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一千零七章 富贵险中求(下)

第一千零七章 富贵险中求(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方逸,我要去!”在送走张一之后,柏初夏面色坚定的说道:“这次秘境,我想进去!”

    “什么秘境啊?”旁边的卫铭城闻言愣了一下,他刚才被张一给赶了出去,是以并不知道这个秘境的事情。

    “隐组掌控有一个秘境,而这个秘境就快要开启了。”

    方逸大概的给卫铭城讲了一下,将进入秘境的条件和有可能死亡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虽然方逸知道卫铭城肯定也想去,但这种事方逸是不好给旁人做主的,选择权都在他们自己手上。

    “还有这样的好事,我要去啊!”

    卫铭城根本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嚷嚷了起来,“我说一哥真的不够哥们,平时相处的还挺好,这种好事都不知道告诉我一声,还要把我给支出去,真是太不义气了。”

    卫铭城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秘境虽然是隐组在守护着,但隐组却是连一个名额都没有,好处都落在了隐组背后的那些世家手上,要是没有方逸在的话,就算张一告诉了卫铭城那也是白瞎。

    “张一自己都没名额,你还指望他?”

    方逸摆了摆手,打断了卫铭城的话,说道:“卫哥,这个秘境虽然有晋级到先天的机缘,但同样也是有三成左右的死亡率,如果禁受不住里面的试炼,说不定就会死在里面,你要考虑清楚了。”

    “不用考虑了,只要你能带我进去,我铁定了要去,俗话说富贵险中求,就算死在里面也不会怪你。”

    卫铭城斩钉截铁的说道,态度十分的坚定,他进入隐组就是靠的方逸的关系,虽然现在也是隐组的正式成员,但总是感觉要比别人矮了半头。

    打铁需要自身硬,卫铭城想要摆脱别人对他的这种印象,首先就需要自己修为提高上去,如果他真能成为和方逸一样的先天修者,到时候隐组这个池塘就藏不住他这条真龙了。

    “初夏,你呢?”

    方逸点了点头,转脸看向了妻子,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是有灵根的,要不这次就别去了,按部就班的修炼,也不会慢上多少,没必要去承受这种风险。”

    其实方逸很明白,修行的道路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就像是他和彭斌还有龙旺达,好几次都是险死还生,才能有现在的修为境界,没有足够的压力,连心境都很难提升上去。

    但明白是一回事,事情涉及到至亲之人的身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总之方逸是不想让柏初夏前去涉险。

    “方逸,我要去!”

    一向很听方逸话的柏初夏,这次却是十分的坚持,“我修为和你相差太多了,而且没有什么际遇的话,这种差距会越来越大,很难跟得上你的脚步,所以我要去!”

    柏初夏的理由跟简单,那就是要能跟得上方逸的脚步,自从和方逸结婚之后,柏初夏也跟着方逸去荒村和巴西的亚马逊等地,但这两次柏初夏都没能和方逸一起去探险,只能在外面等候,这种感觉,同样让柏初夏十分的难受。

    “你们俩都决定了?”方逸沉吟了一会开口问道,他知道妻子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拿定了主意的事情,就是自己也很难改变的。

    “决定了!”

    柏初夏和卫铭城异口同声的说道,虽然那秘境会死人,但如果不是方逸,他们压根连知道的机会都不会有,更不用说进入到里面去寻找机缘了。

    “好吧,那咱们就一起去,有我在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方逸点了点头,也做出了决定,想在修行的这条道路上走得远一些,就不能做温室里的花朵,方逸决定日后在遇到一些杀戮的事情时,也要让柏初夏出手,如此才能磨练她的心性,将她从一个普通人的心态转化成一个修者的心态。

    “这段时间我会全力炼丹,争取每个人都带上还阳丹,初夏,卫哥,你们也潜心修炼,把状态调整好。”

    方逸之所以决定带几人前往,还阳丹的存在无疑起了很大的作用,有还阳丹在手,即使在秘境中几人失散,只要不是瞬间死亡没有服用丹药的时间,方逸相信他们都能活着从秘境里离开。

    “对了,卫哥,你和人动手的经验比较丰富,这段时间也教教初夏的格斗术。”方逸想了一下,又开口说道:“另外我会把司元杰叫来,你们三人平时多切磋一下。”

    柏初夏是修炼出来真气,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也学到过一些简单的擒拿格斗,但如果应用到武者的斗争中去,那实在是太弱了一点,方逸这是想提高一下她的战斗力。

    另外司元杰也是如此,他家传的虽然是实战功夫,不过和人动手的机会也是极少,用这一个多月段时间来磨砺两人,相信就算遇到一般的武者,他们也不至于吃太大的亏。

    方逸曾经交代过胖子和三炮,让他们尽量少安排司元杰的日常工作,所以一个电话打过去,司元杰马上就订了来京城的机票,第二天一早就赶了过来。

    在方逸的这些朋友里面,要说资质的话,第一应该是柏初夏,从来没有接触过修行之道的柏初夏,从开始修炼到体内生出真气,居然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在方逸看来,柏初夏绝对是身具灵根之人。

