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藏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修炼体系

第九百一十五章 修炼体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藏最新章节!

    “一哥,和咱们有仇的还有那些势力?”

    听到张一说完和印度人以及日本人的恩怨,卫铭城开口说道;“你全都说出来,我们心里也有点数,别到时候遇到事被他们给阴一把。”

    卫铭城和日本人之间的仇恨,那是从老一辈就延续下来的,只是他没想到数十年前和印度的那次冲突,居然将仇恨延续了这么多年,看张一那架势,逮到机会肯定是要和对方不死不休。

    仇恨自然是相互的,张一有这样的想法,印度人和日本人心里说不定也在琢磨怎么整死自己这些人呢。

    卫铭城虽然修为不如方逸宋天宇还有张一,但他在部队多年,行军打仗的谋略还是有的,卫铭城知道,明面上的敌人还好对付,但如果还有些自己不知道的敌人,那可就危险了。

    “铭城,不是和你有仇才会出手阴你的。”

    听到卫铭城的话,张一冷笑了一声,说道:“要说到有仇,当年参与到八国联军的那几个国家,哪一个和咱们没仇?说不定他们的祖宗就是死在华夏的呢,不过现在除了日本,明面上大家还是比较和睦的。

    只是一旦有了机会,这些王八蛋肯定会干出来些落井下石的事情,另外就算是没有仇怨的那些国家,能看着别国的力量被消弱,你以为他们就不会出手吗?

    另外你别看咱们和非洲的兄弟关系不错,如果碰上什么损己利他的事情,他们未必也能和咱们站在同一战线上,到时候也说不定会暗地里捅刀子呢。”

    “一哥,那……那岂不是说,咱们在这次异能者大会上,谁都要防着点啊?”

    卫铭城被张一的这番话说傻了眼,之前他好歹还觉得非洲的巴布鲁算是华夏的盟友,华夏不至于在这次异能者大会上没朋友,但听张一这么一说,对方显然也不是那么可靠。

    “不光是咱们,所有人都是如此,国与国之间没有绝对的友谊,修者和修者之间也是如此,在利益面前,什么都是扯淡的,你小子别那么天真,以为巴布鲁向咱们示好就真的是朋友了。”

    张一的话虽然说的那么一点偏激,但也没有过多的夸大其词,修者修炼所需要的资源,在地球上远比国家发展需要的资源少得多了,所以修者之间的争斗,要更加的残酷。

    就像是华夏和印度的边界之争,最初的时候双方都是因为国土引起的争端。

    但是后来华夏方面发现,在边界处那几座高度在六千米以上的高山上生长的雪莲花,对修者修炼有一定的帮助,这样的东西,双方都只会嫌少,自然不可能相让,于是才出现两国修者剑拔弩张的情况出现。

    “小卫,张一说的没错,在这个地方,除了咱们自己人,谁都不要相信。”

    正一脸笑容的和巴布鲁说着话的宋天宇,也回过头给卫铭城说了一句,不过他更多的意思是在提醒方逸,不和方逸直接说话,只是不想让方逸引起旁人的注意罢了。

    “宋老,我明白了。”卫铭城点了点头,他现在才知道,修者之间的争斗,一点都不比国与国之间简单,表面上显露出来的和谐,只是为了掩饰背后的血腥残酷。

    “宋老,西方的修炼功法,是不是和咱们东方的不太一样?”一直没有说话的方逸,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刚才除了在听张一说话,方逸也一直在观察着场内的这些人,他发现,除了来自印度的那两个人体内流动的能量和真气有几分相似之外,其余的人体内能量都很古怪,方逸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通过修炼得到的力量。

    就像是不远处那两个穿着欧洲牧师服饰的中年人,在方逸的神识探查下,整个人都像是沐浴在一层光团之下,那种广的力量极其浩瀚广博,而且居然给了方逸一种悲天悯人的感觉。

    还有就是查尔斯身上的能量,也是十分的古怪,他体内没有真气也没有丹田,但偏偏查尔斯体内有一种庞大的能量弥散着,还有就是佩戴在查尔斯右手上的一枚戒指,也在散发着一种莫名,将查尔斯整个人都给包裹住了。

    另外像是桥本大郎,他身上的能量偏阴暗,散发出一种阴冷的感觉,方逸刚才用神识观察了他之后,才发现之前自己看到的根本就不是桥本大郎的真面目,他的脸面,竟然隐藏在一层面具之下。

    配合着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桥本大郎很完美的将自己的真面目给隐匿了起来,由此可以看出,桥本大郎修炼的应该是一种隐匿气机的功法,或许这就是方逸所听到过的忍术。

