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炼器(上)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炼器(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我没说现在就进去,你不用着急。”

    看到妻子紧张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用手握住了柏初夏的小手,说道:“我现在要去,也只会去一些可以进出的秘境,看看能否找到什么机缘,修者界我暂时是不会去的。”

    “那就好!”

    柏初夏闻言松了口气,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她固然不愿意和方逸分离,也不想现在就离开父母,而且说实话,柏初夏对于修炼并不是非常的热衷,她最初只是为了跟上方逸的脚步,才踏上修行道路的。

    此次的荒村之行,可以说是有惊无险,同时也让方逸收获颇丰,不但给钧天鼎重新找到一个器灵,而且还得到了那灵体的储物袋,原本方逸一直想做却是没办法做的事情,现在也有了眉目。

    方逸的修为虽然上去了,练气期即使在修者界,那也是各个门派的中坚力量,不过方逸攻击的手段却是不多,就如同这一次,要是没有师门传下来的上清天枢院印,对上那灵体,方逸怕是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现在方逸刚刚晋级练气期不久,再加上世俗界灵气稀薄,方逸想要在修为上再次突破,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于是方逸就琢磨着是不是要给自己打制一把趁手的兵器了。

    原本方逸手上只有金精和陨铁这两种适合炼制飞剑的材料,按照炼器残篇上的记载,还缺少好几种材料,但是在得到了灵体的储物袋之后,缺少的材料一下子就全都被补齐了,这是方逸事先也没能想到的。

    不过这几个月方逸的生活节奏有点不太对,除了炼丹就是修炼,倒是冷落了身边的妻子,在回到庄园之后,方逸并没有马上就开始准备炼器,而是选择陪在了妻子身边。

    两人白天泛舟湖上,晚上依偎坐在一起看日落日出,方逸原本有些浮躁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如此将近大半年的时间,他居然都没有刻意的去修炼,只是和柏初夏在享受两人的美好时光。

    当然,说是两人,时不时还有有些不协调的人或者事物插入,卫铭城那是每天都要跑来露个脸,顺便向方逸请教一些先天之境修炼时需要注意的问题。

    至于小魔王,脑子里就更没有时间或者是地点的观念了,只要它想找方逸,那都是直接闯入到房间里的,好几次都差点见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面,最后逼得方逸不得不在自己所住的房间外面布置了个阵法,这才把小魔王挡在了外面。

    方逸从荒村收取的器灵,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特别的安静,它应该是在消化钧天鼎中的知识,好几次方逸用神识和它沟通,器灵都过了很久才回话,几次之后方逸干脆也不在找它了,等器灵学习完毕自然会和自己联系。

    “有时候一味的修炼,也未必是件好事。”

    半年多时间下来,方逸发现,自己虽然没有刻意的去修炼,但心境却是愈发的稳固了,似乎连修为都有一丝些微的进步,自从修炼以来,方逸从未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如此之好。

    当然,这么长的时间方逸也并非是什么事情都没做,除了指导柏初夏和卫铭城修炼之外,方逸将那本炼器残篇有关于飞剑的炼制方法完全吃透了,再结合脑海中传承自上古的炼器手法,对于如何炼制自己的第一把武器,方逸心中已经是大致有数了。

    方逸停下了修炼,不代表柏初夏和卫铭城也是如此,两人每天都会运功转化体内的先天之气,经过半年的时间,他们两人已然是真正的成为了先天修者。

    步入先天之后,柏初夏的肌肤变得愈发的好了,娇嫩的就像是婴儿一般,身体也像是被重塑过似的,原本就玲珑有致的身材,变得愈发的婀娜多姿,体内更是没有丝毫的赘肉。

    而且柏初夏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不笑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是冷若冰霜,但当柏初夏露出笑脸时,就会给人一种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感觉,不管什么样的男人,在这一刻都会被柏初夏所吸引。

    而当柏初夏在房间内展露那曼妙身姿的时候,更是会显露出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饶是方逸心境修为高深,有时候也会被妻子撩的神魂颠倒,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两人双修的次数和默契度也在不断的提高着。