    而排在第二位的,当数司元杰了,他家传的虽然是内家功夫,但却是和修行的心法有很大的不同,方逸认识司元杰的时候,司元杰连暗劲还没练出来呢,只能算是个刚入门的武者。

    但是在方逸教授了他功法之后,司元杰现在已经是后天武者的修为了,这种进步的速度比之彭斌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方逸想要培养司元杰,将他带入到秘境中的原因。

    方逸的这个四合院,就是住上二三十个人都不成问题,而中间的院子正好适合几人练武,在安置好司元杰之后,方逸就到炼丹室闭关了,炼制还阳丹和炼制清心丸可不一样,对神识的要求很高,稍有不慎一炉丹药就会废掉。

    虽然成功炼制出过三颗还阳丹,但是方逸知道,这成功是带有一丝侥幸的,三颗还阳丹都是在他神识耗尽的最后关头才成的丹,从品质上来说只能算是很一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所以再次开炉炼丹,方逸丝毫都不敢怠慢,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静坐调息,然后又炼制了两炉清心丸用来练手,直到四五天之后,方逸才开始正式炼制还阳丹。

    炼制一炉还阳丹,需要耗费方逸大概一天多一点的时间,开始的时候并不顺利,方逸连开了十炉全都失败了,原因无他,都是因为方逸神识强度不够,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炼丹炼的方逸是脸如土色。

    炼丹的药材虽然还有很多份,但是炼制十炉丹药的时间就要十多天,还有方逸中间调整休息的几天,半个多月一下子就过去了,眼看时间不多了,方逸只能有嗑药的办法开始炼丹了。

    所谓嗑药,自然就是在自己神识不济的时候,用清心丸来快速补充神识了,原本方逸不想用这种方法的,因为炼丹时原本就是对神识的一种修炼,使用了清心丸,自然就没有修炼的效果了。

    不过磕了药,还是有成效的,接下来方逸炼制的五炉丹药,却是成了一炉,而且史无前例的一次性炼制出了两颗还阳丹。

    在距离一月之期还有三天的时候,方逸又炼制成功一炉,收取了到了第三颗还阳丹,只是炼制这一炉还阳丹的时候,方逸没有服用清心丸,而是完全用自己的神识炼制成功的。

    “合着他们三个每人一颗,没有我什么事了。”

    看着面前分装在三个玉瓶里的还阳丹,方逸的精神有些疲惫,但眼中却满是兴奋,一个月不停歇的炼丹,让方逸感觉自己神识增长了很多,而且对于神识的应用也逐渐开始得心应手了起来。

    先天境界的传承,还没有修炼神识的功法,所以炼丹也算是方逸唯一能锤炼神识的方法了,而且这种方法的效果居然很不错,每一次炼丹将神识消耗殆尽再回复之后,方逸都能明显的察觉到神识的增长。

    “心有旁骛,还是不如在泰国那会成丹率高。”

    方逸兴奋之余,也开始思考了起来,在泰国他十几份材料就炼制出了三颗还阳丹,而这一次方逸差不多消耗了二十多份材料,才堪堪和泰国炼丹的时候打平。

    按理说炼丹炼得多了,手法只会越来越娴熟,而且在神识越来越强的情况下,成丹率只能越来越高,方逸思来想去,只能将原因归于到炼丹环境上了。

    在泰国的时候,方逸的心情十分放松,加上周边青山绿水气候宜人,的确是个适合炼丹的地方,而在这四合院里虽然也足够安静,但空气混浊再加上不日又要前往秘境,使得方逸有心绪不宁。

    “这次秘境出来,初夏如果修为能有长进,却是要找一处适合修炼的地方长期居住了。”

    方逸在心中思付着,京城的四合院已经不太适合他炼丹修炼了,只是到时候是去往泰国龙旺达的那处庄园还是在国内寻觅一个地方,方逸现在还没拿定主意。

    没有急着出关,方逸在炼丹室中打坐休息了一天,等神识恢复之后才回到了前面的院子。

    “方逸,你总算是出来了。”

    卫铭城等人此刻都在中院,见到方逸出来,顿时纷纷围了上来,这次方逸闭关炼丹算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了,往日里他总是会出来一两天,而这一次是一个月都没露面。

    “每人一颗,都拿好。”方逸取出了三个玉瓶,分别交到了司元杰卫铭城和妻子的手上,其实他本来打算炼制四颗出来的,但时间不够了,只能先供着他们几个人使用。

    而且方逸相信,那适合武者历练的地方,自己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在没有修者界中人参与的情况下,方逸还不相信有谁能逼得自己服用还阳丹。

    “逸哥,这就是还阳丹?”

