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顾军山

第一百五十三章 顾军山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余老师,您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有失远迎啊……”

    就在方逸正想着继续查看手中这块石英石的时候,一群四五个人从酒店的电梯里走了出来,稍微一打量,为首的一个四十二三岁的中年人就直冲余宣这边过来了,离着老远就伸出双手,口中热情的招呼了起来。

    “小顾,我就知道这种场合,你是肯定在的……”

    看到来人,余宣也站起了身子,伸出手和那人握了一下,回头介绍道:“小顾,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家鉴定委员会的孙老,这个是孙老的弟子方逸,你们认识下……”

    “哎呦,原来是孙老,久闻大名了,一直没机会拜访您……”

    玉石是杂项中的一个类别,而杂项又是古玩中的一个分类,作为行里人,那人自然知道孙连达的名头,连忙伸出双手和孙连达握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名片,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说道;“孙老,我是顾军山,一直在玉石圈子里混,您老可能没听过我的名字……”

    “顾军山?江南最大的玉石商人,我怎么没听过呢……”

    孙连达接过名片,笑着回了一句,要是放在以前,他是不会和这种生意人往来的,不过今儿孙连达是给方逸来撑场子的,倒是没给对方摆什么脸色。

    “孙老哥,你别看小顾年龄不大,在江南可是被人称之为玉王啊……”余宣指了指顾军山,笑着说了一句。

    “我听过这名头,小顾不错,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

    孙连达闻言点了点头,他倒不是在说套话,而是真听过顾军山的名字,知道他是在八十年代中期接触的玉石生意,十五六年下来,已然发展成了国内数得上的大玉石商人,对于这种白手起家的人,孙连达还是很欣赏的。

    “都是朋友开玩笑,疆省有玉王爷在,我哪里敢叫什么玉王啊,小生意,小生意而已……”

    听到孙连达的话后,顾军山嘴上一边说着客套话的时候,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他可是听说孙老对商人的感官不是很好,没成想见面却是如此好说话。

    顾军山很会做人,在给孙连达递完名片之后,也没冷落了方逸,又是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说道:“方先生,大家都在江南,以后多来往,有关玉石的事情,直接打个电话给我就好……”

    虽然在孙连达面前顾军山很低调,但实际上正如孙连达所说的那样,顾军山的确是江南最大的玉石商,他是从原石到生产加工再到销售一条龙,几乎占据了江南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市场份额。

    “多谢顾总了……”方逸将名片接了下来,眼睛的余光从名片上瞄了一下,发现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

    “这位是?”和方逸寒暄了两句,顾军山的眼睛又看向了蓝莲,这一看之下顿时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您……您是蓝董?新百的蓝董?”

    刚才顾军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余宣身上,只是感觉蓝莲站在那里,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但这一仔细看,即使蓝莲还带着墨镜,顾军山也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从身家上来说,顾军山要比蓝莲稍微次一些,但蓝莲的新百作为销售奢侈品的地方,顾军山手上的高档玉石,倒是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从新百销售出去的,每年的销售额都要上亿,所以他自然是认识蓝莲了。

    “顾总,您好,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

    蓝莲见对方认出了自己,当下伸出手和顾军山握了一下,说道:“我最近想雕琢几个玉石挂件,请几位老师过来帮我掌掌眼,挑块好石头的……”

    “蓝董,您想要这东西,给我说一声不就完事了?”听到蓝莲的话,顾军山连忙说道:“这里交易的基本上都是原石,您也甭挑了,您想要什么样的挂件?回头我给您送过去……”

    顾军山在新百的生意能否继续做下去,全在于蓝莲的一句话,难得遇到能巴结蓝莲的机会,他自然是不愿意放过了,就算送出个千儿八百万的物件,顾军山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顾总,你就不要客气了,我是想买块原石,雕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蓝莲摇了摇头,其实在见到顾军山之后,蓝莲就知道自己来的有点冒失了,其实像购买原石这样的事情,只要给顾军山打个电话,相信他就能给办的妥妥当当了。