    卫铭城的变化也很大,成为先天修者之后,他的身体居然又长高了一些,现在身高差不多已经接近两米了,但身形看上去却是很协调,不会给人任何臃肿的感觉。

    在卫铭城将真气内敛的时候,那庞大的体型即使站在人群之中,也不会特别的引人注意,用方逸的话说,卫铭城此时的修为已然是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完全没有了初入先天时的锋芒毕露。

    就在方逸等人呆在庄园的第八个月,司元杰从国内打来了电话,他也成功突破到了先天之境,不过让方逸没有想到的是,司元杰居然是在方山道观中突破的。

    早在一个月之前,司元杰就感觉体内的后天真气蠢蠢欲动,于是他向满军请了假,让胖子带他去到了方山深处的道观之中闭起关来,经过一个月的静修,司元杰在几天之前的第一次尝试就冲破识海中的桎梏,成功的晋级到了先天。

    得知司元杰晋级,方逸给满军打了个电话,让他另外再找个店员,先天修者去给他当伙计,未免过于大材小用了,让司元杰办理了护照,然后方逸把他召到了身边。

    “逸哥,怪不得你们都不愿意回国呢,这儿的空气可真好。”来到方逸等人所住的庄园之后,司元杰才明白方逸为何将京城的四合院都弃之不住,而是跑到了泰国,就是司元杰过来也都不想再回去了。

    尤其是司元杰在晋级先天之后,对于空气质量尤为的敏感,城市内那浑浊的空气如何能与山清水秀的这里相比,从晋级后都没敢大口呼吸过的司元杰,一下飞机就体会到了两个城市的不同。

    “以后你也在这住着吧。”

    方逸拍了拍司元杰的肩膀,眼中满是欣赏的神色,要说跟着自己比较亲近的这些人,方逸用心最少的就是司元杰,基本上就没把他带在身边教导过,但司元杰靠着自己的努力,依然成为了先天修者。

    而且就方逸的观察,司元杰这刚刚晋级才几天的功夫,体内后天真气就已然是转化了小半,由此可见他的资质比柏初夏和卫铭城都要高,日后的成就相比也会更大。

    “好,逸哥,我早就想跟着你了。”

    听到方逸的话,司元杰嘿嘿笑了起来,他虽然从小就父母爷爷等亲人,但家中变故导致这些亲人都一一故去了,和方逸一样现在都是孤家寡人,从心理上司元杰就一直和方逸很亲近,将他当成自己的亲哥哥来看待。

    “给你点东西。”

    方逸伸手拿出三个瓷瓶,说道:“上面都有名字,分别是清心丸、还阳丹和洗髓丹,清心丸你现在可以服用,能增加你的神识强度,不过服多了用处不大,里面只有六粒。

    还阳丹是救命的丹药,身体受到伤害的时候再服用,哎,算了,再给你一颗,你先服用一颗吧,另外一颗留着备用。”

    方逸现在手上别的没有,丹药还是很充裕的,尤其是清心丸,在温莎家族眼中视若瑰宝的清心丸,在方逸这里真的能称得上是一文不值,就连小魔王都要走了数十粒,没事当糖豆扔在嘴里吃着玩。

    “谢谢逸哥。”

    司元杰也没客气,将那几瓶丹药都接了过去,看着写有洗髓丹字样的玉瓶,司元杰有些好奇的问道:“逸哥,这是那武侠小说里的洗髓丹吗?吃了之后就能功力大进?”

