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赌树(二)

第一百九十一章 赌树(二)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先看看石山上的那两棵黄花梨吧……”

    赵洪涛和老顾的动作几乎是相同的,在阿明话声刚落的时候,就同时走向了最右边摆放着的两棵树,并且很有默契的各自站在了一棵树的旁边查看了起来。

    “宝哥,这从外表上,也看不出什么区别啊……”

    方逸没有跟着赵洪涛去凑热闹,因为草棚下面的这六棵树,除了年份不同导致树的长短粗细有些差别之外,从外表上是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的。

    “别说你看不出来,就是我也看不出来啊……”阿宝闻言苦笑了一声,他不喜欢赌树的缘由就在这里,虽然直接购买剥开的黄花梨要贵上许多,但总比花钱赌树血本无归要好的多了。

    “小方,我给你再说个诀窍……”

    阿宝压低了声音,说道:“枝干太多的黄花梨树,里面的格一般都是不怎么样的,这两棵石山上的黄花梨主干很粗,枝干不多,里面的表现应该是不错的……”

    “宝哥,这临阵磨枪是不成了,我就跟着学习下吧……”

    方逸摇了摇头,他原本还想赌一下的,但是见到这从树根到枝头没有丝毫损坏的黄花梨,方逸知道是捡不到什么漏了,要知道,此时围着那两棵树的不仅是老顾和赵洪涛,老顾带来的那几位客人,也都蹲在旁边查看着。

    “几位,看的怎么样了?这两棵黄花梨树的底价是两万,几位有没有兴趣?”过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样子,阿明开口说了话,这让围着那两棵树的人都纷纷站起身来,赵洪涛也退到了方逸等人的身边。

    “两万稍微贵了点吧……”老顾皱了下眉头,说道:“阿明,去年石山上六七十年份的树,也就卖到五千一棵,你这两棵树卖两万,价格可是整整翻了一倍啊……”

    “顾老板,再往前五年,一棵上百年的黄花梨树也才买个几百块钱呢……”

    听到老顾的话,阿明撇了撇嘴,却是说的老顾脸色一红,市场有需求,黄花梨的价格涨得很厉害,现在市场上黄花梨工艺品的价格要比去年涨了差不多三倍,原材料水涨船高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两万只是底价,诸位想要的话可以先出价,价高者才能得到这两棵树……”阿明的话还没有说完,敢情这黄花梨树的价格不但涨上去了,而且今儿阿明还要来次拍卖。

    “老满,谁说苗族人热情质朴的?这……这简直就是个奸商嘛……”阿明的话听得赵洪涛是目瞪口呆,阿明的形象完全颠覆了他对苗族人的认知。

    “赵老板,也不能说是奸商吧……”

    站在赵洪涛身边的阿宝脸色有些发红,其实今儿这事,是他和阿明商议过的,阿明完全是遵照他的想法办的,要说奸商的话,那也是阿宝而不是阿明。

    “今年黄花梨工艺品的价格涨得很厉害,而这两棵树又是在石山上生长的,里面必定有格,而且估计还是粗格,成本怎么都能赚回来的……”

    阿宝还真有点怕赵洪涛等人不出价,于是卖力的推销起了这两棵树,按照他和阿明的协议,这两棵树,阿明只收取两万块钱的费用,如果拍出高出两万的价格,那么多出来的钱就都是阿宝的了。

    “嗯?阿宝你不是说看不出来的吗?”听着阿宝的话,满军有些回过味来了,眼睛不由看向了阿宝。

    “我这不是按照黄花梨产地来分析的嘛……”阿宝嘿嘿笑了笑,俗话说在商言商,他阿宝出人出力还外加请客吃饭的,总不能白跑这么一趟吧。

    “赵哥,你怎么看?”满军开口说道:“两万的价格稍微有点高,要不咱们再看看别的树?”

    这次满军一共带了十万块钱的现金,还没开始赌树呢就花掉了六万多,眼下手上只剩了四万的,如果赵洪涛和那个叫老顾的喊上了价,怕是这四万块钱都不一定能拿下这两棵树来。

    “我是比较看好这两棵树,另外那几棵的年份有点少,未必能出多粗的心材……”

    赵洪涛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两棵石山上的黄花梨树,他虽然是第一次赌树,但是对于黄花梨理论知识的了解,就是和阿宝于阿明相比,怕也是不遑多让的。

    赵洪涛知道,黄花梨树一般而言,是要百年才能成材的,按照民间的说法,那就是你栽种下一棵黄花梨树,自己是无法等到其成材使用的,估计要到孙子的孙子辈,估计才能打制出一套家具来。

    所以赵洪涛既然要赌,就要赌年份久一点的黄花梨树,中间那两棵虽然也生长了五六十年,但石山黄花梨声名远扬,赵洪涛还是想将这两棵树给买下来。

    “那咱们就出个价吧……”以满军的眼力,自然看出了赵洪涛的意思,当下咬了咬牙,说道:“两万块钱这两棵树我们要了,不知道顾老板给不给我们这个面子啊?”

    “嗯?满老板,你这就开价了?”听到满军的报价,老顾不由愣了一下,他原本还以为对方会嫌这两棵树贵而去选另外几棵黄花梨树呢,没成想他们直接就开出了价格。

    两万块钱对于身家过五千万的老顾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老顾是生意人,却是不愿意做赔本的买卖,而且他赌树原本就是为了玩,所以心里一直都没能拿定主意。

    “顾老板,石山上的黄花梨树是越来越少了,以后你可能都碰不到了……”

    就在老顾有些犹豫的时候,阿明开口说道:“只要这两棵树出格,最少也是油梨的品质,这么长的一棵树能做出不少的东西,怎么都会赚钱的……”

    “好,那我也赌了,两万五千,我叫口价……”老顾对石山要远比赵洪涛更加了解,他知道阿明说的没错。

    而且老顾凭借着赌了几年树的经验知道,栽种的黄花梨出粗格的几率很小,所以最左边的两棵树已经可以排除在外了,中间的两棵虽然年份和石山黄花梨差不多,但还是不如最右边这两棵赌涨的希望大。

    要知道,黄花梨长到二十年的时候,虽然也有三四十公分粗细,但里面的格却是无法估量出来,老顾去年赌了一棵三十年的树,树干的直径足足有三十五公分粗,但将树锯开之后,里面的格竟然只有筷子那么粗,连一串珠子都无法做出来。

    “三万……”赵洪涛做事情向来都是很有魄力的,在老顾喊完价之后连等都没等一下,直接又加了五千块钱。

    “赵哥,这里面就算是有格,也不值这么多钱吧?”

    满军在后面拉了一下赵洪涛的衣服,黄花梨工艺品的价格虽然不低,但要最极品的黄花梨才能卖得上价,万一这里面出的格品质不是很高,那恐怕赵洪涛连本钱都收不回来。

    “既然来了,就赌一把,只要里面能出油梨的料子,咱们就能不赔……”

    赵洪涛很有把握的说道,这几年他的那个圈子里玩黄花梨的人很多,但却是经常有人上当之后拿伪劣的越黄出来显摆,赵洪涛要是能赌到高品质的海黄,光是在他那个圈子就足以将其卖出去了。

    “好吧,这个价格也算是到顶了……”

    满军说话的声音有点大,其实他的本意是想告诉老顾,再争下去将价格抬高了,两边都没什么好处,但是老顾听到这句话后,原本笑呵呵的脸,却是变得阴沉了下来。

    如果今儿是老顾自己来赌树的,他未必就会和赵洪涛相争,但他后面还带着四五个看热闹的客人呢,做生意的人最要脸面,满军的这句话却是有些让老顾下不了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