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百零一章 玉佩

第一百零一章 玉佩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方逸,你说那本《永乐大典》是真的吗?”

    在和谢清阳斗过嘴之后,满军反倒是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他虽然也有几百万的身家,但明知道亏本的生意还要做,对于满军而言也是第一次。

    “满哥,我觉得是真的……”

    方逸语气坚定的说道,别的不说,单是方逸感受到那种沧桑岁月的气息,最少也有清朝以前的东西,就算不是朱棣编撰的《永乐大典》的原版,那也绝对是明朝留下来的版本。

    要不是方逸囊中羞涩,那本永乐大典绝对不会落入到满军的手里,方逸现在也很无奈,他算是明白了孙老给他说过的一句话,玩收藏玩的是底蕴,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看到好东西也只能在旁边流口水。

    “唉,我当年都卖出去几十本那玩意,怎么可能是真的呢……”满军闻言叹了口气,他感觉自己是越活越天真了,明明知道是个赝品,还去追问方逸以询问安慰。

    “真的可能性不大……”

    满军话声刚落,坐在旁边的余宣就慢悠悠的说道:“从民国以来,《永乐大典》就没有在民间出现过,这一本即使是海外回购的,希望也不大……”

    古籍善本可以归于字画类收藏,也可以归于杂项类的,所以余宣对这个也是很有研究,他当时一眼发现这本《永乐大典》的品相实在是保存的太好了,下意识的就认为其是赝品,根本就没有将它给拿起来。

    “余老,事无绝对,说不定满哥就捡了个大漏呢?”方逸闻言笑道:“这个拍卖会不是一向就是以捡漏出名的吗?刚才余老那两个物件恐怕也是捡了漏吧?”

    方逸听满军说过,典藏公司举办的拍卖会,里面虽然假比真多,但因为专业的原因,里面还是有不少被主办方遗漏掉的好东西的,所以每一次拍卖都会有人以比较低的价格买到好东西。

    “我那个勉强算是个小漏吧……”听到方逸的话,余宣脸上笑的荣辱不惊,这个拍场里的东西没几件能被他看上眼的。

    而且在苏世伦拍下来的那些东西里面,也就是那个鼻烟壶值点钱,蛐蛐葫芦之所以被余宣看重,却是因为它是余宣长辈的藏品,论价值反而不如那个清宫廷造办处的鼻烟壶。

    “小伙子,你刚才不是问王世襄是何人吗?要不要我给你说道说道?”

    已经拍下来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余宣对台上还在进行的拍卖会再也没有任何的兴趣了,于是和柏初夏换了个位置,坐到了方逸的身边。

    “余老,还没拍完呢,咱们现在说话不好吧?”方逸看到那个主持人已经快要拍到了那块古玉上,眼睛不由亮了一下,虽然这块古玉是导致他精神虚弱的罪魁祸首,但方逸还是对它有很大的兴趣。

    要知道,这时间年代久远的东西多了去了,别说形成了无数年的石头了,就是一块普通的木头也可能存世数百上千年的,但它们都无法引起方逸神识的骚动,这块玉佩能被方逸感应到其气息,说不定还是有点作用的。

    “小伙子倒是个守规矩的人啊。”

    听到方逸的话后,余宣并没有生气,相反倒是挺看重方逸的,毕竟在像方逸这般年龄的人里面,就是美术专业毕业的学生,也未必能知道八大山人那生僻的名字。

    “余老过奖了,等拍卖会完了方逸还要向您请教呢……”方逸的态度让余宣很是满意,话说看人顺眼了,那看什么都顺眼,现在的余宣就是这个样子。

    “下面这个拍品,考证为汉代之前的古玉,具体年代不详,起拍价五千元,每次加价五百,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出价了……”就在此时,台上的主持人兼拍卖师开始了对那龙形玉佩的拍卖,这让原本挺放松的方逸,微微的挺起了腰背。

    “嗯?小伙子,对这玉佩有兴趣?”

    感受到方逸那一丝微弱的变化,余宣侧脸向他看了过去,开口说道:“出土的东西未必都是好东西,而且在一些不是善终或者风水不佳的墓穴里出土的物件,还有可能是大凶之物,小伙子,古玉可是不能乱买的啊……”

    也就是看方逸顺眼,余宣才多说了几句,但是他的这几句话里可是包含了不少的东西,他相信以方逸表现出来的学识,应该是能听懂自己说的话的。

    “余老,我明白的……”余宣还真没猜错,方逸一听到风水二字,马上就明白了余宣的意思,而且方逸对这一方面的了解,比之余宣还要更甚百倍。

    墓葬深在地下,一般密封性很好,这也导致空气无法流通滋生出阴气来,也就是风水中说的死气,这种死气从科学上解释就是一种有毒的气体,人吸入之后会产生幻觉甚至导致死亡。

    但是在道家的理解,死气其实是一种怨气,是死亡之人对于世间的留恋或者冤屈没有得到伸张,又或者是对盗墓之人留下的诅咒所产生的,这些怨气会依附在某些物件上,也由此形成了余宣所说的大凶之物。

    就像是尸体上携带的玉件,在死者腐烂过程中,被尸体腐烂产生的液体浸染而出现深紫色的斑痕,就是人们常说的“尸沁”。

    而玉器上一些红颜色的沁色,则是说明死者大多是被活着捆绑,再活活用凶器杀死,流出的鲜血浸入玉器,然后埋在地下多年不见天日,由此就成了名符其实的“血沁”。

    不管是尸沁还是血沁,其实都是大凶的物件,只不过有些刚入行的人不懂古玉,还专门去追求那种艳丽的色彩,却是不知道在沾染这些东西之后,会对自身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不过这种东西别人或许害怕,但方逸从小就是学的道家的本事,又岂会怕这些玩意儿,别说那块龙形玉佩上面并没有怨气产生,就算是有,方逸也能将其给度化了。

    “满哥,牌子借给我用用……”看到足足过了一分钟都没有人举牌,方逸开口向满军说道。

    “嗯?方逸,你真要拍这块玉佩?”

    满军闻言也是愣了一下,其实他刚才上台最先看的就是这玉佩,不过一上手满军就将其给放弃掉了,因为别的先不说,就是这块玉佩混搭在一起的沁色,就将整块玉佩的美感给破坏掉了。

    --

    PS:还有几个小时就上架了,打眼的更新准备好了,朋友们的月票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