    “你是小说看多了。”

    听到司元杰的话,方逸不由笑了起来,摇摇头说道:“清心丸和还阳丹你现在可以服用,但洗髓丹不行,等你要突破先天晋级到炼气期的时候,才可以服用洗髓丹,否则你现在的经脉承受不住。”

    “好,我知道了,逸哥你说我能吃的时候我再吃这个。”

    司元杰小心的将三个玉瓶都放到了口袋里,对于方逸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如果换成了彭斌,恐怕就没那么老实了,说不得会偷偷的吃上一颗。

    和司元杰聊了几句之后,方逸对面前的卫铭城司元杰包括柏初夏说道;“我明天会开始炼器,你们几个都过来看看吧,或许日后等你们修为到了开始炼器的时候,能起到一些借鉴的作用。”

    “炼器?炼制兵器吗?”司元杰一脸好奇的问道,他这才刚到,以前又没有跟在方逸身边过,是以对方逸的很多事情都是不知道的。

    “对,炼制炼气士独有的武器,必须要到炼气期才能尝试,说实话,这次炼器我的把握也不是很大。”

    方逸点了点头,这大半年的时间,他做了很多炼器前的准备工作,除了熟读那炼器残篇之外,方逸还让人去准备了一些现代化的工具,他打算尝试一次科技与修炼相结合的炼器方式。

    “炼气士的武器?”

    听到方逸的话,司元杰瞪大了眼睛,开口说道:“逸哥,你能炼制一把八卦刀吗?兵器里面我最喜欢用刀,练的最娴熟的就是八卦刀法,要是能有把宝刀就好了。”

    司元杰出身于八卦掌世家,但凡学习八卦掌的人,基本上都会八卦刀法,更不要说是董海川嫡系一脉的传承了,司元杰那一手八卦刀法深得董海川传承神韵,方逸以前也曾夸奖过他几句。

    “什么?炼制八卦刀?”

    方逸闻言眼睛瞪的比司元杰还要大,开什么玩笑,他要炼制的可是与自己心神相通的飞剑,这飞剑是用神识控制,只要神识够强,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端得是杀人于无形之中,但方逸实在是无法想象,如何用神识来操纵一把厚背八卦刀。

    “怎么了?不能炼制八卦刀吗?”

    看到方逸的神色,司元杰有些失望的说道:“我祖上曾经传下来过一把宝刀,只不过后来不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听我爷爷说,那把刀可以削铁如泥,锋利无比,我还想打制一把做个念想,以后也能传给后人呢。”

    “你想打制一把家传宝刀,那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修者使用的兵器,和你所想的是不一样的。”

    听到司元杰的话,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看来司元杰虽然走上了修行的道路,但实际上对修者的认知并不深,他甚至不知道修行者在对敌时的手段。

    先天之下,还讲究所谓的功夫招数,也就是那些传统的套路武术。

    不能否认,有些实战技击术还是非常有用的,就像是八极拳和八卦掌等功夫,尤其是八极拳中的大枪术,当年被李书文使的是出神入化,李书文也由此闯下了个神枪李的江湖称号。

    而在清末赫赫有名的大刀王五,则是师从双刀李凤岗,是沧州六合门的一代宗师,王五的一手六合刀法也是在江湖中留下了名号,对这些人而言,武器的确是非常重要的。

    但修行者则是不同,在进入到先天之后,只要灌注了先天之气,飞花落叶皆可伤人,常规的冷兵器对于修行者已然是不适用了,就像是现在的方逸,他空手发出的罡气就要比任何那些所谓的神兵利器厉害得多。

    至于招式,对修行者而言就更加不重要了,在神识之下,那些虚晃的招数没有任何的意义,修者比拼,比的是修为的高低,还有就是法器的强弱。

    像是方逸将要炼制的飞剑,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器,练气一层修为的方逸,如果有一把和自己心神相通的飞剑,他甚至不惧没有飞剑的炼气中期的修者,在修者的争斗中,法器有时候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当然,这决定性的作用,也只能是出现在同阶修为的对决中,如果方逸拿着件法器去对付筑基期的修者,那结果估计就像是三岁的孩子举着大刀,怕是伤人不成反伤己。

    就像是方逸驱使上清天枢院印和那灵体的战斗,以方逸练气一层的修为,催使上清天枢院印所能发出的威力,只能对付炼气期的修者,如果那灵体是筑基期修为,方逸现在说不定已然是被那灵体给夺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