    不过事关困扰了自己好几年的病症,蓝莲这两天做事情,已经有点失了分寸,而且既然已经来了,还请到了方逸和那两个似乎很有名望的老人,蓝莲自然不可能再打道回府的。

    “那成,俗话说千金难买心头好,蓝董喜欢就好……”

    顾军山知道蓝莲是港台人,脾气性格和内地人不是很一样,所以在听到蓝莲的话后,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把自己身后的几个人介绍给了余宣等人。

    跟着顾军山那四个人,有两个是来自和田玉产区的原石商人,还有两个则是南方的玉石商,他们来到江南地界,当然是顾军山这个地主招呼了,几个人却是刚吃完中午饭回到酒店正准备看料子呢。

    顾军山这么一介绍,顿时又是好几张名片递了过来,那几个人就算没听过孙连达的名头,但哪个不认识余宣啊,这态度自然不是一般的殷勤。

    “行了,都是熟人,大家不用再客套了……”

    余宣和另外几人也都见过,只是没有那么熟,当下摆了摆手,说道;“小顾,今年有没有什么好料子?带我们先去看看吧,明儿的交易会,我就不参加了,方逸,看了顾总的东西,别的看不看的就无所谓了……”

    余宣知道,在江南举办的交易会,有什么好玉石,一定都会先被顾军山收入囊中的,要是从顾军山这里挑选不到好料子,那别人家的也是不用看了。

    “余老师,您这是抬举我啊……”

    听到余宣的话后,顾军山笑了起来,说道:“正好我们几个都在会议室准备看料子呢,这次从疆省带过来的好料子都在那里了,您几位要不过去一起看看?”

    上午的交易会,大多都是一些二三级的分销玉石商们进货或者是联络感情的地方,但最终的大宗交易,其实都是在几个人的小范围内发生的,也就是说,能参与到这种交易里面的,只有面前顾军山这五六个人而已。

    “当然要去看了,不然我们过来干什么?”余宣闻言笑了起来,指了指方逸,说道:“我们今儿是陪太子读书,掌眼的人是他,要是吃药了,那也是他自己的事儿……”

    “余老师,您老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方逸苦起了脸,可怜巴巴的说道:“我也算是您老的半个学生,这要是在您面前吃了药,传出去您也没面子不是?”

    “面子是自己挣来的,又不是我掌眼,我怕什么没面子?”余宣哈哈一笑,像他这种在古玩行厮混了几十年的老江湖,怎么可能被方逸一句话给挤兑住呢。

    “方老弟,有你顾哥在,还怕挑不到好物件吗?”

    听到方逸和余宣的对话,再联想刚才蓝莲所说的话,顾军山心里已经是明白了几分,敢情蓝莲和孙连达还有余宣几个人,都是冲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来的。

    这个念头在心里一生出来,顾军山对方逸的态度也随之改变了,称呼也从刚才的方先生变成了方老弟,不过以他四十来岁的年龄,称呼方逸一声老弟倒也不为过。

    而且撇开方逸不论,就是冲着蓝莲,顾军山今儿也得让她满意而归的,新百的玉石销售专柜一年上亿的营业额,可是顾军山高档玉石的最大出货渠道。

    和蓝莲这种含着金钥匙在国外长大的人不同,顾军山可是从八十年代初期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所以在为人处世上要比蓝莲更加的圆滑,说起话来连蓝莲的助理宋晴都顾及到了,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在顾军山的领路下,一行人进了电梯来到了酒店四层的会议室外,在会议室的门口,站了四五个精壮汉子,猛然见到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那四五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直到见到顾军山等人,这才松了口气。

    “嗯?今年的料子挺多啊?”看到会议室外的排场,余宣有点意外,他知道顾军山下楼迎接自己,上面肯定是有人看着玉石的,不过要动用四五个人,还是让余宣愣了一下。

    “这两年玉石价格看涨,我想多囤点料子……”顾军山摆了摆手,带着余宣等人推门进了会议室。

    面积差不多有四五百平方的会议室,此刻桌椅全都被摆成了一个圆形,在中间露出很大一块空地,此刻那块空地上,摆放着五六十块大小不一的原料,从外表看上去,方逸发现这些原石和普通的山石,似乎也没什么区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