕,手段有很多,如果不特意指出来的话,一般人是无法发现的。

    “老师,印泥取来了,最好的朱砂印泥……”秦海川在解释印记的时候,华子易已经用温水将印章清洗了一遍,拿过一张复印用的A4纸和一盒印泥,摆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面。

    “我来吧……”

    秦海川拿了一本书垫在了纸张的下面,然后接过华子易手中的印章,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捏住了印章的顶部,左手却是压在了右手,很平稳的将印章的底部按在了印泥上,然后才将印章印在了纸面上。

    “好字!”

    当秦海川把印章从纸上拿开之后,看着纸上的那四个红底白字,忍不住开口赞了一句,方逸刻出来的这方印章,不管是从小篆书法还是篆刻的角度而言,都是无可挑剔的,看的秦海川竟然忍不住伸出手指比划了起来。

    “老师,方逸的这方印章是刻的不错,只是阴刻手法相对比较简单,要是阳刻的话,恐怕方逸就没这么轻松了……”看着纸上的字体,华子易眼中也露出了钦佩的神色,不过他还是不愿意让方逸的风头压过老师,于是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华子易所说的阴刻,指的是将笔画显示平面物体之下的立体线条刻出,阳刻指为凸起形状,是将笔画显示平面物体之上的立体线条,简单来说,阴刻就是刻出文字,阳刻则是刻出背景。

    这也是方逸刻出的这枚印章,印在纸上显示的是红底白字,如果是阳刻的话,那就是白底红字,因为阳刻中的字体是凸出来的,篆刻时需要铲除字体之外的部分,从工艺上来说的确是要比阴刻繁琐得多。

    “阴刻阳刻,都是传统的篆刻手法,其实没有孰高孰低的……”

    听到学生的话,秦海川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在四五十岁的时候,或许能篆刻出一方和方逸不相上下的印章来,但最少需要两三天的精雕细琢才行,从这一点上来说,老头子我真是不如方逸啊……”

    秦海川说出这番话来,并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他真的感觉自己不如方逸,北宋欧阳修曾经说过学无前后、达者为师,秦海川是胸怀坦荡的人,如果他再年轻个三十岁的话,或许真的会生出拜方逸为师学习一刀成印手艺的心思来。

    “秦老,您这可是捧杀小子了,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听到秦海川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方逸脸上也露出了赫然的神色,说实话,他之所以能刻出这样的印章,和他身上的修为是密不可分的,如果单论刻章的手艺,他未必就比秦海川强。

    “方逸,你不用谦虚……”秦海川摆了摆手,说道:“在刻章这门手艺上,国内怕是没有人能比你再强了,也惟独王老年轻的时候能和你比一比……”

    “秦老,您说的王老,是哪位啊?”方逸听秦海川接连两次提到王老二字,言语中似乎对其很是推崇,心中不免也有生出了几分好奇。

    “王老就是王世襄老人,近代的金石篆刻,没人能比王老玩的精深……”一旁的华子易开口说道,或许是老师亲口承认不如方逸的缘故,华子易这会言语中总是带着那么几分不忿。

    “原来是王世襄老人,算起来他还是我的师爷呢……”

    听到华子易的话,方逸不由恍然,他的另外一位老师余宣,和王世襄多有交集,算得上是王世襄的记名弟子,从这一点上论起来,方逸还真算是出自王老门下。

    “王老门下,当真是出了不少的奇才……”

    听方逸论起和王世襄的渊源,秦海川不由叹了口气,他当年原本是想拜王世襄为师的,只是阴阳差错拜之下,在了另外一位金石大师的门下,虽然也闯出了偌大的名头,但论起近代金石大家,王世襄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就是说起门下学生,王老那也是弟子遍天下,别的不说,就是杂项专家余宣,在古玩行的名声就不亚于秦海川,只是在行政级别上与之相差甚远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