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本命飞剑(上)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本命飞剑(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好吧,那我们等一会再过来。”方逸的理由很强大,妻子怀孕自个儿八个月没露面,一出现竟然嫌他们身上有味道,卫铭城和司元杰竟然无言以对。

    “初夏,爸妈知道你怀孕的事情吗?”将妻子搂在怀里,方逸开口说道:“要不要我把妈接过来陪着你?你看我笨手笨脚的什么都不懂。”

    如果论修为,不算修者界和各国秘境中的那些进化者,方逸能称得上是世间第一人,但如果说到生儿育女的这些事情,方逸可就要抓瞎了,不过他不会有人会,方逸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丈母娘的身上。

    “还用你说?”柏初夏白了丈夫一眼,说道;“我刚怀孕的时候妈就过来了,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呢,等我生产的时候妈和爸会一起再过来的。”

    别说方逸了,就是柏初夏对生儿育女最开始也是一窍不通,所以卫小婉只能不远万里的从巴西飞到了泰国,陪了女儿三个多月,在柏初夏身体稳定之后才回去的。

    不过柏井然的巴西任期,也即将结束了,算算时间正好在这两个月内就要回国,回来述职的时候会有一段时间的假期,到时候就能来看望女儿。

    柏井然也提出过让女儿回国生产的建议,只不过现在的柏初夏也是先天修者,一来她现在已经习惯了泰国山清水秀并且没有浑浊污染的空气,所以虽然京城有许多亲人,但二来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柏初夏还是决定留在泰国。

    有龙旺达留下的家底,再加上他在泰国的诸多弟子帮衬,柏初夏留在泰国也没有什么问题,每次体检都是由泰国最好的医生上门,而且卫铭城还专门让人改了一个房间,用于柏初夏到时候生产。

    “爸妈一起来那是最好,都怪我,一闭关就不知道时间了,妈过来我竟然不知道。”

    方逸很认真的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错误,丈母娘上门他居然几个月都没露面,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普通家庭,那方逸这个女婿就甭想有安稳日子过了。

    “妈又没怪你,我给她说了一些咱们的事情。”柏初夏抬起头看向方逸,有些忐忑的说道:“方逸,我教了妈一些修炼的功法,不要紧吧?”

    “没事,我教给你的,你想教给谁都行。”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在进入到炼气期之后,方逸识海中上古传承的枷锁,似乎没有那么严紧了,方逸尝试着说出一些功法,都没有受到限制,方逸有种感觉,在成为真正的炼气士之后,那种秘不外宣的限制似乎就宽松了许多。

    这也让方逸猜测,当年从柬埔寨秘境中得到传承的那位泰国国师,并没有真正的成为炼气士,否则也不会连一言半语有关修炼的功法都没能流传下来。

    “对了,妈说了什么?没感觉咱们都是怪物吧?”

    方逸看向了柏初夏,在现如今科技昌明的时代,他们这些修仙问道的人,基本上都给归类到封建迷信里面去了,要不然就会被别人认为是神经病,不管是东方的修者还是西方的进化者,都不被主流社会所承认。

    “谁会认为自己的孩子是怪物呀。”

    柏初夏有些好笑的看着方逸,说道:“上次你给爸治病的时候,我就和妈说了一些有关于修炼的事情,爸妈能理解的,他们说如果自己也能修炼,等日后就辞了工作,和咱们住在一起。”

    对于泰国的这个皇家园林,卫小婉非常的喜欢,如果不是担心丈夫孤身一人,她都想陪女儿一直到生产,至于修炼一事,卫小婉也很上心,相比热衷仕途的柏井然,卫小婉更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

    “爸妈修炼,延年益寿还行,但想要有所成就,怕是有些难了。”听到妻子的话,方逸沉吟了好一会,还是摇了摇头。

    修道之人,通常都是自幼修习,原因就是孩童的根骨没有长成,有无限进步的可能性,到了柏初夏这样二十多岁开始修炼其实已经很晚了,好在炼气和练功不一样,由于根骨不错,柏初夏现在的进展也很迅速。

