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千零九章 一路向西(下)

第一千零九章 一路向西(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由于方逸等人要前往的地方,必须经过楼兰古城,所以这一路是直奔古城而去,在路上虽然渺无人烟,但时不时就可以看到倒毙在路旁的一些动物尸体,有山羊有野马,方逸还看到了一具骆驼的骨骼。

    从有人烟的县城到罗布泊的楼兰古城,只有三百多公里的距离,但在沙漠中每小时几十公里的车速,让方逸和卫铭城这两辆车整整跑了两天,两天之后,他们才看到了极负盛名的楼兰古城。

    楼兰,是西域古城遗迹,名称最早见于《史记》,曾经为丝绸之路必经之地,是扼丝绸之路的要冲,在很多汉唐时的书籍上,都记载了当年楼兰的繁华。

    不过这座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在辉煌了近500年后,逐渐就没有了人烟,在历史舞台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现在的楼兰古城占地面积约十二万平方米,接近正方形,边长约330米,整个遗址散布在罗布泊西岸的雅丹地貌群中。

    “好好的一个文明,就这么掩埋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远远看着那残壁断桓,方逸心有所感的摇了摇头,这情形和他在柬埔寨中所见的那个巨城极为相似,即使距离那么远,方逸心中都明显的生出了一种荒芜孤寂的感觉。

    方逸虽然对罗布泊不是很了解,但是对楼兰古国,却是十分的熟悉,因为在孙连达的授课中,就有讲诉楼兰古城的历史,准确的说,应该是楼兰古国,因为在一两千年之前,占地面积并不大的楼兰古国在西域可谓是鼎鼎大名。

    汉武帝初通西域,使者往来都经过楼兰,而当时的楼兰屡次替匈奴当耳目,攻劫西汉使者,后来汉武帝汉派兵讨楼兰,俘获其王,楼兰即降汉,又遭匈奴的攻击,于是分遣侍子,向两面称臣。

    后匈奴侍子安归立为楼兰王,遂亲匈奴,成为了汉朝的心腹大患,曾在汉朝做质子的王弟尉屠耆降汉,将情况报告汉朝,汉遣傅介子到楼兰,刺杀安归,立尉屠耆为王,改国名为鄯善,迁都扜泥城。

    但又过了几百年之后,北魏灭鄯善国,存在了约600年鄯善国也就是楼兰,至此灭亡。

    频繁的战争、掠夺性的洗劫,使得楼兰的植被和交通商贸地位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而沙漠边缘的古国,丧失了这两个基本要素,也不可能存在下去,于是它就变成了今天满目黄沙、一片苍茫的景象。

    曾经一度有千年的时间,人类都遗忘了这个被黄沙覆盖着的古国,直到上个世纪初,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无意间发现了楼兰古国的存在,消息一经传出,马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说起来发现楼兰的经过也极其偶然,当时斯文·赫定正在罗布沙漠中考察,他雇佣的驴工兼向导艾尔迪克因丢失工具,在寻找的途中,偶然在罗布泊西北岸发现一片古代遗址。

    斯文·赫定听说后,马上随艾尔迪克来到了遗迹处,发现这片古代遗迹地面上,散布着美丽的木雕、织物、钱币。

    因缺乏饮用水,斯文·赫定在遗址处没能呆上多长时间,回去之后,赫定经过一年的准备,又专程来到这片遗迹,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发掘工作。

    经过整理分析,赫定根据出土文书中有楼兰字样,遂将此遗迹定为楼兰,这一重要发现震惊了世界,为斯文·赫定赢得了极大的荣誉。

    随后英国人斯坦因、日本人橘瑞超等,都是沿着赫定的路线图找到楼兰遗址的,他们的发掘工作更彻底和细致,但同时也是破坏和掠夺性的。

    赫定先后到过数次楼兰,发掘楼兰城内13个点,获取大批汉魏和罗马古钱币、具有中亚希腊化风格的建筑木雕、两枚木简、大量魏晋木简、精美的中原丝织品等150余件。

    而赫定建立的考察队中有一个叫做伯格曼的队员,在孔雀河的一个支流找到一大批楼兰古物,并发掘出一具女性木乃伊,因其衣着华贵,被称为“楼兰女王”。

    方逸之所以对楼兰古国那么了解,原因自然在于这些遗失的文物了,孙连达曾经亲自到楼兰主持过文物考古的发掘工作,但由于当年这里被搜刮的过于细致,加上天气原因,那次的发掘收获并不是很大。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站在方逸身边,卫铭城念出了王昌龄的这首千古名句,对于军人来说,这两句诗无疑能让人热血沸腾,尤其是此刻站在楼兰古国的遗址上,卫铭城彷佛听到了千百年的战鼓和号角声。

    “卫哥,我想到的不是你这句。”

    听到卫铭城的声音,方逸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今争战几人还,这楼兰古国的下面,不知道还埋藏了多少具枯骨啊。”

    “哎,我说你们俩,怎么在这酸上了。”旁边的柏初夏听得有些好笑,开口说道:“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能来到这里的机会还是很少的。”

    如果楼兰古国是在外界,恐怕早就被彻底开发了,一个五星级景区是跑不掉的,但由于处在罗布泊深处,别说大型机械了,就连一般的装备都很难运送进来,所以这座满目苍夷的古城,还保持着其最初的形态。

