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孙老的承诺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孙老的承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孙老,我还有个要求,不知道您看能不能答应……”

    基本定下来之后,满军犹豫了一会,开口说道:“如果是咱们博物馆收购了这本《永乐大典》,我希望能不对外公布收购价格,您也知道,我这漏捡的有点儿大了……”

    “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这样吧,我现在就和钱馆长沟通过一下……”对于满军的心态,孙连达还是很欣赏的,能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满军以后的道路将会越来越好走。

    “小满,钱馆长说了,这件事他原则上同意,我看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事关这本永乐版《永乐大典》的归属,孙连达很是重视,生怕被别人给先买走了,于是当着众人的面给金陵博物馆的现馆长打了个电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作为国内知名的鉴定专家和博物馆的前任领导,孙连达的话无疑还是很有用的,听到是永乐版真迹,钱馆长在电话里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并且周一就召开会议,将专项资金的使用给确定下来。

    “孙老,那太好了,太感谢您了……”

    听到孙连达的话,满军一直都吊在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去,在最初孙连达让他捐赠这本《永乐大典》的时候,满军可是真的害怕孙老将他的《永乐大典》给转正了过去。

    “不是你感谢我,是我要感谢你啊……”

    孙连达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只花了两百万购买永乐版的《永乐大典》,这个价格实在是有些偏低了,满军能这么痛快的卖出去,多少是看了自己的几分面子。

    孙连达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小满,以后有什么拿不准的物件,可以拿来给我看看……”

    思来想去,孙连达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能回报满军的,可他又是个不喜欢亏欠人情的人,所以只能破例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上帮满军一把了,这也是孙连达能做出来的最大承诺了。

    “啊?孙老,那……那太麻烦您了……”

    听到孙连达的话,满军只感觉一股热流充斥在了心里,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出售这本《永乐大典》,竟然能换来孙老如此的千金难买的一个承诺。

    其实满军决定将这本《永乐大典》卖给金陵博物馆,孙连达的面子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满军害怕水满则溢,他捡了这么大的一个漏,肯定会被很多人妒忌。

    如果再大张旗鼓的卖出一个高价,那么以后满军在行内做生意的时候,恐怕很多人都会因为心中的妒意,有意无意的难为他一下了,这也是他向孙老提出不公布博物馆收购价格的原因。

    还有一点就是,两百万的价格看似不高,但却是去掉税后能被满军实实在在拿在手里的,相比拍卖要支出的诸多费用和遭人嫉恨,这两百万无疑会拿的更加踏实一点。

    “以前可能是我的想法有些狭隘了,其实古玩生意,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能对文物起到一种保护作用的……”

    孙连达摆了摆手,他以前根本就不和古玩商接触,经过这段时间和满军的相处后发现,古玩商也并非是唯利是图的人,在面对大是大非的时候,他们往往也是能站稳立场的。

    “对了,小满,这本书就留在博物馆吧……”孙连达指了指桌子上那本已经修复完毕的《永乐大典》,说道。

    “没问题,我拿回去还提心吊胆呢……”满军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以孙连达余宣和赵洪涛这些人的身份,自然是不会贪墨他这么一本书的。

    “好了,今儿就到这吧……”

    忙活了一下午,孙连达也是感觉疲惫不堪了,当下说道:“老余,你来次金陵不容易,晚上我请客,咱们好好的喝一杯,依我说也别去什么饭店了,就到小满家里去吧,让方逸下厨烧菜给你尝尝……”

    “哦?小方还有这手艺?”余宣有些吃惊的看向方逸,说道:“小方,我这老哥可是个美食家,他能推荐你来烧菜,可见你肯定有些绝活的……”

    “余老,哪里有什么绝活,就是从小自己做着吃,手熟而已……”

    方逸闻言笑了笑,他和师父都是修道之人,六识都要比常人敏感的多,虽然食材匮乏,但对于饭菜的味道却是十分讲究,能烧的一手好菜也不稀奇。

    “小方,手熟这两个字,知道容易做起来可难啊,卖油翁里的那句话,不就是吾亦无他,唯手熟尔吗?”

    听到方逸的话,余宣却是引申出了一段古文,像他们这样博古通今的人,随口就能说出不少的典故来,倒是让一旁的柏初夏听得津津有味。

    “老余,这顿饭可不能白吃啊……”听着两人的对话,孙连达笑眯眯的看着余宣。

    “老哥,我就这么点手艺,您也要算计啊?”

    看到孙连达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余宣不由苦笑了起来,说道:“行了,我就在金陵住上一段时间,至于小方能学到多少,那就要看他自己了……”

    古玩行的传承,和以前江湖上的门派之间泾渭分明不同,偷师学艺在古玩行是极为常见的事情,远了不说,就是清末民初的时候,有不少古董店的大掌柜们,都是从跑腿的小伙计成长起来的。

    这些小伙计们最初的时候,是没有人教导他们任何关于古玩方面的知识,都是凭借着平时的细心观察和偷听掌柜的对物件的点评,一点一滴的记在心里的,当然,也有运气好的会被掌柜收为学徒,逐步成长起来。

    “谢谢余老……”方逸是何等聪慧的性子,一听老师和余宣的对话,立马明白过来了,这是老师让余宣以后指点自己呢,连忙出言道起谢来。

    “别谢我,我也看你小子顺眼……”余宣笑道:“不过回头你做的菜要是不合我口味,这好事可就没了啊……”

    “余老,您放心,方逸烧的菜,那可是一绝……”

    满军在一旁帮方逸吹嘘了起来,“不瞒余老您说,我这天天下馆子的人,吃了方逸烧的菜之后,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再去饭店了,您晚上就瞧好吧……”

    “行,那咱们就过去吧,洪涛,你先把这书锁到库房里去吧……”孙连达拍了拍手站起身来,退休五六年,他已经很少再亲手修复文物了,这修复室里的那股子药水味道实在是不怎么好闻。

    “初夏,你是跟我们去吃饭,还是先回去?”走出博物馆之后,余宣看向了自己带来的女孩,今儿可是一帮大老爷们的聚会,柏初夏未必愿意跟着。

    “余老,有人做饭吃,我干嘛不去,局里的食堂难吃死了……”

    听到余宣的话,柏初夏并没有一般女孩的扭捏,而且经过今天的接触,她发现方逸这个人让自己有点看不透,下意识的就想和他多接触一些。

    --

    Ps:今儿算是年三十了,祝朋友新春快乐,给大家拜个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