    而来自非洲的巴布鲁,他的身上,则是有一种自然的气息,但是在这种自然的气息中,方逸又感应到了一丝血腥和杀机,显然这位正和宋天宇谈笑风生的非洲巫师也不是什么善茬。

    “是不一样,欧洲人不讲经脉,他们没法修炼咱们的功法。”

    宋天宇点了点头,眼睛并没有看向方逸,口中径直说道:“西方人对咱们的功法很难理解,他们也修炼不出什么气感,反倒是日本人早些年从华夏盗取了一些粗浅的功法,被他们改的不伦不类的。”

    “那西方人是怎么修炼的呢?”

    方逸继续问道,他对那桥本大郎的功法不怎么能看得入眼,因为他隐匿身形的本事再高,在方逸的神识感应下都是无可遁形的,桥本大郎要是敢用这种功法来对付自己,那纯粹就是在找死。

    反而西方人身上的那些能量,让方逸有些摸不清头脑,尤其是那两个牧师还有查尔斯身上散发的气息,给了方逸一种能威胁到自己的感觉。

    “这个我也说不太清楚。”

    宋天宇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据我所知,西方人修炼者的修炼体系有两种,一种是血脉修炼者,这种人一旦血脉觉醒,就会拥有超出常人的力量,通常这种人我们称之为异能者,最为强大的异能者,是不亚于顶级的修炼者的。

    其实查尔斯家族就算是血脉修炼者,他们中觉醒血脉的人都被称之为神之战士,他们的力量全都来源于血脉的纯正与否,血脉越是纯正,力量也就越是强大,他们不需要修炼,只需要去练习如何掌控体内的这些力量就行了。

    另外还一种修炼者,他们是在靠信仰之力修炼,这种人多为教廷中人,他们把民众的信仰,化成为一种力量吸收融入到自己的体内,身体能容纳信仰之力越多的人,力量也就愈发的强大。”

    各种组织的修炼方法,都是最为隐秘的事情,宋天宇所知道的这些,基本上也都是些广为流传的,至于血脉修者如何觉醒血脉,教廷中人如何炼化信仰之力,宋天宇就是一无所知了。

    当年日本人侵略华夏,除了在能源物资上的掠夺之外,更多的就是想窃取华夏修者的功法,但真正的修者功法压根就不可能在民间找得到的,所以他们只是得到了一些四不像的皮毛而已。

    “要是和场内的这些人动起手来,胜算如何?”

    宋天宇看着卫铭城说话,实际上却是问向方逸的,只要那些老怪物不出现,场内的这些各国异能者和修炼者,已经算是在世俗中行走的最为强大的那一批人了。

    “不足为惧。”

    方逸低下头,但却是说出了一个很嚣张的词,虽然场内也有些人能给他一些威胁的感觉,但要真是生死相搏,方逸相信最后活下来的只能是他,这是一位先天武者的自信。

    而且就方逸神识的探查,这些人的体内能量或浩瀚或阴冷或带有杀机,但无一能达到先天武者的层次,所以方逸和他们相比,有着一种境界上的碾压,就算这些人各有手段,也是无法弥补这种境界上的差距的。

    “好,等过两天的正会开始后,要是有谁挑衅,方逸你就打回去。”

    听到方逸的话,老成持重的宋天宇也忍不住兴奋了起来,异能者大会可不仅仅是将各国异能者召集过来开个会那么简单,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些利益上的分配,至于分配的标准,那就是强者为尊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修炼的资源是有主人的,但在更多的地方,还有一些无主的资源,这些资源就是各国修者和异能者争抢的目标了,异能者大会就是一个用来解决争端分配资源的地方。

    像是华夏和印度的国土之争和资源之争,就可以在异能者大会上解决。

    在异能者大会上有一个流程,那就是用武力来解决争端,在不允许出现死亡的情况下,有争议的两国修炼者可以动手较量,胜出的一方就可以获得规则的制定权,也就是说,华夏如果胜了印度,那争端就可以结束掉了。

    宋天宇之所以来之前没有和方逸说起过这个规则,却是怕方逸心中反感,可眼下他再不说的话就是故意欺骗了,对方逸还有所求的宋天宇,此刻自然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宋老,我算是明白了,你这次叫着我一起来,合着是拿我当打手用的啊?”

    听到了宋天宇的这番话,方逸又好气又好笑的看向了他,都说年老成精,这话用在宋天宇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这老家伙算是把自己算计到骨子里了。