    也只有那些喜欢探险的人,才会来到这里,所以骨子里有着探险精神的柏初夏已经是跃跃欲试了,那一多半掩埋在黄沙之下的古城,对她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在这里住一天,明天再前往秘境。”方逸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却是让众人欣赏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美景。

    楼兰古城的游览,并没有什么新奇,浮于表面的那些东西早就被人给搜刮干净了,但是在夜晚来临,几人准备宿营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片璀璨的星河。

    地处偏远的地方,星光往往要比城市璀璨很多,而且像是就在头顶上一般。

    这一天出现的星河尤其美丽,在地平线和天边交际的地方拔地而起,像是在天空和大地之间建立了一座星光虹桥,让方逸等人真正了解了什么叫做“天似苍穹、笼盖四野”这句话的意思。

    “一辈子能看到一次这样的景象,就是死了也值得了。”柏初夏依偎在方逸的怀中,喃喃自语着,这种景象真的很震撼人心,和天地宇宙银河万象相比,人心是那么的渺小。

    “或许有一天,我们也能进入到这银河之中。”

    方逸所想的和柏初夏完全不一样,他想到了自己在柬埔寨秘境巨城上看到的图案,那些强大的不可想象的人类,能飞天遁地只手摘星,如果没有夸大的话,那可能就是进化的终点,身为进化者,方逸自问他也是有希望走到那一步的。

    “好,我们一起去!”

    柏初夏憧憬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夜她睡的十分安稳香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了过来,发现方逸还保持着昨夜的姿势,一动不动的搂着自己。

    “醒了?准备出发啦。”

    方逸笑着刮了下妻子的鼻子,顺手将她耳边的面纱给挂上了,在沙漠之中的风沙很大,自从进来之后,柏初夏就将整张脸都给遮掩住了,再加上那副大墨镜,打扮的倒是和***国家的女人一样了。

    “还有多远?”

    看到不远处卫铭城等人都已经起来了,柏初夏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从车里拿了漱口水漱了下口,在沙漠中的水是留来喝的,自然无法像在外界那样去刷牙。

    “大概还需要两天的路程,当然,要运气很好的情况下。”卫铭城摇开车窗,用手指着地图说道:“如果遇到什么沙尘暴之类的事情,那就不好说了,方逸,秘境开启的具体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原本卫铭城还以为他们早走了一天,时间应该很充裕,但是进入到沙漠之后,卫铭城心里也没底了,在沙漠中和森林里是一样的,都很容易迷路,万一走的偏差了一点,那说不定就会浪费好几天的时间。

    “不会遇到什么事,往那个方向走。”方逸拿过地图看了一会,抬头看向了一个方位。

    “方逸,不对吧。”卫铭城看到方逸所指的方位,不由愣了一下,抬起手腕看着那多功能手表上的指南针,连连摇头道:“那边是南,咱们应该往西走的,而且你知道你指的那边是什么地方吗?”

    “我哪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方逸摇了摇头,他是第一次来罗布泊,哪里知道这里的方位,只不过方逸刚才起了一卦,从卦象上看,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自己所指的位置。

    “那是以前试验核弹的地方,虽说这些年没有试验了,但说不定核辐射还在,咱们往那边去干嘛?”

    在罗布泊有一个最大的禁忌所在,就是数十年前的核试验场地,这也是最令人畏惧的地方,因为核辐射是可以存在很多年的,到现在也不知道那辐射期有没有过去。

    “听我的,没错,咱们从旁边绕过去。”方逸看着地图上的坐标,说道:“你那指南针在这里根本就没用,还是按我说的走吧。”

    在占卜风水相术中,分金点穴寻找方位那是最基础的功课,这事情无法用科学的方式来解答,但方逸知道,自己指出的方位绝对没有错,想要去到那个坐标点,按照自己所说的路线是最近的。

    “真的?”卫铭城神情犹豫的看向了方逸,不过他还真不敢怀疑方逸的话,因为认识方逸这么长时间,卫铭城从来没有见方逸说过一句大话妄语。

    “卫哥,我叔说要听方大哥的话。”

    跟在方逸这个队伍里一直都很少说话的张文,一开口就是选择了支持方逸,他是在世家中长大的,和这个社会接触很少,所以在张文眼里,身为修者的方逸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卫铭城质疑方逸,那岂不就是在怀疑神祗嘛。

    “我也听逸哥的。”司元杰在车后排也表了态,他连自己这条小命都是方逸从那几个心狠手辣的家伙里救下来的,自然不会质疑方逸的话。

    “又不是让你们投票做选择,那就听方逸的呗。”

    看到那两人一脸力挺方逸的样子,卫铭城不由苦笑了一声,他这个领队也就是开个车在前面带带路,至于到了做决定的时候,那还只能是方逸说了算的。

    “卫哥,这次我开车在前面,你们跟在后面。”

    方逸招呼柏初夏上了车,他直接坐到了驾驶位置上,距离那秘境坐标的地方已经不是太远了,而方逸有种感觉,前面似乎蕴藏着某种危机。

    车子开出了一百多公里之后,方逸在一处略高一点的沙丘上停了下来,他能感觉得到,心中那种危机感正是来源于前方。

    “方逸,怎么了?”卫铭城摇下了车窗。

    “那里应该就是以前做核试验的地方了。”方逸推门走下了车,对沙丘下面的卫铭城说道:“你们等在这里,我去去就回来,那些辐射对我没什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