    司元杰早就听卫铭城说方逸闭关是在炼制一种很强大的丹药,他心性单纯,当即打开瓶塞闻了一下,只是还阳丹的气味不是那么好闻,这一闻之下,司元杰不由皱起了眉头。

    “嗯,元杰,非是紧要关头,尽量不要服用还阳丹。”

    方逸点了点头,也没有过多的去解释还阳丹的功效,他希望司元杰能多历练一番,因为司元杰虽然在金陵的古玩市场也呆了两年多,但仍然是一颗赤子之心,对这社会的险恶认知太少。

    “逸哥,我知道了。”

    司元杰小心的将还阳丹给收了起来,至于柏初夏和卫铭城那就更不要说了,他们兄妹俩知道带着这丹药就等于是多了一条性命,自然是重视之极。

    “方逸,一哥这几天连着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说你闭关了,咱们要不要回一个?”收好还阳丹,卫铭城说起了正事。

    “不用打了,他过来了。”方逸刚想回话,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他听到有两个人站在了四合院的正门处,其中一人正是张一,而下一刻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一哥,这位就是你那侄子吧?”方逸亲自迎了出去,打开门后,看到张一身边站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张文,叫方叔叔。”

    张一对身旁的年轻人说道,其实让自己的侄子叫方逸叔叔,张一还是占了很大便宜的,因为不论从修为还是身份而言,就连张一在方逸面前也是要自称晚辈的。

    “方叔叔。”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张文还是恭恭敬敬的给方逸行了个礼,他听张一说过,自己要来见的这个人是一位真正的修者,而且底蕴深厚,远不是他们张家能与之相比的,只不过张文没想到方逸如此的年轻。

    “一哥,张文,咱们各论各的,都叫我方逸好了。”

    被比自己大的人叫叔叔,方逸感觉很是不习惯,当下摆了摆手,说道:“进去说话,不过咱们先说好,再叫我叔叔,这事儿我就不管了,平白把我叫那么老干什么?”

    “那好,那我就叫方大哥吧。”

    方逸的这一番话,倒是让张文放松了不少,在知道方逸修者的身份之后,张文在方逸面前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眼见方逸如此平易近人,张文也是松了口气,但要是让张文直呼其名,他无论如何也是不敢的。

    “成,把大字去掉,就叫方哥吧。”方逸笑着摇了摇头,来到客厅里坐定之后,方逸看向张一,说道:“一哥,那事儿卫哥都已经知道了,你就不要赶他出去了。”

    “铭城,上次不是我要赶你,而是事关重大,你别介意啊。”听到方逸的话,张一连忙对卫铭城开口解释了一句。

    要知道,进入那秘境就有能晋级先天的机缘,虽然不一定能轮的上卫铭城,但谁又能说得准呢,张一在世俗间呆了那么多年,处事圆滑,自然不肯开罪一个有望成为先天修者的人了。

    “一哥,没事,我知道这次去是沾了方逸的光。”

    卫铭城倒是挺想得开,在自身修为不够的时候,别人瞧不上自个儿那也是正常的事情,但卫铭城相信,终有一天他能用实力来证明自己的。

    “方逸,这位就是你常说的司元杰吧?”

    张一的目光在司元杰身上打量了一下,眼神不由一凝,因为他发现这个和方逸年轻相差无几的年轻人,竟然也是后天武者的修为了,比之自己也是差不了太多。

    “对,他也算得上是个练武奇才吧。”方逸闻言笑了笑,言归正题道:“一哥,咱什么时候走,怎么走,你现在要给我个章程了吧?”

    “事情出了点意外。”

    张一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本来我是想让你们和我一起走的,但是这次隐组没有占得一个名额,只能我单独去和各个世家的子弟汇合,然后再前往秘境那里,却是没办法带上你们了。”

    张一之前把事情想得有些简单了,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带上一帮子隐组中人前去守护秘境呢,没成想根本就不需要,各个家族都会来一些高手,而在隐组之中,有关于秘境的信息也就只有寥寥两三个人知道。

    “那我们怎么过去?”方逸沉声问道,他相信张一既然把侄子给带来了,肯定是有解决办法的。

    “我给你画了个地图,你们先自行去罗布泊,然后用隐组供奉的牌子通过军队把守的地方,而到了秘境入口处,相信就没人能拦得住你了。”

    张一也是想尽了办法,才提前得知了秘境入口的具体方位,而方逸那隐组供奉的职务虽然是个虚职,但在军队系统还是很管用的,至于到了秘境入口之后是否能进去,就只能依靠方逸自己了。

    “行,何时动身?”

    方逸很干脆的说道,他回头要去找找那块能代表自己隐组供奉的牌子,当年在宋天宇交给方逸之后,被他随手不知道给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明天走,事不宜迟,你们最好提前一点,今儿晚上就走。”

    张一从隐组看守秘境入口的人那里打听到了,秘境开启的时间就在这几天之内,总共就只能进去一百个人,方逸要是去晚了,就算没人能拦得住,他也只能在秘境入口那里干瞪眼了。

    “成,你先画好图,卫哥去安排飞机,咱们晚上就走。”

    方逸也明白这个道理,当即做出了决定,留下张一在他自己带来的地图上标明坐标,方逸转身到密室寻找供奉牌子去了,他记得自己当时一些用不到的物件都丢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