    但卫小婉和柏井然则是不同,他们两人都已经是五十岁左右的年龄了,体内积沉的各种毒素实在是太多,通过炼气充其量只能改善下身体机能,但想要进入先天,怕是没有任何的可能性了。

    “延年益寿就行了。”听到方逸的话,柏初夏的情绪有些消沉,低声说道:“我想多陪陪爸妈,多陪陪咱们的孩子。”

    柏初夏知道,她和卫铭城这样的修为,还有可能在世俗界修炼到炼气期,但方逸再停留在世俗界,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好处了,匮乏的天地灵气并不适合真正的炼气士,所以方逸去到修者界,是宜早不宜晚。

    “你想多了。”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用手揉了揉妻子的头发,轻声说道;“我会在这里陪着你们的,等咱们的孩子长大之后,咱们一家人一起去修者界,我相信,咱们的孩子一定可以修炼,而且会更加厉害的。”

    如果说柏初夏以前是方逸的牵挂,那么现在他的牵挂无疑又多了一个,而现在带着妻女前往修者界,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方逸知道,修者界并不太平,他不可能让妻子和女儿置身于险境之中的。

    “那当然了,我外甥女能不厉害吗?”方逸话声刚落,卫铭城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巨大的玩具枪,说道:“我前几天买的,今儿刚送到,这是我给外甥女的礼物。”

    “知道是外甥女,还买这种礼物?”方逸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卫铭城,说道:“女孩子,要女孩子的礼物,不然以后不让她喊你舅舅!”

    “嘿嘿,早就准备了。”

    卫铭城嘿嘿一笑,来到方逸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我让人在欧洲订制了最昂贵的手工芭比娃娃,而且订了好几百个,从出生到十岁,都会有不同年龄的芭比娃娃陪着她的。”

    原本龙旺达的所有财富,都是由方逸和柏初夏亲自掌管的,不过这一年来方逸闭关,柏初夏又怀孕了,管不了那么多的琐事,所以她将一些钱财的支配都交给了表哥。

    卫铭城倒是干的不错,但假公济私的事情也做了不少,除了花几百万美金给还没有出世的外甥女订制了一大批礼物之外,卫铭城还从欧洲和南美买了不少的轻武器,在庄园里玩起了枪支收藏。

    “嗯,娃娃当玩具还差不多。”方逸点了点头,算是放过了卫铭城,至于卫铭城花了多少钱,方逸则是连问都没问。

    世俗间的财富,在方逸眼中真的是有如过眼云烟,就算他们现在一无所有,方逸带着妻女回到方山,仍然可以生活的很快乐,那是一种心灵上的满足,是任何财富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逸哥,我也给侄女准备了礼物。”

    司元杰这会也赶过来了,手里拿着几个袋子,说道:“我可没钱给侄女买娃娃,这里面是我自己做的衣服,用的料子很好,你和嫂子别见笑。”

    司元杰的家庭并不富裕,从小父母又在外面打工,他小时候穿的衣服都是爷爷给缝制的,大一点之后司元杰自己也学着改父亲的衣服,除了练武之外,做衣服也是他的强项。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听到司元杰的话,方逸不由笑了起来,接过他递来的那个袋子,说道:“你有心了,回头我就让孩子穿你做的衣服。”

    “元杰手很巧的,我这衣服就是他做的。”

    柏初夏也笑着夸奖了司元杰一句,她的身材很高,在孕后买衣服不是很合身,于是就买了很多好的布料准备请人做,没成想那些人的手艺还不如司元杰,于是柏初夏现在穿的衣服都出自司元杰之手了。

    “逸哥,这是我给你做的,和我身上的款式差不多,回头你试试合身不?”司元杰将手中的另外一个袋子递给了方逸。

    “嗯,老式的衣服,我喜欢。”

    方逸看了一眼司元杰身上的对襟褂子,点了点头,现在这种手艺已经很少见了,不说别的,就是褂子上那种纯手工的扣子,就要花费很多的时间。

    “臭小子,你答应我的衣服还没做呢。”卫铭城很不爽的瞪了司元杰一眼,他也喜欢这种穿在身上的衣服,盯着司元杰要了很久了。

    “卫哥,这是你的。”司元杰嘿嘿一笑,将最后一袋子衣服给了卫铭城。

    “这还差不多。”卫铭城接过衣服,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最近有什么事情没?”

    方逸将手中的袋子放在一旁,开口说道:“金陵那边没有什么事吧?另外有没有大哥和老龙的消息?”

    虽然知道彭斌和龙旺达再回来的希望不大,但方逸还是问了一句,他在还是一个武者的时候就和彭斌一路同行,两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和亲兄弟差不多。

    “金陵没什么事,不过胖哥和炮哥两人已经去了京城,他们在京城开了一家分店。”

    对于金陵的事情,司元杰了解的比较多,当下开口说道:“胖哥和炮哥都知道嫂子怀孕的事情,他们估计这个月就会过来,我正想给你说这件事呢,另外就是满哥那里有缺货了,让你有时间再出一些作品。”

    说起来胖子和三炮现在都有些郁闷,他们哥俩结婚都要比方逸早,尤其是三炮,在方逸下山那年就结婚了,但四五年过去了,他仍然没有孩子,反倒是方逸这个最后结婚的就快要有孩子了,三炮一直嚷嚷着要来向方逸取取经呢。

    至于古玩店的生意,在方逸最初的那些作品支撑下,已经是在古玩和玉石行打出了名声,再加上满军的长袖善舞和孙连达余宣两位老师的帮衬,古玩店的生意很是不错,每年的流水都有上亿元之多。

    不过相比文化底蕴深厚的京城,金陵的古玩市场还是小了很多,满军和胖子三炮一合计,他们在琉璃厂附近租下了间门面,靠着荣宝斋这些老字号开了一家店,现在只是刚起步,生意要比金陵差了一些。

    “等回头把我金陵家里的那些东西,都拿给胖子和三炮吧。”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他也是在古玩市场混过的,知道做古玩生意,手上一定要有些压箱底的好货,满军虽然做了不少年的生意,但是在这一点上,相比那些百年老店还是差了很多。

    “那点小生意还用你操心?”

    听方逸和司元杰聊着古玩店的事,卫铭城直接开口打断了他们的话,虽然柏初夏交给卫铭城可以支配的财富只有几亿美金,但那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了,他自然不会对那些小钱感兴趣。

    “没有彭大哥和龙先生的消息,前段时候泰国的国王还曾经让人来问了一次。”

    卫铭城将话题引到了彭斌和龙旺达的身上之后,接着说道:“欧洲这段时间也很平静,不知道温莎家族和黑暗者联盟达成了什么协议,最近没有争斗再发生,也没听说哪里有秘境开启。”

    在方逸闭关的这段时间里,卫铭城曾经回了一趟京城,于是他的身份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隐组的普通成员,一下子成为了和方逸之前一样的供奉大佬,现在隐组比较重要的消息,都会先通报到卫铭城这里。

    “对了,我让隐组的人又收集了不少陨铁,等过段时间我去给取回来。”

    在见到方逸炼器之后,卫铭城也有意识的开始收集材料了,别的东西他没办法,但天外陨铁国家还是有一些的,并且从一些陨铁收藏者手中也收集到了不少,至于能用的有多少,那就要等卫铭城回去才知道了。

    “嗯,这东西多多益善,以后炼器的时候是肯定能用得到的。”

    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点了点头,陨铁是炼制本命法器必不可少的一种材料,而且杂质很多,拳头大的一块陨铁提炼之后只能剩龙眼那么大小,如果不是从灵体的储物袋中得到了一些,方逸手头上的都不够炼制一把飞剑的。

    “方逸,你那飞剑怎么样了,给我们见识下?”听方逸提到了炼器,卫铭城和司元杰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别的先不说,就是那飞剑能收入体内的特性,就让两人惊奇不已了。

    尤其是卫铭城,一直嚷嚷着等方逸闭关结束之后,带他走一次机场的安检门,看看那安检是否能检测出方逸体内的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